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也许因为紧张,也许是嘴被堵着,我感到呼吸不畅,我的身体紧靠在林总的身上,他长满胸毛的胸膛紧贴着我丰满的****,更压得我胸闷得慌,而我的左腿仍被他提在腰间,插在我内约一寸处的大始终硬硬地顶着我紧为狭窄的腔并支撑着我的娇躯。

    我感到林总不断在用全力想强插起来,却因为我的太紧小始终未能得逞!也正因为这样,我的深处又是空虚又是麻痒,难过得我几乎控制不住的折磨,几次差一点就主动把向前猛挺让他那巨大的我空虚之极的深处。可是这样一来,我的之身就被老公的大仇人占有了!

    我轻轻呜咽着,不断轻轻抽搐着,双眸虽依然闭着,但睫毛颤得更厉害了,眼皮下的眼珠快速的滚动,我的心乱成一团。我知道此时我根本无法抵抗林俊逸的,不过还好,我的的紧小保全了我,尽管他一直在努力我,却始终没有能把他那巨大的强行我无比娇小的中。

    这一吻持续时间之长是我从没经历过的,我已经记不清被强吻了多久,只记得我始终张开无法合拢的红唇边,一丝丝晶亮的液体不断挂落下来,落在林总身上,如果被人看见,还会以为这是情人间一个充满激情的热吻,谁也不会想到这竟然是一次。

    「林总的吻技太强了,比建斌」

    我竟然开始拿林俊逸与老公相比较。

    但突然间想到建斌,让我瞬间清醒了许多,我感觉林总正用拼命挺着大企图把整根大都插进我那已经被他的大撑开成两半的无比紧小的,「我不能对不起建斌不能让林俊逸得到我的身子!」

    我连忙下意识的咬紧牙齿,可是我下不了狠心用力咬。

    「啊」

    粘在一起的双唇终于分开。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第一次感到自由地吸入新鲜空气原来竟是一件如此快乐的享受,我一把推开他。

    林总的大终于滑出我的,他捂着他的嘴巴。真要感谢我那极为紧小的,不然已经被林俊逸得手了!

    「别碰我别碰我」

    酒精的作用再加上刚才剧烈的身体接触,让我头痛欲裂,几乎站不住了。

    我抬头怒视着林俊逸,声嘶力竭地喊着。

    「你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林总发现嘴上的痛渐渐退却,知道根本没有受伤,于是凶巴巴地又走上前来,一把攥住我的手臂。

    「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我的态度非常坚决。

    「别别,我不过来还不行吗!」

    林总好像真得怕了,他把那根巨大的放入三角裤内,这个动作让我安心许多。但当时我正抬头怒视着林俊逸,并没有看到他那根东西到底有多大,只是觉得它好象很粗很长也很黑,而且他的好象是根本包不住它的。

    「你卑鄙把我老公千方百计的调到外地,趁机」

    「不错,是我故意的,但陈建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搞告诉你,你为你老公保持贞洁,可是你老公却和别的女人上床,早就不要你了!」

    「什么!你说什么!」

    我惊讶地望着林总,他的话语让我惊呆了,忘记了挣扎。

    「说什么,你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有一腿,恐怕现在他正在别的女人身上奋战呢」

    林总嘲讽地对我悻悻道来。

    「你说什么!我不信!我不信!」

    「你不信?想想你老公真的那么拚命工作吗?那么废寝忘食」

    「我不信!我不信!」

    我眼睛向林总瞧去,却看见他正色迷迷地盯着我的**,我这才想到自己现在什么都没穿,连忙用手本能地护住自己的和,右手捂着自己丰满白嫩的,左手捂着自己的,想到刚才和他的亲密接触,羞得一脸通红。

    「笑话,他早和他的经纪人好了那个女人可比你年青」

    林总恶毒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勾出我对老公内心的恐惧。

    说实话,我现在还真的害怕建斌出问题,现在的社会,交际的时候能没有花酒?现在那多公司招收女公关,是为什么,还不是使用美女计!

    他身边的那个美女秘书,我还真的不放心。虽然平时一本正经的,可是我能看出来,她眼神中对建斌可是情意绵绵,尽管建斌跟我说和她是清白的,可是我还是不放心。

    一年多以前曾经在夜里偷偷的去他剧组,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建斌一个人在工作,可偶尔几次还能看到那个张倩和他一起工作,虽然他们规规矩矩的,让我没有看到异常,可是,我总怕日久生情

    这是我内心的秘密,内心的恐惧,没想到,今天竟然发生了,虽然是从林俊逸口中听到,可是在我内心中不亚于七级地震。

    「你你知道什么」

    我左手捂着羞处,右手反而摇动着林总的手臂催促地问道,心慌地问着林总,忘记了此时正面临着的危险,任暴露出来。

    林总色迷迷地看着我坚挺的,眼中闪烁不定,彷佛我的表现即在他的意料又出乎他的判断。

    「说求求你」

    我哭着求起林总。

    「我看到你老公和他经纪人」

    林总这时停顿一下看着我。

    「真的是张倩」

    我听到林总说出我内心的恐惧,无力地绝望地喃喃自语低声哭出声来。

    「我看到你老公搂着他的秘书,走进了一幢公寓」

    林总继续在我耳边说着恶魔的言语。

    「是云顶公寓吗」

    我绝望地抬起头问道。

    我知道张倩就住在云顶公寓,内心真的期望林总说不是。

    「哦你知道呀那你还问我」

    林总轻笑着说。

    「亲亲热热的,就像热恋的情侣,他还吻了那个女孩」

    林总继续说。

    「哦对了,那个女孩叫什么倩倩的」

    「完了,什么都完了建斌你怎么能」

    我相信了林俊逸的话,一丝不挂地无力地倒在林俊逸的怀里,失声地痛哭起来。

    「勤姐我的好勤姐有我在呢我爱你」

    林总温柔地拥着我,不时的轻吻我的头发。

    我现在好需要人的关心好需要人的爱护,尽管刚才林俊逸只差一点点就了我,但我现在只想靠在他身上,内心的痛让我软绵绵地倒在林俊逸的怀里哭泣。

    「勤姐婉婉」

    林总在我耳边继续低喃。

    看到我无力地哭泣,林俊逸温柔地抱着我,没有刚才的粗暴,反而异常温柔的搂着我,时而在我耳边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时而在我发髻脸颊轻吻

    林总的温存让我心里莫名地激动,在极度的失望后,林总的温存正是我需要的,尽管他刚才想我,但我单纯的认为这是他一时冲动造成的,何况他的始终没有强行。虽然他是老公的大仇人,但我自己对林总却没有太大的反感,反而内心确实存在对他的好感,否则刚才在卫生间手的时候,建斌的身影不会幻化成林总的。就因为如此,我才在平时刻意地保持和林总的距离。

    可是,现在我思绪乱极了,而且红酒的作用让我头痛欲裂。

    「我的建斌,你为什么呀!为什么背叛我,背叛我们的婚姻!我为了你,拼命也不让你的仇人我,可是你」

    一想到建斌,我丈夫,我就悲痛欲决,在林俊逸怀里哭得得厉害了。

    林总紧搂着我,用胸膛挤压我高耸的,左手抚摸着我的长发,右手乘机用力抓摸着我**光洁的雪白瓣瓣!

    在林总怀里哭了好一会儿后,我忽然意识到现在一丝不挂被别人占尽便宜的尴尬处境,而且林总的在他的内仍然硬硬地顶着我的,「林俊逸的大还着,他的色心仍没有变!」

    「别林总我我现在很乱,别这样好吗」

    我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无力的想推开林总。

    「勤姐」

    林总仍然搂着我不放,大力抓柔我俏挺的粉臀。

    「让我休息好吗求求你了呜」

    我竟然哭着哀求起来。

    看到我再次拒绝他,林总变得有些瘟色。但转瞬间又恢复温柔。

    「好的勤姐,我扶你到客厅坐坐」

    「好吧!」

    我答应着,推开林总,擦了一下眼泪,双手可怜地护住和。我的心情很乱,全身没有一丝力气,所以没有找衣服穿上,而是一丝不挂地在林总的搀扶下,一起来到了客厅,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做,只是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和,不让他看到不该看的地方。

    林总随手打开了客厅的大灯,大灯发射出明亮的光芒,本来我特别喜欢,明亮的灯光,会让我感觉到特别温馨安全,可是今天,明亮的灯光,不仅照亮了我这个大美女**的雪白娇躯,更彷佛是照亮了我此时灰色的心情,让我愁上添愁,悲上加悲。

    一身蚴黑的林总坐在全身雪白的我的身边,轻轻的拥着我,在我耳边不住的劝说,可是,思绪纷乱的我什么都没有听见只是感觉到林俊逸色迷迷的眼睛贪婪地注视着我一丝不挂**雪白的身体,我双手只是牢牢护着和,「看就看吧,反正已经被他看过了,碰过了。」

    我迷失地想着。

    「勤姐勤姐你怎么这么热,快换衣服,小心生病」

    林总用力的摇着我,好像试图将一个死亡的人重新唤回人间。

    我迷茫地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可是眼睛空洞洞的,心中全没有感觉

    「勤姐!」

    林总再次呼唤着我。

    我终于清醒过来,现在除了头痛以外,真的感觉到身上滚烫,脸**辣的,而且我还感觉到我的还留有不少,沾沾的,是刚才在卫生间里被林俊逸弄出来的。我知道,我现在真的应该洗一洗了。

    「勤姐,快换衣服,冲个热水澡!」

    听到林总叫我穿衣服,我忽然觉得林总是可以信任的,我机械地站了起来,双手护着和,看到林总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焦急地看着我,关切的神情溢于言表,内心不由得又一阵激动。

    「林总你坐一会一会你也冲个澡吧,等一会我找建斌建斌的衣服,你换一下,然后回家吧,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谢他,可能是他告诉我我老公有外遇,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刚才他没有彻底我而对他心生感激。

    「这是我老公的浴袍,你先穿上。」

    我将挂在衣架上建斌的浴袍仍给林总,在这一瞬间,我知道自己的和已经完全暴露出来,我从来没有在老公以外的第二个男人面前完全**过,但现在,我变得无所谓了,「管他呢,反正建斌他对不起我,反正也被林总轻薄过了,甚至几乎被他奸了,那就让他看个够吧!」。

    「哦没事,看你休息后我就走。」

    林总在听到我让他回家的时候,眼神明显的失望,但目光从没有离开我那被浓密掩盖的。

    我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看到林总盯着我的急色的样子,突然觉得林总也忍得乱难受的,我想打破这尴妎气氛,呡嘴笑了笑道:「你不想回家吗,难道还想人家?」

    我这名话让林总很兴奋,他内的一下子顶的老高。林总没有回答,只是张大嘴看着我娇嫩的,目光中散发出野兽般的欲火。

    我看他面色狰狞,怕他又想我,忙转过身,光着翘挺的雪白向衣柜走去想拿衣服穿。

    我还没来得及走到衣柜,就听林总说道:「勤姐,你老公的浴衣太小了,根本不合身啊。」

    我楞了一下了,转过身来,又一次与他**相对。

    「那我给你换件大一点的。可是我老公比你矮得多,没有合你身的。」

    「不用了,我没必要穿。」

    「那怎么好,你会感冒的。」

    「你老公恨我入骨,但你还挺关心我的。」

    我脸羞得红红的,跺脚嗔道:「谁关心你啦,你个老色狼,偷看人家**,还我我刚才差点**于你了」

    「勤姐,不要骗自己了,其实你是想和我的,对不对?」

    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露骨的话来,我脸更红了,扳着脸晕晕地说:「请你自重我是有老公的人」

    尽管我那完美绝伦的身材现在正一丝不挂地站在林总面前,但理智让我发出正义的说辞。

    「别傻了,你老公有外遇了,不要你了,他现在恐怕正在那个小秘书身上驰骋呢」

    林俊逸魔鬼般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

    林俊逸好像不怕我拒绝他似的,就那样放松的坐在沙发中,双腿伸得笔直,愤怒的一跳一跳的在内搏动,虽然看不见原貌,但可以感觉到是那样的粗长,那样的可怕。他得意洋洋地抬头看着一丝不挂的我。

    听到恶毒的话语,我又呆住了,傻傻地站在那里

    「你老公肯定在小秘书肚皮上工作呢」

    林总特意着重突出:「工作!」

    二字。

    「那个小秘书那样年轻漂亮,你老公肯定得她叫喊连天」

    林总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别说了别说了」

    我拚命地捂起耳朵,顾不上自己现在完全一丝不挂,拖鞋用力地跺着脚。

    一对十分丰满坚挺的白嫩在我的动作过程中不断上下摔动着,更加让林俊逸饱了眼福

    「别想你老公了人生得意需尽欢」

    「和我欢好可以报复你老公呀」

    林总继续在折磨我的神经。

    我几乎崩溃了!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慢慢地我一丝不挂地坐在沙发前地毯上,双手抱膝,泪流满面,声音都嘶哑了,可是内心已经相信林俊逸的话了,我忽然觉得还有什么必要再为建斌守贞洁!

    迷失的我没注意到强壮的林总已经走到我的身边,他很轻松地把一丝不挂全身无力的我从地上抱起来坐回沙发,让我跨坐在他双腿,我现在思绪乱极了,放弃了挣扎,无力的任他为所欲为,只是用双手撑住林俊逸的肩膀。

    「我要给建斌打电话我要给建斌打电话我不信我不信」

    我目光散乱,含着泪说道。

    「别想你老公了有我在你身边呢」

    林总此时竟没有动作,像看着要到手的猎物般的盯着我,而我的完全暴露的**此时**裸地正面对着他的鼻尖和火热的眼睛,被覆盖的正毫无保留地对着他只隔着的大。

    「你你到底到底想把我怎么样嘛?」

    我任他注视我的一切,跨坐在他身上,双手撑住他的肩膀,红着脸轻声问道。

    「我只是想和勤姐,让你尝到人生最大的快乐,让你欲死欲仙。」

    「你,你好坏!」

    我全身轻颤,羞得全身都红了!

    「好,我不逼你。可是勤姐,你老公对你不忠,你又何必为他守身?我实在看不下去陈建斌这样欺负你,让你受委屈,你应该好好放纵一下自己。」

    我此时感到全身酥软无力,火烧一样的难过,而且林总一直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的,又和我这样**相对,让我产生一阵阵燥热。

    「你你」

    我已经无言以对。

    林总突然严肃地说:「勤姐,你这么年轻,难道要为你那个的老公守一辈子贞洁?你就不能报复他一下?」

    我咬着嘴唇不知说什么好,但内心对老公的行为感到失望之极,这番话让我真有一种想要报复一下建斌的念头出现,却忘了林总其实更!

    「可我可我不能总之我无论如何不能和你和你上床。」

    林总明显很失望,但他想了一下突然说道:「我说报复并不是指和我,我们不也能报复一下你老公。」

    林总很认真地说。

    「我我没说和你。」

    我变得语无伦次同时也因这个字眼变得羞红,更对林总说的报复方法有点好奇。

    「勤姐,你不要骗自己,难道你就这样任你老公在外面鬼混?你应该报复一下你老公!但不用和我。」

    「嗯」

    我咬着嘴唇点点头,「不也能报复我老公?」

    我轻声问道。

    「是啊,勤姐,你看你的多漂亮啊。」

    「林总,不要看!」

    我用左手捂着,右手继续撑着他的肩膀。其实反正林总都已经看过了,加上原本不让林总看的原因是因为罪恶感作祟,但事实上,林总在浴室里企图我时甚至都已经彻底按摩过我的胸部,应该说是抓揉吧,还尽情吮吸了我的,所以我其实没有必要拒绝林总眼光,只是刚刚被戏弄,我故意反对而已,还把头转一边。

    「那我给你看,公平吧。」

    林总狗嘴吐不出象牙,这一说却把我逗笑了,我突然觉得轻松好多。

    「臭美!谁要看你!你可是我老公的大仇人!」

    我右手撑着他的肩膀,抬起头,正好和林总眼神交会,我脸又红了,十分害羞的又把头低下来。而同时林总一边看着我的眼睛,一边慢慢的的将我的左手张开。

    渐渐的我的意识胡涂了,忘记了建斌忘记了身边的林总,只是觉得身体异常的火热,一股热火突然从窜起,燃烧了整个的我,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欲火。

    我感觉到林总将目光下移到我的**的,我的形状非常漂亮,又挺又翘,而且我的比较大,是粉红色,却是深红色,如果变硬,色差会看的很明显,知道有个男人正在详细检视自己光溜溜的身体,我感觉到自己的已经变得很硬很红。

    「真漂亮!勤姐你比女神还漂亮。我从没看过这么坚挺丰满的,如此娇嫩的!」.haxwx.

    林总一边将我的手各放在他的两边肩膀上,一边发出赞叹。

    「林总!我的身体你已经什么都看到了,就到这里好吗?」

    我看到林总的手向我裸露的移动,我一手撑在林总肩膀,一手抓住林总想碰我的手,直觉告诉我,不能继续下去。

    「勤姐」

    林总还想再说什么,但被我打断:「你知道我是有夫之妇,虽然我老公对不起我,我是决不会背着他和他的仇人做对不起他的事!何况你刚才在卫生间已经摸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