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勤勤跪在沙发上,雪白的高高的翘起,用头顶着枕头,一对下垂,晃来晃去的。

    林俊逸站在勤勤的身后,双手扶着勤勤嫩白的,大手从下方托起勤勤的粉臀,上下地掂了几下,勤勤迷人的随着上下震动,泛起层层臀浪。男人黑亮的只有停留在勤勤的口,轻轻地抽动着,可是就是不深入。

    勤勤被林俊逸挑逗得又从中流出“口水”来,顺着慢慢地滴到沙发上

    “动呀!”

    勤勤嗔怪起来。双手后伸试图拉近男人,还不时的晃动着,追逐着男人闪躲的,想要解决自己体内越来越强烈的麻痒

    “快快呀!别折磨我了求你你了”

    勤勤几乎哭求着。

    林俊逸看到勤勤欲求不满的神态,坏坏地笑了笑,随后俯体,一双大手紧紧地握住勤勤傲人的**。

    “我来了!”

    说完,林俊逸大力,粗大的带着一股风一下子冲进勤勤的体内。

    “呃来了”

    勤勤终于盼到了渴望已久的粗大的,林俊逸的一下子冲进了勤勤的,像鸭蛋般大的正顶在口,勤勤满足的长出了口气。

    林俊逸在勤勤的后面,像上满发条的轴承,从慢到快做着活塞运动,粗大的在勤勤的洞口滑进滑出,带出来大量的,沾连到两人的身体,竟然多得将林俊逸大腿内侧都打湿,顺着林俊逸的大腿缓缓流下来,泛起靡的光泽。黑大的还不时地拍打着勤勤的,溅起液的浪花,持续了好长时间

    勤勤更加疯狂了,的声音恐怕都能传到大街上

    “啊”

    “快快我我要!要死我了好好快啊”

    “叫你叫呀,求我死你!”

    林俊逸在身后大声地叫着。

    “好老公亲老公!我要死了!你好棒死我我吧!”

    勤勤放荡地叫着。

    “比陈建斌怎样?嗯?”

    男人更加无耻的问道。

    “”

    勤勤没有回答。

    “我说比你老公怎样?比他长吗?比他粗吗?比他做得好吗?”

    林俊逸对勤勤刚才没有回答他的表现很不满意,于是更加疯狂的着我的娇妻。

    腰上更加使力,好像失控般的快速钻进钻出,带动出勤勤的都变成了白色的沫沫。

    我瞪着充血的眼睛,紧盯着房间内发生的一切,飞快的着,频率与林俊逸动的频率一样,好像我也参与到了房内的激战,好像我也在着勤勤

    听到男人无耻的提问,我也想知道我的勤勤的答案

    “啊求你了别让我太难堪”

    勤勤恳求着。

    “哼”

    林俊逸加大蹂躏的力气,同时更加疯狂地着勤勤。

    “说!”

    “啊”

    勤勤被更大的刺激带动起自己无边的欲。

    “你你最棒你的比他长长得多,比他粗得多,你的功夫功夫啊最最棒!”

    终于勤勤再一次地投降了。

    看着这一幕,听到自己最爱的娇妻称赞奸夫的,男人的耻辱感使我羞愤万分,同时也沮丧万分,因为我知道那是事实!

    “难道这就是勤勤内心的真实的想法?”

    我疑惑着。手上的渐渐地停止了,低头看见自己的,尽管已经做过了加长术,但还是比他小了好多好多

    “哈哈哈”

    林俊逸满意地狂笑着,同时一只手离开勤勤的,伸到下面,在杂草萋萋的探索着勤勤的。

    “啊”

    当林俊逸的手终于按到了勤勤的,并且揉动起来,勤勤的叫声更加疯狂起来。

    “摸摸到了啊死了啊别”

    勤勤用手向后推着男人。

    林俊逸躲闪着,同时加大了挺进的速度和频率,一只手拼命的揉搓着勤勤的,揪动着充血的,一只手更加要命的搔拨着勤勤的。

    你想,女人的三大要害同时被玩弄,是个女人怎受得了?

    “啊快玩死我了对我的小豆豆对一起玩啊天呀快”

    勤勤已经迷乱了,不知自己在说什了,现在的勤勤只是一只追求快感的兽。

    “还还阻止我我动吗”

    林俊逸在勤勤身后继续挑动着我的娇妻,还因为刚才勤勤阻止他的刺激而耿耿于怀,他现在只想剥夺勤勤的尊严,让勤勤成为他的奴。

    “不不快占有我我”

    勤勤无耻地回应着。

    “啊快我要到了啊!”

    在勤勤的嘶喊中,勤勤终于到了顶峰,同时林俊逸也达到了顶点。

    “我来了我要射进去”

    林俊逸狂吼着,同时使尽了一切的力气,疯狂地捅着勤勤柔嫩的洞,再也不见温柔,剩下的只有兽行

    “死死了射吧射进来亲受的我爱你我爱你”

    勤勤疯狂地摇着头,卖命地向后耸动,迎合着林俊逸的,同时嘶哑地喊出埋藏在内心的澎湃的。

    林俊逸的又快速的了几十下,然后紧紧地顶在勤勤的中,一耸一耸地,将亿万的射到勤勤的中,勤勤在滚烫的的冲击下,又一次了。

    短暂间隔的两次,使勤勤的疯狂的迸,两个人同时瘫软到沙发上。林俊逸的在勤勤的里慢慢变软,好像恋恋不舍地慢慢地从勤勤的中滑出。

    酣战后的勤勤的像一个黑洞似的敞开着,像融化的糖人般瘫软在沙发上,从乱不堪的口中缓缓地流出了股股混浊的白色的,顺着杂乱的流到了沙发上。

    林俊逸此时用尽仅有的气力,费力地抬起勤勤粉红的。

    “你想干什么呀”

    勤勤用慵懒倦倦的声音娇媚地问身后的男人。

    “呵呵抬起你的,让我的种子好在里面逗留的时间长些,好让你怀上我的种。”

    林俊逸坏坏地无耻地说。

    “你好坏给我老公带了绿帽子还要他替你养野种”

    勤勤痴痴地趴在沙发上说,但还是配合着男人将努力提高,好让正缓缓流出的再倒流回体内。

    看着眼前乱的情景,我是心酸?心痛?耻辱?羞惭?百般滋味在心头。同时裤裆中的却罪恶地抬起头来

    林俊逸满意地躺在勤勤边上,双手还不安分地摸着勤勤的,逗弄着勤勤的,而勤勤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头顶着枕头,双腿跪在沙发上,翘着粉红的——阻止外流,看着这荡的一幕,林俊逸的情绪又高涨起来。

    “来”

    林俊逸跪在勤勤的前面,托起勤勤的娇颜。

    “”

    勤勤迷迷糊糊地望着林俊逸。

    “我的好湿,帮我吸干。”

    林俊逸笑眯眯地再一次提出无耻的要求。

    “坏东西”

    勤勤娇羞的嗔道。

    “什么?勤勤你竟然竟然给他?”

    看到总是拒绝给我的娇妻现在竟然要给别人,愤恨的心情再次膨胀。

    “天啦,您能允许您的勤勤的第一次献给仇人吗?”

    我现在思绪混乱,竟然想问大大这个问题。但是想到将要发生的情况,我又罪恶的慢慢地起来。

    “吸硬了,还来我,人家不干呵呵!”

    勤勤娇羞的拒绝,可是最后又娇声地笑起来。

    原来我的娇妻还有心情跟奸夫**!

    只见勤勤费力地抬起头,伸出纤纤素手,扶着眼前晃动的水淋淋黑亮亮的大,抖了抖,然后伸长头,将林俊逸的凑近自己红润的樱唇。

    “啊?竟然真的给奸夫,这还是我的纯洁的爱妻吗?”

    虽然刚才我几乎肯定勤勤要给这个奸夫,可是当我真的看到勤勤的动作,我内心的震动不下于十二级地震,同时我也迷茫困惑着,是什样的缘故将我的娇妻变得这样的荡?

    勤勤小心翼翼地吐出舌头,用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男人的超大,马上又缩回小嘴里。

    “唏”

    男人激动得倒吸了一口气。

    勤勤妩媚地抬起头,娇瞥了林俊逸一眼,看到男人期待鼓励的眼神,然后又害羞地低下头,再一次伸出了嫩舌,这次舌尖直接舔在林俊逸的上,轻轻地用舌尖挑动几下。

    “唏唏”

    林俊逸更加激动。

    “嘻嘻”

    勤勤顽皮的又缩回舌尖,可是在林俊逸的与勤勤的樱唇间连起了一条亮晶晶的线。

    林俊逸看到勤勤又在逗弄自己,急色色地伸出手,压在勤勤的头上,将勤勤的头大力地向自己的上压迫,好让自己的能深深的勤勤的樱桃小口。

    勤勤感觉到了男人的急迫,不再逗弄他,握着林俊逸的小手快速地几下,然后张开口,将林俊逸的大纳入自己的口中。

    林俊逸只把的部分消失在勤勤的口中,就立即将勤勤的脸颊顶起,可以看到勤勤的舌头在口腔内卖力地搅动,使得男人的一会在左颊上坟起,一会又在右颊上鼓动。

    “哦勤勤你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刘闯这个笨东西不知道享受你”

    林俊逸满足地伸直身子,享受着勤勤的唇舌服务。

    “哦对用你的舌头你的舌头好柔软对舔我的对舔要轻轻地”

    男人在教导着我的妻子。

    勤勤在林俊逸的教导下慢慢地学习着。

    “勤勤来尽可能的将我的吃下去能吃掉一小半也好”

    林俊逸教唆着我的勤勤。

    勤勤拼命的摇着头,可是林俊逸按住她的头不让她动,同时的,用力地往勤勤的口中插。

    勤勤怕不小心咬到奸夫,又感觉气闷,只好拼命地张大口,林俊逸的一小半终于慢慢地消失在勤勤的口中,深深地插到了勤勤的喉中,另一大半却被勤勤的小手紧握着。

    林俊逸长长的已经碰到了勤勤的嘴巴,现在看来就好像勤勤长了胡子。沾满和的在勤勤的半张脸上蹭着,勤勤通红的脸颊都涂满了液,泛着靡的光彩。

    林俊逸巨大的挂在勤勤握着的小手前,随着男人的晃动,不时的击打着勤勤的小手。林俊逸看到勤勤很不适应深喉的,慢慢地将从勤勤的口中退出。

    当男人的退出勤勤的樱唇的同时,勤勤剧烈的咳嗽起来,眼里流出了泪水

    “该!让你荡!你这个妇!”

    我在门外看到这一幕,心里恨恨地想,好像要将我的愤怒变成男人的似的,只想狠狠地弄勤勤来报复女人的出轨!

    “勤勤,别再这样了,拒绝他,你受了这大的苦,应该知道谁最疼你了吧,拒绝他。”

    我心里又心疼勤勤受到的痛苦,期望勤勤拒绝那个男人。

    “你咳插到我喉咙里了咳刚才我差点要咬你咳了多危险咳咳”

    勤勤边埋怨边心疼地对林俊逸说。

    “什么!真是让我大跌眼睛,勤勤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贱货!”

    “对不起让你来我看看”

    林俊逸惴惴不安地说,同时想抬起勤勤的脸,看她是否受伤。

    “呸现在心疼人家刚才你可没那么好心都怪你的你的太大才进去一个就把人家小嘴撑得满满得每次替你我都做不好”

    勤勤脸红地说。

    什么!原来他们还不只一次过!我的心悲惊到极点。

    “那刚才好舒服不来了”

    林俊逸语无伦次地说。

    “想得美”

    勤勤抬头娇嗔地看了林俊逸一眼,同时又将林俊逸硬挺的握在手里。

    “你们男人不出来容易受内伤的让人家好好帮你吸好吗嘻嘻”

    这个时候亏她还能笑出来!

    林俊逸看出勤勤的意图,惊喜万分,着又送向勤勤的嘴边。

    勤勤看到来到嘴边的,轻启檀口,毫不犹豫地又将林俊逸的纳入口中,“唏溜唏溜”

    像舔棒冰一样开始舔动起来,同时伸出一只手男人的,又伸出一只手揉戳着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