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见到巩新亮这么陶醉的吮吸自己的手指上的春水蜜汁,林俊逸也不由的伸出舌头来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蛋清般的春水蜜汁对男人来说应该是极品,正所谓采阴补阳嘛,自己也应该的吃一吃这上等甘露才行,打定了主意之后,林俊逸也想品尝品尝一下这位高贵小的春水蜜汁。

    说实在的,巩新亮白嫩的肌肤犹如水做,白里透红的肤色让他觉得这么健康的女孩子流出来的春水蜜汁一定是男人大补液体,看!巩新亮流出来的液体清如泉水,随着一波一波而来的潮击,从她鲜红的里流出来的液体是那么的浓烈清黏,缓缓而下的蛋清液体犹如一股浓密的糖浆,不断滴在地板上的清浓浆蜜惹得林俊逸一阵眼馋,恨不得把滴在地板上的所有甘露都流进他的嘴里好好的品尝品尝。

    巩新亮早已摆好了一付任人的姿势,只见她趴在机舱的地板上,前段微微的向前倾而小蛮腰以下的部位则是高高的翘起来,上衣制服早已脱去早已被她自己拨在胸膛上,一对雪白的**紧紧的贴在铺着地毯的地板上,两颗鲜红的大葡萄果粒被无情的挤向两边,它们正向林俊逸展示着诱人的芬芳;而小小蛮腰则是曲线般的弯曲着连接着高翘弹实臀部,那制服短裙早已被她撩拉于腰鼓上,白花花的翘臀正展示着它的傲人风采,松张有驰翘臀正浑圆的暴露在林俊逸的眼前,那是一座雪白的大山耸岭,两片娇嫩的肌肤正紧紧的夹住细缝里的幽谷,看着那条小巧的T字丝边被拨到一边去,那涓涓流水的鲜鲍正从中间淌出诱人的蜜浆来。而那只纤细的中指正在细缝中自由的进出,每每抽出一刻即带出大量的蛋清液体来,打湿了翘臀两片的嫩肌、打湿了两片正充血的花瓣,也打湿了林俊逸那鼓着大大的牛眼睛。

    “呀受不了太他妈的诱人了看着这么诱人的甘露我要好好的品尝品尝”

    林俊逸再也受不了那色诱的春光,他大步的从椅子上趴了起来,快速的就蹲在巩新亮雪白柔润的美臀上。

    只见林俊逸用大手扳开两团肥美的臀肉,再看到小巧的T型早已是拨到花瓣边上,两片充血的粉色唇肉正鼓鼓的涨裂着。林俊逸用打篮球练武功的粗糙手指扳开两片充血的唇肉,只见**的唇肉上早已是红根斑斑,唇肉上的皱褶正在不断的颤栗着,好一副粉色唇肉汇响春秀图,细心的林俊逸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景观,那就是巩新亮的花瓣边大边小的左右敞开着,就像她那性感的丰唇一样的可爱动人;再把目光移到那两团细细的小芽上,这两小团嫩芽正有节奏的收缩着,鲜红嫩芽也被春水蜜汁浸泡得靡色迷香地正展着迎宾的架势,这两对娇嫩的被涓涓而淌的春水蜜汁侵袭油光细腻,看得林俊逸恨不得一口含在嘴里好好的品尝一番;而巩新亮的那只小小的中指,正在这两团的红进进出出,每每抽出时就带出大量的蛋清式的液体,把纤细的手指浸渍得靡光亮有泽,看得林俊逸忍不住的伸出自己的大舌慢慢的贴在这片娇嫩的土地上。

    “啊好哥哥,好烫人的舌头呀噢”

    当林俊逸那粗粗的舌头贴在娇嫩的门红肉时,巩新亮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发出一连串的**呻吟声。

    “好肉呀嗯好多的浪水呀我要好好的喝一喝以解我心头之渴喔好鲜甜的春水蜜汁呀宝贝的蜜汁真的不错哗又流水了呀真不错”

    林俊逸伏在巩新亮的翘臀上,两只粗粗的大手指边扳开大小不一的唇肉,炯炯有神的大眼盯着两片唇肉下的春光,那里是雨靡靡、晨雾浓浓的展示着她诱人的风景。林俊逸伸出舌并用舌尖轻轻的在两片唇肉里探索着,宽厚大舌紧紧的贴在娇嫩的唇肉上,象舔冰棒一般的着唇肉中的汁液,火热的舌头在油光滑道里来回的着,舌头上的颗粒紧紧的贴在鲜红的小唇肉上,林俊逸要让舌苔颗粒在娇嫩的小上磨擦,想要把嫩滑的小变成粗糙的砂布。

    可是任他的舌头怎么这娇嫩的,它不但不会变成粗糙的砂布,还不断的从里排出大量的温湿滑液,滑黏黏的粘在舌苔肉粒上,黏稠的蛋清物质粘在林俊逸的舌苔与牙床,在与大嘴吸吮而来的浪一同被吞入肚子里。

    “啊受不了了好热好烫人的舌头呀噢”

    一边扭着小腰一边不断的呻吟着,巩新亮只能张着大大的小嘴喘着新鲜的空气。在林俊逸的舌头每攻击之一下都让她神经崩溃,头皮发麻中枢发酥,她只感到爱郎的大舌老在前后,舌头每划动一下都让她气喘吁吁、小脸娇红如霞。

    “啊不行了快用舌头干进去吧里痒死了噢受不了了要被痒死了喔大老公快用来我吧人家痒得受不了了噢”

    林俊逸的舌头每每在她的唇肉四周走过一趟,巩新亮都会情不自禁的从内心到咽喉里喊出来。被舌头着快感死死的打在她的心坎上,一浪一浪而来的舒畅感击得她全身缺乏力劲,她只感到自己快要升天了,爽得全身上下都晃荡了起来。美女是舒服是舒服了,可是体内的还是无法解决,毕竟这舌头不象棒子那样的硬和长,可以伸入到自己体内的最深处,舌头不但不能止痒还让她更是难耐,痒得她都快没有力气再支撑这具敏感的娇躯了。

    林俊逸抬起头来,挺起猛然,直末到根。被突击而来的大一捅到底,巩新亮小脸一变刚才还正在呻吟的小嘴也张得大大的,就好像林俊逸的大一插到底干到她的心脏似的,顶得她差一点儿喘不过气来。只见她不断的摸抚着涨得开开的唇肉小水洞,一只手则是摸抚在平坦的上,可能是大太粗太长顶到她的小肚了,让她有些难受而自摸来。

    一插到底,林俊逸感到从与蟒头处传来挤兑的快感,的温湿空间刚刚好,包得大的涨硬发痛感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畅乐爽的感觉。他感到里面滑潺潺的,有一层层的滑肌紧紧的裹住涨硬叠头,插在里的棒棒被一种暖和温润滑爽的肌肤紧紧的包住,在最深处还感受到蟒头被一阵阵的吮吸,蠕动的滑肌不断的涌出温湿的滑液来,让挺硬得涨痛的大苦楚一下子全没有了,爽得自己不由的想抽动起来。

    随着爱郎的大后,巩新亮不但不能止痒,还被爱郎的涨得全身酥痒了起来,又粗又硬又长的大直挺挺的干在自己的小里,**亢奋的了起来。

    男人不抽动不爽,不泄不为快!于是,林俊逸在感受到美女白领里的滑肌层层蠕动,春水蜜汁阵阵涌来打在自己敏感叠头上,除了爽还是爽,他伸出双手摸到巩新亮吊挂在胸脯前的那团雪白,摆正好自己的挺抽姿势,低头看到自己硬得发黑闪着霸气亮眼的青筋泽色,粗涨的大把两片充血的唇肉挤得开开的,并把在水洞前的那两小片逼使在两旁,粗硬的就象一只搞棍的分开水帘洞的,把两片近在咫尺唇肉分得远在天边,只能隔棒相望以解相思之苦!插在水帘洞间的大间隙中溢出晶莹剔透的蛋清液体,大量液体缓缓而溢出的打湿外头那一点,也打湿了两人之间的发毛和贴肉。

    看到美女白领象母犬般的跪在柚木地板上,挺着黄蜂般的小蛮腰支撑那肥腻的高翘美臀,正接受自己在她的雪白翘臀后方粗犷的抽她的。林俊逸挺着壮实的臀部一次又一次有力的向着前方发起猛烈的耸,一下又一下的向着美女最嫩最滑最软的肉里挺插,每一下都撞得巩新亮肢体摇晃、波涛汹涌,特别是那没有束缚的子,被摇晃的娇躯甩得东摇西摆、上下乱窜。

    林俊逸腰椎用力的向前冲击着,他的大手则是伸向的摸索着,他有意的用食指与无名指紧紧的夹住那晃动的,把那娇嫩鲜红的小圆头紧紧的夹住不让它们摇晃,他毫不留情的夹得这两只肉苔突显圆形的变成扁肉来,因为娇嫩蓓蕾已被手指定型而晃动的则是不断的甩动,这样一样就成了与之间的甩动拉锯战。

    巩新亮一边感受着下盘自己的酥麻快感,一边感受着甩动的被捏得疼痛入心的感觉,双重入心入肺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只能拼命的摇头不要爱郎的折磨,可又从嘴里喊着快乐的呻吟声来。为了忍住胸脯传来的痛楚感觉,她只能把自己刚才在抽动的指放在嘴里轻咬,想借此来消楚带来的疼痛之苦。她还时不时的扭转头来迷乱的看着后臀上发击狂攻的爱郎,希望他自到自己楚楚可怜的样子而放弃夹弄的虐爱。

    巩新亮越是疼痛与激爽相结合的楚楚可怜样,越是激发林俊逸那仅存于内心最深凌辱手段,他喜欢看着美女被自己一边得死去活来,而对自己的凌辱爱戴毫无阻止之力,那种逆来顺受的楚楚可怜样就是他最大的性情乐趣。现在看到巩新亮的逆来顺受的可怜样子,他得到了一种超过欢爱的满足感,对着巩新亮的这种神情,他不但不感到难受反而更是加大了拧力度,而腰部更是像安装一部高动力的马达,不断的疯狂的向前猛冲,还专向里最嫩最滑的蕊心里干,直干得巩新亮全身开始紧擞抖了起来,全身开始一阵僵硬猛烈的颤栗。

    巩新亮象似要蹬上快乐的天堂了,她正处在的边缘上只能任由林俊逸犹如机械般的干,她现在只有大发潮击来的呻吟呐喊声。巩新亮在一阵狂猛干狠插之下,娇躯一阵发僵发硬也快速的收缩,她快速的挺住自己的肥腻弹臀部死死的抵在林俊逸的上,一阵颤栗过后她刚才颤僵的娇躯开始放松了下来,此时,她正有气无力的趴在柚木地板上,张着大大的性感小嘴喘着重重的气息。她在暗房里来了一个爽如致命的快感,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