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对着镜子,我看到自己的面庞因为刚才手的被映衬的愈加白晰红润,为掩饰后脸上的红酝,我赶紧略施粉黛,娇艳的瓜子脸上,看上去既明艳动人又比较含蓄清纯。

    披肩的秀发上还有几颗晶莹的水珠,胸前高耸的**把浴巾撑得高高隆起,从上而下看去,顺着裸露的双肩只见白嫩肥美的在我胸前堆着,深深的分外诱人!只包住臀部并在腰上系了浴带的浴巾,使得原本就十分纤细的杨柳腰和白皙的大腿,显得更加突出。

    「你先将客厅的灯关了,我好出去」

    我娇羞地对林总说,同时将上的浴巾提了提,不让暴露的太多。可是还是掩饰不住,唉,算了,谁叫自己的这么坚挺。

    一想到近乎**的我和林总孤处暗室,我不禁娇羞万分。

    「怎么还要关灯」

    林总在门外诧异地问。

    「关灯我好出来我我换了浴巾这样怎出去」

    我不禁暗骂林总笨蛋。

    「哦」

    林总好像终于明白似的,离开了房门。

    外面的灯熄灭了。

    「好了,勤姐你可以出来了」

    林总颤抖地说。

    我感觉林总的声音不对,好像带着激动,可又想,恐怕是林总冷得打颤,于是没有多想,轻轻地打开了房门

    「啊」

    林总竟然就站在仍亮着灯的卫生间的门外!

    林总上身全身**,只穿着一条完全湿透的白色三角裤穿在身上,在灯光的映照下三角裤内呈现黑黑的一团,怒胀的将三角裤高高顶起他竟然只穿着就出现在我面前,而且已经因为被打湿了而变得很透明!

    「你」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身体僵硬,就那样傻傻地站在门口,忘记了关门保护自己。我紧张地全身在颤抖,丰满的酥胸不停地起伏。右手竟紧张地在系在腰上的浴带上拉了一下,本想把浴巾拉紧些,可根本没想到浴带只是打了个活结,这一拉之下浴巾顿时滑落到地面。

    天啦,里面可只有全透明和!这下春光乍现,我很清楚自己粉红色和被黑亮覆盖的在全透明的薄纱和内完全失去保护,几乎一览无余,我象被电击了一般,「啊!」

    得惊叫一声,一时间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几乎一丝不挂地站在浴室门前,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林总。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我完全失去了方寸,我甚至忘记了自己几乎全身**的处境,甚至忘记了最简单的保护动作——哪怕是本能地用手稍微遮住我那丛又黑又密的娇嫩也好。我只是紧张地夹紧一双修长的**,羞急地咬着嘴唇。我雪白粉嫩的美丽**几乎完全呈现在林俊逸面前。

    只看得林总呆住了,三角裤内怒胀的大一下子完全挺立起来,好像顶起了一尺来长!把他的都撑开了!我芳心大乱,心想是自己身体引诱了他的,林总一定会认为是我心甘情愿脱掉浴巾并穿透明给他看!这不成了我在勾引他?

    一时不知如何解释这件事,我夹着双腿,这羞人的场面让我禁不住涌出一丝丝,我的大脑陷入一片迷茫之中,脑神经中再也找不到其它任何信息!

    房间里一下变得安静得可怕,只听见我俩人急促的呼吸声,直到十几秒钟后,我才紧张地说:「林总你要干什么别这样看我这是误会」

    (勤姐苗条性感火辣身材,再配上她的容貌,你说,林总能不犯罪吗)「勤姐!」

    有着1米89高大身躯的林总俯视着1米72修长而娇小的我,目光是那样的猖狂怕人,散发着男人的精力。看着林总急色的狰狞面孔,我突然想到五个字:「他要我!」

    我对高大帅气的林总一直存有好感,一想到会被林俊逸,我即害怕又觉得异样。现在明显感觉到林俊逸要我,我的,简直快要把小一号的薄纱撑裂了!

    林总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走向我,我本能的后退着。

    林总也跟着走进了卫生间!

    明亮的灯光直洒在林总健壮的身上。本来明朗的俊脸现在通红,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鼻翼忽闪忽闪的,双唇干干的,呼出的带着酒味的热气直接的喷到我身上。

    我又羞又怕地盯着兽欲大发的林总,双手忘记保护我的,而是扶着身后的浴盆,彷佛在支撑着我即将倒下的身体。

    「林总你要干什么」

    我胆怯地问。

    「呃呃勤姐」

    从林总的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声音。他走近我身边,闻到阵阵发香,又飘散着成熟少女清淡幽香,令他陶然欲醉,林总凝视着我说道:「勤姐,我,我早就看上你了,我好想和你」

    我听林总如此轻佻的言语,完全变了一个人,惊得呼吸急促,浑身起了个冷颤:「林总你、你」

    我白晰的粉脸羞得犹如熟透的苹果!

    「勤姐我我爱你」

    话音未落林总就像野兽似的扑到我身上,将我紧紧地揽在怀里。

    「林总你你住手」

    我吃惊地大叫,林总不答话以行动来表示林总坚实的臂膀突然像铁箍般的紧紧地将我环在他的怀里,一股男人的汗臭味冲鼻而入。可是平时洁净异常的我竟然对这股味道丝毫没有反感,反而有种沉醉般的迷茫,更让我的内再次产生出难以言表的奇痒。

    林总双手抱住我吻上我的粉颊,我被他这一突然的拥抱吓得如触电般不禁尖叫:「不要!」

    我试图用力推开林总,企图闪躲他的搂抱。

    林总将双手的动作一变,左手用力搂着我的柳腰,右手紧接着在我的挣扎下强行伸入我的内,沿着光滑柔嫩肌肤向上滑,他的大手一下子就握住了我整个,没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的一下子就被林总玩到了,我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天喃,那可是只属于我老公的!从来没有别的男人碰过,却被林俊逸玩到了

    我的浑圆尖挺,充满着弹性,尽管林总手很大却也不能完全握住,林总的表情明显看起来摸着非常舒服享受,美妙的触觉更使得他高涨。他的右手又摸又揉地在我的薄纱内玩弄着我的一对,原已亢奋挺起的大,隔着三角裤频频顶触着我的,使我明显感觉到林总的性奋。「我干什么不要不要啊」

    我惊恐地尖叫。

    林总荡而又激动地笑道:「哈哈,终于可以摸到你的了!勤姐,你知道吗,我早就想摸你的,在舞厅时我已经完全看到了你的,当时就想把它抓在手中,我想得好苦啊!」

    听到从未听到过的如此荡的语言,我立即羞得粉脸涨红,但被林总抓揉的上传来一阵阵难过的酥麻感让我浑身酸软,无力抵抗,心乱如麻。我不由扭动着娇躯,娇喘嘘嘘地哼道:「唉呀啊不行你你疯了不要这样不能乱来快放了手不要摸!」

    可是我娇弱的呼喊只是换来他更加粗暴的动作,林总竟然十分急色地用右手用力把我的透明撕成两半抛在地上,我那一对完美绝伦高耸挺拨的丰盈一下子蹦了出来,上下诱人地晃荡着,那白花花泛红的坚挺及鲜红的早已经变得坚硬的,清晰地活色生香的呈现在林总眼前,看得他目不转睛、浑身火热。

    「不要啊」

    我尖叫着,丰满的胸脯暴露在空气中,被林俊逸这样强来,真是丢死人了!

    一旦完全离开,其形状便一览无遗,我的前凸的长度等于基底的直径,胸前隆起的边界明显,呈浑圆上挺的半球状,虽然脱离了文胸的束缚,但形状没有丝毫影响,两边紧密相依,自然形成极深的。

    一般来说,脱去任何束缚的会下垂或向两侧分开,无论多么丰满,深深的都只能靠文胸的挤压或用手按着两侧才能形成,而我的尺寸虽然超过了36E,但却丝毫没有下坠,仍完全水平向前和向上高傲的翘挺着,更没有向两侧分开,我知道这种自然形成的很少见,我想即使林总这样的采花高手也是第一次看到。

    如果仅是如此,还不足以令林总如此震撼,最可气的是,如此雪白丰满浑圆坚挺的**上,那原本粉红色的,不知为何变成了鲜红色,早已经变得坚硬的俏立在林总面前,引诱着他的!我看得出,即使是林俊逸这样玩弄过无数女人的采花高手也被我极为性感的火辣身材引得勃发。

    (,有时候根本无法完全束缚勤姐的)「太迷人了」

    林总边咽着口水边赞叹着。

    「不要林总求你」

    我轻声求饶,在林总怀里无力地扭动着火辣性感的**娇躯。

    此时,极强的亢奋刺激着林总,他腾出左手,颤抖的双手猛地抓住我的坚挺,拇指与食指捏住我那洁白雪峰顶端的粉红!

    我知道我的很滑,象质地最佳的丝绸,手放在上面,如果不用力就会顺滑而下,而且非常有弹性,甚至有一点硬,我自信其弹力比林总摸过的任何都大,手抓上去,半球形状竟没有太大的改变,还是傲然地向前挺立着。

    实际上如果我在读大一时不用小一号的胸罩,绝对能达到36F,一直紧绷的文胸就象古时的束胸布,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的发育,使我的小了半号,但如果任其成长,我的便不会如现在般绝对的浑圆坚挺,也不会这般结实而有极强的弹性并与我的身材如此匹配。

    「不要啊」

    看到我无比珍贵的被大仇人尽情完弄,我几乎要哭了出来。没想到我只为老公建斌保留的如此轻易地就被他的大仇人玩到了!

    林俊逸的双手却没有丝毫停留,竟然更加急躁地更加粗鲁地紧握住我无比丰满的一对弹性十足的娇嫩,将我完全暴露的一对嫩嫩的丰满托得老高,林俊逸的手紧紧地抓着下端,热血涌上他的大脑,抓着我的手越来越用力。

    看见他这样肆无忌惮地玩弄我的,我羞急地用双手支撑着沙发靠背不让自己倒下,没有作出任何反抗动作,只是象征性地不断哀求着:「求你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还要」

    美女的求饶声更让老棍大增。

    「太完美了,真是极品今天我要玩个够咻咻」

    当我的被林俊逸双手托高后的不久,他竟然伏下头,一口叼住我左面的,发出,「咻咻!」

    的羞人的吮吸声,同时双手用力握住我右左,大力的揉捏在一起着。我的就这样又一次被林俊逸吸到了!

    「嗯嗯不要啊!」

    从胸部传来的快感让我立即哼起来。

    林俊逸噙着我坚硬充血的,奋力地用舌头拨弄我的,牙齿还不时咬着我的,后而又将我的整个大口大口的吸在嘴里,象要吮吸出奶水一样!虽然林俊逸拚命的大口的吸食我的,可是嫩嫩的也只能有一少部分进入林俊逸的口中。林俊逸整个脸都几乎埋在我那丰满的中。

    被林俊逸强行吮吸着,还被紧紧的抓住,我的脸颊绯红,羞涩之极,而那双握着扶拦的手越捏越紧,我高昂着头,乌黑的秀丽长发捶向地面,「嗯不要嗯求你不要」

    仍然没有伸手反抗,只是不断呻吟求饶,但林俊逸根本不听我的求饶,他的手指早已深深陷进里,狂亲着我的左右两个鲜红,坚硬的被他吮吸玷污的不成样子。

    尚未被别的男人摸过亲过的肌肤薄如蝉翼,敏感无比,轻轻碰一下也会有极强的刺激,何况这样猛力的抓捏,这样疯狂的吮吸!一阵阵刺激感传来,我的弯月般的柳眉紧皱,双拳又握了起来,手背上青筋再度凸现,我的在林俊逸的揉捏中极度的变形,时而压得扁平时而被揪得高高耸起,娇嫩的还不时的被捏起,但却因这激烈的刺激更加硬挺

    「太美了太美了」

    林俊逸埋在我的中,发出浑浊的声音。

    「不要!求你!」

    我左手紧紧扶着护拦,终于鼓起勇气,腾出右手无力地往前推着林俊逸的头,做出象征性的反抗动作,以表现自己可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女人,可是这一个轻推却加深了被吸吮的力道。

    他的嘴紧紧含着坚硬的右往外拉扯着,我的心一下子跟着往外飞,一股电流冲向她的四肢与,酥麻痕痒的快感使她的右手顿时停了下来,最后反倒是搂着林俊逸的头继续沉溺于那种飘邈地感觉中。

    这时候我的理智开始与身体在撕扯着我的脑袋,两者来去地在脑海里翻腾,我开始无法有效地去控制自己的行为,无法判断自己该如何?我已经无法相信自己在做甚么!

    天啦多美妙的感觉呀!从来没有过!

    搞甚么!自己在干些甚么呀!

    我告诉自己,这都要怪这漫长的五个月,都怪今天是自己的日。

    脑海里一个一个自已解释的理由开始出现,逐渐掩饰我翻腾的欲念狂情,尤其想到现在正在狎玩自己的对象可是自己单位天天见面的林俊逸,而且又是在今天这个原本该与老公完成生子计划的日子,却要被林俊逸怀上林俊逸的孩子

    想到这里,我竟然更加兴奋,感到到灯光下的在膨胀,更是鲜红而凸挺,竟然下面流得更凶了。

    唉!这是哪门子的乱思想,一想到会被林俊逸受孕,竟然会让我更加兴份难禁,不断。

    林俊逸仍在尽情地吮吸我的,上的快感不断传来,内的更加难受,一种甘愿被他奸甚至怀孕的想法竟然时不时的冲击着我的理智,我感觉就快被他这疯狂的吸乳弄得崩溃了!「啊不要嗯求你」

    随着林俊逸的玩弄,极度消魂的呻吟声音竟然从我的嘴中飞扬出来:「嗯呃好舒服哦」

    这声音明显刺激了林总,他一下子将我紧搂在他怀中,他的身体像火炉一般的滚烫,强壮的肌肉在灯光下泛着古铜般的健康肤色,我**着的高耸丰满的坚挺就这样紧紧地紧紧地贴在林总长满体毛的身上。「不要!不要啊!」

    林总有力的动作让我不知所措,我终于在自己的被他玩够本后腾出一双粉拳捶打着试图自己的男人的肩膀。

    平时让我骄傲的丰满完全暴露在林总的紧拥下,已失去了往日的挺拔,紧紧地挤在林总多毛的胸膛上被压得扁扁的,和林总的距离是那样近,使我都能听到彼此剧烈的心跳声。

    林总的另一只手同样也是紧紧地搂在我的上,使我不由得前挺,林总怒起的正好顶在我的上。由于都穿着薄薄的,我们俩的就这样隔着厮磨在一起,我知道我下面只有一层薄纱起着象征性的保护作用,大紧贴着我的和。我的又一次接触到仇人的大,我只感到头晕目眩。不同的是,上次是在舞池跳贴身舞,这次却是被强行玩弄。

    「哦林总的好挺像跟铁棍似的」

    「不铁棍是不会动的,林总的却在我的上一跳一跳的」

    我一边捶打着林总,一边心慌意乱地胡乱想着。

    「不流氓不要」

    我大力地想推开林总,嘴里轻声地叫着。

    可是,我的声音却是那柔弱,恐怕在林总听来,只是我心里挣扎的声音,而这声音好像还更刺激了他的,「勤姐我的亲勤姐」

    林总的大嘴在我耳边低喃,不时地轻咬我敏感的耳垂。

    「勤姐,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当我看你的第一眼,我就迷上你了,我的魂就跟你飞走了」

    「虽然我坐在办公室里,可是心思一直跟着你转,你到哪里,我的目光就跟到哪里」

    「勤姐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夜晚的时候,我幻想着你的身体在沙发上手」

    「每天每夜我的心里只有你天天都在想能象这样楼着你**的娇躯

    我过很多女人,可别的女孩子的时候我都把她们当成了你勤姐

    我爱你」

    「我其实早知道你是陈建斌的老婆,我知道陈建斌是个无能货色,他配不上你!我就是要玩他老婆」

    林总边轻声的述说边亲吻我的耳垂我的脸颊,还试图亲吻我的嘴唇。

    没想到林总早对我有登徒之心,而我还对这个老公的大仇人不加防范甚至引狼入室!

    我羞极了,拚命地躲闪,嘴里不断的喊着。

    「林总林总你干什么不要放开我」

    同时努力地想挣脱林总的搂抱。

    「林总你玩过那么多女人我求你放过我吧!」

    「她们她们怎么能和你相比!他们根本满足不了我!在舞厅我就想你了!勤姐勤姐我要定你了!」

    林总声音突然变得大了起来,彷佛他生气了似的,把我楼得更紧了,大硬硬地顶在我的三角区上。、啊!我从心底呼喊着,那么粗,那么长,真的好怕怕!可是又好奇怪,那是男人那个吗?那大家伙比自己丈夫的不知要粗、长、硬好多倍!在动的,不时顶着自己的。

    不好!林总从内掏出了那东西,它向我大腿间刺进来,向上隔着我的三角裤顶着我的厮磨着!我羞愧难当,不知如何是好,赶紧用双腿根部紧紧夹住那巨大!尽管看不到那根的样子,但我夹紧的双腿处明显感觉到它的大小如有我的手腕般粗!天啦,我从没想过世界上虽然有这么粗的!

    我的一下子就流出了液,好多啊!要流到臀沟里了,透过我的透明三角裤,流到了他的大上了!好滑、好腻啊!羞死人了!脸红得像苹果一样。

    「林总呜别别这样求求你!」

    我双手扶着意图自己的男人的肩膀,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用两条大腿的根部紧夹着大不让它随意磨擦自己的,但双腿根部却清楚地感觉到林俊逸那粗壮的雄性象征,我那条都被自己的弄得湿透了,内心越来越燥热。

    林总一手紧搂着我的细腰,一手压着我雪白光洁的:「你每天的寂寞我能看出来,你内心的寂寞我能读懂,你老公他根本不在乎你,否则,为什么他只工作,而没有对你多多关心」

    林总的话语触到我内心的痛楚。

    「是呀,老公,你现在在干什么呢,林俊逸要我,快来帮帮我呀!」

    我内心在挣扎在呐喊。

    「不我老公工作是为了我」

    我一边在林总的怀中挣扎,一边为建斌辩解。

    「哼,你老公要是爱你,就一定会陪在你身边,为什么让你独守空房」

    林总继续在我耳边说着恶魔的话语。

    「他是为了让我生活得更好你是坏蛋色狼快放开我!」

    我夹紧双腿,激烈地扭动着,双手捶打着。

    身上敏感的在扭动中摩擦着林总的身体,林总坚硬的大杆随着我的扭动不时向上顶磨着我的。

    林总彷佛分外的享受我在他怀里的扭动,更加紧紧地搂抱着我,被我夹紧的大突然开始象一般来回着我的双腿根部,我们俩的磨擦顿时加剧!

    「放开我告你」

    我涨红了脸,大声地说。

    「告吧,这样你的名誉就没了,想想你老公能再跟你吗?」

    林总此时变得像魔鬼。

    我一听,心里想:「是呀,这样老公就不会要我了,这个家也完了」

    想到这,我扭动变得无力起来。

    「林总想想你也有家呀,」

    我痴心地想动之以情,感动林总。

    「她哼我的女人都不会管我的事」

    林总听到我提起他老婆,不但没有停止对我的凌辱,反而更加疯狂地搂着我,右手搂腰,左手用力抓我的**。大在我的紧夹下速度加快,我们俩的磨的更加激烈。

    「嗯」

    在激烈地身体拥抱过程中,我始终用双腿根部夹紧着大,原想防止它强行,但现在林总却用般的方式不停地抽动大磨擦我的和,不知为什么,我竟然舍不得松开夹紧的双腿。我身体都被他得晃动着,并渐渐地被林总顶在墙边紧靠着墙壁。

    这时林总伸出左手,用力将我原本夹紧的左腿揽到腰际,**着双腿感受着空气中的凉意,林总的手从我的后面伸到我的里抓摸我的,拨开我的裤,在我的口不住的抠挖。我情不自禁地哼了起来。「不要嗯林总不要嘛嗯呃嗯」

    「勤姐,我要摸你的啊!陈建斌老婆的好美啊!」

    林总右手盖在我的上,爱抚我那毛茸茸的黑亮芳草,左手从后面拨弄我那两瓣早已湿润的,那里两瓣湿润的之间,液布满了整个滑腻的唇瓣,入手是的液。

    手指在里拨弄着,让我那两瓣湿润的咬着他的手指,我的液似乎有一种吸力,要把他的手指吸进我那娇嫩的里。我的裤已经被弄得湿透了!

    「嗯林总不要嘛流氓我好痒!」

    我情不自禁地娇媚地呼喊着,双手在他的脊背上乱抓着、捏着。放下大腿紧紧夹住林总的手,不让他肆意撩拨我的。

    「勤姐腿分开林总要勤姐的!」

    他的手在我的大腿紧夹下用力分开我胶合的,右手食指插进我的里,轻轻搅动着。

    感觉到手指,我紧张地呼叫:「啊林总不要嘛放开我嗯不要嘛嗯求你呃」

    嘴里叫着,「不要!」,可我却禁不住稍稍地分开了大腿,他的右手指顺势占领了我的。

    这种重点部位的直接触击,实实在在是我生理上最为迫切需要的。当神智开始迷离,身体本能反应开始主导我一切的时候,他这么轻轻地在我与口处摩搓与扣压,我的呻吟与呜咽竟随着他的轻重而婉转起来

    被他拨的更开了,林总的爱抚动作益发直接与大胆,他加重对我潮湿之处的扣击,已经明显的湿搭搭了,我当然清楚,林总一定也会知道我的已经完全湿了、口也张开了。

    这种濡湿让我多不好意思啊,不过,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好,尽管他强来,尽管我嘴里不停地叫着:「不要,不要」

    可我内心却说不出的兴奋,喜欢!

    这种被林俊逸强行玩弄的感觉更加刺激了我潜在。

    虽说我喜欢紧,可我还是多少残存些理智,我估量着主控权还是在自己这,我还可以让林总乱来一会儿、或者说,让他享受自己的几分钟,同时自己也享受一下男人的行,然后再去终止林俊逸的。

    林总不断地肆无忌惮地强行爱抚着我的子,我的双腿时而张开、时而夹紧,口鼻也不断地发出:「不要嗯不要呃唔哦!」,无意识的呻吟。

    他的手指这时候顺着我摇摆的双腿,以及偶而轻轻抬起的,将三角裤往旁挪了挪,半支手指伸到我两片肿起的里不断地用力抠揉、辗压,我的越来越湿、而且里面的温度也越升越高,我的,不,这时应该说是,一面大量分泌着,一面开始蠕动起来。林总手指也越伸越里面,越塞越多,已经触及我的了!

    我已经开始要承受不起,急忙喊出声——「林总,人家好热唷,人家好难过喔!」

    「我们我们我们不可以快停下来」

    「不可我们不可以这样这样做的拜拜托啦」

    我发出断续而急促的声音去阻止林总的动作,可是他的手指仍然继续插着我那个发的,而我的也还正在一夹一夹的配合着

    「让我勤姐的!好吗?」

    林总弓起腰,右手指突然撤出我的,只听撕的一声,我的被他双手从后面强行撕成两半,我变成一丝不挂!已经彻底失守!接着他提稳我的左腿,握住那早已流出分泌物的,强行用那巨大的顶开我的两瓣,在唇缝间摩擦着,让大充分沾粘那滑腻的液,试图将大探进我的里!

    「嗯啊不要!」

    感觉到林总的大象小拳头一样撑开我娇小的两片,还是的我将被的胀痛感袭向全身,这次他来真的了!我哭了出来,双手用力捶打林总结实的胸膛,可怜地呼喊着:「不要林总你这是求求你不要林总我不能对不起建斌!」

    可是我的求饶没能唤来林总的怜惜,他的大已经强行顶住我的,正渐渐进入我的,我感觉被大顶得好难过,内又是空虚又是麻痒!被大迫开了,我看不到他的,但感觉真得太雄伟了,大象一个拳头一样!

    啊,不好!我的被顶开!林俊逸的大已经顶进来了!

    「呃!」

    我的嘴巴变成,「O!」

    形,发出一声难过地高呼。

    幸好我的少女比一般女子要紧密得多,再加上还是,林总这一进入,只进入我1寸多就立即被夹得紧紧的,再也顶不动了,我还没有**!

    我那千娇百媚火热烫人的紧紧箍夹住的大冠部,大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和火热湿濡的粘膜紧紧地缠夹紧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内。

    大被那一层柔嫩紧蜜的包夹住,中似乎还有一股莫名的吸力,收缩吸吮着他大上的。我猛地瞪大了黑亮得如宝石般的双眼,目光如受伤的小鹿,满是惊惶,我预感整个都要失守,一丝绝望涌向心头:「就要被林俊逸了怎么办啊」

    我急忙垫起脚尖,想让他的大从内出来一点点

    可是林总右手提着我的左腿,左手托住我的粉臀,随着我腿尖的垫高向上挺起,这样一来大始终未能脱离我的,反而更进入了一点。

    还好我的内部十分窄小紧密,而我也感觉到林总的过于粗大了,象一下木桩一样,而我的又太紧,尽管我的两片已经被他的大硬生生地大大地分开,但此时无论林总再怎么用力,再怎么用力向里钻,他的大进到此外就再也不能继续前进,我们两人的就这样硬硬的紧顶在一起,彼此僵持着!

    我感觉自己一丝不挂的娇躯被他的大顶了起来,他的大完全支撑着我的重量,太可怕了!

    我被眼前将被林俊逸的事情惊呆了,心中羞愧万分,万分的后悔同意和他进餐,同意和他喝该死的红酒,同意和他跳舞,主动把这个和都超强的大色狼请进家

    「不要求你不要」

    我绝望地用双手无力地捶打林总结实的肩膀

    同时收门夹紧大,决不能让他再进来了!否则就真的**于林俊逸了!

    我可还是个啊!

    林总得意的笑着,同时吻着我的脸颊,呼着酒气的大嘴滑到我的唇上看到他的嘴唇在蠕动,我知道了林总想做什么,但还没等我去想该怎么办,林总已经用左手按着我的后脑,嘴一下压在我娇艳红润的樱唇上。

    我下意识的紧咬洁白细碎整齐的牙齿不让他的舌头进入口腔,鼻息里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双手轻捶着林总的后背但林总的舌头很有力量,试图撬开我皓齿,进攻与抵抗持续了超过半分钟,我的心理防线开始松动了―――他的大还插在我的内,虽然是强吻,但既然就快被他彻底了,被他亲吻是迟早的事。

    我终于慢慢张开了小嘴。就象堤坝,只要有一丝的裂缝,就挡不住洪水,我的小嘴刚一松动,男人的舌头已经全部伸入了我的嘴里。

    这是我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人接吻,我惶惶地把舌头蜷缩起来,躲避着林总的入侵,但就这么一点点空间,无论怎么闪躲,也免不了舌尖的相触。我们两人的眼睛相距不到五公分,我看到了他眼睛里燃烧着的炽热火焰,我的心象被一只巨手紧紧攥住,窒息得让我眩晕。

    这时林总火热的唇终于占有了我的唇,轻薄的舌头撬开我禁闭的贝齿,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不断吮吸我的香液,火热的吻让我喘不过气来。

    为了不被那火焰灼伤,我那如幽潭般深邃的双眸慢慢地闭上了,长长的睫长在轻轻地颤抖。我慢慢的伸直蜷曲的舌头任老公的大仇人含着香舌狂吮狂吸――――即然逃避不能改变什么,就不再逃避,接下来还要被他,成为大仇人的女人,这仅仅是开始。

    手上的捶打慢慢停了下来,夹紧大的口慢慢松开

    林总把双唇紧缩成,「O!」

    形,探入我嘴中含住我的香舌,吮吸入自己口中。

    我下意识地回缩舌头,想把舌头从林总嘴里拨了出来,但很快又再一次被吸住,力量比前一次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