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我想提醒林总,他是林俊逸,在玩弄有夫之妇,而我是不会变节的!我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很坚持的样子,虽然刚刚让林总摸遍了,但是那是我认为他想我,而现在让林总完全无阻的欣赏自己**裸的身体是因为已经被林总看过了,但是这样**相对,还让林总抚摸的话,那我认为这已经到**爱抚的准备阶段,所以我想应该要停止了。

    「我知道!我只是忍不住摸看,你的太美了,那么丰满坚挺,简直超出我的想象。勤姐,你先听我说好吗?」

    林总没有很坚持,机伶的把手抽回,改放在我的大腿上,我没有拒绝,反而因为他这个动作对他又产生了信任感。

    「好!你可以看,可是不许再动手。」

    我缩回另一只搭在林总肩膀上的手,以示我的决心,但我没想到,我其实不应该继续跨坐在林俊逸身上并让他欣赏自己的**,但一种想报复老公的心理让我继续任他欣赏我的身体并和他交谈。

    「我们应该有办法即可以报复你老公,同时你也不会失去贞洁。」

    「什么什么办法」

    我越来越好奇。

    「我们可以尽情疯一晚,但不」

    「疯一晚」

    我轻声念着这三个字。

    「是的!勤姐,你不要认为我们这样不对,事实上,至今为止,我们都没有做错事。」

    林总开头便提这个,而我心里虽然认为这样做不对,但是又不愿意承认真的做错事,林总提这点,正是我想听的。

    「我没有说我们做错事,可是你刚才想强我。」

    我娇羞地说道。嘴上虽然认同,但只是这样说,对我还是没说服力。

    「对啊!你人那么美,如果我真想要你,在卫生间里我完全有机会你的,更何现在我要你直接你就行了,可我没有这么做。」

    「勤姐,我知道你很爱你老公,但你老公的确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也不要太压抑自己。你今天伤心过度,全身一定很酸痛,你可以轻松一下,让我们相互好好按摩一下,放松一体,然后我们再疯一下,怎么疯都可以,就象我们在舞厅时那样,但我保证不做错事。这样你即报复了你老公,你又没做错什么。」

    林总讲的理直气壮,但这点,倒是讲到我心坎里去,因为我现在真得想报复一下老公,可是又怕真得被林俊逸奸,干出让老公无法原谅的出轨事来。

    如果照他说的这样做我们只是疯一下的话,我就不会明天面对我那个的老公时会有罪恶感,何况我对这个英俊强壮的林俊逸并非没有一丝好感,从内心讲我很欣赏他强壮的体魄,在舞厅时和刚才在浴室里我们也的确很疯,我真有一点动心。

    「刚才你明明想我,现在又不承认了,要不是人家那里紧小早让你得逞了所以!现在这样不行,我现在光着身子,这样怎么能相互按摩,你一起又想我啦!」

    我解除心中的负担,正好顺着林总话,让林总没话说,同时好让他放开我让我穿上衣服。

    「为什么你光着身子就不能按摩,勤姐!你也太落伍了吧!现在的按摩都是像我们这样,要把衣服脱光的,不像现在,我还穿着。相信我,我的控制力很强的。」

    林总一副理所当然的说辞。

    「你好色啊,那是色情按摩。」

    虽然明知林俊逸在强词夺理,心中不以为然,但我还是被他牵入话题。

    「才不是呢,你有听过SPA吧!那是国外引进的,也都是这样,还要洗澡呢。」

    想不到林俊逸还知道SPA水疗这种新玩意,我倒是有点啼笑皆非。

    「我听过,但是没去过,洗澡那是泰国浴吧。」

    听老公说过泰国浴的事,所以我反驳林总。

    「泰国浴也是合法的。」

    林总理直气壮的说,但林总也知道这理由没办法让我信服。

    「那是在泰国。」

    我没那么笨,我知道林总一直想说服我的目的,如果点了头,那不就让林总有机可趁,那后果就难以控制了。

    「所以了!按摩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心态,因为你心中觉得不对,所以会认为不好。我和很多女孩子都这样做过,她们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林总以退为进,换一种说法。

    「我也没有觉得不对!」

    我顿了一下,脸红通通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羞人的话,我不知不觉的已经被林总牵着走,开始慢慢落入林总的陷阱。

    「对啊!这样不就对了,只要我们心态是正的,然后克制的住自己,不要真的办那回事,那不就没问题了。你看,我刚才两次在你最脆弱的时候也没有你啊。难道你克制不了自己想和我?」

    林总终于说出一番道理,这好像顺理成章,其实这是歪理,难道女人还有理可言吗?何况当时要不是我的很紧,我已经被他了。

    「我我克制的了你这样讲没错!可是」

    我没办法反驳林俊逸这番道理,因为那样等于承认自己克制力不行,也推翻之前自己对自己的解释并承认自己心态不好。

    「可是什么?难道你不信任你的林总?」

    林总搬出人情这个帽子,但这点因为我上班这段期间,因为林总对我的表现都很君子,所以我觉得林总还是可以信任的。

    「不是不信任。可是你,你是我老公的大仇人,你还玩过我们公司那么多女人,你是,是个大色狼。」

    谈到信任,林总已经打破我第一道防线。

    「正因我玩过的女人多,有着丰富经验,所以我的性经验和控制力才很强,你想,哪个男人身上坐着一个象你这样美的几乎全裸的女人,还能像我这样,坚持的住?你还不相信我?」

    林总很露骨的说,这说法似乎强而有力,因为我对自己的身材容貌很有信心,象我这样美的**坐在他双腿上他都能忍得住不强来,让我感觉林总自制力很强,这说法让我第二道防线崩溃。

    「我怎么会不相信你?」

    的确,有哪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之下,还可以像林俊逸一样,和自己讨论这些道理,直接我不就得了,可能真是因为林总玩过很多女人经验丰富的原因吧。在林俊逸的歪理攻势下,我有点混乱了。

    「那不就结了!我必须叫你一声婉妹,我向你保证,只是疯一下而已,绝对不会乱来。」

    林总察言观色,立刻对我做出有利保证,我表面上虽然一直不要林总继续,但是事实上我修长的娇躯一直坐在林总大腿上,如果不认同林总的话,那林总反而没错,错的是自己,成了自己在勾引林俊逸,而且开始觉得如果不会真的发生什么出轨的事情的话,放纵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关系,谁叫老公。

    「真的?保证不乱来。」

    我有点小心的问,但没想到这问句也是一种同意的表示。

    「你不要对我乱来就好了。」

    林总反过来调戏我,被这一闹,我开始放松自己的心情。林总很成功的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你少臭美!」

    我捶打了一下他的肩膀红着脸嗔道:「我答应你就是。」

    「来!抓好!我来拿酒!」

    林总不等我进一步反应,一直在我腰上的手顺势搂住我的细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林总的身材又壮又高,我自然的用双腿圈住林总的腰,双手环着林总的脖子,没有任何反抗,林俊逸的一下子压在我湿透的上,我们俩个人的再次磨在了一次,林总的还是那么坚硬!

    现在林总穿着,而我什么也没穿!林俊逸巨大的紧贴着我,好羞人啊人!我害羞地把头埋在林俊逸的脖子上,全身激动得颤动着。

    全身蚴黑的林总抱着一丝不挂雪白的我一直走到我家的洒柜前,取了一瓶红酒,然后抱着我走向沙发,把酒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接着抱着我重重地坐在沙发上。

    我不由自主地倒在他怀里,林总身体向前坐起,腾出一只手道到桌上拿酒,这样一来,我整个人被林总搂个实实的,但我的双手手肋仍然及时搭住林总**的胸膛,免的整个人压在他身上,但我的太丰满了,大大的已经压在林总的胸膛上,挤压着变形的,这让我开始紧张,但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

    「来!先谢谢勤姐这段时间的辛苦。」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林总先塞杯酒给我,然后自己也拿一杯,才松开让我稍微坐好,这样子一来我和林总便靠的很近,两个人的始终贴在一起,林总的已经被我的泡得很湿了。

    而因为紧张加上来不及反应,我把这杯酒一干而尽。

    「等一下!帮我拿杯子,我拿酒。」

    林总把他的杯子交给我,又一次同样的动作,而这次因为我手上拿着杯子,无法像刚刚撑住,而酒瓶又放的比较远,林总搂紧我的细腰,半抱起我才拿到酒瓶,所以我几乎整个人都贴紧林总,两个**裸的身体拈在一起,加上我身上早已是香汗淋漓,把两个人身上都弄得湿腻腻的,肌肤接触,又黏又滑的感觉让我的深处开始颤动,止不住地涌出。

    「来!这杯敬美丽的勤姐。」

    林总又把我的杯子倒满,刚刚那杯酒喝下去,加上先前在酒店喝的酒,酒精作用下,我也满想再喝一点,而且两个人黏黏腻腻的动作,让我自己心中开始认定,只要不发生和林俊逸真刀真枪的就不算做错事。

    「最后一杯!敬今天忙里偷闲。」

    林总这句话,倒是把我的心情完全放开,毕竟这几天生意太忙了,今天的生意完成得很好,令天又是星期天,是该忙里偷闲一下了。

    我的确很欣赏林俊逸允满男人味的结实的身体,我的**在他高大的怀中就象一个娇小的宠物,这样与他赤身相拥给我一种非常安全和刺激的感觉,这种感觉和我那个身体较矮的老公截然不同,我觉得应该好好和林俊逸疯一下,只要不做出的事就行了。

    「嗯!敬林总。」

    酒精开始发挥作用,虽然我没有醉,但我从娇羞开始变的有点俏皮。

    「还有酒吗?」

    我意犹未尽,主动要酒,这让林总很高兴,二话不说,马上帮我倒满。

    「要死了!倒这么满!」

    我先小喝一口,以免酒洒出来。

    「来!换我敬你嘛,敬你今天到我家到玩。」

    我用有点撒娇的语调,对林总举杯,林总简直乐坏了,拿起他的杯子和我的杯子轻敲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玻璃声。

    我轻啜杯口,凝视着林总道:「你不是要按摩吗,怎么还不开始?」,「就开始。」

    林总没有马上喝酒,杯口斜对着我,看着我的凝视,放在我大腿的右手一边往上抚摸,沿着我的腰际慢慢的往上爱抚,直到我那对坚挺之间自然形成的深深处,用大拇指轻轻的磨擦我的,林总这时才把酒杯拿到嘴边,然后一饮而干。

    突然,林总的右手覆盖住我整个,我全身颤抖一下,酥麻的感觉立刻传遍全身。酒让我有了醉意,我变得放荡起来:「讨厌,一上来就摸人家!」

    我嗔骂了一声,仰杯一饮而干,但喝的太急,有些酒从我的嘴角溢出,我没有擦掉沿着嘴角滴下去的酒,一边任由林总的抚摸我**裸的**,一边接过林总手上的酒瓶,帮我和林总都倒满。

    「你的真丰满,我一只手完全抓不全她!勤姐,你真不该辜负了这么棒的身材,难得今天可以轻松一下,我们应该好好疯一疯。」

    林总左手抓着我的,右手揽住我的腰,将我拉近,一边鼓动我。

    「先讲好!我们怎么疯都行,但是你一定不可以乱来。」

    我浑身发烫,心里已经认定疯一下也没关系,但还是再确认一次,自己才能真正放开。

    「那是一定的。」

    林总一边揉着我的,一边有点诡异的笑着回答。

    「先讲!你所谓的乱来是什么?」

    看到林总狡猾的眼神,我心想林总又有什么鬼点子,一定要逼问一下,自己才不会上当。

    「比如,象我现在这样揉你的应不算乱来。」

    「这样是不算!」

    我的脸红通通的,娇嗔道:「可是什么算乱来呢?你一定要说清楚嘛。」

    「乱来喔!乱来就是」

    林总只是抓揉着我的,有点卖关子,我任他轻薄我的,不理他,含着娇羞藏书吧地瞪着他,意思是告诉林总,如果回答的不好,我就会生气。

    「讨厌,把人家弄得涨涨的,你快说嘛!」

    看到林总只顾着享用我的,我急着问。

    「乱来就是把我的插进你的。」

    林总很粗俗的说,但说这么直接,我反而放心。

    「少不要脸。」

    虽然我实际上还是一个,但毕竟我已经和我那性无能的老公结了婚,对性知识还是有所了解,早猜到林总会这么说,所以对林总这么直接露骨的话,我只有稍微脸红一下。

    「那我们说好!只要今天我大不要插进你那里,其它做什么都可以?」

    林俊逸一副不惜一切也要和我达成协议的样子,捏着我的问我答不答应。

    上传来的极度麻庠让我很兴奋,想也不想就回答道:「好吧。今天就随你玩。但你要让我穿上。」

    「还有!没经我的同意,你不可以把我的脱掉。」

    我不放心加上这点,三角裤不脱掉就可以确保我的之身万无一失,这对我的保障就很大。

    「让你还可以穿上,可以吗?」

    林总爽快的答应,一副吃亏也无所谓的神情,突然亲了一口我的左。

    我浑身一阵轻颤,忙道:「这还差不多。林总,干杯!」

    林总居然还让自己可以穿上,那这样真的可以好好的放开自己,我喝下这杯酒的同时,也下定决心要好好疯一疯。

    「我要起来!」

    喝干这杯酒后,大概因为酒喝多了,我想上厕所,便挣着林总的身体,想要起来。

    「你要干什么?」

    林总没想到我要起来,反而更加疯狂地抓揉我。

    「上厕所啦。讨厌啦,今晚时间还长,别这么急嘛,都被你揉散了。」

    我坳不过林总正在抓揉的双手的力气,挣脱不了,白了林总一眼嗔道。

    「喔!早说吗!」

    林总这才不太情愿地放开我的双奶,让我站起来,脚一踩到地上,鞋根碰地的感觉,这才发现从刚刚自己坐在林总的膝盖开始,一直到现在,高跟鞋一直穿在脚上,这样让子自己显的很妖艳,我连站都不好站。

    「等一下!我拿给你。」

    林总边说边站起来,走去拿,我注意到整个沙发都被我和林总身上的汗水沾湿了。

    「算你有信用!」

    林总真的肯让我穿上,这动作更让我觉得今晚真的可以好好放开自己,因为林总很安全,对林总的警觉心完全消失无踪。

    「正好我这里有件内衣,你可以试穿一下。」

    「哪!这套应该不错。」

    林总从他工作包里拿出一套红色比基尼内衣给我,天哪,那件正好是吴林总今天要我穿而被我拒绝的。

    「这套太暴露了!」

    「这才叫性感,怎么你不敢穿?」

    我从他手中接过内衣道:「有什么不敢,我现在不是什么都没穿吗。好啦,我想上厕所。」

    这时我已经放开了,**都被他看过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在卫生间里,我一坐在马桶上,油腻的臀部和马桶圈一接触,整个臀部几乎快陷进马桶,我赶紧往前挪,只敢坐半边的马桶,好不容易,热流从体内喷洒而出。

    一边上厕所,一边拿起地上最初被林总撕掉的三角裤,那件裤子又湿又腻,我看到中间那片网状的三角织布,因为湿透而变透明,我心想刚才好险啊,差一点被林俊逸了。

    就在此时,林总突然推开卫生间的大门,由于马捅正对大门,象我这样的大美女坐在马桶上的样子被林俊逸看了一清二楚,老公都没看过我啊!

    我张大小嘴羞红着脸看着林总,感觉自己分开的液喷射加剧,我急忙用三角裤捂着嗔道:「讨厌啊!」

    起身后,林总仍在我旁边欣赏着我**。

    我将那件湿透的三角裤扭成一团,放在刚好手可以构到的化妆台上,然后从背后拿起卫生纸,擦拭干净后,再拿几张擦拭自己女性的生理部位,我感觉到自己的又涨又热,卫生纸一下便湿透了,我擦了三张都擦不干,我从来没流过这么多。林总嘿嘿笑了两声,看着我擦拭生理部位。我很害羞,便对林总说道:「你等一会,我洗一下就出来陪你。」

    林总一离开,我长出一口气,打开水龙头,高热的水温冲在身上,让我舒服万分。

    把身体洗得干干净净后,擦干身体,看着浴镜中的我,**的肌肤一改平日的雪白娇嫩,在高温的作用下,变的潮红显得更加细嫩,更加美丽绝伦。我拿起林总给我的内衣。

    这套专门为夫妻生活设计的内衣布料少的可怜,一件红色薄纱质地的胸罩和同样质料的三角裤,胸罩下缘有黑色缎带式的镶边,罩杯边缘则是黑色绣边,而三角裤就只有一片三角形布料,以及几条和胸罩上相同的缎带式,我没有想太多,毕竟刚刚都全裸了加上酒精的作用,我想也不想就穿上这套性感内衣。

    低头看着娇嫩高耸的,在薄纱的托扶下,更加高耸。嫣红的在薄纱下不安分地顶起两个凸起。

    匀称绯红的细腰纤细得彷佛不堪一握,红色的够薄,小小的三角形布料显露出很多黝黑的,看着我这个样子,太性感啦!象妓女一样!让我一阵羞红。

    「建斌你不爱我了吗?不喜欢你娇妻的身体了吗?你知道我有多在乎你多爱你吗」

    一想到我丈夫,我又变得脸色惨白。

    「不想了,他对不起我,我还想着他干什么。林总比老公更喜欢我,他还在外面等着我呢,今天我就和老公的大仇人出轨一次,只要不和他就行」

    想到一会儿要和林俊逸玩激情游戏,这种从没有过的偷情体验让我既不安又兴奋。

    我一边走向沙发,一边损林总,「原来你和那个吴林总一样变态,都想看人家穿这件衣服。我还以为你今天保护我是真心的呢,你比他还坏。」

    因为已经决定报复老公和他的仇人疯一下,心情上完全转变,所以虽然身上穿的很暴露,我并不会觉得拘束,反而还和林总开玩笑。

    「你想穿给那个吴林总看吗?」

    林总当然马上反击,林总坐在刚刚的位置,没有看我,正看着电视。

    「我才不要呢,只是这裤子太暴露了。阴都露出来了。」

    听我这么说,我还没走到林总坐的沙发旁边,林总就站起来。

    林总笑道:「其实今天我是故意让吴林总逼你穿这套内衣的,我早就设计好想欣赏一下你的性感身材。」

    「好啊你,原来你早有所图,想玩你敌人的老婆,现在得逞了吧。」

    我小嘴一翘撒娇道。

    「勤姐,说真的,吴林总说得一点没错,最好的内衣模特也比不上你。太美了!」

    林总由头到脚,很仔细的欣赏我穿的这套性感情趣内衣,林总觉得不会奇怪,这件胸罩只能遮住我不到一半的,即使遮住也没用,因为红色薄纱的罩杯简直是完全透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我的和,反而附属的黑色镶边还可以起遮掩的作用。

    也是一样,不过我并没有在意就穿上了,一方面因为以前穿的那件白色网状也很透明,虽然没有这件透明,但该看也被看光了,而另一方面,自己是属于多毛的体质,下腹乌黑一片,因此虽然透明,但是林总也只能看到乌黑一片,所以我感觉无所谓,只要身上有布包着,就好多了。

    「三角裤太小了,露出好多哦。胸罩尺寸也好象太小了,把我的弄得,幸好今天没穿给吴林总看,不然全走光啦。」

    我嗔道林总双手握住我的**道:「那是因为你的太多,也太丰满了,不过这样显得更性感。」

    「那你看后面,就根什么没穿一样,完全光着的。」

    我转过身让林总看我的翘臀。

    这件怎么穿还让我伤透脑筋,除了遮住三角部位的薄纱,和环绕着腰际的黑色缎带边的腰带外,和一般裤不一样的地方是,裤的裤带夹在两股之间直接到臀部正中的腰带,而这件是从两股之间,三角形的尖端,连结着出两条和腰带材质一样的黑色缎带,绕着我的臀部两边连到三角形薄纱的另外两角及腰带的连结处,这样一来是完全光着的。

    「这有什么奇怪!我这件也一样。」Www.haxwx.C0m

    林总一副见怪不怪的口吻,然后转过身来让我看,我噗吃一声笑出来,只见林总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件换上,一定是他带来的皮包里早准备好的。从林总穿这件所谓的性感爆笑时,还是一直坐在沙发上,就算是站起来也是正面对着我,所以一直没看到林总的背后。

    「你的还满翘的。」

    我笑翻天,不忘记再损一下林总。

    「这裤子很好啊!我们俩的裤子大便都不用脱。不过这裤子实在太紧,勒得我受不了。」

    林总阴损的的说,又让我笑的肚子都痛了,和林俊逸聊天最令人愉快的就是他很会搞笑,不过林总说的是事实,这件裤子和我一样都是开档裤,后面都是空空的,而林俊逸的那个家伙似乎太大了,简直要把裤子涨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