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更要命的是大直直的插在小里,在那娇嫩的上挺进,畅酥的快感影响着李念的生理机制,大量的春水蜜汁在中汩汩产生,温湿的浪水从四周的涌现出来,打在坚硬无比褐色发亮叠头上,伴随着的嚅动而产生大量的润滑剂,大被大量的猥浪水浸泡着,更是激发了原始兽性,不断的在那狭窄小窝里臌涨,还不断的往最深处里伸展着,随着的嚅动而刮动,更是爽得大美女一阵阵发颤发浪:当林俊逸把那硬得褐色的大,慢慢的往那诱人的神秘通道挺进时,一股吸力把褐色蟒头给吸了进去,小巧润滑娇嫩的一下子紧紧的含住硕大叠头,随着林俊逸慢慢的挺进,口就如小嘴一般紧紧的咬住不放,从巨大的蘑菇头一直到硕大的棒身,都是肉与肉紧紧的相连着,就连刚才汩汩的流水都给堵塞得密不透风,里面好像有多重一般,层层的包住那突闯玉门的巨物,一环紧扣着一环似的紧紧咬住,巨大的把里面潮湿温润的空间撑得一丝不漏,温暖的滑肉包住发烫的大,中的花蕊紧紧的吸吮着蟒头,**蚀骨的快感也由敏感叠头上传来,通过后脊椎骨上传入大脑中,麻酥快感直爽得林俊逸呻吟大叫:林俊逸感受到自己的大躺在一个水做的窝里,那里好温润好嫩滑好紧俏,夹着自己的整个紧紧的,原本硬得涨痛的大在这个紧凑的小窝里,不但不会难受更不会有涨痛的感觉,在这个小里却得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放松和舒服。感觉到小玉口处那两团肉紧紧的包住大,而抵触在最深处叠头死死的压在一团极其柔软之上,不仅不难受还感受到那里软肉包围着敏感蟒头,时不时的传来轻轻的吸吮力和嚅动抚摸,极其的舒服和过瘾!这种一边紧紧咬住不放一边轻微嚅动吸吮,这种从里蟒头传来的酥畅快感直爽得林俊逸畅呤着:“好爽啊!念儿!你的那张小嘴咬死我了!”

    当林俊逸的大顶在的最深处时,他感受到那里有嚅动,感受到坚硬叠头上有在滑动,四面八方的温湿软肉还不时的挤压整个大蘑菇头,就像大在很小的口腔里活动一样,受到内腔中的挤压。还有就是在挤压的过程中,中不断的抽搐抖动,产生大量的春水蜜汁浪液,一股一股的潮湿温水打在敏感叠头上,让林俊逸唏嘘不已感到名器就是名器,果然不同凡响呀,酥爽快感连天!

    感受到中不断的收缩而收缩,挤压着敏感叠头,更让林俊逸快感连连,于是不断的把自己最长最硬的巨物往里顶去,直把自己的紧紧的贴在李念的玉门上,不留一丝缝隙!

    李念感到在自己里的大越来越大,越顶越深,顶得自己都难以喘气了,感到刚刚空空的如今被塞得满满的,这种酥涨快感逐渐加大,里被顶被插得也舒服极了,不由的随快感加重而浪荡的呻吟着。

    李念被坚硬的长物顶在里,越来越有力的抵制在心坎上,这种全身涨满的快感很舒服很享受,所以随着林俊逸的大顶进而加大,大美女的小嘴响起了最荡的词而乱叫着。

    在林俊逸居高临下观看到大美女的李念,由刚才始的美女矜持到后来的放荡,只是过是一眨眼之间,由穿着性感的紧身装到现在的半裸半露的躺在沙发上,那件紧身的小白衣早已被褪在上,那包着娇乳的薄也一同的被褪在胸脯上,那对雪白高耸的一晃一摇的在胸脯上晃动着,雪白的上两处红点也随之挪动;那青绿色的小短裙现已被翻转于雪白的小蛮腰上,那条**的小虽说是脱了可是还挂在修长的**上,滴答滴答还在滴着刚才的春水蜜汁。

    而那小青绿短裤之下是一片修饰整齐的小芳草,虽说李念比林俊逸年纪略大一些,可是这里的毛发却比林俊逸还稀少,只有一小触修理的芳草长在两片粉色花瓣之上,犹如一束幽谷黄花!黄花之下就是那只鲜红挺拔的娇嫩红豆!

    红豆之下是两片正大大畅开的粉色花瓣,鲜娇通红的玉门中正插着一根暗黑褐色大,硕大笔直的大肉条把两片粉色花瓣涨得开开的,还把玉门中的一丝嫩红肉给挤了出来,紧紧的贴在雪白的之上,此时此景也犹如一朵红色花蕾入黑虫的景观!随着林俊逸挺进大而看到李念的浪相姿,再听着大美女的浪词语,真的是别有一番快感在心头呀。

    看着之前还冷若冰霜的美女,看着之前还高贵无人能及的美女,看着这个比自己大的美女,如今像一个女女一般的躺正自己的,再看到自己的大插进这全是雪白一点红的部位中,再看到这个曾经捉过话筒的玉雕之手,如今却是紧紧的捉住沙发上的丝绒,再看到这个雪白的玉体现已是泛起性情的红潮。再听着动人的语看着诱人的姿,林俊逸从内心里的感受比身体所受到的快感来得更强烈一些!

    林俊逸把躺在沙发上的大美女再摆正一些,这样就把大美女的雪白丰厚的翘臀移到沙发边上,而上身则是躺在沙发上,那被褪了内衣的,虽说大美女整个人的上半段躺在沙发上,可是那对骄人的**却是弹力十足的娇挺于雪白的胸脯上,雪峰之上的娇小红蕾正迎抓而立着,十足一个傲立的娇乳勇士!

    而下半身则是旋挂在沙发边缘上,两条雪白修长的**则是往不同的方向打开,中间的神秘幽谷禁地又一次被打开,露出那鲜红娇嫩的小玉门来,虽说刚才被巨大的异物闯进过,可是身于名门玉器的特殊结构,玉门前的两团红肉还是把小口塞得紧紧的,除了晶莹剔透的春水蜜汁流出外,那里还是紧锁的大门一般,一点空隙都不没有,就好像这个玉门从来就没有人进过一般!

    看到紧闭玉门的口和那迎抓而立的娇嫩,林俊逸兽性再次大发,不顾坚硬涨痛的大,只用一嘴两手向这个玉体堡垒进攻!

    “26”只见他一弯腰张开血盆大口一嘴就含住左边娇嫩的鲜,两张嘴皮子一合紧就把娇挺的小红头给含入了大嘴中,还不断的吸吮这颗小小花蕾,大嘴吸吮得“啧啧”有声,而且还不断的用躲在口腔里的大红舌向这个小小红蕾进攻,一时在这个小娇头顶上打转,一时用舌头把整个花蕾包住,一时由上而下的在这个花蕾上扫荡,而夹住的大嘴皮也不时的夹紧放松再夹紧,夹紧的力度由轻而重,由慢而快的重复这一动作,吮吸夹头的过程,这“啧啧、嘘嘘”就不曾中断过,林俊逸的大嘴就在这个雪峰之上响起了一副吮奶唱响曲。

    而另一座高耸的雪山之峰同样也逃不出被折腾的恶运,右抓有力的在那座无人能攀登的雪山上大玩特玩,不是用四指抓就是用食指挑逗峰上小红头,还时不时的用手指轻弹这个娇滴滴的小头,弹着小红头随雪白高耸的**一颤一抖,在这全是雪白的区域里有一个小红点随侵袭颤抖,情景恰似好看动人!

    而林俊逸另一只大手则伸向了自己心仪的名器之上,无名指与食指在粉色的唇片上划动,还借着大腿分开的优势再尽最大的力度分开这个玉门,随着无名指与食指的力度加大,这两片粉色唇片被大大分开,薄而小的粉色大花瓣被分开,立在唇片之下的小小玉门被无情的分开,通红娇嫩的肉团左右分开,露出了玉门中那细小的鲜红走道,里面春水蜜汁成堆缓缓的流了出来,闪着秽的浪水汩汩的出现在林俊逸的眼皮下,说有多荡就有多荡。

    林俊逸的中指粘满了大量的春水蜜汁,顺着被打开的玉门,轻轻的挑动着红通通的玉门,在那嫩得出水的红肉上轻轻的划动着,一下二下三下借助春水蜜汁的润滑,中指很好的在那一寸之地上玩弄着,每挑拨一下就流一串春水蜜汁出来,在那小巧可爱的玉门里涌出大量的汁浪液;而林俊逸的大拇指也在那束小芳草之下玩弄着挺翘红豆,还时不时的摆弄这个红红的大嫩豆,有时挑剔有时挤压有时划动,力度由轻到重速度由慢到快,大拇指不断的在那挺翘珍珠花蒂上玩弄。随着两指在敏感的区域里挑逗玩弄,两片粉色唇肉下的小玉门还一吸一吮的有节奏的收缩,大量的春水蜜汁随着挑逗玩弄从小小玉门中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