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徐静蕾在心里设想了很多解释,但这些解释好象都行不通。

    「别管这么多了,反正我一定能拿回照片的!对,一定能」

    百思不得其解的她,渐渐的只能在心里这样反复安慰自己。

    现在,她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而时间则继续在徐静蕾的揣测与不安中一点一滴地流逝着。

    当徐静蕾微抖着双手,再一次从挎包中摸出手绢想要擦拭脸上的汗水时,服务生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对不起,小姐。」

    他尽量保持着微笑:「您看是否应该点单了」

    从对方的脸上,徐静蕾看出了一丝不满。显然,光占着位子不消费的人,在哪里都不受欢迎,尤其在消费的高峰期。

    「那、那好吧」

    徐静蕾明白,如果对方还不出现,再这样等下去,自己只会更尴尬,「我要一份牛排就可以了。」

    「是哪种牛排呢?我们这里有各种档次和价位的」

    「就第一种吧!380元的那种」

    「请问您需要几成熟,加黑胡椒还是番茄汁?」

    「八成吧,放点番茄汁。」

    「是否想在用餐后喝点咖啡,我们这有很多」

    「不不,不用了,就这样可以了。」

    「好的,请稍等。」

    鞠了一躬后,服务生退了开去。

    徐静蕾长出一口气,又一次靠在了椅背上。说真的,内心疲惫不堪的她,已经开始有点后悔来赴这个奇怪的约会了。

    这个约会的起因本来就十分荒唐,而对方提出的见面要求更是无耻,更何况直到现在连对方人影都没有见到。徐静蕾暗自摇了摇头,也许她真的不该来这里。

    就在这时,挎包里的手机突然发出了清脆的铃声。

    「有来电!」

    内心一震,徐静蕾连忙打开挎包拿出手机。不错,正是傍晚那个陌生的号码!

    顾不得多想,她迅速接通了来电。

    「喂喂!是你吗?」

    内心焦急不安的徐静蕾脱口问道。

    「哼哼哼」

    短暂的沉默后,手机里传出一个冷冰冰的沙哑的笑声。

    「真的是你吗?喂!喂喂说话呀」

    听出了正是傍晚那个陌生人的声音,徐静蕾赶忙连声问道。

    「哼哼看来,对于陌生男人的纠缠,徐小姐有些迫不及待了呀!」

    对方的声音依然冰冷,可话里却透着嘲笑之意。

    「我」

    徐静蕾听后一愣,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不、不是的!我你」

    她脸上一红,一时语塞。

    只一个回合,徐静蕾就陷入了被动。

    「我、我只是感到生气而已!」

    用手压住胸口,徐静蕾努力使语气恢复平静,「明明说好六点见面,可现在都超过四十分钟了!你太不守信用了!」

    「呵呵!我们美丽的徐静蕾果然是个守信之人,连参加这样见不得人的约会都如此准时,佩服佩服!能结交你这样的朋友,简直三生有幸啊!」

    「呸!这根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只是想要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徐静蕾脸上一热,厉声道:「我也根本不想结交你这样的朋友!等这件事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啊呀呀别生气嘛!」

    陌生男人在电话另一边忙道:「何必这么急着下结论?等这件事后,也许我们还会成为好朋友呢再也分不开的好朋友哦!」

    电话那边的男人心中得意地想:如果一个女人光着身子骑在一个男人身上撒娇,那他们应该算得上是朋友吧?那将是比任何朋友都「朋友」的。

    「我奉劝你不要妄想了!」

    也许是心中火气上升,徐静蕾好象没有听出对方的铉外之音,「你这种成天只会缩头缩尾,窥窃别人**的卑鄙小人,不但下作无耻,而且还没有信用!我是绝不可能与你做朋友的!」

    说这话时,她尽量降低音量,以防止其他位子上的人听到。

    「哎呀哎呀!真是厉害,呵呵!徐静蕾不愧是正义和贞洁的代表呀!」

    陌生人笑了笑,继续沙哑地说:「只可惜,你颠倒了是非」

    「我?颠倒是非?太可笑了简直!」

    徐静蕾听后差点就无奈地苦笑出声来,对方简直太荒谬了,她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我还从没见过你这样的人!窥人**的是你,敲诈勒索的是你,见面迟到的也是你,居然还有脸说我颠倒是非?你、你也太」

    「冷静点,我的徐小姐。」

    手机中对方的声音又恢复了冰冷,「我所说的颠倒是非,指的是你没有信用而已,并没有否定其他方面。」

    「我?没有信用?」

    虽然看不见对方,但徐静蕾还是瞪大了眼睛。

    「对!你没有信用。」

    陌生人不紧不慢地说道:「事先我提出见面的前提条件是什么?不许穿!希望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我曾经明确地和你约定,只要你在短裙下**着,我就一定会出来和你相见。相反,如果你穿着来,就说明你并没有真正的诚意,那我也就不会出现了。」

    「」

    「看你按时来赴约,原本我以为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条件,是满怀着诚意来谈判的,我当时也以为今晚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的。」

    对方继续慢条斯理地讲道:「很可惜,后来我发现,你是穿着来的;你根本就没有按约定好的条件来赴约。你是这样没有信用,我能相信你是真心实意地来谈判的吗?因此,我才没有现身。」

    一气说了这么多后,对方顿了顿,缓了下劲,「所以,你说说看,到底是谁没有信用?到底是谁颠倒了是非?」

    「我不是」

    徐静蕾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希望从无数双眼睛中寻找到那个陌生人。因为她从手机中听出,对方能看到她所穿的衣服,据此她判断对方一定就在附近,说不定现在正躲在哪个角落里偷偷地望着她呢!

    但是刚才对方那一通话说得她无以反驳,突然口吃起来:「怎么能大庭广众的怎么能没有其实我是真心想谈谈的,可是那样会被看见的」

    「好了,我不想听你的解释了。」

    对方似乎突然没了耐性,「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根本就没有诚意!对于你的失信,我只能表示遗憾。至于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只好你自己来承担吧!」

    「等、等一下!请等等」

    听出对方要挂断电话,徐静蕾无由地紧张起来,「你所说的后、后果,是什么意思?我真的想见见你,请等等」

    「已经没有见面的必要了。既然你没有诚意,我是不会出来的。」

    陌生人的声音由略微高亢重新变得沙哑而冰冷,「后果?哼!当然就是你的那些**照片了。既然你没有诚意,就不能怪我了。很快,你可能就会在某个公开场合见到你的裸照了,也许是在大街小巷,也许是在餐馆饭店,也许是在你的公司,或者寄给你的亲人」

    「不!不要!」

    听了这话,徐静蕾如同五雷轰顶一般,差点尖叫起来:「请你等等!不要那样,先不要那样做好吗?我想和你谈谈!你、你在哪?我现在就想和你谈」

    「没必要多说了。顺便提一下,你的黑色丝袜很性感,可惜你穿着,已经完全否定了你的诚意。我说到做到。再见!」

    「等等!不要挂!请你听我说!」

    「嘟、嘟、嘟、嘟」

    「喂喂!你还在吗?喂喂」

    随着啪嗒一声,徐静蕾的挎包掉在了地上。她愣愣地坐在那,两眼发直地瞪着手机的彩色屏幕,久久没有动弹。就如同掉进了冰窖一样,徐静蕾浑身上下都变得冰冷异常,一种无边的恐惧正在她心头慢慢扩散着。

    如果那些照片被公开,对于她来说,无异于世界末日的到来。身败名裂、家庭破碎,甚至更可怕的后果,将无情地把她抛入无尽的深渊!

    好象被魔法定了身一般,徐静蕾一动也不动地呆坐在那里整整十分钟。而后,就象一座山峰轰然崩塌一样,她浑身一软,整个人瘫靠在位子上,汗水在不知不觉中已然弄湿了她的内衣,在她胸前那最突出的部位,透过微湿的天蓝色裙衣,已经可以看出隐隐的束痕和罩杯上淡淡的花纹。

    忽然,徐静蕾很想闭上眼睛,因为她知道不那样的话,她的眼泪会毫不留情地奔涌而出;然而她又不能闭上眼睛,因为她害怕一旦闭上了眼,她就会彻底迷失在黑暗中,再也没有力气振作起来。

    不知何时,热腾腾的牛排被摆在了她面前;不知何时,牛排冷却得不再有一丝热气。手中握着手机,徐静蕾愣愣地靠在沙发上,眼眶里闪烁着泪光,而眼泪却始终没有落下。

    「小姐,您的牛排」

    路过的服务生好奇地看着徐静蕾,小心地问了一句。

    「哦哦」

    回过神来的徐静蕾尴尬地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心不在焉地拿起了刀叉,可她那毫无食欲的样子让人看起来更觉得奇怪。

    「需要加热一下吗?」

    服务生看了看那盘冷却的牛排,好心地问了一句。

    「不,不需要了」

    徐静蕾轻声叹了口气,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买单。」

    她只想赶紧回家去,或者好好整理下思绪,或者闷在被子里痛哭一场,总之,现在她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因为她的大脑现在已经一片空白,而且充满了恐惧,甚至有些绝望。

    接过服务生找回的零钱,徐静蕾看也不看就塞进挎包里,一脸茫然地站起来,正打算离开位子。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

    徐静蕾的身体猛地一颤,大脑忽然间清醒了好几分。

    「喂喂!」

    站在餐桌边,她毫不作思考地接通了电话:「是你吗?喂喂!」

    「当然是我。」

    那个沙哑的声音又响起在耳边:「不到一个小时,没有听见我的声音,看来徐静蕾变得有些迫不及待了呀!哼哼」

    「请、请听我说。」

    徐静蕾仿佛抓住了即将逝去的救命稻草一般,再也无心反驳对方言语中的讽刺与挑逗,赶忙说道:「我是诚心诚意想见你的!真的,请相信我!请先不要公开照片好吗?我想见见你,一切都好商量了,求求你了」

    「住口!」

    那沙哑的声音好象有些不耐烦,粗鲁地打断了徐静蕾的话,「现在求饶已经晚了!我不想再听你那哭泣般的讨饶声。是你失约在前,为此而付出代价是应该的!我现在只想告诉你,你的第一张裸照已经被我公开了!」

    「什、什么!」

    徐静蕾闻言大惊失色,只感觉脑袋嗡嗡地作响,天地仿佛都开始旋转起来,「你请你等」

    「不过别惊慌,美丽性感的徐小姐,因为是你第一次失约,所以我只把照片放在一个别人不一定会留意的地方了,以示小小的警告」

    「在、在哪?」

    惊慌失措的徐静蕾听罢赶忙问:「求求你赶紧告诉我!万一真的让别人看见了就完了!求你了」

    她的话语急得带着哭声。

    「请看看你桌面玻璃下面压着的那张纸片」

    陌生人话音未落,徐静蕾的眼光已经落在了餐桌玻璃下面的那张白色卡片上。

    这不就是一张反面朝上的照片吗?刚才就一直被压在这里的,难道对方事先就已经在桌子上做了手脚?而且刚才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出这是一张照片来?

    无心再细想,徐静蕾紧张地张望一下四周,确信无人注意后,她将手机放在一旁,左手慌忙抬起玻璃,右手颤抖而慌乱地将那张照片抽了出来。用手遮挡住,借着烛光,她小心地将那照片反过来一看:她的**赫然在现!

    不错,这正是那天她所拍的**写真照片中的一张!

    不及细看,徐静蕾羞愧而惊慌地将照片揉成一团塞进了挎包。这时手机里好象又有了声音。

    「喂喂」

    回过神来的徐静蕾连忙再次抓起手机。

    「哼哼!找到了?恭喜你了,徐小姐。」

    陌生人的声音继续冷酷地响起在耳边:「不过别高兴太早,如果你还是那样没有诚意,第二张裸照也许马上就会被别人捡到的」

    「什么?还、还有第二张?」

    徐静蕾高悬着的心刚刚放下,现在又突然被人紧揪住一般闷痛起来,「请、请不要这样!我、我有诚意!真的!我听你的,听你的还不成吗?」

    「哦?真有诚意的话,哼哼」

    陌生人得意地顿了顿:「就请把你那高贵的脱掉吧!这样,也许我就会相信你有谈判的诚意,也许就会告诉你第二张照片在哪里,趁别人还没有捡到之前」

    「你」

    徐静蕾顿时语塞,脸羞得通红,「我怎么能」

    「怎么?不愿意么?看来,没有谈判的必要了」

    「不!请等等!」

    徐静蕾急得真想哭出来,「这大庭广众的,我怎么能」

    「如果你真有诚意,这里有洗手间嘛!」

    陌生人的话让徐静蕾一阵心寒,「到洗手间把脱了,应该不困难吧,呵呵!」

    「可是」

    徐静蕾还想说什么。

    「再不快点,也许那张照片已经被人捡走了。也许是个流氓无赖,也许,还是你认识的人!」

    「你」

    徐静蕾的胸脯剧烈起伏着。

    「想想你的同事朋友吧,还有你的影迷」

    「够了!」

    徐静蕾把眼一闭,一咬牙,转身离开了座位,「我照办,照办还不可以么?」

    强忍着泪水,她按掉了手机,揉了揉太阳,慢慢地走向洗手间。她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折磨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她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力了,甚至,她连思考的权力都被剥夺了。

    高跟鞋重重地踩在地板上,徐静蕾觉得她的每一步都好象在迈向深渊,迈向魔鬼,可是她只能这样做。她不清楚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可她却清楚如果不这样做,她幸福的一生可能会被迅速毁灭!

    来到女用洗手间,徐静蕾栓上门,重重地靠在门后,一面将手颤抖地按在蓝色的短裙上,一面闭上了眼。想着她的裸照很可能正躺在路人的面前,想着她的名声,想着她那幸福的事业和家庭,忽然却有无数狰狞的面孔在她眼前来回盘旋起来。

    一咬牙,徐静蕾掀起了蓝色裙子。当她的目光顺着自己那黑色丝袜一直往上,停留在白色的上时,她的眼泪溢出了眼眶。一闭眼,徐静蕾的双手拉住的两端轻轻往下一拽,小巧的飘然离开了她的下腹。

    当这悲哀的离开那丛黑亮的,顺着缠绕着黑色丝袜的大腿缓缓下滑时,它已经预见到刚才它所一直保护着的那个器官,迟早有一天会遭到蹂躏:陌生的蹂躏,悲哀的蹂躏,暴风骤雨般的蹂躏

    五分钟后,徐静蕾缓缓地走出洗手间,身上依旧是那袭天蓝色的连衣裙。她的手中,紧紧地攥着被揉成一团的。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我已经照做了”

    徐静蕾强忍着心头的愤怒和羞愧,接通了手机,“请告诉我,照片放在哪了?”

    “哦?看来,你也许真有点诚意,呵呵”

    陌生人的声音冷冷地从手机里传出,“不过,只做到这种程度,好象还不足以完全说明你的诚意吧”

    “你、你还想怎么样?”

    徐静蕾闭上眼,身体开始轻微地颤抖。

    失去包裹的圆滚丰满的在紧束的短裙下暴露着,美好的形状和**的现实几乎一览无余。徐静蕾尴尬地站在咖啡观的大厅里,感觉四周客人已经投来异样的目光,她只能慌乱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服务生正在收拾桌子,所以她只得将脸转向窗户,尽量压低声音。

    “为了完全证明你的诚意,你应该更多地表现一下,继续用你的行动”

    “你你的要求太过分了!我有我的底线,请不要得寸进尺!”

    徐静蕾将手里的握得紧紧的,咬着嘴唇,难抑愤慨地回了一句。显然,她觉得自己已经掉入了一个圈套,感觉上了当。

    “生气了?哼哼”

    陌生人的声音继续保持着沙哑,“一切进展得很顺利。可惜刚刚感觉到你的诚意,你却这样回答。太让我失望了!我并没有恶意,否则早就做出那些能彻底伤害你的事了,现在我无非是想试试你的诚意而已!既然你连这点勇气都没有,那我们也没什么可以谈的了,你的照片只好”

    “等等!请稍等一下!”

    徐静蕾忽然打断了对方的话。

    事到如今,她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后退了,否则之前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现在的徐静蕾已经坚定了想法,无论对方玩出什么花招,她也必须周旋到底。身败名裂对于她来说太可怕了,毕竟她有自己热爱的事业,和温暖的家庭。若是能要回照片,再大的代价她也愿意付出。只要小心一点,她相信这个陌生的威胁者能在公开场合里应该不会掀起什么风浪。

    “好吧你要我怎么做才令你满意?”

    打定主意后,徐静蕾轻声问道。

    这时服务生已经收拾完餐桌,端着盘子离开了位子。离开前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徐静蕾,而徐静蕾早已无心去理会他。

    “哦?答应了?痛快!呵呵!徐小姐真是痛快人!和你合作真是愉快!”

    “哼!”

    显然徐静蕾对合作一词感到可悲而可笑,她不无蔑视地从容说道,“请不要自做多情了。我不想认识你,也不想与你有什么合作。说出你的要求吧,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遵守约定的,但也仅限于这一次!但也请你不要太过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好!痛快!”

    陌生人轻哼了一声,“早知道徐小姐是痛快人!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不兜圈子了!现在就请你到楼顶的天台见面吧,我们好好谈谈”

    “楼、楼顶天台?”

    “对。这栋楼的一、二楼是咖啡馆,三楼到七楼都是居民住宅。我已经观察过了,楼顶的天台很安静,几乎没什么人。”

    手机中陌生人的声音冷冷道,“你应该不会希望我们在人来人往的公开场合谈论你的**照片吧?”

    “可、可是”

    徐静蕾内心一颤,顿时又警觉起来,“那里会不会太僻静了?就我们两个谈,恐怕”

    她深知,自己原本就处在被动的地位,如果离开了大庭广众的场合,自己只会更危险。

    “两个?当然只能两人谈。”

    陌生人讥笑了一声,“难道你希望我找一群观众,来欣赏你那一丝不挂的**照片?并现场观摩我们讨价还价的过程?”

    “当然不是。可是我”

    徐静蕾好不容易略有安定的内心,突然又矛盾起来。

    “我能体谅你的难处,我也知道你的担心和顾虑,呵呵!”

    对方好象听出了徐静蕾的顾虑,“对于你这样忠贞的来说,贞洁是最重要的。我也知道,即使你出于爱美的目的去拍摄那暴露不堪的**写真,却也始终坚守着最后的防线,我说的没错吧?呵呵!”

    陌生的声音虽然继续沙哑着,但口气好象有所放松,“你放心好了,既然你有了诚意,那我也该拿出诚意来。我可以明确答应你,只要你按照约定去做,我可以保证决不会超越你的最后底线,怎么样?”

    “底线?”

    “怎么?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

    对方笑了一声,“那好,我就直白地告诉你。这条底线,就是你决不会受到。这是我的承诺。”

    “你”

    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个词,徐静蕾顿时还是觉得面红耳赤,浑身上下不禁一阵冷颤。

    “怎么样,徐静蕾?我说得够明白了吧?其他的我不敢说,但是这一条底线,我可以绝对保证。”

    “可、可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

    徐静蕾也想不到自己会顺着对方的杆子爬,说出这样丢脸的话来。可是现在已经不是羞愧的时候了,她的内心开始无数次地质问着自己,对方值得信赖吗?“我连你是什么人都不清楚,怎么可能相信”

    豆大的汗珠渗出了她的额头。

    “你完全可以相信我。因为我大可不必这样颇费周折地和你交流,我还有其他许多的方法。”

    陌生人信誓旦旦地哑笑道,“请你想想,如果我想对你做出不利的事,我何必绕这么个大圈子?我完全可以象电影里那样,直接找到你的家里去威胁你,这样岂不方便?”

    “这”

    徐静蕾听罢顿时一愣。

    “让我们来好好设想一下如何?试问你一句,如果在某一天傍晚,我拿着你的裸照出现在你的家门口,象你这样爱家庭的人,敢于冒着家庭破裂的风险而拒绝我的拜访吗?即便你知道我正用垂涎的目光盯着你,恐怕你也不得不把我让进屋里,对不对?”

    陌生人冷笑一声,开始煞有其是地分析道,“我知道你不会,你也不敢阻拦,对吧?那好,我们继续设想下去。我当然会大摇大摆地走进你的客厅,很嚣张地坐在你的沙发上。而你虽然会装模做样地为我倒上一杯茶,可你早已魂不守色了,当身穿短裙的你心不在焉地坐在我的面前时,我就可以毫不费力地看清你裙摆内性感的,就象照片上的一样,肉色的”

    徐静蕾听后脸顿时一热,而心中更是一颤。她诧异地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出什么话能反驳,对方的话听起来确实有几分道理,狠狠刺痛了她的自尊心。

    “就在这种气氛下,我们开始了谈判对,谈判嘿嘿!”

    陌生的声音再次猥琐地笑了一声,“我的要求当然很直接,而你当然很愤怒。你的内心很想尖叫、痛斥、怒骂、呐喊,甚至是打电话报警,可是,你却不敢这么做!因为我手中捏着你的幸福。只要你有一丝不从,这些照片就会从窗户飞散到外面的各个角落,所以,你只能屈服”

    电话那头的那男人继续分析道,“当然了,我也不会太心急,因为我胜券在握,呵呵!我会慢慢地羞辱你、调戏你我会让你自己把衣服脱掉,当着我的面,一件一件的,从上衣开始,再到裙子、内衣当无可奈何地离开你那高贵坚挺的时,你的眼眶肯定已经湿红了,我当然不忍心再看下去了。我会上前帮你,一把将你那昂贵的从腰部一下扒到脚跟,而后把它抛在空中”

    “啊你、你在说什么呢”

    对方的话语越来越不堪,显然超出的徐静蕾的预料,她又急又气,可一时却根本不知该如何回迎,只感觉自己脸上热得发烫一般。

    “然后我会在你的面前将我自己脱光。正当你的双手慌乱得不知是该保护还是遮掩的时候,我会突然牵住你的手,拉着你往那温馨的卧室走去,请问那时你又能做出什么反抗呢?”

    对方不屈不饶地继续着语言攻势,“我甚至可以想象到你一手遮住,一边用乞求饶恕的眼光看着我的样子。但是几番无力的挣扎后,最后你还是不得不屈辱地走进卧室,羞愧地跪在床铺的正中央,任凭我将你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仔细欣赏一遍”

    陌生人仿佛听出了徐静蕾的窘迫,他开始了即兴的意想象,“我会一把将你搂在怀里,尽情狂吻你,用火辣的舌头强占你的嘴唇,吮吸你的唾液,纵横你的口腔,同时我的一只手会疯狂地将你高傲的捏成各种形状,另一只手则会探进你最神秘的峡谷,让你体内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你虽然拼命扭动,却根本无法挣脱,只能任凭身体悲哀地跌进火热的深渊!最后,当我轻松写意地往你那舒适的大床上一躺,你呢?估计连为我戴上安全套的心情都没有了,而是摇晃着火热的身躯,迷离地跨骑到我的身上来,泣着用你那毛茸茸的,将我怒耸的一吞而尽,用尽你那丰盈成熟的高贵躯体,和我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

    “你!我不,不会的”

    徐静蕾的心简直仆仆地快要跳出胸口,下流恶毒的语言使她几乎羞愧得无地自容,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遭遇一般,又急又羞,泪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可她偏偏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如果我真的那样做了的话,现在你的处境,就不是拿着手机遥远地与我通话了,而是**地和我纠缠在一起,并无奈地按着我的命令不断改换着的姿势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目前你所要关心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和我见面的地点了,而是关心着两人的声音太大而可能惊动到左邻右舍吧!哼哼”

    对方好象故意得理不让人似的,继续口着想象着,“如果我真的想那样做的话,我现在也不至于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轻声地与你通电话了,而是轻松地躺在你家的大床上,尽情地欣赏着你那羞愤难当的表情、略显生涩的跨骑姿势和渐渐娴熟的骑乘技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现在呈现在我眼前的也不应该是沉闷的街道了,而应该是你羞愧的眼神、甩动的秀发、扭动的腰身,以及你那疯狂跳动着的白皙丰挺的!”

    “不!不要再说了!无耻!”

    几句话说得徐静蕾羞愤难当,她完全顾不得咖啡馆四周那惊讶的众人,脱口喝道。

    “可是,我并没有那样做”

    正说到最精彩激烈的时候,对方突然来了个冰水浇沸铁,话风一转,沙哑而激亢的声音骤然恢复了冷漠与平淡,“所以,你应该可以相信我的话,你也只能相信我的话我既做出了承诺,也提出了方案,已经仁至义尽了。至于来与不来,徐小姐自己做决定吧”

    “等一下,我”

    突然的改变让羞愤中的徐静蕾大脑顿时一片混乱,一时无所适从。

    “现在是八点,我只等到九点钟。顺便说一句,你的第二张照片现在就放在天台上。假如见面时你还穿着胸罩,那么你的其他照片就将在这寒冷的夜风里四处飞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