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立刻发现陈数的敏感的娇挺。他见陈数死守酥胸,于是腰腹微微用力,占据在陈数那紧窄的方寸之地的粗大坚挺的龙头,再度挤刺陈数的蜜源门扉。陈数全身打了个寒颤,毛骨悚然,粗大的龙头好象要挤开陈数紧闭的,隔着薄薄的她的贞洁的女体内。

    陈数拼命向前逃,可惜前面是坚硬的栏杆。顾此失彼,林俊逸阴谋得逞,陈数樱桃般的柔嫩成熟葡萄瞬间完全落入色手。不断地肆虐着毫无防卫的圣女峰,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捏弄搓揉,丰润的圣女峰被紧紧捏握,让的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

    陈数满脸绯红,呼吸急促,头无力地倚在死命抓着栏杆的左手臂上,更显得白润的玉颈颀长优美。敏感的在林俊逸老练的亵玩下,一波一波地向全身电射出官能的袭击。贞洁的被粗壮的火棒不断地碾压挤刺,陈数绝望地感觉到,纯洁的花瓣在粗鲁的蹂躏下,正与意志无关地渗出蜜汁。得意地猥亵着身前成熟俏丽的少妇,品味着人母羞愤交加、拼命忍耐性感冲击的娇姿,林俊逸的脸几乎紧贴上陈数的玉颈耳边,开始对她进行更大胆的挑逗和更无耻的蹂躏。耳边传来粗重的呼吸,林俊逸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陈数的耳朵。巧妙地利用身体隔断周围人们的视线,林俊逸开始吮吸陈数的耳垂和玉颈。

    抓住栏杆的手指因用力而发白,睁不开眼,陈数死咬住唇忍受着这情人般的却邪恶的爱抚。林俊逸腰上用力,粗大的龙头慢慢地在陈数的上滑动,突然猛地一顶。

    “啊不要”

    陈数喉咙深处发出几乎听不到的祈求。

    “陈小姐,你到底是不说呢还是不说呢还是不说呢?”

    注意力集中在来自身后的攻击时,林俊逸早已潜伏在陈数下腹的右手,探进T字的边缘,抚上陈数光洁细嫩的,探向她那隐秘的草地。

    “那里绝对不行啊”

    陈数右手按住电梯栏杆,左手要去救援,又被林俊逸腋下的手拦住,两手都无法使用,陈数只有死命地把下腹向前贴住电梯。

    陈数根本无法抵御强悍的入侵者,铁蹄顺利地践踏上从不对外开放的草地,又从容地在花丛中散步。猥亵地轻咬住柔嫩的耳垂、用力捏握丰挺的圣女峰、牢牢压住陈数的腰臀、更加粗涨的巨龙紧紧顶压在陈数的花园口,然后,右手向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

    被死死挤压在电梯上,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美腿被大大撑开的陈数,贞洁的圣地早已全无防卫。林俊逸并不急着攻占端庄的少妇人母最圣洁的谜谷,而是慢慢地玩弄已无路可逃的猎物,恣情地享受着眼前这端庄幽雅的娇艳少妇。当贞洁的圣地被一寸一寸地侵入那羞愤欲绝的挣扎,更能满足林俊逸的高涨的欲。

    “林俊逸你不可以这样对待我啊”

    陈数的口中发出嘶哑的呜咽声,然而,混杂在电梯上升的噪音中,声音根本就听不见。整个身子血脉贲张,脑中空白一片,急促的喘息声,身体火热。高跟鞋内的美丽脚趾因用力而扭曲,可是想夹紧双腿的努力完全徒劳。

    “啊”

    陈数喉底哽住低呼,全身僵硬,火热的指尖缓慢而不可抗拒地侵入了

    陈数曲线优美的背僵直成一条绝望的弓,从未向第二个男人开放过的纯洁禁地,正开始被林俊逸的手指无耻而色情地亵玩着。一直坚持到今天的少妇贞、从小就小心翼翼地保护着的纯洁,竟在这大庭广众之中电梯里,被林俊逸如此无耻地猥亵、蹂躏。

    陈数拼命想切断那里的感官,可是身体固执地坚持工作。娇嫩的蜜肉不顾主人的羞耻和绝望,清晰地报告着陌生的指尖每一寸的徐徐侵入。芳美的草地已被攻掠到尽头,苦无援兵的花园门扉已落入魔掌。卑鄙的指尖灵活地控制,无助的门扉被色情地稍稍闭合,又微微拉开。

    “不要啊请不要做这样下流的动作”

    陈数心中哭泣般的求告毫无效用,贞洁的门扉被摆布成羞耻的打开,稚美的花蕾绽露出来,好象预见自己的悲惨,在色迷迷的侵入者面前微微战抖。

    要品尝端庄少妇的每一分韵律,火烫的指尖正轻轻掠抚过久无访客的纯嫩花瓣。电流直冲每一根毛孔,陈数娇躯轻颤,蜜肉不自主地收缩夹紧。夹紧的是大胆火辣的陌生的指尖。指尖轻挑,湿热柔嫩的花瓣被迫再次羞耻地绽放。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展开。

    “够够了呀不要在那里”

    陈数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娇喘吁吁,嘤咛声声,林俊逸粗糙的指肚摩擦,指甲轻刮嫩壁。她的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被屈辱地拉起揉捏。陈数拼命想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羞耻的完全被猥亵的手占据,陈数几乎已经无法保持端庄的容颜。粗大的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的窄处,突然偷袭翘立的蓓蕾。陈数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火热的手指翻搅肆虐。不顾意志的严禁,纯洁的花瓣屈服于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主地渗出。

    “陈小姐,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感到惊讶的哦!”

    林俊逸邪笑着立刻发现了强自镇定的少妇的身体变化,他轻咬陈数的耳垂,把火热的呼吸喷进陈数的耳孔。左手捏捻**,右手指尖轻轻挑起花露,示威般地在紧窄幽谷四处涂抹。每一下好象都涂抹在陈数已经要崩溃的羞耻心上。

    被林俊逸发现自己的性感花唇被一瓣瓣轻抚,又被荡的手指不客气地向外张开,中指指尖袭击珍珠般的珍珠,碾磨捏搓,要逼娴静的淑女暴露深藏的疯狂。

    “不是的”

    嫩面发烧,两腿发软,陈数死死地抓着电梯栏杆,双眼紧闭,咬牙抵抗一**快感的冲击。强自坚持的端庄掩不住黑色洋装短裙内的真实,两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扩大,娇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花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

    成熟美丽的少妇狼狈地咬着牙,尽量调整粗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冲击无可逃避,噩梦仍在继续。窄窄的丝缎被拨向一侧,觊觎已久的粗大火棒从边缘的缝隙挤入T字里。

    “啊”

    陈数差点压抑不住惊恐的低呼。

    像有火球在,疯狂般的羞耻冲上心头。被异样的火烫笼罩,**的粗大巨龙紧贴同样**的花瓣,丑恶的龙头挤迫,陌生的棱角和迫力无比鲜明。无知的T字又发挥弹力像要收复失地,却造成紧箍侵入的巨龙,使巨龙更紧凑地贴挤花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