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周韦彤圣女峰呈完美的圆锥形,虽然躺着,可形状丝毫未变,顶端各自镶嵌着一个红玛瑙,他用自己颤抖的双手摸上酥胸,快乐的电波一次次击中自己的脑海,周韦彤的酥胸充满质感,滑腻如酥,林俊逸双唇吻上酥胸,觉得周韦彤的酥胸就像一块永远吃不完的甜美奶酪,让人爱不释嘴。双手也没闲着,顺着优美的曲线而下,滑过平坦富有弹性的腹部,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日思夜想的桃花源头,轻轻的在宝蛤上爱抚。

    随后,他分开美艳女模特周韦彤微微并拢的双腿,仔细观察。是造物主的杰作,林俊逸敢打赌,上帝再也造不出比这更好的身体了,周韦彤丰厚的夹着圣洁的花瓣,上端隐藏着一颗诱人的相思豆,他用右手轻轻分开花瓣,粉红色的美艳女模特密部完全暴露了。

    两片鲜嫩的贝肉紧守着美艳女模特不容侵犯的禁地。林俊逸的爱抚在加剧,周韦彤仿佛感觉林俊逸的手带电,摸到哪里,哪里就酥麻酣畅,林俊逸再次欣赏自己的维纳斯,娇俏的面容,几分羞涩,几分飒爽,挺立的酥胸即便躺平,仍然是巍巍挺立,雪白的下面一片黑森林,修长的双腿交迭,伸缩颤抖,拨开森林,一条小溪若隐若现,再进一步探索,窄窄的浅沟,上端羞涩的在等待。

    林俊逸用舌尖拨开细草,先分红色豆蔻,只消几下,已经受不了了,“大坏蛋你好坏骗人家说是来照相原来是想欺负人家”周韦彤捶打着林俊逸。林俊逸继续舔着,只见鲜红的豆豆可爱极了,每舔一下,周韦彤就浑身颤抖一下,桃源胜地不断有涌出,在林俊逸的猛烈攻击下,渴望已久的豆蔻竟然忍受不住,周韦彤感到自己就想快决堤的湖水一样,林俊逸每舔一下,就像在并不坚固的堤坝上铲一铲子,终于,周韦彤长哼一声,哗的涌出,竟然达到了。

    周韦彤快乐的颤抖着,绷直着,伸缩着,刹那闲仿佛置身云端,快乐无比。就像坐了火箭一样,直冲九霄,然后飘然落下,就像飘落的花瓣,飘呀飘呀,不管落向何方。林俊逸也兴奋无比,滑过周韦彤细细的芳草地,再向下是窄窄的浅沟,玉杵就在浅沟上来回摩擦,有时刮到豆蔻,引得一股股花蜜流出来,顺着周韦彤光滑的大腿流到迷人的雪白的臀部。

    林俊逸说:“我的好宝贝,我的涨得难受,好想进到里面去。”

    “你可不可以,先爱抚我一会儿吧,我,我觉得你摸得。”

    听到周韦彤这样一说,林俊逸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林俊逸不慌不忙地把周韦彤轻轻仰面放倒,先从上往下慢慢地抚摸起来。随着他的动作,周韦彤的玉体轻微地不停颤抖,他手掌蕴地刺激着未经人事的周韦彤敏感的每一处神经区域。

    当他的手轻擦过她翘立的两颗粉红樱桃,周韦彤如遭雷击般张大了小口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

    林俊逸将她周身抚摩过后,她已是情动万分,美目水汪汪雾蒙蒙一片,似乎饱含,冰雕玉刻的身体无助地有些波动,只是她始终紧咬玉唇,未曾发出过半些呻吟声。林俊逸搂住周韦彤,林俊逸看着怀里这有着倾国绝色、千娇百媚的周韦彤,一副楚楚娇羞、林俊逸见犹怜的可人娇态,不由得令林俊逸色心大动。

    林俊逸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娇羞的美艳女模特饱满坚挺的美丽椒乳,只觉触手的椒乳柔软娇滑、盈盈一握,轻轻一揉,就能感觉到那粒无比柔软玉嫩还带点青涩的蓓蕾。“嗯”

    一声轻轻的羞涩的娇哼,周韦彤芳心一颤,彷彿一瞬时一根柔软的羽毛从稚嫩敏感的芳心拂过,有一点痒,还有一点麻。

    冰清玉洁的周韦彤芳心只觉林俊逸按在自己小巧坚挺的怒耸上的揉摸是这样的令人愉悦、舒服,美艳女模特周韦彤芳心一片混乱,不知何时开始沉浸在这强烈而从末有过的快感之中。美丽的少妇一双晶莹雪白、羊脂白玉般的纤纤玉手渐渐忘记了挣扎,那修长雪嫩如洋葱般的的玉指变推为抓,她紧紧抓住那在自己圣洁美丽的上轻薄、挑逗的大手,一动不动。

    林俊逸高兴地感到怀里这个美艳清纯、千娇百媚、冰清玉洁的温婉少妇渐渐放松了挣扎,少妇那美丽圣洁的玉体紧张而僵直,於是林俊逸用手轻轻抚摩周韦彤的肌肤,触手的美艳女模特玉肌是那样细滑柔软、温润娇嫩,林俊逸轻轻摩挲着周韦彤娇软纤滑的如织细腰,渐渐往下移去抚过那平滑、娇软的美艳女模特,经过那娇软盈盈、诱人贲起的少妇,林俊逸四根粗大的手指紧紧地按住了美艳女模特周韦彤娇软火热、神密诱人的少妇“玉沟”当林俊逸火热粗大的手指直接按在周韦彤那紧张而敏感的滑嫩雪肤上时,周韦彤一颗冰清玉洁的少妇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样。林俊逸在周韦彤纤腰上的“爱抚”已经令冰清玉洁的美艳女模特狂热迷醉,当林俊逸的大手一路下抚,插进周韦彤的时,“唔老公,住手”

    一声娇柔、火热的香喘,周韦彤忍不住娇啼一声,柔软的玉体紧张得直打颤。

    当她意识到刚才自己樱唇小口的那一声娇啼是那样的春意荡漾时,美艳女模特又不由得娇靥羞红,俏脸生晕,芳心娇羞万般。就在这时,那只插进周韦彤的邪手开始轻轻的,但又很老练的活动起来,“唔唔嗯唔唔”

    周韦彤连连娇喘轻哼,那强烈的刺激令周韦彤又愉悦、又紧张。

    一双雪白如玉的小手紧张地抓住那只在她圣洁的中“羞花戏蕊”的手,一动也不敢动,美貌绝色的美艳女模特一颗清纯稚嫩的芳心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身在何处。

    林俊逸这个常偷香窃玉、採花折蕊的老手耐心而温柔地、不紧不慢地挑逗着怀中这个含羞楚楚、千娇百媚的美妇,林俊逸不但用那只插进周韦彤的手抚摸、揉搓,更把头一低,张嘴含住周韦彤饱满的怒耸,找到那一粒娇傲挺立的“花蕾”伸出舌头轻轻地舔、擦

    美艳女模特周韦彤酥胸上那一团坚挺柔软的“圣女峰”被林俊逸舔得濡湿不堪,给林俊逸这样一轮轻薄挑逗,直把周韦彤“弄”得犹如身在云端,娇躯轻飘飘的,秀美挺直的娇俏瑶鼻连连轻哼细喘:“唔唔唔你、唔唔嗯唔唔唔嗯唔啊”

    那强烈的酸痒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处玉肌雪肤,直透进芳心,流过,透进深处。

    在这强烈的刺激下,那深处的“花芯”一阵痉挛,修长玉美的双腿一阵紧张的僵直,一股温热的滑腻液体不由自主地从周韦彤那深遽的“花宫”内阵阵漫涌出来,直流出少妇的,湿濡了美艳女模特那温软娇滑的神密。

    林俊逸一手伸入她的,安抚着她柔软的芳草。林俊逸将周韦彤抱起,伸手轻轻地捧住她的脸,用手把她额前的乱发拂开,把她的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静静地看着她。

    美艳女模特周韦彤脸上变得柔和;唇蠕动着,期待着。她的眼波荡漾着,在眼帘低垂的瞬间从睫毛的缝隙中偷偷地瞥林俊逸她的手穿过林俊逸的腋窝绕过来扳住了林俊逸的背,人紧紧地靠在林俊逸的胸前。

    林俊逸吻住了她的唇,他们的舌交缠在一起互相搅拌,她抚摸着林俊逸,急切地探索着林俊逸的每一条肌肉和骨骼,寻找着林俊逸的热情。

    她的手从后面捉住了林俊逸的臀部,就那么急躁地揉搓着,用指尖不停地触弄着臀缝间。她的揉搓之间对臀缝的触弄就更是在拨动着林俊逸的心弦。

    林俊逸站在她的背后,伸手捧起她的长发,让她的脖颈露出来。她的脖子缩了一下,随即又舒展开。林俊逸的唇就吻上去,一点一点地品尝着那一层凉津津的汗和那片润泽。林俊逸的手移向她的美妇峰,“彤彤,我揉一揉,我最喜欢你的雪峰了。”

    周韦彤没有挣扎。那一团温润的弹性实在是林俊逸所迷恋的所在,还有那硬硬的、弹弹的蓓蕾,这一切真的是林俊逸所爱的,爱不释手。

    林俊逸轻柔地运用着手指,接触到一片柔润和灼热,那团瑟瑟地抖动了一下,然后落在林俊逸的掌中,她舒服地哼了出来“啊林总啊”周韦彤那薄薄的半透明奶罩,似有若无的,更衬出了娇巧纤细的美妙曲线、柔若无骨的仙肌玉体;尤其最惹人注目的,是那对微微颤动的美艳女模特香峰,此刻正毫无掩饰地高挺着,丰腴圆润,而且硕大,穠纤合度地融入那完美的娇躯,峰顶的两颗蓓蕾粉嫩粉嫩的,似绽未绽、欲凸未凸,彷彿正等待着异性的採摘般,粉红的蓓蕾在皙白光润肌肤的衬托之下,更显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