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把嘴到上,用牙齿轻轻咬,含在嘴里吸吮时,发出“啾啾”的声音。张檬雪白的肌肤微微染上樱花色,脚尖向下用力弯曲。在他的唾沫下开始湿润,林俊逸闻到了一股的味道。

    身下传来的阵阵快感使美少女张檬的声更加响亮起来,脸上露出既舒服,又痛苦的矛盾表情,好像一个刚破了处的女子一样,一双雪白柔嫩的素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到了胸部,在那对雪白柔嫩的上轻轻的抚摸,柔嫩,而那对雪白柔嫩的也在她的素手里,被揉捏的不停变化着各种各样的形状,由于用力过大,雪白的上面甚至出现了许多青紫色的指痕

    在林俊逸舌头不停的舔吻下,端庄张檬双腿间的滴滴乳白色汁水被林俊逸吞入到了肚子里,渐渐的幽幽芳草上面的汁水很快就被林俊逸的舌头清理干净了,只剩下那口鲜红不停喷射出乳白色液体的了。

    抬头笑着看了一眼紧闭双眼,满脸春情,神态荡的端庄张檬,林俊逸邪邪一笑,将巨大粗糙的舌头抵触在了那口鲜红的上,随后慢慢的向里面前进

    “啊我受不了啊我要死了哦哦哦”玉女张檬立刻感觉到里有什么东西进入,刺激的快感使她的身体不停的迎合着进入到里面的异物,雪白柔嫩的素手,更加用力的揉捏和抚摸自己胸前那对已经高涨的,道道紫青色痕迹在雪白柔嫩的上显得格外耀眼,但张檬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因为疼痛感已经被里面浓浓的快感盖过了

    随着林俊逸舌头的深入,他同时也在不停的舔吻张檬里两旁的,粗糙的舌头和娇嫩的一经摩擦,顿时刺激得鲜红的阵阵抽搐痉挛,几乎是转瞬之间,的深处就喷发出来股股甜美,在处被林俊逸的舌头一挡,就顺着舌头进入到了他的口腔里,然后吞进了他的肚子里

    舔吻的同时,林俊逸的魔手也没有放在那里闲着,一只手在那雪白柔嫩的身躯上不停的抚摸,揉捏,感受着美少女张檬身上那丝毫不亚于婴儿的白皙娇嫩肌肤,另一只手则不停的抚摸揉捏那对雪白柔嫩而又性感的大腿

    舔吻了一会儿美少女那口鲜红里的,又吸食了一些乳白色汁水以后,林俊逸的舌头慢慢的从那口鲜红的里退了出来,身体俯在美少女那雪白柔嫩的身体之上,低头向她那张性感而又红润的嘴唇上吻去,同时把含在嘴里的乳白色汁水不停的渡到了美少女的嘴里。

    不知为何,每次只要一看到美少女那张性感饱满的红润嘴唇,津津有味的吞咽自己那红里面的汁水时,林俊逸就会情不自禁的感到兴奋和刺激!

    当看到美少女终于把口中含着的乳白色汁水全都吞下去之后,林俊逸开始用那根已经硬得不能再硬的红褐色,开始不停的在美少女那口鲜红的外面摩擦起来,挑逗着她的

    “啊那里绝对不行啊”

    当张檬感受到林俊逸硕大无比的时,在那一瞬间她不知那里借来的力气,竟然用手推开了林俊逸,左手要去救援,又被林俊逸腋下的手拦住。两手都无法使用,张檬只有死命地把下腹向前挺。

    “不要啊求你”张檬的话儿还没说完,只觉幽谷处一阵火烫感传来,林俊逸腰身一压,那已顺着滚滚春泉,一举突入了她的幽谷。明明下方的唇瓣终于被林俊逸嵌入了一小部分。尽管才是前端的,可灼热有力的冲击却已经是美少女张檬不能承受的极限。的逼进和心理防线的崩溃,连同**的事实压迫着明明每一根的神经以及意志,她紧张之极,不停地娇喘呻吟着。

    “想要我的棍子是吧!想要我是吧!宝贝,给你,我现在就给你。”

    扑哧一声,壮硕的雷霆万钧地刺入到中,娇嫩的膜瞬时被撑得鼓鼓地不留一点空隙。浊白的蜜汁激溅,她的大腿上,拉成一道道长丝,慢慢地滑落地上。

    “啊好美,啊呀疼死了,你轻点”

    这最初的一击就令张檬瞬间达到了一次小,可是她的实在太窄而林俊逸的又很壮硕、再加上刺入得又很蛮横,于是美上天的感觉只是停留了一瞬,随之便感到一阵似被撑裂的胀痛。

    陷入到团团柔软而温暖的包围中,随着进入,被夹得越来越紧,而酥麻的感觉也越来越盛,林俊逸爽得真想一口气捅破那层,可经验丰富的他知道是不能这样浪费的,于是在刚刚接触到模时,他连忙将前刺的动作停下来。

    “疼吗?宝贝,那我退出来好不好?”

    腹部回收,在即将离开时旋转着研磨一下,然后再慢慢地顶进去直至碰上。如此这样的动作,林俊逸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每当向外退出,虽然的胀痛感缓和了许多,但一股莫名的空虚感却转瞬袭来,使张檬情不自禁地想要得到填充、想要得到安慰,而每当插回来撞到上时,空虚感是消失了,可是却又变得胀痛无比,一时间,时而想要又时而不想要,两种矛盾的心情始终在心中纠缠不清。

    渐渐的,开始适应了林俊逸的,胀痛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可与之呼应的,酥痒难耐的感觉却节节攀高地从内部升起。而每当时,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直将张檬紊乱的心扉撩拨至极点。不久,她停摆的腰肢再次荡地扭起来。

    娇吟声中,张檬只觉幽谷中传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充实感,里头未被充实的部份,在对比下显得如此空虚,偏偏林俊逸却在此时悬崖勒马不再深进,只在谷口处徘徊揩擦,享受着被她泛滥的春泉浸的快感,还制着她的腰,让张檬就连想将腰挺上,主动吞下他的,竟也是有所不能。“求求你哎不要逗我了给我给我啊”

    原本还想放松动作,慢慢突入,但耳听张檬这般哀恳,显已再难等待,林俊逸将心一横,反正你在自己的手段之下弄得欲火焚身,再难压制体内贲张的欲火,便是不怜香惜玉,看来你一痛之后也承受得住,我又何必小心翼翼?

    他微一挺腰,将又探入了少许,感觉到张檬初开的幽谷正甜蜜地吸紧了自己,里头泉水潺潺,已是润滑无比,根本无须再多加轻探了,这才将腰狠狠一沉,拚命使力,一瞬间便将重重插进张檬的幽谷当中,一点不留。

    张檬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自从觉得有一根又粗又大的东西弹顶着伸进她的,“游”进她的“花沟玉溪”张檬就如痴如醉了,就好象恍然醒悟般,她知道这根又粗又长的“宠然大物”正好可以“填满”她那空虚万分的幽深“花径”可以一解心头那如火如荼的火之渴。随着那条“庞然大物”在她中的游动、深入。

    张檬微微娇喘着、呻吟着,那强烈的“肉贴肉”、擦着的舒爽的刺激,令她全身玉体轻颤连连、舒畅万分。特别是当林俊逸的“大家伙”套进了她狭小紧窄的口,口那柔软而又弹性的玉壁“阴瓣”紧紧地箍住了那硬烫、粗大的“棍头”时,娇羞清纯的姨妹更是如被电击,柔若无骨的雪白**轻颤不已,雪藕般的柔软玉臂僵直地紧绷着,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手痉挛似地紧紧抓进床单里。

    “啊”

    她不由白主地发出了一声急促婉转的娇呼,张檬优美的玉首猛地向后仰起,一张火红的俏脸上柳眉微皱、星眸紧闭、贝齿轻咬。纤秀柔美的小脚上十根娇小玲珑的可爱玉趾紧张地绷紧僵直,紧紧蹬在床单上。美少女心如在云端,轻飘飘地如登仙境,林俊逸也被这妩媚清纯的美少女那强烈的反应弄得欲焰焚身,猛地一咬牙,搂住美少女纤柔的如织细腰一提,狠狠地向前一挺,接着用尽全力猛力地插了过来只听“卟哧!”

    一声,张檬清晰感觉到她保持了25年的一下子裂开了,林俊逸那十分粗大长耸的从到中部已狠狠了她娇嫩夹紧的中,美丽美少女那无比紧密窄小的顿时就被彻底捅开,直抵她那从未被人开采的。

    张檬身体随着的破裂而一震,全身肌肉绷紧,上身后仰,双手把床单绞在了一起,粉脸高扬,娇小的玉嘴象鲤鱼呼气一样大张着,拼命咬住自己的一簇长发,眼泪随着这疼痛和破处的快感一下就并了出来,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声。双腿像钳子一样紧紧的夹住了林俊逸的腰,痛苦的眼泪夺眶而出。

    “天啊,我还是没能保住贞洁!他实在太厉害了”

    既是疼痛更是伤心,她知道她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之身。

    伴随着些许疼痛和强烈的官刺激,张檬紧张的不断摇头,秀美的长发左右飘摆,可是一切都太晚了!些许痛疼让她柳眉微皱,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了!象撕裂一般,感觉仿佛一个大木桩深深地打入自己的。

    张檬虽然感到有些许的疼痛,但更多的是涨涨的满足感;虽然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被顶出来一般,但靠着惊人的弹性、大量的和无比的柔韧性,还是将林俊逸无比粗大肥厚的主动迎进了深处。

    林俊逸这一插,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直达从来未有人触及过的,但由于实在太长大,仍有几公分还在外面。

    张檬火热烫人的紧紧箍夹住深入的的每一部分,里面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和火热湿濡的粘膜紧紧地缠夹,紧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内。

    虽然有一些痛,但在那根粗大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也同时刺激涌生,林俊逸的大在美丽美少女的里不断绞动着,一股涌了出来。

    “呃”

    带着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姨妹接着发出一声长叹,只觉一股酥酥、麻麻、痒痒、酸酸,夹杂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大的绞动,贯穿体内直达,一下子填满了她体内长期的空虚。她急促地娇喘呻吟,娇啼婉转,似乎抗拒又接受那挺入她幽径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大。

    本还以为在那汩汩而出,恣意妄为地冲击之下,便是破瓜之疼,多半也会混在那快感当中,再无所觉,张檬真没想到,在春心萌动春情荡漾的影响之下,自己竟似对那破身的痛楚感觉更加强烈,那一股痛犹如要将她撕裂开来一般,偏加上被林俊逸全盘突入的充实火热涨满感,起初痛仍是痛、舒服仍是舒服,但很快的这两者都混在了一起,感觉上却仍是泾渭分明,张檬虽还能感觉到那痛楚的鲜烈和那快感的美妙,但却无法将它们分开,那痛和快完全混杂在一起的感觉,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哎不不要不要再用力了这唔这这太强烈了不要动啊痛”

    “宝贝,你不喜欢痛吗?”

    终於佔有了张檬的身子,林俊逸不由得喘息起来,她的幽谷是那般的窄紧,被她紧吸住的快感是如此的令人陶醉,林俊逸低下头来在她的上一阵吮吸,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缓减,“多搞个几次,你就会只知道爽、不知道痛了到时候你才知道,被男人干才是女人真正的幸福”

    “好痛啊唔”

    随着美少女的又一声娇啼,林俊逸才回过神来,不由得略带歉意地低下头,温柔而火热地含住张檬的一只娇嫩的吮吸起来。

    “刚刚——时是有点的”

    林俊逸有点紧张和激动。

    “只要你别动就不会有那么痛了真的相信我”

    林俊逸一边说,一边抽出一只手帮她擦去眼泪。

    “我不相信你了我不相信你了又说不进去然后又进去你骗人”

    她的摆动幅度慢慢减小了,林俊逸也慢慢地松开了她的肩头。

    “就这样我不动你也别动,好不好”

    林俊逸在努力的说服她,用眼睛盯着她。

    “恩,呜别动,啊痛”

    美少女啜泣着无奈地点了点头。

    “蒙蒙,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

    林俊逸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了美少女的耳垂,对着她白皙修长的脖子吹着暖气:“你要记住了,我可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哟!”

    “啊啊宝贝你的真是极品,又紧又窄,夹得我一点空间都没有。”

    林俊逸的“大”浸泡在张檬的落红和美少女里,并且又紧又胀地塞满着那狭窄紧小的。林俊逸舔着她的泪花,接着亲吻美少女的小嘴,他把舌头推进她的嘴里,在她的口中肆意的玩弄着。他的一双大手又在美少女柔若无骨、一丝不挂的娇滑雪白的玉体上抚摸起来。

    林俊逸一时间并没有急于抽动,只觉得自己的被美少女里温热湿滑的层层包裹,异常的舒服。而且她的洞好像是一个一个的肉环连起来一般,他的后,好似被无数的肉环紧紧箍住一般。

    由于中塞着一条“庞然大物”冰清玉洁的美少女最圣洁神密的玉门关已被强行闯入,张檬娇羞无限,含羞脉脉。不一会儿,那刚刚因疼痛而消失的强烈欲火又涌上美少女的芳心。另一种麻痒难搔的撩人感觉又越来越强烈,使得她盼望着更激烈、更疯狂的刺激和“侵略”当感觉到身下这个一丝不挂的清纯美美少女的娇喘又转急促,柔美娇嫩的又开始变硬。那紧紧箍住巨大的又紧又窄的膣壁羞涩不安地蠕动了几下,一阵紧迫火热的快感令她飘飘欲仙。

    林俊逸突然把他张檬的大拔出大半,但仍把大留在里面。

    美少女发出“呃”的一声呻吟,感到心都被它带了出来!在她的娇呼娇喘中,一股鲜红的处子落红从张檬那被吃力地撑开的狭窄、娇小的口渗了出来。处子的落红翩然飘落,在洁白如雪的床单上开出美丽的花朵。

    林俊逸向外慢慢抽出大,当大退到了,又向内急速插进,一直插到最深处。每次插到底时,美少女的娇躯都会抽搐一下,这样连续缓慢地插了几十下后,她就已经美目反白,浑身剧烈颤动。的确,像他这样的插法,就连她久经阵仗的美凤姐姐也吃不消,更别说是初经人事的美少女张檬了。

    美少女快活的几乎要疯了,只见她拼命摇晃着螓首,满头的秀丽长发散落在床上。嘴里竟然开始发出娇哼媚音,“啊好难过”

    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快乐还是难过了,脑中一片混乱。

    见张檬柳眉微蹙,疼的像是快流出泪来,连幽谷中都似抽紧了少许,将他的紧紧地吸住,林俊逸虽是向来怜香惜玉,但也不知怎么着,看到了张檬那苦不堪言的神情,以往的美少女明星娇羞矜持早已飞出了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娇嫩柔弱,令人既想好好呵护,又忍不住想尽情侵犯的模样,反令林俊逸胸中涌起了一股强烈至无可遏抑的冲动,他一手贴在张檬背心,使她骄人的挺得更高,另一手则顶住了她臀后,令她再无法逃离自己的,幽谷反更向着他挺出,的则是时而温柔、时而勇猛地前后抽动着,将张檬的点点落红尽情泼洒在床褥之上。

    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林俊逸的每一击力道虽有不同,但在正身受着的张檬感觉上,每一下带来的感官震动,却都强烈得可打进心窝深处,偏偏随着他时轻时重的动作,带来的感觉却是有时舒服酥麻、有时痛楚难言,真是笔墨难以形容,此时的张檬虽已慢慢习惯了那难免的痛楚,但在快感的冲激之下,芳心几已陷入了麻痺,只知自己正被他恣意地翻动和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