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按摩完手臂后,男伺的双手按住了张檬的肩头,略带力道,缓慢地捏着。

    而后,在张檬一声声舒畅的闷哼中,他的双手在她的背上卖力地揉捏起来,时而揉捏脖后颈椎,时而按推肩颊骨,时而捏拿脊椎,时而推抚腰肢。

    偶尔,在接触到敏感部位时,比如腋下或腰部,张檬的内心会泛起一丝担忧和羞愧,但是她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有时张檬心里在想,对方一定为不少人按摩过,自己要是太害羞反而会显得小气,也许会被嘲笑的。有了这样的想法后,连张檬自己也觉得惊讶,自己为何会变得这样爱面子。作为传统女人,与陌生的男人产生如此亲密的肌肤接触,自己居然会有这样任性的想法,这在日常的她看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此刻张檬的大脑已经慢慢变得膨胀、发热,脑皮层深处似乎有一团火焰开始在燃烧,身体也好象不再抵触这种陌生而亲密的接触。难道

    张檬隐隐觉得刚才的那杯饮料可能有催情的作用,然而她的大脑已经来不及去思考这些了。敲打在这松弛舒畅的感觉中,她的神经完全放松下来,呼吸也变得轻匀,思绪开始迷离。

    直到背部的一个位突然传来轻微的疼痛,张檬才稍微清醒了一点。此时她睁开眼才发觉,男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床,正跪坐在她的身边为她按摩着后背。

    沉浸在美感中的张檬好象也无暇去介意这些,她轻轻吐了口气,再次闭上眼,幽幽地享受着对方的按摩。

    「客人,请您躺好了。下面是第二节」

    男伺的声音好象从遥远的地方飘入她的耳朵一般,张檬轻哼了一声,算是回应他。

    就在她有些飘飘然之际,张檬忽然感觉一凉——原来男伺掀开了盖在她的浴巾。

    这时头脑发热得有些迷茫的张檬才意识到,自己的如今只穿着一条白色的,而且这是半透明的,又紧又薄,对方将她的浴巾掀起,岂不是可以将她的神秘和曲线看个痛快?

    「等等」

    张檬艰难地挣脱开大脑内舒美的感觉,用尽力气刚喊出两个字,可是男伺居然已经跨坐在了她的双腿上,并且用双手按住了她那两瓣丰圆润实的臀肉。

    「客人,请不要动好吗?」

    男伺见她想起身,于是用微带责备的语气说道,同时双手制止了她的扭动。

    「你怎么」

    张檬还想说什么,可对方的双手已经开始在她的臀部和腰肢间带力地揉搓起来。

    难道这也属于按摩吗

    张檬觉得不可思议,瞬间的羞愧感使得她猛然清醒了不少。可是男伺竟然坐到了她的腿上,而且还露出责备的口吻,自己就这样起来,很可能会让人觉得不懂事或没见识吧!也许还会责怪她把人家的好意当成坏事。可是,毕竟对方正在触碰她的重要部位,难道要默由这个陌生人抚摩她的吗?

    张檬的脑子一时混乱起来,不知该如何应对。

    就在这时,她的大腿根忽然传来一阵渗入筋骨般的压痛感,张檬顿时失声叫了出来。

    原来是男伺在抓捏她的主筋,也许是用力过大,也可能是张檬平常大腿锻炼不够,被他这么一捏,竟变得疼痛起来。

    「很疼吗?对不起!我轻一点这样你看」

    男伺见状,赶忙赔不是道,同时手指轻轻揉搓着张檬的大腿根。在那优美的臀部曲线交汇处,在那半透明的裤裆前,男人的手指缓缓地抚摩着少女白皙、光滑的大腿。

    这次他的力度较轻,张檬感觉不像刚才那样的疼,可是刚才那一下还令她心有余悸。

    「客人,您的大腿有些生硬呀」

    男伺一边按摩一边说道:「是不是大腿没有被启发过,或者最近,腿部受到什么刺激」

    「没」

    听了这话,张檬的心顿时一颤,想到几天来的遭遇,她突然觉得惶恐起来,慌忙随口应道。

    「看来这里要多按摩才行」

    「」

    此时的张檬哪敢再开口,只得老实地伏在床上,任由男伺在她腿上按摩。

    男伺张开双掌,环兜住张檬的左大腿,一边揉搓着她细腻肌肤下那柔顺的肌肉,一边挤压着她腿上的位和神经,从大腿,过膝盖,一直到小腿,然后轻举起她的脚踝,温柔地转动她的脚,而后用指甲轻抠她的脚掌。

    就在张檬心里逐渐升腾起一股舒畅感时,他的双手又放开她的脚,沿原来的路线往回按摩,一直到她的大腿。之后,他的手掌盖住了她的,隔这那薄薄的,来回抓捏起那细嫩饱满的臀肉。

    如果说前面的动作还像是在按摩的话,那么现在男伺的动作更像是爱抚。因为上是没有什么位的,而男伺对张檬的揉搓,看起来应该和按摩没有太大关系。

    然而此刻的张檬已经意识不到这些了。自从刚才整条左腿从上到下被男伺按摩了个遍后,一丝丝的甜美和温存在她心里渐渐滋长起来,并且越堆积越多,而她的内心也在不知不觉中偷偷发生了改变。

    尤其是在男伺的手接近到她那神秘的峡谷时,张檬就感觉到一阵颤抖和紧绷,幽深的甬道内居然泛起了一丝丝涟漪,出现蜜热的感觉。这些感觉通过全身的神经传到她的大脑,时断时续,飘渺若飞,直到那若即若离的舒爽感觉将她的大脑占据,而开始时的那些顾虑和羞愧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难道就是按摩吗?原来按摩的感觉是这么的美妙!

    这样的感觉是如此奇异,张檬一时简直找不出什么语言来形容和赞美,而就在这时,男伺开始对她的右腿进行按摩。

    刚才,在张檬陶醉于快乐的感觉中时,男伺以最快的速度将他身上那白色的制服脱下,露出了他**的上身和紧束的运动短裤。而后,他又迅速地执起张檬的右腿,几乎没有让她感觉到停顿。他的情绪也开始高昂,状态开始兴奋,他已经彻底准备好,来一次尽情的按摩大战。

    而接下来男伺好象有意放慢了按摩速度似的,慢条斯理地摆弄起她的右腿。

    张檬的意识完全集中在了对方的手上,随着男伺的手上下移动,她的情绪也起伏跌宕起来。

    当对方的手再次回到她的上,尽情地玩弄起她高贵的臀部和昂贵的时,张檬几乎冲动得快要陷入昏迷。越来越强的激磁感使得她的燃烧起来一般灼热,内早已泌出汩汩的,湿润的甚至涌到了充血的上。

    假如这时的张檬还清醒的话,她应该可以发觉她那薄小的早已被她的和浑身的汗水弄湿,本来就半透明的裤质在浸湿后简直形同虚设;她甚至还应该意识到,此刻从男伺的角度已经将她那被绒毛覆盖着的最神秘生殖部位尽收眼底。可是,周身的舒爽和官能的刺激已经使她的大脑完全朦胧了,再加上那饮料的作用,张檬只觉得浑身越来越热,脑袋越来越涨

    「请您背对着我坐起来好吗,尊敬的客人?」

    就在张檬完全不能自已时,男伺从她身后站了起来,而后屈起一条腿,轻轻地半跪在她的身后。

    「哦」

    张檬简直忘记了她的处境和立场,没有对对方的要求作出任何反对。仿佛追求刚才的美感一般,她直起身体,麻木地在床上跪坐了起来。

    男伺的手从后面伸出扶住了她的腰,轻轻将她往怀里一拉,张檬呻吟了一声便将身体靠向后方,倚在了男伺的胸前,雪白柔嫩的后背近乎快贴在那古铜色的胸肌上。

    「现在开始第三节,立体按摩。」

    说着,男伺的手已经来到张檬的背上,从脖颈到腰肢来回地按摩起来,并时而间隔着「」的拍打声。张檬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声呻吟,身体随着对方的动作摇晃。

    对方不愧是技术高超的按摩大师,几乎每个位都捏拿得极准,而且力道适中。张檬垂着双手,挺胸收腹地跪坐在床上,如梦如幻般地享受着对方高水准的推拿,已然忘却了周围的一切。

    最让她消受的是,男伺要求她高举双手抱在头顶,而他则坐在她身后展开双手上下推揉起她身体的两侧,在她的肋骨和腋下间来回移动,剧烈的活动间,他的手指有时会伸得很靠前,偶尔触碰到她的外沿,那陌生的闪电般的触击使得张檬心猿意马,浑身的神经好象都竖立起来一样,身体冲动得颤抖个不停。

    张檬闭上眼睛,根本没有勇气低头看。因为她自己也知道,她的已经不知羞耻地高高翘了起来。

    可是对于这样的挑衅,现在她的大脑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感。张檬的脑袋里已经被熊熊的火焰占据着,相反地,她甚至在内心深处期待着这样的挑衅一次次地到来。

    观察到张檬的态度,男伺的眼中闪现出一丝狡黠,嘴角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他明白,到了这个地步,今晚他应该可以尽情地享受这位矜持而丰满的女客了。

    当他的手再次来到张檬的腋下时,他忽然伸出手,往前一探,从背后环抱住她的下沿。为了掩饰,他迅速地用手指轻挠起她下沿那细腻的肌肤。

    「啊那里不行」

    张檬皱了一下眉头本能地扭动着上身,反应一点也不剧烈。高贵的受到陌生男子的袭击,她的表现完全不似一个少女所应该表现的。当男伺的手指爬上她雪白的的顶端,围着那两颗嫩红坚硬的不停地用指甲划着圆圈时,张檬颤抖地昂起了头,将身体靠入了对方的怀里。

    闻着张檬沁人的体香,男伺脸上终于露出成功的笑容。他已经能够确定,今晚,这个内向的少女将彻底臣服在他这个陌生男人的摆弄之下。

    他放心地用食指和拇指揉捏着她的,并将自己下那被撑得像个帐篷一样的部位紧紧贴在了张檬的上,帐篷的突起部位轻轻地摩拭着她那汗湿的。

    「啊」

    张檬羞愧地将挺得更加高耸,追逐着上的快感,同时偷偷地翘起她那白皙圆滚的,恼人地扭摆起来,仿佛想要将男伺的帐篷含入自己的臀缝。

    「下面开始第四节」

    男伺用魔鬼般的声音在张檬耳边轻声说道:「舌尖按摩」

    说完,他搂着她的肩头,将她的身体扭向自己。就在张檬因突然失去抚摩而空虚茫然得不知所措时,男伺的嘴堵在了她嘴上,将她吻了个正着。

    「不必太急,慢慢地享受她吧」

    男伺在心里得意地想着,他已经稳胜券了。

    在两人面对面地坐着的情况下,张檬被他轻搂住上身,陷入了几乎窒息的蜜吻中。

    就在对方尽情地抓捏着她的,并将舌头伸得更深之时,张檬忽然清醒了一点,因为这样害羞的姿势让她清醒的一点记忆了。

    张檬挣扎着睁开眼睛,本能地用双手掩住了裸露的。作为一个美少女,**着上半身、高挺着丰满的,跪坐在在一张陌生的按摩床上,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搂在胸前尽情地接吻,睁开眼后的张檬忽然感觉到了尴尬和不妥。

    对方只是一个在酒店里从事按摩的服务生而已,自己为什么会乖乖地坐在这里任由他摆布?

    和开始时一样,张檬的脑子里再次产生了纳闷以至退缩的想法,自己为什么要接受他的按摩?为什么要穿着一条薄小的坐在陌生男人的面前?为什么要羞愧地在他面前用双手掩住?在她内心深处,曾经不止一次地萌发出推开他离开这里的想法。

    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却一直没能这样做,因为一股膨胀发热的感觉重新在她脑子里升腾着,而按摩所带来的舒畅和现在身体内所产生的轻微羞涩的快感也使得她张不开嘴来制止对方的举动。而且,由于被对方紧紧地热吻着嘴唇,现在即使她想张开嘴也不可能了。

    「这只是放松性的按摩和调剂,能使人舒展全身的肌体、释放压抑的能量,这对人体是有益无害的。」

    男伺在按摩前曾经这样郑重地向她声明过。

    既然她没有拒绝前面的按摩,现在又怎么能半途中止对方的劳动呢?虽然说这种「舌功按摩」要比前面的按摩煽情得多,但是张檬却没能拒绝。如果现在突然要求中止,可能会让对方误以为她在嫌弃他的技术不好,这样会不会伤了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