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宁薇娇媚的呻吟了一声,一手轻轻按住自己蝶首,一边挺胸抬臀,好象希望灵巧的小香舌能够更加深入自己的之中,让自己的能够一尝那娇嫩小香舌带来的快感与刺激。

    林俊逸看着爱人妈妈如此浪的举止,他深知这个爱人妈妈天生就有一种喜欢同性的感觉,现在正好是虐她的时候,于是便将美艳的大姨搂进怀里,吻着她的樱桃小嘴,在她耳边笑道:“好大姨,你知道吗,妈妈最喜欢被别人羞辱了,你现在想怎么羞辱她都可以!”

    宁薇一听芳心跳得更欢了,能够虐一个象宁雪这样的是她埋藏在内心深处最暗的一面,现在一听林俊逸如此说来,她立刻更加用力的按着自己正奋为用唇舌为自己服务的,声说道:“小妹,再进去一点,啊,真舒服,小妹,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吃啊,姐姐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奖赏你一番,啊!”

    林俊逸内心黑暗的一面也暴露出来了,说实话他非常想看看最最美艳的大姐是如何去虐他的爱人妈妈,那将是一副绝顶美的情景,想到这便放开大姨的身体,改而将宁菁拉进了怀里,看着她红润之极的樱桃小嘴,一种冲动涌入心房,笑道:“好小姨,乖小姨,为逸儿服务一回吧!”

    宁菁欲眼迷离的看着亲姐姐正被大姐虐的按着螓首让她用唇舌伺候着,这画面让她既兴奋又害怕,一是那被虐的是自己的亲姐姐,能够看着两个亲姐姐如此浪的一面的确让她觉得很兴奋很刺激,二是她可不想和宁雪一样被大姐如此虐,再一听林俊逸的话后,她就感觉到害怕,因为她知道林俊逸的意图是不可违抗的,她恐怕逃脱不了象宁雪那样被林俊逸和大姐虐一番,所以害怕的感觉还是比兴奋的感觉要强烈得多。

    但已经不容她有所思想了,林俊逸的色手已经将她蝶首往林俊逸的身下按去,看着那刚刚还在自己的娇嫩深处暴发过的雄伟,此刻依然坚强无比,那刺鼻的腥味让她产生了想要呕吐的感觉,正想要娇吟不要之时,林俊逸的手又加大的力度,她已经无法避免的用自己的樱桃小嘴含住了林俊逸那雄伟坚强的,“嗯!”

    痛苦的受虐感觉让的身心受不了啦,晶莹的泪花便从眼眶之中流淌下来。

    林俊逸兴奋不已,他改为双手捧着蝶首,让她用樱桃小嘴快速的为自己胀痛的服务着,同时侧眼看着最最美艳的大姨已经变得有些疯狂了,只见她一手按住宁雪蝶首快速的着自己的**,一手则用力的抓着胸前丰满坚挺的双峰肆意的挤捏玩弄着,那感觉就好象要将蝶首塞进自己的里一样,又好象要将胸前丰满的双峰揉碎来捏爆来一样,从她的樱桃小嘴里还发出浪娇媚的呻吟声。

    “好妹妹,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至爱!”

    宁薇有些忘形的叫道,同时用手抓着宁雪的秀发将她蝶首抬了起来,看着她满脸都是自己幽径之内泄出的蜜汁,宁雪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无比的兴奋,只因那被虐的快感让她完全迷失了自我,娇媚声道:“大姐,好舒服!”

    林俊逸看着美艳的爱人妈妈竟然如此浪的叫着美艳的大姐,那种虐的快感更加让宁薇迅速的达到了,再次将蝶首按向了自己湿不已的桃花,用力的摩擦着宁雪美艳绝伦的脸蛋,同时从她的樱桃上嘴里也发出了更为荡的呻吟声。

    林俊逸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欲火已经无法控制了,而正奋力用樱桃小嘴为自己服务的宁菁也已经粉脸胀红,一脸的难受表情,也不知道是因为林俊逸雄伟坚强的让她难受还是因为听到了亲姐姐放荡的呻吟,便用力按着她蝶首将自己的深深的抵在的喉咙深处,一尝那火山暴发而大快人心的感觉。

    宁薇也因为的卖力让自己再次狂泄而出,她有些脱力的瘫倒在林俊逸的怀里,娇喘吁吁,动情之极的姿态让林俊逸看在眼里顿时又产生了强烈的兴奋,而因为自己刚刚才在的深喉之处暴发出来的坚强,再次怒胀起来,他看了看因为被滚烫熔浆灼伤了深喉的正在一旁作着呕吐的样子,知道那些精华之液已经全部被她吞进了肚子里,一想到可爱诱人的将自己的精华全部吞进肚子里,林俊逸便更加的兴奋和激动,抱着最最美艳的大姨就是一番狂吻,同时一只色手便伸向了她那雪白浑圆的**,用手指轻轻抠弄着那紫红色的玉门,仿佛在向她发出爱的摩丝密码。

    宁薇感觉到了林俊逸的手指在自己狭小紧窄的玉门边上抠弄带给自己身心的快感,同时涌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她知道林俊逸一定是在窥伺自己身上的最后地,一想到林俊逸那雄伟坚强的将要贯穿自己的玉门之时,那种恐惧感便愈来愈强烈。

    “逸儿,不要了!大姨不想!”

    宁薇原本以为凭着自己美艳的姿容一定能够让林俊逸对自己产生怜香惜玉的感觉,再经过自己动情的求饶一定会逃过这一劫,但是她错了,此时的林俊逸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面对象宁薇这样的绝色尤物,如何会放过她身上的最后地,占有她的全身是林俊逸做梦都想要做的事。

    林俊逸看到了大姨内心深处暗的一面,知道她不仅有着天生的同性恋倾向,而且有着病态的施虐症,从她让爱人妈妈学狗叫就知道在她美艳绝伦的外表之下,内心是多么的浪,看她平时端庄高贵,在床上却是如此动情放浪,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伙伴,这个大姨身上,不仅要让她成为自己的,连她的小姨和妈妈,也一定要让她们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一想到三姐妹**裸的任由自己弄时的情景,林俊逸的坚强便发出了疼痛的吟声。

    宁薇看着林俊逸一脸坏坏的笑,便知道自己今天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出林俊逸对自己身上最后地的无情征伐了,想想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还在乎这么多干什么,他要就给他吧,想通了这一点,宁薇便非常自觉的在林俊逸怀里转了一个身,双手支撑在床上,翘起自己雪白浑圆的**,回头看着林俊逸动情的娇吟道:“逸儿,来吧,占有你的大姨吧!”

    林俊逸一看大姨竟然主动的献出她身上最后的圣地,不由的更加兴奋了,笑一声,双手搂住大姨的纤细柳腰,将自己坚强胀痛的顶在她那紫红色的玉门边上,因为刚才被伺候过的桃花,已经有许多的蜜汁浸湿了紫红色的玉门,好象已经为林俊逸做好了冲刺的准备工作,林俊逸觉得格外的舒爽,双手用力扒开大姨的两片雪白**,慢慢将自己的挺进那无限娇嫩无限紧窄的玉门之中。

    “啊,好痛!轻点!”

    宁薇皱着眉头,只觉得林俊逸那坚强的好象一根烧红的铁棍一样快要熔化自己的下半身了,而那无比雄伟的正缓慢的往自己身体的最里面突进着,那份疼痛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实在让她无法承受了,转过螓首一脸可怜的神情,眼眶之中含着泪花,动情的求饶道:“啊,逸儿不要再进去了,好痛,饶了大姨吧!”

    林俊逸不理会宁薇的求饶,反而更加凶狠的挺了进去,只觉得自己的好象披荆斩棘一般贯穿着那娇嫩无比紧窄无比的玉门,那细嫩的就好象千道丝万道扣一样紧紧包裹着自己的,让自己不得不咬着牙狠下心直捣黄龙,再随着宁薇凄惨的一声之后,已经有些疯狂的趴在床上哭泣不已,内心深处的悔意简直要将她的肠子都悔断了,本以为只要自己能够承受这一时的痛苦,便能换来林俊逸无限的柔情蜜爱,但林俊逸却只顾着自己的享受,毫不考虑她的感觉,当完全消失在大姨的玉门之中后,林俊逸便开始了狂野而兽性的挺撞,快速而有力的征服着最最美艳大姨身上的禁区。

    宁雪和宁菁看着林俊逸如此狂野的弄着宁薇的玉门,她们的芳心也好象受到了林俊逸同时的弄一样,不停的狂跳起来已经变成野兽的林俊逸好象在为自己报仇一般,看着他肆意无情的弄着宁薇,心里还产生了一种快乐的感觉,同时也产生了一种妒忌的感觉,因为她天生就是一个被虐狂,她喜欢林俊逸或者是女人这样来虐自己,那样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能带来最美的快感。

    宁薇呻吟的求饶声越来越脆弱,身体深处又涌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她觉得自己无论是身前的桃花还是身后的娇嫩玉门都异常的舒爽,那种快乐的感觉已经融入她的血液之中了,快乐得不仅是身体好象她的心灵也得到了最大的快乐一般,因为她已经完完全全属于林俊逸了。

    看着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主动送臀迎合自己坚强挺撞的大姨,他的心里象乐开了花一般,看着她雪白的玉体不由想到了那美艳动人的丽奈和川子,一定也要象今天这样虐的占有她们得身体,曾经出现在他脑海之中的姐妹一同伺候自己的画面,渐渐变成了大姨三姐妹伺候自己的画面。

    宁雪搂着宁菁有些颤抖的娇躯,仿佛也感觉到了她害怕的心灵,便对她说道:“小妹,是不是也想让逸儿这样弄你呀!”

    宁菁羞红了粉脸,拼命的摇着头,娇吟道:“不要,不要,我不要!”

    林俊逸在一旁听了,一边奋力的挺撞着身下绝美的少妇大姨,一边对可爱的说道:“好小姨,逸儿等下就来疼你!”

    宁菁一听吓得赶紧躲进姐姐的怀里,娇声说道:“姐姐我不要,你快对逸儿说,不要弄小姨了!”

    宁雪一听笑着安慰她道:“小妹,别怕,姐姐会保护你的!”

    说完将怀中宁菁蝶首挑了起来,吻着她红润的樱桃小嘴,将小香舌滑进她的檀口之中吸吮着另一条芳香刺鼻的小香舌还有那醉人的芳汁。

    宁菁只觉得姐姐的嘴里满是女人的味,那刺鼻的感觉让她欲火燃烧起来,虽然自己的嘴里满是林俊逸的腥味,但这两种不同的味道一旦混杂在一起,便真能让这还不适应的产生强烈的反应,她用双手去推着亲姐姐的娇躯,好象要逃避似的,可宁雪却好象很喜欢小姨檀口里的味道一样,用力抱着她的头更加疯狂的吸吮起来。

    林俊逸已经觉得自己的太过胀痛了,不仅是由于宁薇的玉门太过紧窄原因,再次想要强烈暴发的念头一直刺激着他,而他的动作也越来越狂野越来越兽性了,林俊逸突然加快的速度和狂野的力道让大姨感觉到自己快要美上天去了,虽然疼痛的感觉没有消失,但一边痛苦一边快乐的感觉还是让她觉得自己的芳心已经跳出了身体,飞向那九霄云外去了,而她也更加主动的快速的用自己的**往后着竭力的去迎合林俊逸雄伟坚强的对自己娇嫩玉门的无情征伐和肆意弄。

    当林俊逸看着爱人妈妈狂吻着宁菁之时,兴奋与刺激再度使得他体内的欲火更旺盛了,一手搂住宁薇的柳腰,一手按住她的雪白**,在一番般的挺撞之后,终于三度火山暴发,将无数滚烫的熔浆注入大姐的玉门深处,感受那淋漓尽致的发泄带来的无限激情,不由自主的低沉吼了一声,“啊,舒服死了!”

    宁薇被林俊逸那滚烫的熔浆浇灌得玉门舒爽无比,也弄得她深处再次狂泄不止,极度的乐让她的娇躯不由自主的一颤一颤,身心被虐的快感也让她迅速攀上的最巅峰,坠入那无边无际的欲海深谷,再也不想离开林俊逸了。

    林俊逸舒爽的将坚强的从大姨的玉门之中抽离之后,倒在宽敞的软床之上喘息着,终于占有了最最美艳的大姨,完完全全的占有了她,让她再也离不开自己,让她永远做自己的女人,成为自己最爱的,为了这个目的,他已经取得了第一步的成功。

    宁菁有些急喘的看着亲姐姐动情的脸蛋,自己的粉脸娇羞无比,而宁雪则深深迷恋着亲小姨那红润的樱桃小嘴和雪白诱人的身子,双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着,爱抚着,好象她是自己的爱人一样,舍不得将手从她身上离开一样。

    林俊逸斜眼看着姐妹有些痴缠的爱抚,不由一笑,“小姨,妈妈很爱你吗,让她疼疼你吧!”

    宁菁羞涩的娇吟道:“逸儿,你太坏了,小姨要你来疼我嘛!”

    林俊逸一听兴奋的坐了起来,笑道:“是真的吗?那就让逸儿来疼疼你吧!”

    宁菁本来看着林俊逸喘息的样子以为他已经不可能再来侵犯自己了,才会说出那句话的,可是一看他突然兴奋的坐了起来,而且还说要来疼爱自己,立刻吓得往后一缩,螓首摇得象个拨浪鼓一样,“不要,不要,饶了小姨吧!”

    林俊逸一听更加浪的大声笑道:“饶了你,哈哈哈,今天逸儿一定要好好的疼疼你!”

    说完便扑向了那绝美雪白的玉体,宁菁想躲看来是躲不过去了,一旁的宁雪好象还很得意似的,一把抓住宁菁想要去推林俊逸身体的双手,的笑道:“小妹,有姐姐在,别怕他!”

    面月光如水,别墅楼下月光明媚,喜气洋洋。

    悠然自得地欣赏着美貌如花国色天香的宁家三姐妹、三姐妹都按照他事先的吩咐穿着打扮:宁薇穿着一件极品性感的白色三点式,仅仅勉强遮住三处关键部位,上面两条吊带堪堪掩住凸起的樱桃,饱满浑圆的却暴露无余,雪白的,深邃的,下面T字型也是一条细细的布条紧紧勒着她的沟壑丘谷私密妙处,修长雪白的**,丰满翘挺的美臀。

    林俊逸知道泳装里面有个白色禁忌——白色泳衣往往是女性禁忌,因为浅色的关系,再加上布料不够厚实,一下水就会有透视的尴尬情况,象宁薇这样的连衣三点式已经是极品性感,她还要选择白色,入水透明几近于无,存心要诱惑林俊逸犯罪;宁雪穿着一件黄色中空款式连体泳装,雪白纤细的腰部两侧位置均采用了镂空的设计,将女人最优美性感的腰部曲线完全暴露出来,虽为连体泳装,其性感与时尚感绝不在比基尼之下,平日里端庄高雅的贵妇人居然穿上这样时尚新潮性感的泳装,丰硕饱满的,翘挺滚圆的美臀,甚至连玲珑剔透凸凹幽谷都若隐若现,真是迷人心窍,沟人魂魄;宁菁身穿极品性感的红色连衣三点式,仅仅勉强遮住关键部位,上面两条吊带堪堪掩住凸起的樱桃,丰满高耸的却暴露无余,雪白的,深深的,下面T字型也是一条细细的布条紧紧勒着她的私密妙处,修长浑圆的**,丰腴肉感的美臀,连凸凹的阜部沟壑也隐约可见,显然经过修饰的,没有一丝芳草,光滑洁净;宁薇特意穿着一件性感的肉色比基尼,只是一条丝带简单地系着,丰满的,凸起的,纤细的腰身,翘挺的美臀,浑圆的大腿,芳草沟壑幽谷山丘,一切都在肉色的比基尼的掩映下,若隐若现,似露非露,正是这样的感觉反而比完全裸露还要充满诱惑,惹人无限遐思,无限激情;又采用流苏、蝴蝶结、丝带设计的泳装款式则更加委婉地表达了女性的高贵气质,同样奢华而美丽。

    宁雪走过过来,她面容端庄秀丽,美目流转,顾盼之间,流露万种风情;傲然挺立的饱满**,更是充满成熟的韵昧。白玉似的身体体上挺立着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雄伟的庞然,更增添几分匀称的美感,泳衣下两颗凸起的樱桃,隐约可见,更令林俊逸看直一双眼,恨不得立刻上山摘取。“逸儿,我们都准备好了。”

    花园里春意盎在然,林俊逸**裸一丝不挂地躺在躺椅上,宁家三姐妹跪趴在他的大腿前面,爱抚亲吻着他的一柱擎天。

    三女雪白的美臀令林俊逸目眩神迷,宁薇的美臀丰腴滚圆,宁雪的美臀翘挺浑圆,宁菁的美臀丰满圆润,林俊逸抚摸了这个,又抚摸了那个,手感光滑细腻,柔软饱满弹力十足。

    “噢!大姨,你的小嘴还是那么温暖湿润!噢,好舒服!”

    林俊逸一边享受着宁薇的口手并用唇舌服务,一边抚摸揉搓着宁薇白色泳衣下面丰腴滚圆的臀瓣,撩拨挑逗着她雪白诱人的臀沟和芳草掩映下的肥美的凸凹玲珑沟壑幽谷,粗重地喘息道,“你吮吸的好舒服啊!”

    宁薇被他手指的深入撩拨挑逗得急促地娇喘吁吁,嘤咛声声,晶莹透明的春水湿润了林俊逸的手指。

    “小姨,噢,你的小舌头好柔软滑腻哦!好小姨,对,对,就那样用小香舌舔,噢,太爽了!好小姨!”

    林俊逸急促地喘息两声,爱抚着宁菁白泳衣下面翘挺浑圆的臀瓣和娇嫩鲜艳的玲珑剔透,恶作剧地用手指按摩了两下宁菁娇艳的花蕾,她敏感得立刻娇喘吁吁地瘫软成一团。

    宁雪接力过来,张开樱桃小口迫不及待地吞吃进去,吮吸吞吐,连续深喉,爽得林俊逸几乎一泻千里,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妈妈,你想咬掉我啊!”

    林俊逸紧紧含住宁薇甜美香艳的小舌的吮吸咬啮着,“该你骑马了!大姨过来!”

    宁薇眉目含春地分开黑色吊带丝袜包裹着的修长**跨坐在爱郎林俊逸的大腿上,粉落,“扑哧”一声将林俊逸的雄伟尖挺吞吃进去,她的头发摇摆飘逸,柳腰款款摆动,美臀起落,粉胯,尽可能地分开沟壑幽谷纵情地吞吐吮吸着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宁薇呻吟呢喃道:“啊!好逸儿,人家想死你了!好像比从前更大了,人家终于又拥有你了!逸儿!啊!”

    林俊逸任凭宁薇起伏,他却搂抱住宁雪,揉捏着泳衣裹着的真空饱满的,调笑道:“我的好妈妈,最后你来接收我的耕耘播种,尽快开发成功蓝田种玉啊!”

    宁雪最是风妩媚,将饱满柔软的酥胸压到林俊逸的嘴唇上面,被林俊逸的口水湿透,雪白丰满的和鲜艳樱桃清晰透明,更加充满性感诱惑,林俊逸含住宁雪的和狂野粗鲁地吮吸咬啮,下面却耸动腰身攻击着宁薇,连续几个快速地抽出,大力地挺进,如此温柔而长距离地拉动攻击之下,宁薇很快感到大腿肌肉变得紧绷绷的,接着,一股奇妙的热流从她的脚底涌向头部,随后她的也有一种感,那种感觉强烈极了,她感到**深处的悸动和震颤,**脚尖绷直,显示出四肢百骸已达快乐顶点,春潮泛滥,津液肆流,攀上了的高峰,瘫软在一旁,娇喘吁吁,享受着那种飘飘欲仙的美妙感觉。

    “小姨,跪好!”

    林俊逸让宁菁跪爬着,高高翘起雪白浑圆的美臀,他抓住她翘挺圆润的臀尖,从后面进入。

    “啊!逸儿,你太大了!求求你要温柔一些哦!”

    宁菁长长地呻吟着哀求道。

    林俊逸充分享受着小姨的娇嫩狭窄,拉动身躯的时候都可以清晰感受到小姨**的紧缩,随着他的大力挺送,小姨好像比破处的时候反应还要厉害,**深处急剧地抽搐和痉挛,粉壁强烈地悸动和震颤,春水潺潺汩汩地流淌出来,小姨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呢喃哀求道:“哥哥,逸儿,人家不行啊!飞了!飞了!”

    林俊逸猜测小姨可能太过紧张了,反而比第一次破身的时候还要反应敏感,还没有肆意挞伐她就已经春潮泛滥成灾了,林俊逸放开她,搂抱住小姨亲吻住樱桃小口,唇舌交接,暗度真元,看她粉面绯红,脸颊红晕,才爱怜地让她躺倒在宁薇身旁。

    林俊逸扯开宁雪的束胸,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脱盈而出,颤巍巍的是如此娇挺柔滑丰满圆润,堪称是女人当中的极品。林俊逸张嘴含住宁雪一颗饱满柔软、娇嫩坚挺的,把那粒鲜艳而娇傲的狂野地咬啮吮吸起来;一只手也握住了宁雪另一只饱满坚挺、充满弹性的娇软,肆无忌惮地揉捏搓弄。

    当那一波又一波从玉上传来的如电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从上身传向,直透进深处,刺激得宁雪喘息吁吁,沟壑幽谷,湿润泥泞,眉目含春地高举下面两条雪白修长的**紧紧缠绕住爱郎林俊逸的腰臀,风妩媚地呻吟道:“好逸儿,给我吧!我要啊!”

    柳腰款摆,粉胯,曲意逢迎,纵体承欢:林俊逸也被宁雪的风荡激起雄风万丈,他猛然将这个压在跨下,索性将她两条雪白浑圆的**高搭在肩膀上面,势如破竹势大力沉地近乎狂野猛烈地撞击着轰炸着,发出“咕唧咕唧”亵动听的声响,更加刺激得林俊逸疯狂地抚摩揉捏着宁雪雪白饱满的山峰,猛烈无比地快速抽出,又大力地挺进,力拔千钧,所向披靡,大力地着近乎凶猛粗暴地肆虐蹂躏着宁雪丰腴娇艳的沟壑幽谷。

    随着他连续几个长距离的大力拉动,宁雪爽得杏眼迷离,高举着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雪白修长的**紧紧缠绕住林俊逸的腰臀,尽可能地分开娇艳柔嫩的沟壑幽谷,任凭他更加深入到底更加狂野猛烈,她情不自禁地柳腰款摆,粉胯,纵体承欢,曲意逢迎,喘息吁吁地呻吟:“逸儿,人家不行了!我要飞了!啊——”

    宁雪突然好象八爪鱼一样紧紧地搂抱缠绕住林俊逸的虎背熊腰,雪白迷人的玉体急剧的颤抖着痉挛着泻身了,着达到了的。

    林俊逸终于在连续几个深入到底之后,腰眼酸麻,庞然大物在宁雪的甬道深处剧烈的抖动,如同火山爆发一样,猛烈地喷射而出。滚烫的岩浆浇在宁雪的上,烫得她娇躯颤抖,**痉挛,两个人搂抱着双宿,,一起攀上了的高峰。

    “逸儿,刚才我不好,我给你搓澡,好吗?”

    宁菁主动在林俊逸嘴唇上亲吻一口赔笑道。

    “我的小姨好乖啊!”

    林俊逸在宁雪雪白浑圆的上拍了一巴掌,“把垫高起来,否则浪费了我的生命种子了哦!我马上回来检查啊!”

    宁薇媚眼如丝地啐骂娇嗔,亲手帮助依然沉迷在快感里面瘫软无力的宁雪垫高美臀。

    林俊逸悠闲惬意地躺在浴缸里面,享受着暖流的按摩,宁薇款款靠上来。

    林俊逸轻轻将宁薇拉进泳池里面,湿吻起来,唇舌交接,津液横生,宁薇善解人意地温柔吐出甜美滑腻的香舌任凭爱郎林俊逸吮吸咬啮,她动情地用护士制服下真空的饱满柔软娇嫩坚挺的摩擦着爱郎的胸膛,给他按摩,芊芊玉手爱抚着爱郎林俊逸强壮的臂膀,宽阔的胸膛,六块肌肉的,抚摸清洗着刚刚大战过三女的宝贝分身,虽然刚刚泻身,依然有着惊人的尺寸和硬度。

    林俊逸沿着宁薇的芳草,他开始摸到了一丛柔软略微弯曲的毛发,然后抚摸着她的花唇,凸凹玲珑沟壑幽谷,层峦叠嶂,美不胜收。小姨紧闭双眼,全身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当林俊逸的手在宁薇的玲珑花谷搓揉,她忽然感觉到一阵麻酥酥刺痒痒的兴奋快感,在**之间越来越强烈地侵袭着身心,两朵害羞的红云飘上脸颊,美丽眼神露出媚波荡漾流转,小姨羞得一张俏美的粉脸更红了,芳心娇羞万般,月光下横陈一具晶莹雪白、粉雕玉琢、完美无瑕的半裸玉体,大姨脸若丹霞,肩若刀削,半裸玉体,丰姿绰约,妙本天成!那清丽脱俗偏又冶艳娇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韧并且晶莹润泽的玉颈,那洁白细腻凝着温滑脂香的高耸。林俊逸手指极尽肆无忌惮挑逗撩拨之能事,桃腮娇艳晕红,美眸紧闭,檀口微张,秀眉紧蹙,娇喘吁吁,嘤咛声声,让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涩难捺的的痛苦还是亨受着**无比的刺激

    “啊!逸儿,你叶听人家说嘛!”

    “逸儿,你答应了,你真好!你又想了吗?这次人家来满足你啊!”

    宁薇趴在林俊逸身躯上面,芊芊玉手扶住爱郎钢铁坚硬的庞然大物,起落粉胯吞吃进去,借助着浴缸里面水波荡漾,林俊逸猛烈的耸动和凶猛的撞击都减轻了不少力道,水中的抽出和进入都显得格外不同,感觉刺激舒爽宁薇已经春心勃发,春情荡漾,春潮泛滥,玉体酸麻,难捺,酥软无力,只知道搂抱住爱郎逸儿亲吻,一股接一股无比畅美的快感纷涌向宁薇的四肢百骸,宁薇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吁吁,放浪不拘地呻吟不已:“逸儿,啊!好大啊!好深啊!啊!人家飞了!啊!”

    水花飞溅,碧波荡漾,羊脂白玉的**,水淋淋,湿漉漉,更加充满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