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2005年,我们不得不注意一个人,那就是张静初。未映先红的《花腰新娘》接踵而至的《七剑下天山》、《赤壁之战》加上《孔雀》从柏林电影节上赢回的银熊奖,将使她不红也难!

    中戏导演系毕业的张静初,做过文案、拍过广告,然后却阴差阳错地开始了水银灯前的演艺生涯。张静初以其乖巧靓丽、清纯冷艳的形象和同样幸运的机遇,在刚出道时被称做“小章子怡”说张静初像章子怡,可能是因为她除了有出众的外表外,还因为她幸运地遇到了林俊逸这样的老板

    好不容易等到《唐山大地震》开机新闻发布会结束的时间,一行十几个人的剧组坐着公司奔驰面包车开向了片场。面包车的座位不多,十几个人坐着稍微有点挤。

    主演张静初上来后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便坐在了林俊逸的左边。林俊逸只觉得左腿被一条丰满的大腿紧紧地挤压,全身的感觉器官好像一下子全都集中在那条腿上,充分地感受着从张静初丰满,富有弹性的大腿传来的热量,老二就开始慢慢膨胀,一会儿,竟然把裤子顶起了一个大帐篷。

    张静初斜眼一看,脸上微微的一笑,心里暗想这个林总果然风流倜傥,这个时分竟然就在想那龌龊的事情,不知不觉的,下面就有点兴奋了

    林俊逸习惯性的看着远方的景致,《唐山大地震》剧组刚成立,很多事情还是一团乱麻,特别是这次电影投资数亿,压力很大,无聊之际,他突然眼睛一亮,张静初正弯着着腰在前面找着什么。牛仔裤绷紧着的圆鼓鼓地微微地翘起,有节奏的作着小幅摆动。林俊逸从后面看着,只是觉得仅仅一个这样的一个竟也让自己春心荡漾。林俊逸记得自己在一些内参书上看到说“爱晃的女人强烈,喜欢老牛推车的姿势。不知道这个张静初是不是啊?”

    心里想着,脚步就慢慢地前移了。走到边上才发现今天的张静初穿的竟是一件白色的衬衣,里面白色胸罩的带子清晰可见。可能是因为天气炎热,衬衣的上面的两个扣子已经解开,从这个角度看去,竟看到了一片白花花的胸脯。

    张静初抬起头,就看到嘴角有点口水的林俊逸,低头一看,脸上假装飞起一片红晕。低声导道:“林总。”

    林俊逸迟疑了一下,道:“静初啊,我正想着片子该怎么拍啊。”

    张静初笑道:“林总啊,我在这里和你拍片可是第一次啊,你可要多多帮助,别让我吃亏了。”

    林俊逸笑道:“帮,肯定帮啊。我正想着怎样把你给整红了啊?”

    林俊逸看了几眼正在专心研读剧本的几位演员,样子很投入,脸上不觉闪过一丝会心的微笑。

    然后他又走近了坐在角落里的张静初,首先他看到的是剧本上密密麻麻的清秀的字迹,接着眼睛一亮,竟是移不开目光。原来张静初穿的那件白色衬衣上面的两颗扣子还是解开着的。林俊逸从上往下看去,看到的是一条深深凹陷的,旁边是雪白的凝脂般的肌肤。嘴里又咽了口口水,的立马就翘了起来。

    这时候,张静初看到了林俊逸站在旁边,装作不安地动了动,胸前的一下子像波涛般摇了摇。林俊逸的心跳一下就加速了,赶忙转身走开,生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住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伸出荡的双手去触摸,那可就有损自己的光辉形象

    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下榻的酒店房间,林俊逸习惯性地在DVD机里放了版内参碟片,脱了衣服躺倒床上看了起来,故事里的二人相互配合、相互得趣,其乐无穷。

    正看到男女主人公缠绵难当,渐入佳境时,一个衣衫半解、斜挂肩上,粉红挺立,头发披散,脸如桃花的女子碰开了房门,软软地倒下。

    林俊逸大惊之下,只觉得一阵强烈的收缩,再也忍不住一泻而出。他定睛一看,那个摔倒在地上的女人不是张静初又是何人?却见到那个张静初满面羞惭,面色粉红,好似受了极大的刺激一样。上身雪白的身子,挺立的又散发着一股让人心动的光芒。

    林俊逸嘿嘿一笑,赶忙移步下床,走到门口,向外面看了看,便扶起张静初。在扶张静初的时候,手掌顺势往前一伸,正抓住了她的。张静初呻吟一声,觉得痒的厉害,支持不住又要跌倒。

    林俊逸防范不及,竟一把跌倒在张静初的身上。**的胸膛刚好压在张静初挺立的上。疲软的又好像死灰复燃样地开始蓬勃翘起,慢慢地对准了张静初下面那微微凹陷的地方。张静初假装娇软无力,两眼水汪汪地看着林俊逸。

    林俊逸色心萌动,看着这个自己从上午就心怀企图的女人,再也忍不住,一低头就吻住了张静初红艳欲滴的嘴唇。张静初紧闭着牙齿,俊俏的脸蛋不停地摇来摇去。林俊逸一不做二不休,伸手就去抚摩张静初的。张静初假装“呀”的一声,张开嘴巴。林俊逸的舌头就顺势伸了进去。嘴巴含住她的舌头,一阵猛吸。

    张静初假装痛楚的表情,虽然伸出手来轻轻地捶打林俊逸,但还是任他抱到了床上。

    在这种情况之下,林俊逸靠近了张静初一个香软而充满了诱惑的身体,搂在了她的盈盈一握的纤腰之上,微微的用着劲,向着卧室里走了过去。

    一边闻着从清纯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特有的体香和汗水的气息混合在一起的气息,林俊逸一边坏坏的道,静初小姐,你以为就你想我,我就不想你么,走,我们进房间去吧,我现在就好好的疼疼你。

    张静初一个香软的身体仿佛没有一根骨头一样的,任由林俊逸搂着自己,嘴里也喃喃的道:“林总,你坏死了,我,我来只是想找你说说话的,你怎么一上来就欺负我呀,我,我要回去了。”

    张静初的话虽然是这样的说着,但是却根本没有半分挣扎的意思,就任由林俊逸将自己给搂进了卧室里面。

    带上房门以后,看到张静初正在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以后,林俊逸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他的双手已经按在张静初美妙的胸前轻轻的揉搓了起来,林俊逸的双手开始在张静初的身上游移,细腻嫩滑的晶莹肌肤让林俊逸爱不释手。

    林俊逸将张静初温软的娇躯横放在自己的大腿之上,双手怜爱的轻抚着张静初柔顺的长发,然后低头亲吻起柔软娇嫩的樱唇来。林俊逸寻上俏张静初香唇,使劲地吻她,抚摸她柔若无骨的香肩,用尽林俊逸的热情、力气。

    张静初娇躯不堪刺激地强烈抖颤,不片晌嘴唇变得灼热柔软,抽出玉手搂上林俊逸脖子,沉醉在林俊逸的热吻里这梦幻般的热吻足足持续了数分钟之久。

    林俊逸的嘴巴一刻不停地吮吸着张静初的柔唇,仿佛林俊逸是深情拥吻自己女友的护花使者,林俊逸不觉裆中之物,挺挺然呼之欲出,遂腾出双手,游走於张静初全身。

    一手伸於张静初胸前,隔衣摸张静初胸前那对白嫩细滑之白玉杯,上缀小小樱桃,硬硬如实,每一抚,张静初兀自跳个不停,林俊逸不住捏弄,把握揉搓,一手陈仓暗渡,直取张静初,隔衣摸住肉鼓鼓牝处,爱不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