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的手一直触摸这浑圆及有量感的,两手如画圆般来回的抚摸着莹白如玉、浑圆挺翘的迷人丰臀,张檬疲倦的腰部静静的开始扭曲起来,同时靠近林俊逸的脸部时,感觉到男人的呼气,不知不觉的想要将腰部移开。

    但林俊逸将张檬丰满且极为均称的两个深深的分开来,灵巧的十根手指深深吸起柔软的肉,张檬就这么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将女人最害羞的部位暴露出来,疼痛及羞耻使得她那美丽的容貌扭曲,喘不过气来的摆动着腰部,却无法摆脱林俊逸的侵袭,只能强忍着满腔的羞愤,认命的接受林俊逸的肆虐,男人的手在股沟上不住的游走,臀部被十根手指给完全的扩张开来,的确是连短毛都一根一根的给看到了。

    林俊逸用两手去抚摸张檬的臀部,如同剥开一个大蛋般的感觉,然而张檬也在甜美的叹息声中,静静的开始扭腰,可以说是隐藏女人所有羞耻的臀部的谷间被暴露出来,并且露出了,比起秘来更是令人觉得害羞,张檬即使是闭上眼睛,也知道林俊逸一直盯着那儿看,手上更毫不松懈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恣意轻薄,被手指逗弄得欲念横生,张檬忍不住的尖叫,语调中带着无尽的满足感。

    张檬脑中一片空白,双手死命的抓着床单,分明就要到达顶点,受到很细心按摩的,已经是湿透了,不停的将那浑圆白嫩的往后摇摆顶动,半开着一双迷离的美目,白晰的身体如同蛇一般的扭动着,并且从口中发出了呻吟声,那种令人着急还有害羞的心情,使整个身体恼人般的扭曲起来。

    林俊逸用手扶着,抵住张檬的,火热热的紧紧压在股沟之间,熨烫得张檬一阵酥酸麻痒,林俊逸开始缓缓的摇动腰部,慢慢的一寸寸挤入菊洞之内,张檬叫道:“啊!那儿是不行快住手”

    张檬摆动的和相磨擦,林俊逸马上稍退少许,然后再继续深入,的顶端嘎吱嘎吱的将张檬地给割开来。

    好一番功夫才将整根完全塞到菊洞之内,张檬长长的头发胡乱左右甩动,同时雨粒的泪珠飞散在脸上,全身充满了汗水,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使她呻昑起来,由于张檬的抵抗挣扎,使的肌肉不停的收缩夹紧,反而令林俊逸更加舒爽,不自觉的加快了的速度,林俊逸只觉被一层层温暖紧实的给紧紧的缠绕住,尤其是洞口那种紧箍的程度有如要将给夹断似的,更叫林俊逸舒爽得浑身毛孔全开。

    张檬一边哭泣一边叫着并且摆动着臀部,林俊逸拨开她的如云秀发,在柔美的粉颈及丝绸般的玉背上轻吻慢舐,两手在蓓蕾不住的搓捻,渐渐的进出开始顺畅了起来,但却丝毫不减那股紧窄的美感,再加上菊洞内的温度要比还要高,更令林俊逸感到兴奋,两手压住张檬甩动的臀部。

    林俊逸将腰部扭的近些,紧抓住张檬的粉臀急抽猛送,有如毒蛇出洞般猛攻,热腾腾的陷入中,被扩张到了极限,那上面原本很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在一阵阵酥麻痕痒的摧逼下,只觉阵阵绝妙快感有如浪涛般汹涌而来,张檬何尝经历过这种阵仗,顿时心中一阵慌乱,却又无力反抗,内心感到悲愤莫名,两串晶莹的泪珠急涌而出,平日的英姿早已荡然无存,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着实叫人怜惜不已。

    张檬又是痛楚、又是快活,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好似要把她冲刷到另一个世界中,只听到声声无意识的呻吟从她口中发出。一切耻辱、怨恨、痛苦与歉疚麻痹从她脑海中离去。她只是任由自己少女绝妙的、含苞待放的身体直接随着林俊逸的动作反应。

    林俊逸这时也发出了呻吟声,上明显可见隆起的静脉,简直是整个被拧住了,和比起来,那是最强烈的收缩,张檬虽然全力抵抗从内心深处不断袭来的阵阵快感,但同时在深处传来有如虫爬蚁行的感,只有在林俊逸的抽动时才能止住那股叫人难耐的感觉,从那不停抖颤的娇躯以及越来越急促的娇喘看来,就知道她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林俊逸将停在张檬的底部时,暗运内劲让整根不住的抖动,将前端紧紧抵住深处不停的厮磨着,叫人难耐的酥麻酸痒终于将她插得浑身急抖,浪声不绝,林俊逸再提起猛然一插,不过并没有完全到底部,留有一公分的活动空间,一口含住张檬那小香坠般的耳垂不停的吸舔,偶尔还将舌头伸入耳洞内轻轻的吹气,吹得她全身汗毛直竖,不禁起了一阵抖颤,口中哼哈直喘,安儿就这样开始一阵急抽缓送。

    只张檬随着林俊逸的,柳腰粉臀不停的筛动迎合,发出阵阵的撞击声,她的眉间轻皱目光迷离,发烫的脸庞不断地左右摇摆,林俊逸用右手摩搓一个柔软的,将左手手指张檬的之内不停的抠挖,不消片刻张檬发觉从的菊洞之内传来阵阵快感,再加上手指在内不住的抠弄,粉颈玉背上还不时传来林俊逸轻柔绵密的舐吻,由喉际发出一连串介于悲鸣及喜悦的呻吟声,她几乎被这个男人完全牵制掌握住了。

    这次张檬却没多么想要抗拒了。

    只见林俊逸却又停了下来,只剩一只手指在张檬内轻轻蠕动。

    张檬自然又是失望,又是难受。

    林俊逸也真好耐性,如此反覆竟有五、六次,每次都是抽动一番后,待她即将来临时冷笑抽出。

    对适才得到二次的张檬来说,食髓知味之后这种反覆的、欲求无法发泄的难受,又是另一种的酷刑。

    张檬在床上功夫方面是无法与林俊逸匹敌,更何况战场是自己刚失的玉体?最后张檬再也抵受不住,流着蜜汁的不断扭动,一双明眸带着泪眼望着林俊逸,羞耻中却带着明显的求恳之意。

    林俊逸大笑,道:“宝贝,总算你也熬不住了吗?那你喜欢我的大吗?喜欢就眨眼睛”张檬花瓣难受万分,脑中盼望与林俊逸再次交战,这眼睛说什么也眨不下去。但说要摇头,却又舍不得。

    这一迟疑,已使林俊逸十分满足,更兼他自己也将忍受不住,张檬最后既已默许,他当然要再在她的香体上胡作非为了,林俊逸长笑一声,道:“不摇头就是不反对,那就是肯让本公子决定,本公子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娇喘连连的气息,不停地由张檬口中发出,她第一次尝到这种快感,的感觉使她好似在生死线上彷徨不定,抬头叫道:“啊不行了啊好舒服好爽”

    终于忍受不住那股绝顶,只见张檬突然一顿,全身肌肉绷得死紧,刹时一阵天旋地转,全身不住的抽搐抖颤,死命的夹缠着。

    林俊逸只觉张檬的一阵强力的收缩旋转,夹得林俊逸万分舒适,她的头向后用力一仰的同时,口里大喊一声“哦!”

    伴随她的喘息,男人的直射入肠道,张檬虽然是声嘶力吼,不过也的确有甜美感觉,肠内灌入了林俊逸的,当被慢慢的抽出时,也从菊蕾处流出来,她不断发出呻吟,整个人瘫在地上不停的娇喘着,双颊浮起一层妖艳的红云,娇躯仍不住的微微颤动,再也无法动弹分毫,全身呈现一副虚脱感。

    林俊逸眼见张檬在强烈的下脱力,更是兴奋,再次涨大,在浑身无力却另有一番妩媚动人的张檬身后,林俊逸一只手继续蹂躏她的,一只手轮流照顾两只软玉温香的,用力握紧前后揉搓,一张嘴在背后舔她香背渗出的汗水,更是不停的继续。

    张檬刚过,极端敏感,难受万分,只是无意识的呻吟。林俊逸又随意了一阵,见张檬神智渐复,笑道:“宝贝,插后面果然快活吧!你的声真好听,嘻嘻。”

    羞耻的张檬不能言语,只是低头别过脸去。

    林俊逸这时却也发出了呻吟。他只了没几下,只觉全身血液好似集中在他那话儿般,张檬肠内的紧紧的箍住了他,体内好像有着不知名的力量驱策着他要更快些、更快些。

    再十余下之后,林俊逸逐渐大胆起来,运起内力,腰部速度开始加快。

    张檬登时脑里如遭雷轰,若受电击。“啊啊”

    她终于熬不住,疯狂绝望的呼号,身子死命的扭动。一队香乳象兔子般尽情跳动。疼啊!停呀!饶了我吧!你到底要怎地?我什么都依你什么都依你呀!”

    无法言语的张檬在心里大叫求饶。

    可惜林俊逸就算能听见,怕也只是更加得意的冷笑而已。

    林俊逸在抽出时,突然注意到自己上沾有少量鲜血,想是菊蕾内部娇嫩的皮肉早已被他磨破,只是他快活之余并未发现。他彷佛得到一种刚才夺去张檬之身使她在自己身下再次落红的胜利感。心里一阵兴奋,突然机伶伶的一个冷战,翻起白眼,野兽般的吼叫一声,全身发生痉挛。

    张檬只感觉身体里的巨物陡然快速膨胀,然后喷出一股股的热流。林俊逸一次又一次的喷张檬的肠内,然后无力的将上身覆盖在她的背上。

    林俊逸慢慢的从张檬早已不听使唤的身体内抽出时,几滴鲜血也随着白浊的从她的口处流出,将她身下床单染得湿湿的一滩。

    不知道,林俊逸凝视着慵懒无力娇艳欲滴的张檬,微微喘息了一会儿,再次用膝盖缓缓顶开她雪白浑圆的双腿,手掌再次滑进张檬处,温柔地抚摸着她,张檬早已又湿又滑,完全进入最佳的状态,在林俊逸手指逗弄她最为敏感的珍珠时,张檬终于情不自禁娇喘吁吁呻吟出声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林总给我好吗”

    “好的,看着我进入你了。”

    林俊逸说完,移身来到张檬光滑细嫩的大腿间,抬起张檬的臀部,先用龙头抵在她口回旋一会,才缓慢地把龙头塞进张檬柔嫩的唇口,那股紧箍令林俊逸感到十分舒服。

    “啊————”

    张檬空旷多年的诱人**已被林俊逸破体而入,在一阵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中,张檬发现林俊逸已经深深地进入到她玉体之内,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下,张檬丰满浑圆的不住起伏,口中急促地娇喘呻吟,含羞无奈地娇啼婉转呻吟,“好大好深啊”

    张檬情难自禁地蠕动、娇喘回应着,一双雪白娇滑、秀美修长的丝袜**时而轻举、时而平放,不知不觉中,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美少女张檬那双优美修长的雪滑**竟主动的像是八爪鱼一般地缠在了林俊逸腰后,并随着林俊逸的每一下进入、抽出而羞羞答答地紧夹、轻抬。林俊逸身下的张檬因的胀塞来临,主动地扭动着雪白丰腴的**,催促林俊逸快点前进。

    林俊逸看见张檬热情的反应,带给他莫大的欢愉,他先盯着她俏颜,探手把她一边的饱挺丰满握在掌中,才徐徐将庞然大物深进,直插至张檬的花宫尽处,他一面把玩着她的丰挺,一面问道:“满意老公的大吗?宝贝,说给我你的感觉吧。”

    张檬羞得满脸通红,但体内的胀满感确实美快难言,只得娇羞妩媚地呻吟呢喃说:“好胀真的好胀给你弄得很舒服”

    “想我继续动吗?”

    林俊逸改用双手玩弄她一对,压逼出一条雪白深邃的。

    “啊要人家要林总你爱我要我”

    张檬情不自禁地娇喘吁吁,嘤咛呻吟道。

    “宝贝,用你雪白性感的**勾住我。”

    林俊逸喘息着命令,便埋首在张檬的颈窝里,当张檬感觉到她照林俊逸的话做时,林俊逸摆动腰臀开始挺进,先是温柔地把庞然大物整根抽至,再度深深进入,由缓慢轻柔至越来越猛越来越彪悍,林俊逸伸手到两人处,用手指爱抚张檬的核心,使她的激情升到最高点。

    “啊太刺激了不要再弄人家快承受不起了。”

    张檬久旷玉体,春情荡漾,娇喘吁吁,浅叫低吟。

    “宝贝,你可以的,我要令你进入前所未有的境地,用你的里面的夹紧我,好让你感到更多的舒服,是,是这样了,感觉到我的大在摩擦你的吗?”

    林俊逸肆意挞伐,猛烈撞击。

    “嗯”

    张檬不住喘气,放浪呻吟,“感感觉到真好好深!好大!好舒服”

    两人的快感从未间断过,**蚀骨妙趣横生的快感,源源不断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林俊逸被这快感刺激得很是兴奋,欲火高涨,肆无忌惮地奋力挥舞着他硬若铁杵硕壮无比的大,在张檬的**中大起大落地狂抽。

    林俊逸插时大直插到张檬最深处方才抽出,抽时直抽到仅有小半截在中才,而在经过这么多次林俊逸也变得较为娴熟了,抽出时再没有滑出,在刚好仅有小半截在中时,林俊逸就把握时机地用力向深处一插。如此一来,妙处多多。

    一来不会因为掉出来而使停顿,二来快感也不会再因此而间断,三来女人的四壁的娇嫩敏感的,从最深处到最浅处都受到了环绕在四周凸起肉棱子强有力地刮磨。

    张檬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声浪语,不绝于耳:“好哥哥啊喔哦你你插得人家好爽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