《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当林俊逸有了这个决定的时候,便在内心深处产生了想要完完全全得到她身体的欲念,这让林俊逸不禁想到了宁薇身上那最后的地,一想到自己雄伟坚硬的即将宁薇娇嫩的玉门之时,林俊逸内心那兽性的欲火便完全泯灭了他的心灵,邪恶的欲念让他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更加疯狂更加兽性的用那坚硬的着宁薇娇嫩而又紧窄的幽径。

    就在林俊逸邪恶欲念膨胀的同时,宁薇也有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要一生一世都跟着这个林俊逸,不管他身边有多少女人,她也要跟着这个林俊逸,就算他再怎么对自己羞辱虐,她还是要跟着这个林俊逸,因为她已经为了这个林俊逸付出了太多太多,她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她的心灵也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她现在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要用自己的身体去迎合林俊逸,去拴住林俊逸,因为她已经完全离不开这个林俊逸了。

    如果说一个女人离不开林俊逸是因为有了爱,那么这个女人应该是幸福的。如果说一个林俊逸离不开女人是因为有了情,那么这个林俊逸应该是幸福的。因为女人是为了爱,而林俊逸则是为了情。女人为爱可以不顾一切,因为她们只想要拥有一个林俊逸。林俊逸为情也可以不顾一切,但他们却想要拥有更多的女人。这就是林俊逸与女人的不同之处。

    宁薇的身心已经完全沦陷在林俊逸和宁雪所掀起的涛天欲海之中去了,已经不知道达到了多少次,泄了多少次身,只觉得自己的深处源源不断的向外喷泄着那湿,身心获得的巨大快感让她的内心深处更加深爱着林俊逸。

    林俊逸也快被宁薇诱人的身子痴迷了,只觉得自己坚硬的被她那娇嫩而又紧窄的幽径死死的套住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疯狂大力的,恐怕便会被那娇嫩的完全吞噬了,恐怕就不是女人的身体融入林俊逸,而是林俊逸的身体被女人吃掉了。

    就在林俊逸和宁薇都达到快感的时候,那被压在最低下的宁雪也已经达到了好几次的最高峰,虽然她没有被林俊逸真正的,但却从宁薇浪的呻吟声和从她香艳娇嫩的之上感受到了另类的快感刺激,大量的湿从深处奔涌而出,令她的身心也完全沉醉在这糜的气氛之中,娇媚浪的呻吟声更是不断传来,“嗯,逸儿,妈妈也要,快给妈妈吧!”

    林俊逸听到自己那美艳亲妈妈的言浪语,更加刺激了他内心邪恶欲念的膨胀,他一把将宁薇蝶首转向自己狂吻着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一边偷偷斜眼看着正动情浪态渴望被自己的美艳妈妈,只觉得她身上那股柔媚的神情越发的吸引自己了,本就深爱着这个美艳妈妈的林俊逸,只觉得自己那插在宁薇深处的坚硬快要了,于是便更加兽性的起来,让宁薇禁不住发出了糜的声,“啊,逸儿,啊,不行了,我啊,我不行了,啊,好爽呀,啊,饶了你的我吧!啊!”

    林俊逸一面看着动情盯着自己看的美艳妈妈,一面听着宁薇那浪的呻吟声,那暴长坚硬粗壮的已经不受控制了,整个身体象一匹脱缰的野马,疯狂、快速、大力、野蛮、兽性的挺撞着,在一轮似的之后,终于迎来了火山的壮观暴发,林俊逸的身体有些哆嗦的颤抖起来,那死死插在宁薇娇嫩的最深处享受着兽欲得以淋漓尽致发泄的快感,舒爽的呻吟声和喘息声同时变调的发出。

    而宁薇也被林俊逸那火热滚烫的熔浆烫得自己的深处那娇嫩的一颤一颤的,大量向外喷泄的湿与那浓浓的熔浆迅速的融合在一起,将她那娇嫩的装得满满的,那种身心完全飘浮在天空中的感觉让她发出了更加浪舒爽的呻吟声。

    林俊逸在完全享受到发泄兽欲的舒爽感之后,缓慢的将自己那雄伟坚硬的从宁薇的幽径之内抽出来,顿时顺着那龙身便带出了一条白色的小溪,林俊逸低头看着那浓浓的白色熔浆,内心深处的欲火又再度高涨起来,同时虐宁薇的邪恶欲念再度膨胀起来。

    宁薇在林俊逸的坚硬离开自己的身体之后,她已经无力再支撑了,歪歪的仰面倒在了舒适的大床之上,红润的樱桃小嘴里还不断发出舒爽的呻吟声,伴随着她那急促的喘息声,变成了一首糜的小调盘旋在房间上空。

    宁雪在随着林俊逸刚才狂暴的同时也达到了一次小,只觉得自己那**的已经湿得不能再湿了,娇柔的身体好象极其难受的在扭动着,令林俊逸那双欲红的眼睛更加透出一道兽欲的光芒。

    林俊逸看向自己立刻坚硬起来的不由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移近美艳妈妈的娇躯,将她那**的轻轻脱了下来,然后抱着她那双雪白修长的**扛在了自己的双肩之上,一边抚摸着那雪白细嫩的大腿肌肤,一边深情的吻着。

    宁雪被林俊逸这种亲吻爱抚自己一双**感动的快要哭泣起来,她知道林俊逸很爱自己的身体,这种被林俊逸亲吻爱抚**的快感与刺激令她那种想要被林俊逸立刻身体的欲念更强烈了,“嗯,逸儿,快来疼疼妈妈吧!”

    林俊逸一听宁雪的话,便看向她那张绝美而又动情的脸蛋,只觉得她身上那种艳的气质更加令林俊逸着魔了,那种勾魂夺魄的感觉让林俊逸的呼吸也急促起来,这让林俊逸不禁想到了第一次占有身下美艳妈妈的情景,那时的她正是身体不干净的时候,可是林俊逸还是野蛮的占有了她,夺走了她的忠贞之躯,现在的她和那时候太象了,只不过那时候的她很羞涩很惊慌,而现在的她很性感很浪,这让林俊逸内心那种征服欲空前的暴长起来。

    林俊逸轻轻的将宁雪的一双**分开,将自己那雄伟坚硬的顶在她的花瓣之上,那温暖湿润的幽径之内便再次涌泄出大量的湿,令林俊逸体内的邪恶欲火腾的一下将整个身心都烧着了,然后便缓慢而温柔的将坚硬了宁雪的幽径之内,享受着那一点一点占有她身体的快感。

    “嗯!”

    宁雪秀美绝伦的脸蛋之上秀眉不禁皱了起来,她只觉得林俊逸那坚硬的太过粗壮太过兽性了,好象比以前更加雄伟坚强了,让她那从幽径深处传来的疼痛感立刻传遍全身,虽然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林俊逸,可每一次林俊逸的都让她觉得自己好象是在痛苦和快乐的海洋里飘浮一般,现在她更加感觉到了那种痛并快乐着的味道。

    当林俊逸将坚硬的完全宁雪的幽径之中时,便感觉到自己那龙首好象被那的紧紧的咬住了,那种舒爽无比的感觉立刻笼罩全身,令他不由的有些想要呻吟起来,同时也令他感觉到宁雪的好象比以前又更紧窄了许多,那种死死包裹吸吮龙身的快感,令林俊逸兴奋无比,也刺激着他想要立刻狂暴而出,林俊逸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那想要狂暴的欲念,开始了轻柔的。

    “啊!嗯!”

    宁雪的身心随着林俊逸轻柔的飘了起来,那种美妙的感觉很快便传遍全身,自从**于林俊逸之后,在她的心里便只有林俊逸一个,这种将身心完全奉献给林俊逸的感觉令她觉得自己很快乐,同时又觉得自己被林俊逸弄身体让她觉得很幸福,林俊逸就象丈夫一样让她感受到了被疼爱的幸福,浪的呻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

    宁薇还停留在被林俊逸弄至迭起的余韵之中,虽然她知道林俊逸现在正弄着宁雪,可是突然让她感觉到一种强烈的羞涩感,那种感觉就好象是丈夫在当着妻子的面去玩弄另一个女人一样,这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可是她又说不出口,只觉得那种强烈的羞涩感令她体内那股莫名的春火却是越烧越旺,因为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把林俊逸当作了自己的丈夫,这就是女人为什么只想拥有一个林俊逸的本性了。

    林俊逸每次弄自己那至亲的美艳妈妈之时,便会有一种强烈的刺激感,对于美艳绝伦的亲妈妈林俊逸是对她柔媚身体的痴狂爱恋,每次只要弄亲妈妈之时便会令林俊逸产生一种不知疲倦只知疯狂索要的欲念:而对于美艳无比的亲妈妈,林俊逸更多的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爱恋,更多的是那种疯狂想要疼爱她的,因为美艳妈妈的柔媚气质是吸引林俊逸为之而疯狂的主要原因:至于美艳性感的亲三嫂,林俊逸则是被她那柔媚气质所吸引,因为她的身体令林俊逸有一种**蚀骨的感觉。但不管怎么说,林俊逸对于她们三人都有那种丈夫对妻子的爱恋感觉,只不过林俊逸对美艳妈妈的那种爱恋感觉更深一些而已。

    所以每次当林俊逸在弄美艳妈妈之时,都会令他感到很激动,尤其是当他看到美艳妈妈此时的动情浪态之时,内心深处便会被那种无尽的占有感和征服感所充斥,同时对她身体的征伐也会更加的猛烈。

    林俊逸低下头亲吻着美艳妈妈那红润诱人的樱桃小嘴,吸吮着她那醉人的小香舌,因为刚才与宁薇激性的同性舌吻之后,她嘴里已经没有了林俊逸兽性的异味,令林俊逸感觉到无比的舒爽。在亲吻她的同时,两只色手更是将她胸前的胸罩解除并迅速的握住那丰满坚挺的揉捏着把玩着。

    “嗯!嗯!”

    宁雪被林俊逸爱抚亲吻着自己的柔美身体,感受着林俊逸对自己的那份爱恋,只觉得林俊逸那坚硬的越来越快速越来越大力的起自己的幽径,那种被弄的强烈快速刺激着她的身心都飘了起来。

    宁薇在被莫名的欲火焚身之时听到宁雪的浪呻吟声,令她有种强烈的羡慕感,也让她有些不自觉的支起了身体,当她看着林俊逸一边爱吻弄宁雪的情形之时,她的粉脸突然觉得更加羞烫起来,身体也不知不觉孤靠向了林俊逸和宁雪。

    林俊逸仿佛也感觉到了宁薇身体娇嫩的肌肤存在,他支起腰身一把将宁薇搂进了怀里,看着她娇羞艳红的脸蛋,便狠狠的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嘴,同时坚硬的更加用力的起来,宁薇被林俊逸的吻住之后,便主动将自己醉人的**小香舌伸进了林俊逸的嘴里,任由他吸吮着,同时紧紧抱住林俊逸的脖子,她自信的以为自己的身体对林俊逸的诱惑力远比宁雪的要更强一些,所以更加卖力的主动的奉献着,希望能够将林俊逸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体上来,以图再次得到林俊逸的恩宠。

    可林俊逸却并没有深一步的爱抚宁薇的身体,反而觉得身下正被弄的美艳妈妈那娇嫩的幽径正在不断的收缩,越来越紧的吸吮包裹着自己坚硬的,令他感觉到自己的每一下都有些困难了,不由的让他松开怀里的宁薇,改而用双手搂紧了美艳妈妈的纤细腰柳,更加狂野的起她的娇嫩来。

    宁薇没想到林俊逸会突然松开自己,这让她的芳心不免升起一股失落的感觉,羞红的粉脸之上露出一丝悲伤的表情,她幽怨的低下头正好看见林俊逸那坚硬粗壮的正快速的在宁雪那艳娇嫩的幽径之内进进出出,这副糜的景象令她的身心又是一阵狂颤,只觉得自己深处又开始大量的向往涌泄着湿的,刚才被林俊逸弄到无数次的快感再度涌上心头,让她的呼吸也都有些浪起来。

    林俊逸虽然不知道此刻宁薇的心里,但却从宁薇脸上一闪而逝的悲伤表情知道她又想要自己了,不由的万分得意,于是便更加快速的用那坚硬的着美艳妈妈娇嫩的幽径,一边感受着占有亲妈妈香艳身子的不伦禁忌快感,一边感受着美艳妈妈柔媚身体令自己不可抗拒的诱惑,那种想要狂暴的欲念在他内心深处越来越强烈。

    宁雪已经连续攀上了的最高峰,大量从的深处喷泄而出的湿让她的整个身心都沉浸在兴奋、刺激与快感的狂潮之中,林俊逸强有力的弄和那仿佛要将自己娇嫩完全贯穿的坚硬令她的身心再一次飘了起来,动情的呻吟声更加大声的传出,“啊,啊,逸儿,逸儿,啊,啊,妈妈,啊,妈妈太爽了,啊,啊,”

    宁薇一边继续用自己的身体去诱惑着林俊逸,一边看着宁雪被林俊逸弄到迭起呻吟不断的浪模样,内心那传统观念束缚很久的思维观念被彻底的打破了,从宁雪的声浪语中她仿佛感应到林俊逸喜欢的女人就是要这样荡放浪,所以对她身心的冲击也相当的巨大,她想到只有自己完全抛弃羞耻才能更加牢固的拴住林俊逸,所以便更加主动的用自己胸前丰满坚挺的去摩擦林俊逸的身体,同时更加动情的呻吟道,“嗯,逸儿,我又想要你了!逸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