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陈数根本未曾享受过真正的**滋味,如今天赋异禀的花丛老手林俊逸直入中宫,那股酣爽畅快,简直使陈数飘飘欲仙。

    陈数听了,动作变得缓慢下来,林俊逸清楚她的心理,她之所以想快点到,一方面因为身体急切需求,一方面怕夜长梦多,于是只想早点结束。他却不能让她如意,也许他修了千年,才得有上她的机会,怎能轻易的结束,他要细细的品味她的身体的。

    陈数身体扭动变慢了,却转而收缩甬道了,甬道一下下的缩紧,每缩一下林俊逸的大就是一阵强烈快感,这样下去恐怕他很快就,他猛的拍了下她:“宝贝,你的身子不要动,甬道里的也不好动,好吗?”

    陈数此时温顺的像个小猫,也许的时候最能激发女人受支配地位的天性吧,林俊逸看着她顺从的样子,心情更加激荡。一边慢慢,一边伸手去摸她的,两个最敏感的部位被林俊逸侵袭,她的呻吟声开始变大了,他的手抓住她整个,用指间夹住她的,把她的拉长,按回,揉搓,旋转,此时她的一只手竟然从身体下面伸到去揉。这样的动作看起来是很刺激,林俊逸也想看,包括她臀部的扭动等他都想看,但是他怕他和她会太早到,只好不让她做。

    林俊逸抓着她的细腰开始加快速度,她臀部的肉被他撞击的晃动,那泛起的波澜消失在腰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看着这翻滚的细嫩白肉,心里说不出的自豪,他的撞击荡起她的臀肉,她的臀肉又荡起他的心魄,这香艳无比的美丽,似乎他再看一眼就要了,于是他双手抓住她的让它不再晃动,不是他不济,只是身下这个少妇太美丽。

    她甬道里的乳白色汁水越来越多,让林俊逸的大与之摩擦时发出咕咕的靡声音,起来非常顺畅,光滑的甬道壁轻轻抚慰着他的,陈数哀求着:“林总,我好累,坚持不住了,让我躺下好吗?”

    林俊逸也坚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也感觉累了,于是把她横放在床上,她很主动的把双腿抬起分开,仿佛他们是夫妻一样自然而然,他突然想到她会不会恨他,完事以后会怎样,可能此时有些醒酒了,想到了实际的问题,却不敢深入琢磨,怕答案太可怕,于是通通抛到脑后,专心的享用她的盛宴。

    林俊逸把她修长笔直的双腿扛到肩上,然后俯到她身上,让她的双腿靠在她胸前,整个身体折叠起来,她的臀部甚至她的腰都被抬起,然后把他的大一插到底,这样的姿势也许是可以插的最深的,她张大了嘴发出大声的呻吟,这是没有丝毫掩饰的原始声音,是从她灵魂深处发出的,她终于完全屈从于快感,屈从于他的大,每次拔出都拔到出口,每一次都插到尽头,这样痛快的让他们都很快活,她紧紧抓住他手臂,在仿佛空中飘荡的快感中获得一点安全感。

    陈数的舌头不停舔舐自己的嘴唇,那嫩红的舌头和嘴唇怎么能没人安慰,只能互相安慰呢?林俊逸放下她的腿,把舌头伸到她嘴里搅动,她含住他的舌头仿佛品尝美味一样吞吐,他戏弄她一般,大抽动的频率和她吮吸他舌头的频率一致,她每吸一下他就一下,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渐渐的她也发现了这规律,想让自己被插的更舒服吧,于是快速的吞吐他舌头,林俊逸也把她插的更猛烈。

    林俊逸开始轻轻,大在陈数的幽径口进出研磨着,的棱沟刮得她柔嫩的花瓣如春花绽放般的吞吐,翻进翻出,陈数的修长的**已经放下,两人将手环到对方腰后搂住彼此的臀部,将两人的更加紧密的贴合。由于两人是站着,陈数光滑柔腻的粉腿与林俊逸的大腿熨贴厮磨,两人再度急切的寻找到对方的嘴唇,饥渴的吸啜着品尝着。

    在深沉的拥吻中,林俊逸将用力一顶,坚挺粗硬的大立即撞到陈数深处的蕊心,陈数全身一颤,抱住林俊逸臀部的纤纤玉指下意识的扣紧,充满蜜汁蜜汁的紧小本能的急剧收缩,整根粗壮的大被她的小吸住动弹不得,两人的好象卡住了。

    “啊林总你不要突然这么用力老公我受不了我”

    陈数双目眼波流转,媚态娇人,全身肌肤微微泛红出汗,娇喘吁吁,雪玉茭白的**如蛇般蠕动着,紧腻的缠绕着林俊逸不断的身躯,摇耸着雪白丰隆的臀部迎合林俊逸的攻势。

    缠在林俊逸腰间两条细长却柔若无骨的美腿突然在阵阵抽搐中收紧,像铁箍一样把林俊逸的腰缠的隐隐生疼,陈数突起的用力往上顶住林俊逸的耻骨,两片花瓣在急速收缩中咬住大根部。

    “就这样顶住林总就是那里不要动啊用力顶住啊”

    陈数两颊泛起娇艳的红潮,在粗重的呻吟中不停的挺腰扭着俏臀耸动着磨弦着他的耻骨。

    在陈数的指点下,林俊逸将大的用力顶住陈数深处的花蕊,只觉得她深处的蕊心凸起的柔滑小在她强烈的扭臀磨弦下像蜜吻似的不停的厮磨着大上的,强烈的舒爽由被包夹的迅速传遍全身,剎时林俊逸的脑门充血,全身起了阵阵的鸡皮。

    在此同时一股股浓烈微烫的乳白色汁水由陈数蕊心的小口中持续的射出,林俊逸大的被陈数蕊心射出的热烫浸的暖呼呼的,好象被一个柔软温润的海绵洞吸住一样,而陈数的甬道壁上柔软的也不停的蠕动夹磨着他整根大,陈数的持续不断,高挑的美眸中泛出一片晶莹的水光。

    “林总,你为什么还不出来?”

    数波过后的陈数脸上红潮未退,媚眼如丝瞧着鼻头见汗却犹未的林俊逸。

    “好老婆,因为我天赋异禀,百战不疲。”

    林俊逸听着陈数的话,脸上荡的笑容笑得越来越荡起来,手掌抓住了陈数白嫩的秀峰,伏去一口含住了微微泛红的乳珠,陈数的乳珠受到那有如灵蛇的舌尖缠绕及口中温热的津液滋润,立时变成一粒硬硬的樱桃。

    “啊你不要这样林总我会受不了的你我那里会坏掉的啊”

    林俊逸不理会陈数的抗议,一嘴吸吮着她的红樱桃,陈数嫩白双峰被林俊逸**壮实的胸部压得紧紧的,敏感的肌肤蜜实相贴,双方都感受到对方体内传来的温热,加上坚挺的大同时开始在陈数湿滑无比的窄小中,使得她再度陷入意乱情迷之中。

    “啊林总你你真是啊轻一点嗯”

    陈数也本能的凸起的迎合着,嫩滑的花房壁像小嘴似的不停的吸吮着在她进出的大。

    两人紧密结合得丝丝不漏:一根粗长黝黑的大在陈数雪白粉嫩的修长美腿忽进忽出,入则尽根,记记贴肉,出则缓快交替,红肿的有时全部退出那茵黑柔毛掩盖的桃源,有时则正好卡在那因挤迫而喷张的两片肥厚的大唇肉上。林俊逸兀自低头勤奋地耕耘,他一手搂着陈数忽躬忽躺的腰肢,一手扒抓着她颤抖不已的肥嫩柔腻的,用力,大抖动如狂,插得越来越深,抽得越来越急。

    陈数的娇吟,偶尔混合着粘湿大之际带起的飞起、滋滋动人的水声,不由忽感浑身酥软,宛似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纵然闭上眼睛,脑海里亦全是那粗硕的大在鲜红中进入出没的情景,挥之不去。

    两人此刻也到了紧要关头,陈数似乎完全迷失了自我般在林俊逸蠕动迎合,娇息喘喘,螓首左右摇摆,秀发飞散,一双星眸似开似闭,贝齿紧咬的红唇鲜艳欲滴,好似波浪起伏般连连扭耸旋顶,唇肉开合间还可见到在大的挤压下不停分泌的乳白色蜜汁,点滴淋漓。

    林俊逸猛地向陈数做一连串连环进击,大如风,“噗滋,噗滋”声不绝于耳,在陈数热烫的紧密小内轻旋厮磨,藉肉棱轻刮她的。突然一**快感欲浪如怒潮卷来,陈数再也撑不住,尖叫一声,四肢锁紧林俊逸身躯,一道热滚烫辣的乳白色汁水急速涌出,林俊逸的受此冲激,蜜液得烫他全身骨头都似酥了。

    林俊逸双手猛然松开,任由泻得浑身无力、昏昏蒙蒙的陈数瘫软地倒在床榻之上,沉重的身躯猛然一沉,全部压在那绵软炽热的酥柔娇躯上,双手一只一个抓住软绵绵的,肆意地掐弄着。

    陈数娇躯美得好似飞跃起来,也不管自己的甬道痛是不痛,将往上猛挺,使沟壑幽谷一再的覆和着大,做成紧密的接合,她真舒服透了,毕生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和畅美,今夜是第一次尝到了,使她陷于了半晕迷的状态中,她已被林俊逸的大磨得,快乐得似神仙了,林俊逸的旋磨使大与她的,作更密切更有效的磨擦,每磨擦一次陈数的全身都会抽慉一下,而颤抖一阵,那种快感和舒服劲是她毕生所没有享受过的,林俊逸愈磨愈快,感到陈数的甬道里面一股滚烫的蜜汁直冲着大而出,于是臂部猛地用力一压,大“滋”的一声,已经全根尽没干到底了,是又暖又紧,舒畅极了。

    “啊——————”

    陈数大叫一声,娇躯不停的颤抖着,抽慉着,一阵舒服的快感,传遍全身,使她小腿乱伸,晃动,双手像蛇一样紧紧缠着林俊逸。

    林俊逸看了一眼腰上两条修长笔直的**,脸上荡的笑容笑得越来越荡起来,但他并没停止,缓缓地把大往外抽出,再慢慢的,抽出,每次都碰触着陈数的深处,使她是又哼又哈的呻吟着,陈数本能的抬高粉臀,把沟壑幽谷往上挺,上挺,更上挺,林俊逸是愈抽愈快、愈插愈深,只感到陈数的甬道是又暖又紧,不停的往外直流,在一张一合地猛夹着大,直夹得林俊逸舒畅无比,整个人像是一座火山似的要爆发了。

    陈数樱唇微张,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如丝,姣美的粉脸上呈现出性满足的快乐表情来,声浪语的叫道:“啊林总我的小亲亲我的情哥哥你真厉害你的大大快快快要我了我快吃吃不消了啊我受不了啦我要死了啊不好我我又要丢”

    林俊逸粗长硕大的大猛抽,再使出三浅一深、六浅一深、、左右抽花,插到底时再旋转着,使大直顶着深处,研磨一阵的高超技巧,直干得陈数浑身颤抖,乳白色的蜜水像山洪爆发似的,一阵接一阵的往外流,双腿不停的伸缩,全身燸动,狂摇乱摆,热血沸腾到了极点。

    林俊逸就要达到最后的了,的速度前所未有猛烈,此时她很命的抓住自己,表情扭曲到让人几乎认不出她是陈数了,只是一个极度兴奋的年轻美妇的脸,她呻吟的声音甚至超过了他的低吼,他叫着:“陈数,我你,的你爽不爽,你。”

    陈数也丧失意识般的喊着:“林总,我的好老公,我好爽,你的我好爽爽死了!”

    在她的叫喊声中,她突然挺直了身体,张大了嘴巴,随即一下下抽搐,林俊逸看他把她到了也兴奋到极点,脸上荡的笑容也笑得越来越荡起来。在最后的高速冲刺中,一股如电流过体般的快感贯穿了他的身体,让他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随即股股乳白色的滚烫的急速喷射到了她甬道里,他身体一软倒在她身上,然后缓缓的躺到她身边。两个人不说话只是沉重呼吸着。

    陈数的幽谷甬道紧紧包住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已经达到最大程度,而一股乳白色透明的液体也要从陈数的狂喷出来,林俊逸再几下以后,当陈数在甬道深处痉挛、收缩、紧夹、吮吸着他的庞然大物,林俊逸狂吼一声,剧烈地抖动,火山爆发,滚烫的岩浆酣畅淋漓地狂喷而出,一股滚烫黏浊的岩浆狂射到陈数的鲜红深处的花蕊上,下至涓滴不剩,陈数被林俊逸的滚烫的岩浆一激,玉体一阵娇酥麻软,全身毛孔像是被熨斗熨过一般舒爽万分。

    “啊————”

    在陈数一声悠扬艳媚的娇啼声中,男欢女爱终于云消雨歇,从中慢慢滑落下来的陈数娇靥晕红,娇羞无限,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钢铁一般强悍的男人同样也会融化在如花蕾般娇艳的柔美间。**裸的男女紧紧相拥着,尽情回味着爱欲的美妙。

    陈数了,这是她第三次了。陈数感到一种难以置信的兴奋感,既感到疲倦而又无限舒爽。这是她丈夫从未给过她的快感,林俊逸休息了一阵,虽然精,可是庞然大物不消下去,反而涨得疼痛。

    陈数只觉得自己的不停的来到,自己不停的叫,可是也不知道在叫什么,也不知道泄了多少次,可是林俊逸却始终不停的抽刺,丝毫没有软弱的迹象,自己的也一直紧紧的包住林俊逸粗大的庞然大物,而且暂时失神之后,却总又回过神来,继续疯狂的行为,陈数从来没有经验过如此惊心动魄的交欢,当林俊逸终于再次射出的时候,她无力的从林俊逸身上滑倒在电梯里。

    二十分钟之后,当林俊逸和陈数离开之后,几个女明星来到这个电梯,这时有人像是发现了什么似地,惊呼道:“咦,你们看啊,这是谁的啊,哇,上面还有呢?”“不会吧,难道是有人在这里了?”

    “肯定是的,这不是还没有干吗?我刚才似乎看到林总和陈数从这里走出来,应该就是他们!”

    “啧啧,真是看不出来,陈数这样一个端庄优雅的女人竟然这么大胆!太荡了!”

    “哼,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只要成为林总的女人,以后肯定会大红大紫的!”

    “是啊,要是林总看得上我,我一定投怀送抱的!”

    “切,真是不知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