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别别停你强我老公比不上你快啊我继续”

    勤勤终于投降,从娇艳的小口中说出令我羞惭不堪的话。

    “哈宝贝”

    林俊逸满意了,放松地平躺下来。

    “别别停快快呀”

    勤勤不依道,同时更加卖力地扭动,使男人的更加深入她的中。

    “哈宝贝自己动我要看着你荡的样子”

    林俊逸在勤勤身下得意地说。

    “讨厌坏蛋”

    勤勤娇媚地对着身下的男人说道,同时加快了林俊逸的的速度。

    本来雪白丰腴的,现在都已变得绯红。一对可令任何男人都想入非非的丰满的现在却变成一对活泼可爱的动人的大皮球,不安分的上窜下跳,幻化出阵阵乳浪。

    此时一双大手从勤勤不堪一握的纤纤柳腰逆流而上,一把抓住了正在蹦跳的大兔兔,大力的揉捏,绯红色的丰满在色手的蹂躏下扭曲着,充血直立的紫红的不安分地从色手下钻出,好像极力地想逃出魔掌

    那本是我的最爱呀!勤勤有着一对令我迷恋的,36E的像皮球般浑圆饱满,圆鼓鼓沉甸甸却又极有弹性的坚挺,像对可爱的大白兔。

    我曾边把玩吸吮边对勤勤说:“这是我的最爱,将来连我们的孩子都不准摸,不许他们吸食妈妈的奶!”

    “你这个色狼,连我们的小宝贝都不让吸奶,就知道自己享受,好吧,我的奶只给老公一个人摸”

    勤勤不无爱恋的看着我,娇嗔地回应我说。

    真的,勤勤的高耸,她今年才23岁,由于年轻而且着重保养,十分白嫩坚挺,始终保持着少女的形状,粉红的高傲地向上翘起。不知道是什原因,虽然我曾对勤勤的又吸又咬,可是勤勤的和还是般的粉红色,衬着勤勤如奶油般细腻的肌肤,真是茫茫白雪中两点红呀。

    我从来就没有对这对小白兔使用过暴力,可现在,却在奸夫的手下,扭曲变形,惨遭蹂躏

    “噢对对”

    勤勤娇泣着。

    “使劲使劲揉揉她”

    勤勤恳求着。

    “哈哈你你说什么”

    林俊逸在身下喘嘘地问道。

    “恩你你坏坏”

    勤勤不依的娇嗔。

    “求求你你”

    勤勤讨好般地更加卖力的上下。

    “乖我不知道知道你你求我什么”林俊逸耍赖地问。

    “揉揉我的咪咪”

    勤勤终于恳求起来。

    “人家人家求你你了我啊!我要”

    勤勤放弃尊严,终于提出羞耻的要求。

    “啊啊”

    林俊逸加大了对的蹂躏的力度,传来的刺激在使勤勤得到满足的同时更加加剧了心里荡的,从樱桃小口中吐出爱的欢呼。

    再看俩人的处:本来乌黑油亮整齐的现在早已沾满了,杂乱无章地贴伏在阴埠上。随着勤勤上下地,不时可见一条闪着靡的亮光的巨大,一根比我那个大很多的暗黑色大,正在令任何男人都想试一试的中钻进窜出。同时两人结合处传来“呱唧呱唧”的靡的声音。

    更可气的是,以前我与勤勤做时,她都要求我戴,因此我的始终未能真正和勤勤的彻底接触过,而现在,那个有着西文A片男主角巨大的男人却什么也没戴,正毫无保留地在妻子的里!我感到一阵阵揪心的痛!

    “亲亲爱的,我累了,我我们换换”

    勤勤被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啊!”

    我像一只受伤的野兽狂喊了一声,但因为醉酒的原因,在别人的耳中我只是酒鬼的呢喃。

    我又“咕嘟,咕嘟”地喝下了半瓶的啤酒,用力的甩着头,好像要赶走脑海中浮现的令我激愤的场景

    “好吧,我们换个姿势。”

    “可我我不想和和你分分离”

    勤勤断断续续地说着。

    “什么不分离”

    林俊逸的眼中闪烁着狡猾的眼色,明显地男人明白勤勤的心意,可是他在故意的挑动着我的娇妻,想听勤勤亲口说出荡的话。

    “坏坏你坏你知道知道”

    虽然勤勤喊累,可是身子却没有停止的意思,依旧讨好地动着。同时细白的纤手游移到男人正在肆虐的手上,加重对自己的的蹂躏。

    “你不说,我我不明白”

    林俊逸在身下说。

    “坏噢我说说,求求你像上次上次,从后面”

    勤勤荡地说。

    “什么?上次?不只是一次被林俊逸干?”

    我一边激烈地自己的,一边自欺欺人地想着。

    实际上从现在他们的表现,很明显地知道,他们远不止一次,而且就算是今天,这两个狗男女也应该做了很长时间了,可是我还是是期望,这是他们的第一次。

    男人,总是喜欢欺骗自己,每当悲剧出现的时候,总幻想找个借口能欺骗自己。哪怕是不现实的谎言

    “可可不要让你你的的离离离开我的身体”勤勤说完,姣妍更加红艳,娇羞地地伏在林俊逸身上,将头埋在林俊逸的耳边,好像怕男人看出自己的窘迫

    “离开你什么?”

    林俊逸在身下停止了活动,同时一只手离开迷人的,来到勤勤的纤腰上,用力制止了勤勤地。

    勤勤睁开迷离的秀目,一双勾人的桃花杏眼水汪汪的看着身下的男人,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双手扶在林俊逸**的胸膛,露出不解的神情。因为插着林俊逸粗大的,那种酸涨的麻痒的感觉,使得勤勤耐不住麻痒,不安分的左右的移动,想通过摩擦来压抑心中的欲火。

    林俊逸看出她的意图,手中更加用力,制止勤勤的摩擦,同时还在上攀爬的色手捏起紫红的,时而用力地揉捏时而又残忍地拉起,好像要将她与分离。

    “啊!你干什么噢”

    勤勤本想发火,可是同时从上传来的刺激却更点燃了心中的欲火。

    “说,你不要我离开你什么”林俊逸在身下继续问到。

    “我?啊”

    本来迷惑的勤勤突然明白了男人的意图,本来就红艳艳的姣妍更加绯红,勤勤的水汪汪的美目现在好像可以滴出水来

    “我不”

    勤勤开始和身下的男人调起情来。

    林俊逸坏坏的看着勤勤,突然,粗大的突然深入到勤勤的体内。

    “啊!”

    勤勤一声娇呼,一下子趴在男人身上。“讨厌尽欺负人家”

    勤勤娇嗔着用手捶打林俊逸的胸膛,如同爱人一般和我的大仇人**。

    林俊逸发出哈哈的笑。

    “我我怕你了”娇妻终于投降。趴在男人身上的动人逐渐上移,将丰满的贴到男人的嘴边,一手扶着自己的,像喂孩子似的托着自己无比丰满的将塞到了男人的嘴里

    “本来只属于我的私用的,现在却拿来讨好我的仇敌,你答应过我的,你的只属于我”

    我心里狂怒地喊着。但手上的却更加猛烈,硬挺的前所未有的胀痛

    现在我的娇妻都被别人的弄着,她的都已经失守,现在我却来计较的归属权!看来我真的要疯了!

    林俊逸立即将那粒紫红的“葡萄”咬住,贪婪地大口吸了起来。林俊逸用力张大嘴,好像企图将一口都纳入口中,可是妻子的实在太大了,怎可能全部纳入口中。男人滑腻的舌头像贪婪的小舌一样,灵活的在勤勤的上攀爬,不时的拨动勤勤的。

    勤勤白皙的上不刻就遍布男人的口水。本来就白皙无比的,现在更加水亮,闪动着亮光,更增靡的气氛。

    “恩恩”

    勤勤双眼又迷离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几乎合成一条缝,可是熊熊欲火却泄露出勤勤此时的。

    林俊逸不甘心只对的挑动,嘴巴离开,在绯红色的上游移起来,丰满的留下口水的狼迹。同时男人耸动身下的,在勤勤水淋淋的进出。

    “恩”

    勤勤的呻吟声更加剧烈。

    “书(说)”

    林俊逸因为嘴巴紧紧地吸吮勤勤的,发出混浊的声音。

    “呵呵”

    勤勤轻笑起来,然后趴在林俊逸耳边轻轻的说。

    “我要你的不要离开我的小逼,用式我!”

    说完后羞得将脸再一次地埋入男人的肩膀。

    林俊逸松开口,笑着对勤勤说。

    “怕什么羞,都过很多次了,小,我要你大声的说”“”

    看到勤勤没有反应,林俊逸的更加使劲的耸动几下,勤勤被刺激得机凌凌地颤抖起来。

    勤勤直起腰,媚眼如丝地看着身下的男人,咬着下唇,终于好像下定决心似的。

    “好,我说!我要你的大塞在我的小逼里,一刻不离,然后用狗式式,使劲的我我愿意做你的小求你一刻不停的我”

    “那种表情那种表情从来没有对我对我”

    我呢喃着,又“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勤勤勤勤你从来没有这样对我呀这荡的口吻,这荡的要求却给了林俊逸!”

    我心痛得好像胸口要般

    “贱货,我爱你如珍宝,舍不得对你粗鲁,我疼你,我爱你,我用心地呵护你,把你看成公主天仙,你”

    我愤恨不已,心中充满对这个沙发上的贱货可又是我最爱的女人的愤恨!

    林俊逸终于满足了,放开控制勤勤的双手,使勤勤可以自由的活动

    勤勤坐在男人的上,慢慢地从林俊逸的上坐起,小心翼翼地,不让林俊逸粗大的从自己的体内滑出

    林俊逸在下面看到女人谨慎的样子,顽心突起,就在自己的提到勤勤的口的时候,突然挺起,“咕唧”一声,那根粗大的又带动勤勤靡的钻进了她的,同时勤勤的从粉嫩的中溅出,两人湿粘的又重合在一起。

    “啊!”

    勤勤幸福地叫起来。林俊逸的突然进入,刮搔着自己的,同时在男人上的短暂的摩擦带来的无上快感,使勤勤不由得又放声叫。

    “坏东西”

    勤勤的小手重重地打在林俊逸的肚皮上,眼中却尽是笑意。

    “哦”

    林俊逸夸张地叫了起来。

    “这次不要了,小心我阉了你。”

    说完勤勤“扑哧”地笑出了声。

    “你舍得吗?”

    林俊逸调笑着问“人家舍舍不得嘛”这次勤勤的双手紧紧地压着林俊逸的肚皮,时刻防备着林俊逸的使坏。

    慢慢地,勤勤再一次抬起了,看到林俊逸不再使坏,就放心地使自己最大可能的离开林俊逸的,但是当林俊逸的大又重新来到口的时候,就不再提高身子,慢慢地转动身体,使自己从面向林俊逸变成了背对着林俊逸,然后又一坐进林俊逸的,整个过程中大始终未离开

    就在勤勤转身的同时,我清晰地看到了勤勤娇嫩的,黑亮的现在在的作用下杂乱地贴在上,大大大地分开,露出里面粉红的,也中含着男人粗大的,撑得口紧紧的,根本没有一丝缝隙。

    勤勤好像真的不舍得林俊逸的从自己的身体中出来,明显的可以看出勤勤在使力,紧缩的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我仿佛能看到勤勤的口由于紧箍林俊逸巨大的而泛出的白印

    由于勤勤正试图将林俊逸的抽到顶端,这样林俊逸的就从勤勤的带出了粘粘的,正从勤勤迷人的流出,顺着林俊逸黝黑的大杆缓缓地流淌出来。两个人的由于激烈的“战斗”早已都水淋淋的。

    更要命的是,我竟然看到从勤勤**的上有一缕液正缓缓地滴下,让我不禁想到在我来之前两人的酣战是多的激烈,他们肯定已经了很长时间了,眼前的情景更加使我愤怒、心酸

    随着勤勤慢慢地下坐,林俊逸的又慢慢地消失在勤勤的中,我又清晰地看到小股的液随着的深入而喷

    我真痛恨我此时像鹰般的视力!

    “噢”

    勤勤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双腿跪在沙发上,慢慢的翘起白白的,同时男人也配合着勤勤的动作,也慢慢地坐起来,站在了地上。

    终于完成了体位的变化。新的争战就要爆发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呀为什么每次都要我戴?为什么每次我的要求你都拒绝我?我们只用过传统的姿势,为什么!这样的式却给了别的男人!”

    一想到这里,我的眼睛就更加的红,红得好像要滴出了血

    抬起头,睁着惺忪的醉眼,迷茫的望着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