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下午四点四十分,炙烤了一天的太阳终于露出一丝疲态,渐渐西斜。

    拍了一天戏的徐静蕾身穿白色洋装短裙的,脚踏绿色的高根凉鞋,迈着婷婷的步子缓缓地走入了自己的休息室。

    为了能保证电影的按时上映,徐静蕾所在的剧组不得不加快时间赶进度,大负荷量的工作,都使她觉得疲惫不堪。

    徐静蕾叹了口气,将手提包往桌上一掷,重重地坐在了靠椅上。拿起茶杯,她轻轻地呷了口茶水,眉头微微一皱,闭上眼,靠在了椅背上。

    或许,该结婚生子了。这样的想法再次出现在她的脑子里。假如生活中增添了一个小可爱,她的人生应该会变得精彩起来,不再枯燥、不再寂寞,即使压力重重,也许她都有信心微笑地去面对吧。

    想到这,徐静蕾忽然兀自苦笑起来。如今压力这么大,她几乎分身乏力,自己怎么又忽然冒出这样的念头来?可是,自己都已经三十二岁了,如果再不要个孩子,以后可能机会不多了

    徐静蕾嘘了口气,慢慢睁开眼睛,环顾了下豪华的卧室。

    放下茶杯,徐静蕾顺手拉起了今天收到的信封。

    「咦?这是什么?」

    方方的,硬硬的,难道是照片?徐静蕾觉得好奇,她打开信封的开口,从露出的部分看,果然是照片。

    是不是哪次集体活动的照片?徐静蕾心里这么想着,抽出了照片。

    就在她看清照片的内容时,徐静蕾的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起来。

    照片的主角是个女人,她浑身一丝不挂,侧身对着镜头,屈着双膝跪在红色的地毯上。她面带微笑,双手轻托着自己的,娇媚地看着镜头。由于她的比较浓密,所以尽管是侧身对着镜头,但是依然可以看见她下方的那一簇黑色。

    羞涩和震撼之余,徐静蕾瞪大了眼睛仔细一看,这照片上的女人竟然就是她自己!

    徐静蕾惊讶得差点尖叫起来。这地毯,这墙壁,这熟悉的环境,无不让她心惊肉跳!这张照片正是她在自己家里请自己的女经纪人帮自己拍摄的**写真!

    不假思索地,徐静蕾颤抖地将照片塞回了信封,强抑着快要跳出嗓子的心,她迅速地将信封丢到抽屉,而后砰地关上了抽屉,一手死死地顶着抽屉,一手捂在胸口,紧张地喘着气,仿佛那信封里装的是令人避之不及的病毒一般。

    天哪!怎么会这样?

    徐静蕾强忍着惊慌,无所适从地左顾右盼起来,好象深怕有人在周围注视她一般。突如其来的意外使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自己最隐秘的**数码图片,居然被人冲洗出来,并放在信封里塞进了自己的抽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可怕了,这太可怕了!徐静蕾的大脑瞬间出现一片空白,整颗心顿时七上八下起来,久久不能平静。

    好不容易恢复些镇定,徐静蕾一边大口起喘气一边想,这张照片应该是上周四小丽为她拍摄的写真照片之一。这原本是极为隐秘的事情,可是现在这张数码格式的图片竟然被人冲洗成照片,而且居然出现在她的抽屉里!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豆大的汗珠渗出徐静蕾的额头,紧张与惊慌之余,她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到底是谁?是小丽吗?不!肯定不是她!小丽是她的表妹,也是她多年来交情甚密的好伙伴,她对小丽的人品和性格再熟悉不过了。她对她的敬重就像妹妹对姐姐那样,小丽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的!而且小丽以前也多次为徐静蕾拍摄过写真,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事,况且当天在拍摄后,小丽当场就把记录她写真图片的数码记忆卡交给她了。

    想到这,徐静蕾忽然记起,当天晚上她回家后,立刻就把那张记忆卡锁进了自己房间的床头柜,而且自那以后,她就再没碰过记忆卡。

    对,那张记忆卡应该还在柜子里呀!既然已经锁进柜子了,为什么卡里的图片会被人冲洗成照片?难道有人动过她的柜子?孙强?孙伟?或者柜子曾被小偷撬开过?或者她错把别的东西锁进柜子而把记忆卡忘在别处了?或者

    徐静蕾越想心里越慌,整颗心仆仆乱跳个不停,只觉得事情越来越悬乎离奇。

    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隐隐能感觉到,一股汹涌的暗潮正在向她袭来,而目前,她还不知道这股浪潮到底将从何方涌来。

    不行!必须马上回家看看!必须立即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下定决心后,徐静蕾拿出挎包,又拉开了抽屉,趁没人注意,飞快地将那信封塞进挎包里,而后一咬牙,站了起来,提起挎包匆匆走出门去。

    伴随着高跟鞋「咯哒、咯哒」的声音在楼梯上响起,徐静蕾匆匆离开拍摄基地。

    迎面遇到几个粉丝向她微笑地打招呼,然而心事重重的徐静蕾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在对方略带诧异的目光中,徐静蕾心急火燎地跑向了校门。在她的眼里,周围的一切景物都已模糊。她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回家,打开床头柜查个究竟!

    来到街上,拦下一辆计程车,徐静蕾立刻钻入车后座。

    当车子在大街小巷间穿行时,徐静蕾陷入了沉思。略微冷静下来的她已经可以断定,一定有人动过了锁在柜子里的记忆卡。可到底是谁干的呢?对方是如何得到那张记忆卡的?对方为什么要将她的图片冲洗成照片?而对方将照片寄给她的用意又是什么?对方既然能将照片寄给她,是否也已经将照片多冲洗成好几份,并且还寄给其他人了?如果真是那样,对她来说无异于是场灾难!

    倘若对方真的将照片四处散发,那她就没脸见人了!想想看,假如她那饱满的和黑毛茂密的展现在她的那些领导同事面前,展现在那些对她爱戴崇敬的学生面前,展现在她的街坊邻居面前,那今后她还有什么脸面在他们面前为人处事?如果让亲人看见了,那那她的家庭,也许从此就会破裂!

    想到这,徐静蕾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的内心愈发恐惧起来。

    二十分钟后,计程车在她家门口停了下来,但徐静蕾觉得仿佛经历了大半天似的。

    匆匆地付了钱,她赶忙跑上了楼梯,来到门口,紧张地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来不及擦拭额上的汗珠,徐静蕾连鞋都没脱就冲进了自己的卧室,手忙脚乱地打开了床头柜的那个抽屉。

    最可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抽屉里除了几本书以外,再也找不到别的东西——几天前她亲手放进抽屉的数码记忆卡丢失了!

    徐静蕾惊讶得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张大了嘴,一跌坐在了床前。

    那个记录着她许多张**照片的记忆卡,那个满载着她私人隐密的记忆卡,居然消失在了她上了锁的抽屉里!

    现在情况已经非常清楚了!有人打开了抽屉的锁,并拿走了记忆卡!

    谁?到底是谁?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又是怎么做的?

    额上的汗水悄悄渗入她的眼帘,徐静蕾的眼前一片朦胧。当她无助地靠坐在床头柜边时,她已经隐隐感到一个无底的漩涡正在向她卷来。久久的,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铃声。

    当徐静蕾回过神来,艰难地扶着床沿从地上站起来时,电话铃还在「都都都」地响个不停,仿佛很有耐心似的。

    她看了看号码,来电的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徐静蕾尽力压抑住心头的不平静,拿起了话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