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的巨龙丝毫不容喘息,缓慢而不容抗拒地开始抽动于陈数那紧窄的方寸之地。火烫的坚挺摩擦花唇,龙头鲜明的棱角刮擦,前后的抽动中,尖端轻触丰熟翘立的花蕾,花蕾被坚硬火热的触感不由自主地颤动。仿佛坠入寒冷的冰窖,陈数的思考力越来越迟钝,相反地感觉越发清晰。像有火焰从身体的内部开始燃烧。

    “天啊这个小混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敢这么下流地玩我”

    陈数春心勃发春情荡漾,幽怨的身心久旷的**已经被林俊逸完全挑逗撩拨起来,心底在泣血一般地喃喃自语。

    紧窄的幽谷中肉蛇肆虐,幽谷已有溪流暗涌。

    林俊逸正公然在公司的电梯里,以无耻的猥亵,公然地对端庄幽雅的少妇陈数,进行精神上的。全身的贞洁禁地同时被亵地攻击,整个人被炽热的男性官能所吞噬。陈数的全身被羞耻,屈辱和欢愉的电流所包围,矜持的贞几乎已经全面崩溃。单凭电梯栏杆已经无法支撑整个身体,站立都感到困难,陈数虚脱般的倚靠着背后林俊逸的身体,才勉强不倒下去。

    所有的藩篱都已被摧毁了,**裸的陌生巨龙直接攻击陈数同样**裸的蜜源,男性的感触强烈刺激着官能,陈数拼命调整急促的呼吸,压抑着喉咙深处微弱的娇喘。

    渐渐上升的电梯里,秘密的行如火如荼。林俊逸的左手,仍然耐心地占据着那柔嫩而丰满的去揉弄。陈数全身觉得战栗,最初的嫌恶在令人恐怖地消失,宛如被爱人轻抚的那种甘美的感觉竟丝丝泛起。

    林俊逸的右手移动在她的蜜源和腰腹,时而是那丰腴滚圆的美臀,苗条而舒展并且丰熟的大腿,在端庄的黑色洋装短裙下,毫无顾忌地抚摸揉搓着。陈数扭动着身子,纯贞的她此时也已明了林俊逸的意图。他并非是那种单纯的色情狂,很显然地,林俊逸不仅想要猥亵她的身体,还要彻底玩弄和蹂躏她纯洁的精神贞。

    陈数扭过脸去,在无意识之下,将身体扭曲,想要逃避这恐怖的噩梦。林俊逸肆无忌惮地抓起陈数那似乎是能捏挤出汁液的丰润臀峰。

    “呜呜不要啊”

    缩成一团的陈数,白润的颈子微微战栗,性感的红唇紧紧地咬着。

    而林俊逸的色手又已袭上胸乳肆虐,从中被剥露出来的丰满雪白的,好象陈数苗条纤细的身段上翘起着两个丰熟的山峰,和丰腴滚圆的美臀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半球形,林俊逸粗大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两个尽情地揉弄着。

    “哦”

    陈数心里直打哆嗦,禁不住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被林俊逸粗鲁地揉弄胸部,而那揉弄的方式已并非是一种爱抚,倒不如说是蹂躏,一种年青的发情野兽一样饥渴的蹂躏。是这个身长且手掌也很大的林俊逸,陈数的丰满圣女峰,已被抚弄得饱丰熟满的。林俊逸的唇由颈部一直吸到耳根处,一只手继续蹂躏着**,而另外一只手也摸到腹下来了。

    “啊求你了,不要啊”全身好象被一阵寒气所侵袭,陈数拼命地想蜷起自己的大腿。

    滑向下腹的粗大手指,挤入狭谷抚弄着顶部,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顶端,四只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处的部份。陈数紧紧地将两脚夹住,可是林俊逸的双腿插在中间,羞耻的只有无奈地忍受色情的把玩。已经更加涨粗的的巨龙乘势夹击,脉动的硕大龙头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口磨碾。

    身为矜持端庄的少妇,或者是被视为贤妻的婚后时光,陈数纯洁的身体,从未被男人这样子下流地猥亵过,即使是自己的老公也没有这样做过。至少在现实中,陈数决不会允许有人对她做出这种动作的状况,可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居然在公司的电梯里,众目睽睽之下,会遭到这噩梦般的蹂躏。

    这个人们眼中彬彬有礼的青年,居然在电梯随心所欲地对她的身体做出如此恶心的侮辱,抚弄那被雪白丰满的,凌辱她丰腴滚圆的美臀,并且肆无忌惮地猥亵她隐秘的圣洁花园,那简直是最卑鄙恶劣的侵犯。如果一定不能逃脱,陈数宁可选择在她意识不明时被侮辱,即使要怎么侵犯都可以,总好过像现在这样眼睁睁地被蹂躏,被林俊逸恣意地享受她那被羞耻和污辱所苦时的容貌。

    如果抵抗而挣扎的话,反而中了林俊逸的计,增加他从她身上得到的趣。虽然那么想,但任由林俊逸的手侵入衣服底下的肌肤恣肆火辣地品玩时,陈数又惊恐地发现,官能的防线已经被色情的蹂躏下越来越薄弱。

    粗大的指头直深入那看似无骨的花唇的窄处,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最敏感的小珍珠被迫献出清醇的花蜜。般的眩晕冲击全身,陈数的视野也开始变得朦胧。陈数闭起眼睛,深锁眉头,死命地咬着嘴唇。

    自己的被林俊逸的手指随心所欲地玩弄着,尽管自己也不能否认林俊逸熟练而富技巧的挑逗,心中却非常的不甘心。已经快有一年没有被男人抱过了,如狼似虎的年纪才体会到失去丈夫的寂寞和辛酸。而这羊脂白玉一般的成熟居然要在这大庭广众之间,正被林俊逸用指头去恣意侮辱。

    陈数那充满了品格且知性的美貌显得有点扭曲,娇嫩性感的玫瑰红唇不自觉地微张轻喘,两个饱涨得像要撑爆开合体的黑色低胸洋装的束缚,充盈的顶起薄薄的丝缎上衣,露出娇挺的轮廓。

    林俊逸的左手搓揉丰润的,右手尽情的玩弄陈数肉感的臀峰,巨龙在她那紧窄的方寸之地插进拉出,又用嘴撩开她披肩的秀发,亵的热唇抵住她白嫩的脸颊。

    “呜”

    陈数微微地抖动着身子。

    “陈小姐,你真的好美啊!”

    那是一种似有似无的接吻,林俊逸像那样地反复做了几次,然后回到背后去,用嘴撩开陈数的头发将她的耳朵露出来。从脸颊逼近耳根时,麻痒的感触使她禁不住颤栗。当林俊逸的唇轻抚着的时候,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大腿挟得愈紧。只有几次的亲吻而已,她惊恐地发现,自己冰一样僵挺的身体,竟像要渐渐地化开来了。

    “啊”

    亳无防备的耳朵被侵袭,身上起了甜美的快感。那被轻吹着的耳朵,每当林俊逸的唇一接近时,体内的愉悦之源的花芯,就会燃烧起来,而且那极愉快的感觉,也会传到陈数那两只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修长的大腿上去。

    大概是幻觉吧!陈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眼前的事恍如梦境。自己是端庄幽雅的少妇人母,而背后林俊逸正在爱抚着自己的身体,以非常卑劣的手段偷袭自己,这种最下流的男人的挑情,竟使得自己的感官有了反应,根本就是绝对不能发生的事。

    像要逼迫矜持的少妇承认这羞耻的事实,林俊逸正在全身禁地同时进行着的火热攻击毫不停歇。尽管陈数的意志想要拒绝,理性的堤防却在性感波涛的不断冲击下摇摇欲坠。陈数惊惧地发现,自已的身体开始惧怕林俊逸的爱抚。但极力挣扎也无法逃脱,陈数只有拼命提醒自己,即使被玩弄,也一定要坚持住精神的贞洁。为了小心应付,陈数咬紧牙关。

    “陈小姐,如果我一开始还是想羞辱折磨报复你的话,现在我更多是为你的成熟美丽和端庄矜持而心醉神迷了!”

    林俊逸握着圆滚滚的,咬着陈数白皙柔嫩的耳垂深情款款地说着绵绵情话,而且抚摸揉搓完全不是以前的那种握法,是一种很温柔的方式。而且在此时仍不忘对耳朵的爱抚,对着脸吹气并使用舌头伸进陈数的耳中,用一种很微妙的方式,并没有立刻就将舌头完全伸入,而用舌头的侧面刷洗耳朵的边缘,并用舌尖舔耳垂。当陈数紧张地停止呼气并将面颊绷紧的时候,就反复在那一点进行着同样的动作。好象是很有技巧地在穿针线一样,用舌尖攻击那毫无防备的性感带。

    绵绵的情话,温柔的抚摩,酥酥痒痒的感觉使全身都要抽紧般的蔓延,陈数慌了手脚。到底要如何戒备才好呢?陈数到现在才知道在耳朵的地方,有这么多性感带存在着。但是至少对林俊逸的嫌恶,和拒绝的强度已经没有刚才的强。哦,不,应该说比刚才莫名其妙地减弱不少。

    从电梯上升开始的不停猥亵,对于陈数的心理之冲击不小,她的身体也很疲倦,但心理的意志力,竟然开始减弱,陈数想要用尽全力想去抵挡那林俊逸舌头之攻击却已经变得有点力不从心了。

    但林俊逸的舌功并非一成不变,他很巧妙地利用舌尖,侧面以及表面各部位,并且将热气喷及陈数的娇唇。同时用手去爱抚和胸乳,火热的粗大巨龙碾压陈数敏感的花蕊。当对舌头的攻击进行防卫时,就无法兼顾到其它方面;而当其它区的防卫被突破时,全身的神经就无法贯注。于是陈数那盲点部份的性感带,就逐步被挑起。

    林俊逸的唇又开始进攻耳后根。

    “啊”

    陈数大力的吸气,并痛苦的皱着眉。

    已经没有办法装成面无表情了。对于耳朵的爱抚,陈数似乎毫无办法可行,而那快感就由耳朵一直传到身体的中心部。并非只有耳朵附近才受到刺激而已,被林俊逸的巨龙压磨顶刺的花蕊,也像火烧一样,陈数感觉到身体深处在收缩夹紧。

    纯洁的仿佛已经被林俊逸逼上了走投无路的悬崖,陈数立刻发现,这种窒息般的闷绝,竟加倍地促升着体内无法宣泄出来的。抓紧电梯栏杆的颀长五指痉挛地伸长,高跟鞋内秀美的脚趾无意识地扭曲。

    “舒服吧?陈小姐?”

    陈数耳边传来亵的耳语,林俊逸几乎直接咬住了陈数白皙柔嫩的耳朵,“别害羞啊,陈小姐,你的小葡萄都翘得硬硬的了!”

    已经发涨的圣女峰被用力上推,娇嫩翘立的蓓蕾被捏住拉起,无辜地证实着主人的羞耻。从未遭受如此的羞辱,陈数的脸像火烧一般烫。可是此刻陈数只有默默地紧紧咬住嘴唇,更用力地把头扭开。

    林俊逸的脸毫不放松地追过来,完全紧贴住了陈数的脸。陈数的头再也无法扭动,林俊逸的胡须痒痒地抚刺着陈数白润的玉颈嫩肤,陈数不由得战栗了一下。

    “当着这么多人让我玩你陈小姐有了吧?”

    林俊逸时而温情款款,时而猥亵下流,时而狂野粗鲁,时而温柔体贴,令陈数难以招架。

    此时陈数紧咬下唇,这从未听过的语,已经让端庄幽雅的陈数的耳朵都开始发烫。又忽然觉醒似的轻微摇头,抗拒般地否认林俊逸无耻的追问。

    “还不承认?你看”

    色情的蹂躏下,幽谷中已是溪流泛滥。林俊逸的指尖轻佻地挑起蜜汁,恣肆地在芳草地上信手涂抹。陈数的脸烧得能点燃周围的空气,被林俊逸在大庭广众中玩弄,自己的居然还产生性感。可是事实自己也无法否认,只好紧闭双眼,默默地忍受着林俊逸下流地猥亵自己纯洁的心灵。

    林俊逸根本不给陈数丝毫喘息的机会:“陈小姐,让我一亲芳泽吧!”

    “不行不可以的”

    耳边的细语使陈数红透了脸而断然拒绝。

    利用电梯无耻猥亵自己的林俊逸,连她是谁都不知道,还要自己和他接吻,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有些又羞又气又难为情又恨铁不成钢。泛红的脸颊被啾啾地亲了两下,随后双唇立刻成为下一个目标,林俊逸火烫的嘴唇不断转圈紧追。

    陈数绝望地吐出憋紧的气息,下意识地瞟了一眼右边。天哪!林俊逸高大的身躯,和左侧的栏杆一起,包围起一个与外面众人隔绝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