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陈数满脸羞红,一脸窘态。

    “宝贝,呆会你就尝到爽快的滋味了!”

    林俊逸脸上洋溢着荡的笑容,慢慢的把嘴唇贴上去,像是吻她的性感红唇一样狠狠的吻上她外面的两片鲜红的花瓣上。

    “啊!别”

    陈数感觉到林俊逸口中呼出的炙热气息喷在自己娇嫩的外面,顿时情不自禁的夹紧两条雪白的大腿,却把林俊逸的头夹在腿间。林俊逸整个嘴贴到珍珠花蒂上,猛吸着不放,舌头狂邪地吮吸着陈数中心那娇滑、柔嫩的粉红花瓣,舌头打着转地在陈数的两片湿漉漉的花瓣,并在甬道口轻擦、柔舔

    “啊林总不要啊好羞人啊”

    他牵起她雪白的小手稍稍用力一带,陈数只好羞羞答答、含娇带怯地、极不自然地被迫微弯着腰,挪前两步。而他则绕到她那光洁耀眼、雪白柔滑、浑圆玉润的玉股后,蹲下来,就往那两片嫩滑的**中间地带的“”舔去。

    陈数只是晕红着俏脸,微弯着纤腰,含羞脉脉地任他在她的玉轻薄弄。他的双手一面爱抚着掰开陈数那两片浑圆玉润的雪嫩粉臀,一面细心而又邪挑逗地舔着陈数那条嫣红玉润的“”不一会儿,陈数就给他舔得娇喘细细,芳心又是意乱情迷,她没有看到这时林俊逸的那个“家伙”血脉喷张面目狰狞的样子,要不然,少妇更要心慌意乱呢!

    林俊逸的舌尖细细地着那红嫩诱人的两片花瓣上亮晶晶的水珠,他甚至强行让她大大地分开两条**裸的修长**,半个人都挪到她的腿间,在陈数那条柔嫩无比、敏感万分的嫣红玉沟中狂吻猛舔;他的两手也在她的大腿根间、甬道口外抚摸撩逗。

    陈数身子倦曲僵硬着,脸上布满红潮,春情流露,双眼迷离,牙齿紧咬着下唇。中黏腻的不停往外流出,传出阵阵浪翻人的味,林俊逸看着眼前这诱人的春景,嘴角微微勾起,脸上荡的笑容笑得越来越荡起来。嘴往下一滑,舌头一伸,轻易地直往内伸欲探源头,一会儿,他含住陈数那粒娇小可爱的柔嫩珍珠花蒂,缠卷、轻咬

    一会儿,他又用舌头狂野地舔着陈数那柔软无比、洁白胜雪的微凸和上面纤卷柔细的沾满了乳白色露珠的草原一会儿,他的舌头又滑入她那嫣红娇嫩的湿濡玉沟舌头不停伸入左右刮个不停,每刮一道,源源不绝的乳白色汁水又一波来袭,味道很香,林俊逸全部喝了下去。

    “噢!”

    陈数急促的喘着气,声音模糊,紧紧的抓住林俊逸的头发,双腿紧紧勾住林俊逸的头,连连呻吟,不住的打着冷战,一股温热暖流又从她甬道深处潮涌而出。

    陈数感觉自己此时仿佛飞了起来似的,,不能自已,芊芊玉手死命地抓向背后的雪白床单,虽然抓不到,心里却渴望着这种动作可以减轻心底的愧疚感和负罪感。

    “宝贝,你的身子真是敏感诱人啊,这么好的美味却白白的便宜了我!如果我每天能摸到这样丰满熟美的**,天天可以吃到这样熟香可口的鲍鱼,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林俊逸望着陈数一脸荡和放浪的样子,忍不住感慨万千,同时,脸上荡的笑容也笑得越来越荡起来。

    娇羞妩媚的成熟美女,口早已春潮泛滥,那湿濡濡粘糊糊,喷满林俊逸一口一脸一手都是,他的色手肆意在陈数潮喷过的鲜红色的花瓣上面抚摩揉搓。

    陈数被林俊逸双手的攻势,欲火已被煽起浑身难受得要命,双腿紧紧夹住林俊逸那挑逗的魔手,她虽然欲火己熊熊的燃烧了起来,沟壑幽谷中是又酸痒又空虚,急需要有一条粗长硬烫的庞然大物来一顿以解心中欲火,但是她毕竟是个端庄美妇良家妇女,从未和别的男人玩过,心中多少有点羞怯和矜持。

    林俊逸就那样的站着,他想看看她是怎样的表现,潮喷之后是依然如故的躺着,还是想起身穿衣,如果她起身他还是会把她扑倒。她选择了一动不动,她是在等待暴风骤雨的来临吧,她的心里是不是也正在期待?林俊逸几下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粗长的大一下弹了出来,陈数看到他的大后目光闪烁,仿佛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

    林俊逸对于陈数的样子只做没见,但是他脸上荡的笑容却笑得越来越荡起来,俯又伸手摸了一下陈数早已是泥泞一片的甬道,已经春水汩汩了,他在她的耳边轻轻说:“宝贝,你那里是不是已经春潮泛滥了。”

    陈数嘤了一声紧咬嘴唇,她一定是为她的生理反应感到难堪了。他趴在她身上向下移动,嘴和双手在她身体上游走,直到他的嘴来到她两腿中间,他轻轻分开她的双腿,她有一点抗拒想合拢双腿,他用膝盖跪在她两腿之间,她的双腿无法再并到一起了。

    他抓起她雪白精致的脚踝,这样双腿在半空中分开了,她的神秘幽谷就完全暴露在他面前。现在,他终于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陈数的长的什么样子了,陈数传统少妇,她的甬道也如她一般形状规矩,颜色虽然稍有黯淡,不像顾清她们少女的那么鲜嫩,但是但是陈数家境殷实,平时对于身体的保养很是用心,她的花瓣依然娇艳如旧。

    漆黑的芳草不多不少,完整均匀的覆盖在周围。她的甬道就在中间啊,在等待着他再次亲近芳泽。陈数食髓知味,刚刚尝到了被男人达到的美妙滋味,此时此刻欲拒还迎,欲罢不能。

    林俊逸望着眼前的陈数那欲拒还迎的样子,顿时脸上荡的笑容笑得越来越荡起来,慢慢的俯子低下头亲吻着陈数白皙的大腿根,双手穿过她的腿下抚摸她的两个,她这样在他面前张开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还被他亲吻着,有些不好意思,于是用手推开他的头,力量小到几乎以为是在抚摸,他的舌头继续在她雪白的腿根处舔舐,逐渐的靠近她的鲜红的花瓣,但是并不接触每当靠近就离开,这样撩拨她的。

    他双手攥了攥她的,恋恋不舍的离开,然后双手来到她分开她的花瓣,小巧的完全暴露在他眼前,甚至还散发着甜甜的香味。他用舌尖轻舔了一下,她顿时浑身一震,原本推他头的手开始按住他的头,他只是让她感受下被舔的快感而已,然后舌头在她上舔吻吸吮,梳理周围的芳草。

    已尝到甜头的陈数肯定希望再次被舌尖触动,于是她向上挺腰,把粉红的向他的嘴边靠近,他的嘴又稍稍上移让她还是够不到,她虽然还是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她的身体语言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她把两只洁白的小脚落到床上,修长笔直的双腿大大分开,向上抬起臀部让她那湿漉漉的滴着乳白色汁水的寻找他的嘴。他不停的把嘴上移,始终吻着她的部位,她的臀部越抬越高,最终大腿和身体成了一条直线,再也无法向上挺了。

    林俊逸停止亲吻抬起头望着陈数这一副风的样子,脸上荡的笑容笑得越来越荡起来:“宝贝,你看看你现在的姿势,真的很诱人。”

    陈数从意乱情迷中清醒,看到自己高高抬起的身体已经背离了初衷,开始寻求快感了,羞愧的把头靠到枕头边,身体顿时落在床上。

    林俊逸对她说:“宝贝,身体是很难控制的,为什么要控制呢。”

    然后把舌头贴在她的娇嫩上狂舔不已,她大叫了一声,双腿紧紧夹住他的头,双手也抱着他的头。他时而用舌头在娇艳欲滴的上打转,时而用嘴唇把它含起,不时的和那两片饱满多汁的花瓣接吻。不经意间舌头会伸进甬道里,她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声音,开始低低呻吟,迷乱中还说着:“林总林总,我我们不可以”

    林俊逸在舔舐的间歇中说:“那我叫你老婆好了,现在还说这些干吗,现在你不是很爽吗?嗯?老婆,爽不爽,你说啊?”

    “啊啊噢噢噢呜呜”

    陈数不答话,只是低声呻吟着,声音仿佛吟着花间词的浅吟低唱,婉转动听,这世界最悦耳的一缕声音飘进他的身体,熨帖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他的心都要被她叫的融化了。林俊逸嘴上的动作变的越来越狂野,把她整个笼罩在嘴里,舌头在上面大幅度的扫动,,,花瓣,甬道,它们没有任何味道,但尝起来却是无上的美味,无与伦比的口感,只因为它们是属于陈数的。

    林俊逸扶起陈数站在床上,身心迷醉娇躯酥软的她,摇摇晃晃的站着,他把头伸到她雪白的两腿之间去亲吻,她低下头看他,正和他的目光相对,她张大了嘴,好像对这样的姿势很惊奇。他舔不到她的私密处,但是她好像比他更心急,微微分开双腿的蹲下些,他看着她的脸上急切的表情,双手托住她的两瓣臀肉,依然亲吻她的周围,强烈的快感让她的身体不自主的下沉,但是距他太近时他的嘴就无法活动,让她快感减少,她又坚持着勉力站住,过了一会又身体下沉,她贪恋这种快感,手拄在腿上维持这个姿势。

    “不不要我我好怕”

    陈数羞怯的说道。

    “夫人,你怕什么,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别怕,我好好的让你尝尝人生的乐趣。”

    林俊逸双手猛地把她抱起热情的如雨点般的吻着陈数。陈数双手搂着林俊逸的脖子,缱缩在林俊逸的怀抱中,任由他去摆布。陈数娇躯颤抖,双手也死紧的搂抱在怀,同时把那艳丽的红唇,印上了林俊逸的嘴唇,二人热情的亲吻着。

    林俊逸想不到年近三十岁的陈数是这样的美,白得如雪如霜,高耸挺拔尤如两座山峰,像葡萄一样呈绯红色,林俊逸毫不容情的伸手握着一颗大,是又柔软又极富弹性,摸到手上真是舒畅美妙极了。

    林俊逸拼命的又揉又搓,又捏又抚,玩完这颗又玩那颗,两粒被揉捏得硬如石子一样的挺立着,他是边玩边欣赏陈数的玉体,陈数那雪白细嫩的**,真是上帝的杰作,都近三十的人了,肌肤还如此的细腻滑嫩;曲线还那么的窈窕婀娜多姿,容貌又娇艳冶荡,真是美得使人头晕目眩,耀眼生晖,尤其那饱满多汁的边上长满一片浓密乌黑粗长的芳草,是那么性感迷人,是那么的平坦嫩滑。粉臀是又圆又大,粉腿修长,虽已徐娘半老还能保养有如此丰润滑腻,令人蚀骨**的**,其风韵之佳实难以容于万一。

    “尤物,尤物!真是世间难见的尤物。”

    看得林俊逸张口结舌,双眼冒火,垂涎欲滴,心火如焚,神情紧张激动,脸上荡的笑容笑得越来越荡起来,真想即刻把陈数一口吞下肚去,大快朵颐方才淋漓痛快,但是转而一想,如此端庄优雅娇羞妩媚的美妇决不可之过急,若是三两下就清洁溜溜的话,使她不但得不到欢爱的乐趣,反而得不偿失,必须要气定神敛,稳扎稳打,使她能得到最高的享受,不由她不永远爱恋着你,痴迷思念着你。

    于是林俊逸先伏下头去,一口含着陈数那绯红色的舐吮吸咬起来,一手抚摸揉搓着另一颗,一手抚摸着她那白白嫩的,再又抚到那湿漉漉的散发着幽香的粉红中,一阵的拨弄,**的乳白色汁水黏满了一手。

    在这种情况之下,林俊逸不由的将那已经停在了陈数的那两腿之间的色手收起了来,手指灵活的一伸,就到了陈数的那正横流的那甬道里面去了,在里面了起来。

    林俊逸的一个手指伸进去以后,马上就感觉到了,陈数的那粉红色的是那么的宽阔,完全的可以再吞下自己的一个手指的,在这种情况之下,林俊逸不由的又伸入了一个手指,两个手指一起在陈数两腿之间的那粉红色的里搅动了起来,那手指在里搅动时发出的那“滋滋”的声音,让林俊逸不由的兴奋了起来。

    林俊逸感觉到,在自己的那挑逗之下,那一股股的乳白色的散发着幽幽香味的汁水,正源源不断的从陈数的两腿之间的那处甬道中流了出来,顺着自己的手指流到了床上,而那甬道里面的那种温热而湿润的感觉,使得林俊逸也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受用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之下,林俊逸脸上荡的笑容顿时笑得越来越荡起来,不由的狠狠的将自己的那手指向着陈数的温热甬道中插了进去,林俊逸想要将自己的那手指在陈数的甬道中不停的探着密,想看看那甬道到底有多深。

    但很快林俊逸就感觉到了失望,原来林俊逸已经将自己的整根的手指都到了陈数的甬道里面,可是那手指却还没有感觉到陈数的甬道的尽头,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林俊逸不由的收起了想要探寻陈数的那娇弱的身体的尽头的想法,而是将那手指深深的插在了陈数的甬道里,在那里搅动了起来,在陈数的甬道里,尽情的挑逗着陈数那性感而敏感的身体起来了。

    陈数感觉到林俊逸的行动,心中也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陈数的体内的快感如同潮水一样的涌动了起来,林俊逸那熟练的挑逗技巧,使得陈数生平第一次体会到男人的舌头和手指,竟然会让自己那么的兴奋,那么的冲动,而这样的感觉却是陈数的曾经的丈夫从来没有带给过她的,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陈数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对男人渴望的目光,而那身体更是在林俊逸的舌头和手的挑逗之下如同一条水蛇一样的扭动了起来,同时陈数张性感而微薄的嘴唇里,也不由的发出了淡淡的呻吟声:“林总林总你你真的好历害呀你你的舌头你的手指弄得人家舔得我的心中痒痒的”

    林俊逸之所以要在陈数的身上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来挑逗她,想的就是要陈数主动的要求将自己的庞然大物到她的甬道中去,现在听到陈数的呻吟声,林俊逸知道自己的目的就要达到了,但为了保险起见,林俊逸却并没有马上停下对陈数的身体的挑逗,林俊逸下定了决心,那就是一定要将陈数的身体给挑逗得欲罢不能,到最后陈数忍不住了苦苦的衷求自己以后,自己才会将庞然大物狠狠的到陈数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温暖而湿润的甬道里面,骑在陈数的身上唱着征服的歌儿。

    快乐在心中涌动,陈数的全身的肌肤都不由的发烫了起来了,而受到林俊逸的挑逗以后,陈数再也忍不住的在那里呻吟起来了:“林总啊饶了我吧人家受不了了啊”

    陈数的话传到林俊逸的耳朵里,让林俊逸的心儿不由的微微一动,脸上荡的笑容笑得越来越荡起来:“现在我才将手指到你的甬道里面呢,你就成这个样子了,要是我将我的大插到你的甬道里面,你还不要快乐的晕死过去呀。”

    想到这里,林俊逸就像是得到了一种无形中的动力一样的,两个手指在陈数的甬道里尽情的了起来,给陈数敏感的身体送去了一阵阵的快乐的感觉。

    同时林俊逸的舌头也不停的在陈数的雪白娇嫩的美臀上舔吻了起来,而一边享受着陈数那雪白而光滑的大上的肌肤在自己的舌尖流动的感觉,林俊逸一边用自己的牙齿,开始在陈数的那一个雪白在丰满美臀上不停的搔咬了起来,又给陈数带去了不一样的快乐的感觉。

    无力反抗的陈数完全暴露在林俊逸充满技巧的舌头下,一阵阵快意冲向脑袋,陈数就算能勉力忍耐嘴里不出声音,又怎能控制自己身体毫无生理反应?

    林俊逸对陈数的珍珠花蒂挑逗持续良久,随着相思豆被舔,陈数感到股间说不出的快感,而且越来越强烈,渐渐的就连陈数自己都能感觉到开始分泌,陈数见自己身体被林俊逸如此羞辱,不禁羞愤难当,悲从中来,同时又开始恨起自己的夫君来,要不是他死得这么早,她哪里会是这样呢,要知道她现在的年龄已经到了狼虎之年,对于的需要是越来越强烈,偏偏没有丈夫在身边,才造成了长期压制着自己体内的,现在被林俊逸这么一勾引,或许就是这股一下子在体内深处爆发开来了。

    林俊逸吐出一口大气,连呼痛快,脸上荡的笑容笑得越来越荡起来。这时候陈数湿润的甬道已经完全大开,林俊逸顺势把粗大的舌头卷起插进里面。

    陈数不禁发出“啊”的一声,在这刹那有了更加奇妙的感觉,双腿酸软无力,只好努力将精神集中在大腿之间抗拒,勉强使自己不要在林俊逸的挑逗下丧失了自我。

    陈数感觉到一阵阵的酥麻痒的感觉从自己的那粉红色的传到了自己的心中,使得自己不由的春情萌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陈数不由的晃动起了自己的那纤腰的腰肢,一边迎合着林俊逸的手指在自己的里的,一边呻吟着,陈数被林俊逸拨弄得娇喘吁吁,一双**在扭曲的伸缩着,媚眼如丝的半开半闭,两片湿润火烫的樱唇,充分地显露出性的冲动,欲的需要,情不自禁伸出一只玉手去抚摸林俊逸的庞然大物。

    “哇好长,好烫,好大呀”

    陈数的玉手一握住林俊逸的大,就感到林俊逸的大是又粗又长,又硬又烫,再一抚摸那个,心底惊叹道,“天啊”

    好大的一个,棱沟又宽又厚,就像是个大草菇一样,陈数芳心暗想,若是在自己的甬道里面被那又宽又厚的棱沟一磨擦,那种滋味肯定要美死人呢。

    林俊逸的大既粗又长,好像天降神兵的一样,锐不可挡,真是爱煞人了,林俊逸在挑弄了一阵之后,伏下头去用嘴含吮陈数那两片多毛肥突的大花瓣和小花瓣,舌尖舐吮吸咬着那粒粉红的大珍珠花蒂,不时用舌尖伸入甬道去舐吮挑弄着。

    “啊林总你舔得我酸痒死了求求你别再咬咬那粒那粒了吧人家浑身被你咬咬弄弄得难受死了啊别再再捉弄人家了啊不好人家啊”

    陈数语不成声的哼叫着,一股滑腻腻的乳白色散发着幽幽香味的,狂流而出。林俊逸则大口大口的吞食下肚,这是女人体内的精华而最富营养的补品。

    后来林俊逸看她实在坚持不住了,他的舌头也舔的有些麻木了,就起身抱住她放倒在床上,让她丰腴的臀部撅起向着他。她趴在床上,随着呼吸起伏的身体仿佛充满了忐忑的,他想这个时候的她虽然不言语,但是早就被征服了,只是还放不开面子用语言要求而已。

    林俊逸把陈数里面喷出的乳白色汁水舐食干净后,翻身上马把陈数的两条浑圆粉腿分开放在自己的肩上,在她那个丰满的下面垫了一个枕头,使陈数那饱满多汁的更显得高突上挺,肥厚生毛的两片紫红色的大花瓣中间,夹着那鲜红的桃源春洞,溪水潺潺流出,林俊逸用手握着自己粗长的大,先用大在湿漉漉的洞口轻轻擦弄着,只见她被擦弄得不停的往上挺凑。

    林俊逸望着陈数急切的样子,脸上荡的笑容笑得越来越荡起来,双手抓住陈数的丰满臀部狠狠的揉搓,美臀上的肉顺从着他的手上下左右的移动,他用力拍了几下,然后用手拿着大在她的甬道口摩擦,她以为很快就会被,解除甬道内的饥渴,于是屏住呼吸,等待着那被的**瞬间。

    没想到他只是在那里摩擦,于是她开始慢慢扭动着向后挺起,看的出来她想让她的甬道被他的大,但是他用手握住大,无论她怎样扭动,只能偶尔的半个,她没来得及舒口气他就拔了出去,她变得越来越急切了,扭动的幅度变大了,呻吟声也变得急促,却始终不肯用语言要求,他多想听到陈数用荡的语气对他说:“林总,我,快我。”

    但是她始终娇喘吁吁缄默不语。

    林俊逸继续刺激她的羞耻心:“宝贝,你看你现在在干吗呢,小翘臀扭动的很有韵律嘛。”

    陈数听了这样的话,也会对自己的身体表现感觉羞愧,但是臀部的动作依然如故,且越来越疯狂,那细腰显得非常柔软,可以把晃动出各种美妙的弧线。

    说完,林俊逸把大插进陈数甬道中一半,她的顿时扭的更加欢快了,她还想要另一半的。

    陈数哀求似的说:“林总,你不要这么说好不好?求求你了,不要在精神上羞辱我了,不要在上再折磨我了!我已经把自己的身心完全交给你了,你还要这样折磨人家!”

    这时的林俊逸完全被人性中恶的部分所吞噬,残忍的对她说:“我不但要得到你的人,更要得到你的心!”

    陈数哭了起来,不想再看但是头部又不能动,只好紧闭双眼,心理上的痛苦和生理上的快感矛盾交织着,让她无所适从。林俊逸又有些不忍了,于是松开她的头发,她低下了头,啜泣让身体抖动。他不想让她哭了,想让她品尝的快感,他扶住她的腰,把大全部插进了她的甬道。她顿时停止哭泣,身体猛然一震,原本低下的头向上抬起。

    她的甬道温暖湿润,将林俊逸的大紧紧包裹,的时候甬道里的肉对大有些抗拒,的时候又有些不舍大离开。

    快感袭击的他一阵眩晕,这快感是如此不真实,眼前是如此不真实,而陈数确是真真切切的在他,这就是那个端庄优雅的美女明星吗?此时却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世事就是难料,林俊逸低头看着她雪白的臀部,在纤细的腰肢衬托下,它显得如此丰满圆润,两瓣圆滑的有着无可挑剔的美丽曲线,摸起来是无法比拟的舒适手感。白嫩弹性的臀肉,让他看的口水直流,不由得拔出大,低头在她的娇嫩美臀上上狂啃起来,她甬道里刚刚得到的快感失去了,焦急的不知所措。

    他也不想让她和他等待太久,林俊逸深吸一口气,抑制着内心澎湃的欲浪,将那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触碰到陈数已经油滑湿润的花瓣,的顺着那两片嫩红的花瓣缝隙上下的研磨,一滴乳白色的散发幽幽香味的蜜汁由粉艳鲜红的中溢出,林俊逸的大在陈数的中擦弄一阵后,已感到陈数的愈来愈多,口发烫已到了可以行事的时候了,便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大已干进去四、五寸左右,林俊逸的大就在这时趁着又滑又腻的蜜汁蜜汁,撑开了陈数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感觉上那肿胀的大被一层柔嫩温软的紧密的包夹住,仿佛婴儿的小嘴吮吸一般。

    “哎唷”

    陈数张口结舌的一声惨叫,“痛死我了快停下啊”

    她边叫痛死人了,一边用手去推林俊逸的,林俊逸直感觉到大插在陈数那紧小暖湿甬道里面,真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舒服劲,见她用手猛推自己的,再看她的粉脸煞白双眉紧皱,一副痛苦难忍的模样。

    其实陈数的甬道里面虽然被他的大才四寸多,但是那股又痛又麻,又酸又痒的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使陈数有种充实和胀满感,以及舒适感,毫无来由的全身颤抖赴来,而甬道也不住的蠕动着,紧紧夹住他的大。

    她长长的舒了口气,等待他的将她甬道里难耐的麻痒空虚感解除,林俊逸却慢插缓抽,想让这人生难得的欢愉时刻更久一些,她却想快些达到,开始前后移动臀部加快,他抓住她的臀部:“宝贝,你不要乱动,不要着急,你要知,欲速则不达哦。”

    林俊逸不想太过于残忍,而使陈数紧张害怕,像她这样端庄性感成熟的美妇,必须好好珍惜她,而能长久的拥有她才行,林俊逸虽然欲火高炽,大被她的甬道夹得是舒畅无比,但是还不敢再冒然的挺抽,于是改用旋磨的方式,慢慢的扭动臀部,使大在甬道里旋转着,在柔嫩湿滑的花房壁蠕动夹磨中,大已经整根了她紧蜜的花房。

    陈数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眉眼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林俊逸的脸上,林俊逸那颗本已悸动如鼓的心被陈数的之弦抽打得血脉贲张,充血盈满,胀成紫红色的大,将她那突起处的浓密黑丛中充满乳白色汁水的粉嫩花瓣,撑得油光水亮。

    强烈的刺激使陈数在轻哼娇喘中,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瓣在颤抖中收放,好似啜吮着他上的,敏感的棱线被陈数粉嫩的花瓣轻咬扣夹,加上林俊逸的大腿紧贴着她雪白如凝脂的**根部肌肤,滑腻圆润的熨贴,舒爽得林俊逸汗毛孔齐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