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认识林俊逸这么久,平常都是看他嘻皮笑脸,不是很正经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展现惊人的自信,不过林俊逸也的确有自信的本钱,他的绝不是普通男人能够拥有的。

    「喔,跟怪物一样。」

    我一边一边说出自己的感觉,越来越浓的酒意,进一步催化我对林总巨大的好奇,我左手用力的握住林总的根部,右手上下着要根部以上的部分。

    「肾亏才不够硬,我这根很有档头。」

    林总得意洋洋的说,但这让我联想到老公那根软软的,和他仇人这根没法比。

    「林总!这根大概多长?我觉得比黄片里外国人的还要粗长得多。」

    也许真的醉了,和林俊逸聊起这些有关和的话题,就像是聊一般事情一样,而且我非常的投入。

    「一般时候15公分,现在应有30公分。比你老公怎么样?」

    林总双手枕住头,对我的问题想也不想就回答出来。

    我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叹,看着这根宝贝,只觉的一阵迷乱情迷,心里痒痒的不能止息,只是想着这个大家伙要是进到下面,该是什么滋味呀,肯定和丈夫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一会又想到老公一直没能为我,就是因为他的太小,而他仇人这么粗壮的东西如果进入我体内,肯定一下子突破我的,一下子就成了他的女人,一想到被林俊逸这根体内这点,我的又开始渗出。

    林总接着问:「勤姐,你曾说你老公早泄,你丈夫干过你的吗,让你爽了吗?」

    我的脸红得根苹果一样,很怕林俊逸知道我还是这个秘密。但酒精的作用仍让我大胆的和他交谈,「我我结婚快一年了,怎么会没做过」

    「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你还是就好了,你看你的小地肥水美,这么好的只配让我这样的强壮男人,给你丈夫那个三寸钉真是浪费。」

    我抗声说:「什么啊我我丈夫那儿不小。」

    林总笑了笑:「是吗?那你老公让你**了吗?」

    这下说中了我的心事,结婚前听我的女友说,跟男人做那种事非常舒服,能让女人,可真和老公干的时候,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却还每天晚上都忍不住想那种事情,特别是两腿中间,湿湿嫰嫰的肉里面痒痒的,总想有个东西,把缝涨的满满。

    可建斌每次不到5分钟就结束了,而且他的那儿细细的,插进里几乎没感觉,而且太短,只能到达内不到二分之一处,里面的地方从来碰不到,以至于我现在还是一个。那里面痒痒的感觉止不住每晚都把人心摩碎了,也正因如此,我才有了手的习惯。

    我红着脸不知怎么回答林总的话,更不好意思暴露出我还是的实情。吞吞吐吐地道:「我我老公和我并不多」

    「所以我怎么觉得你象一样娇滴滴的,象第一次和男人在一起一样,你看你的多么丰满坚挺啊,有36E吧。」

    我也开玩笑地嗔道,「你还猜得真准。不过我的36E又怎么啦,你不是自称玩过几十个女人,不知摸过多少女人的,什么样的没见过没摸过啊。你们男人就喜欢丰满身材好的女人,个个是色狠。」

    「不一样,不一样,我虽然玩过那么多女人,但你的最丰满最白嫩最坚挺,然而是自然发育的,不像现在有的女人是隆胸的。我的粗长,你丰满,很适合打奶炮的。你瞧,你的还是粉红色的,红通通的,娇滴滴的,简直象一样。」

    我听他越说越出格,但心里还是挺乐意听到别人的称赞,终于忍不住甩了一个眉眼也出格地说道,「人家本来就是嘛,还没呢,信不信由你。怎么样,你心里是不是痒痒的。」

    「我才不信呢,你都结过婚了。」

    「万一人家真的还是呢?」

    我挑逗地娇嗔道,尽管内心深知自己的确是。

    林总眼神暴亮:「真的吗,让我仔细检查一下,如果真是就太好了,让我给你吧!」

    我突然感到大羞,嗔道:「去你的,你真坏。没玩过啊。我们公司不知有多少姑娘被你了呢。」

    我掰着手指、翘着小嘴数到:「刘亦菲,杨幂,黄圣依,戚薇,这些不都是黄花闺女吗,不都被你搞到了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一定都是被你的。」

    「是啊,她们开始都一个劲地喊痛,还流了好多血,不过一个小时后她们都舒服地喃。」

    「一个小时你你太厉害了,我老公一次最多才2分钟呢。」

    「是啊,他太差劲了。勤姐,你说我你会不会」

    「我才不叫呢。」,「没试过你怎么知道?」

    「呸我那里才容不下你那家伙呢。」

    我握了一下他的道:「连我的手都握不全它太粗啦你看嘛比人家手臂还粗还很长幸好没准它插不然不然肯定会被它了」

    「不过大也有大的好处。」

    「为什么啊?」

    我好奇地问道。

    「要是我的不够大,刚才在卫生间你早把你了,给你老公带上一顶好大的绿帽子!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呸,你好讨厌哦!你那么色狼,又是我老公的大仇人,我才不让你给我老公带绿帽子呢。」

    我娇嗔着扑到林总怀里轻捶着你的胸膛:「不是你太大,是人家那里太小嘛。」

    「好啦,好啦,是你的太小,象一样。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林总让我跨坐在他双腿上,坐在沙发上紧紧搂着我道。

    「什么问题啊?」

    我娇羞地问。

    「我和你老公的谁大?」

    「哼,人家就不告诉你。」

    我挑逗地向他拥了个媚眼。

    「告不告诉我?」

    「就不嘛,你是明知故问,玩你敌人的老婆,还故意羞人家。」

    林总突然大声说道:「我看你告不告诉我!」

    说完强行抓住我两颗坚实的,肆意的玩弄起来,只觉触感滑润,滴溜溜的弹性十足,手中的力道不自禁的又加重了几分,林总眼中欲火此时更加炽烈起来,他二话不说,将脸孔朝着我那深邃的深深埋了下去。

    他就像头饥饿多日的小野狼,忙碌而贪婪地吻舐着我的胸部,但很快找到他想吸吮的,张开血盆大口,就是一阵滋滋吸吮,还把整个脸凑上去不停的磨蹭着。林总那狡猾的舌头,像蛇一般地滑入我的玉,急促而灵活地袭卷着。

    他舌尖一次比一次更猖狂与火热,可怜的我心中既想享受,却又不敢迎合。

    我没想到林总会来这一手,在林总狂热的轻薄之下,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大,鼻中的呼吸渐渐浓浊,一股如兰似麝的气息逐渐迷漫在空中,双峰上的也早已变得挺立坚硬如石。

    我知道自己已经硬凸而起,每一次舔舐而过的舌尖,都叫我又急又羞,在让他轻薄了好一阵子,我仗着脑中最后一丝理智尚未泯灭之际,拼命挣脱,抽出双手,想要推开林总身体,见林总并不理会,只好红着脸嗔道:「林总,别,别急嘛是我错了,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说啊。」

    林总一边抓乳一抓审问我。

    「我我承认你那里比比我老公强太多了他根本没法与你比。」

    我看见林总露出满意荡笑容,赶紧接着道:「我老公在生意场上不是你对手,这方面更不是你对手。但它也太可怕了,哪个女人受的了,更不要说了。」

    我问道:「林总,你的那么大,被你玩过的女人们不害怕吗?」

    「怎么会!我玩过的女人她们都说这才是真正的享受。」

    我觉得我们的话题实在太荡了,但我好奇心很强,忍不住娇声问道:「为什么会她们会享受啊?林总,给人家讲讲你是怎么把公司那么多女孩子搞到手的嘛。」

    「好啊,你坐好,我一个个讲给你听。」

    我跨坐在林俊逸的腿上,他的脚毛好多,弄得我痒痒的,我强忍着,正准备伸手握住林总的,没想到林总把腿一抬,我啊的一声失去了重心,上身自然地往前一倾,双手就搂在了林总的脖子上。

    「呵呵,往前坐点好。」

    林总的一双大手搂住我的水蛇腰笑着道。

    我俩此时都是一丝不挂,我底下这时正好贴在了林俊逸的根部,热乎乎的,一阵快感又传了上来,这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才过去不久,变得更加敏感的缘故吧。

    我红着脸瞪了林总一眼,但却舍不得离开林总那里。算了,反正我们已经这样贴在一起过了,而且这样贴在一起我俩都挺舒服的,我自我开脱的想道。

    「想听我的黄色故事吗?」

    林总笑道:「想听嘛?」

    我扭动着娇躯嗔道。

    这时林总嘴角露出嬉笑的神情。林总双手按着我跨坐在他双腿上的让我俩的和胸部紧贴在一起,一边用力揉着我的,一边给我讲他是如何玩女人的。

    我紧紧环抱着林俊逸,坐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双腿圈成一圈盘紧林总的大腰,一对挺拨的紧贴老色狼的胸膛,认真地听着他的秽故事。

    房间内我和林俊逸一白一黑一丝不挂地紧搂在一起无所顾及地聊着黄色秽的事情,林总语菲菲,我不时发出撒娇般的娇笑,真是春色撩人。

    林总把他、诱奸、和副奸良家少女和少妇的许多黄色之极的经历娓娓道来,他的用语真是荡之极,听得我大动。我发现很多女孩都是被林总的,但最后都被他的征服了,被他的女人中还包括老公以前的女友娟姐,林俊逸真是个花丛老手!

    林总玩弄女人的黄色经历听得我心烦意乱,我双手抱着林总的脖子,水蛇般的细腰在林总的怀抱中不停扭动,润滑的紧抵住粗大,口一张一合象小嘴一样吮吸着杆。一边听他荡的故事,一边主动和他的磨擦着。我俩的激烈磨擦给他的大杆上带来越来越强的快感,大越来越粗,越来越热挺,象很粗的铁棍一样。

    林总干脆不再说话了,双手托住我的丰满的**,一边捏揉着臀肉,一边使劲内压美臀让我的更加紧抵他的粗大,并张嘴含住我一个跳动的不停吮吸。

    我各处性感地带均被侵犯,一丝不挂白嫩身红潮香汗齐出,不断茎挛,一阵阵不停外溢。和胸膛的挤压,和的磨檫,和大的紧贴延磨,再加上我们两个人都光着全身一丝不挂地在弄,这一切都极大地刺激着我,这种既色情又不真正出轨的激情**真是好玩,只见我的动作越来越主动,越来越放得开,越来越激烈。

    一时间整个房间只剩下从我们两人极为湿滑的传来的滋滋磨擦声。只听林总说道:「勤姐,你的水真多,这样好玩吗?」

    「好玩!」,「勤姐,我感觉得出,你很想做,干脆让我给你插了吧。」

    「不不行说好了只是疯一下你你不能违规」

    我紧张地说,内心却狂跳不停。

    「你别当真嘛,我说着玩的。」

    林总懊恼地说。

    我看林总很郁闷,赶紧用用力磨擦着他的嗔道:「林总别生气嘛今晚除了做藏书吧爱你想怎么样都行人家都给你好林总,人家一定让你爽嘛林总啊人家下面好痒哦」

    林总对女人经验真是非常丰富,他一面整治着我一面看着我的表情,听着我的声浪语。从我的神情和呻吟看出我已经屈服,开始舒眉挤眼,知道我已经动情,可以任凭他恣意妄为,于是林总双手搂住我的柔软腰肢,一边继续用他的大家伙和我的激烈磨擦着,一边温柔且轻轻地将嘴移到我象牙般细腻光洁的脖子上,在我白洁如玉的脖子上吻了起来,我任由林总舔着脖子。

    接着林总将舌头伸进我的耳朵轻咬我的耳垂,我正舒服地喘着气,林总的嘴巴突然封在了我柔软的樱唇上。

    我可不想和林俊逸主动接吻,因此这样就表示我已爱上他,我面色娇媚无比地白了林总一眼,伸手想把林总推开,可是却使不出半点力量,我故意闭着嘴,不让林总的舌头伸进来。

    可是接着林总紧搂着我,一边加大我俩和胸部的磨擦力度,一边用舌头努力的想伸进我嘴里,林总的嘴顶开我的唇放肆地用舌头舔着我整齐、洁白的牙齿,随着林总磨擦力道的加强和嘴上不停地入侵,我不自觉地张开嘴,紧合的牙齿重新开启了。

    林总乘虚而入随即吐出舌头,舌尖抵着我的牙龈反复挑弄,呜,我忍不住张开了嘴,不得不放弃抵抗仰唇相就,两人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林总乘机把舌头全伸了进来,湿漉漉的舌头急不及待地拨开了我的双唇,钻进了我嘴巴里搅动了起来。

    林总的舌头卷住我的舌头,我被动的和林总接起吻来,林总火辣辣舌尖在我嘴内游动,激动地挑逗着我,我无法克制自己吐出粉嫩的香舌,跟林总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任其林总吮吸着自己的唾沫,我发现自己居然开始热烈响应林俊逸的交缠,林总的唇离开我的唇时,我主动伸出舌头与林总的舌头在空中相互交缠和挑逗,我的舌头在空中舔着他的舌尖不让它离开!

    我以前从没体会过,这种隔空只用舌头互舔接吻居然能产生这么大的快感。

    于是我又主动把林俊逸的舌头吸入我嘴里,继续沉浸在林俊逸的热吻当中,热情地回应着,当然此时我俩的磨擦也一刻没有停止。

    林俊逸不时的吸住我的舌尖,又轻轻舔我的牙床,还在我的舌根底下轻轻打转,我也亲热地拼命吮吸着林俊逸的唾液和舌头,我们相互用心品尝着对方的唾液。这还是我这一辈子中第一次这么全身心地,这么专注地投入到一次热吻当中和的磨擦中,就算是和我丈夫也从来没有这么激烈过。

    我坐在林俊逸并拢的两个大腿上双手紧紧地搂住林俊逸的脖子和他激情地热吻着,玉嘴主动热情地和林俊逸的大烟嘴吻在一起,玉舌不断的扭缠林总的粗舌。

    两腿象八爪鱼一样緾着他的腰,下面的也无意识的在林俊逸的大上主动用力地摩擦着,早忘了自己该干些什么,我只希望这一吻永远不要结束!

    一时间两条舌头在我的樱唇内不断地纠缠着,你追我逐,翻绕不定。

    林俊逸吻技太霸道啦!他的舌头紧紧的和我娇软无力的香舌纠结在一起,吮吸着我嘴里甘甜的津液,并强烈地吸吮着我小巧的舌尖,而右手也紧紧捂住我那高耸的,不断地紧捏着。我也忘情地用我的香舌卷住他的粗舌,吸吮着他的唾液,尽情地体会着我俩唇齿相依、双舌缠绕的美好触感。.haxwx.

    良久良久,至少吻了有7、8分钟,林总的嘴终于离开了我的唇,可是我们的的延磨没有一刻停止过,此时更加疯狂!

    这样又疯狂延磨了好一阵子,我再也受不了了,内心很想让林总来我,可是理智又告诉我不能这样,于是我只能双手撑住林总肩膀,上下起纤腰来,开始象一样用自己的一边抵住粗大,一边使劲上下。我丰满的象皮球一样不安地上下起伏掀动,随着头部的摇摆,一头长发左右飘动。惊艳的情景直看得林总血液流动加速。

    「勤姐,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可是你只是这样没有什么情趣,你不不够刺激,美女加才刺激啊!」

    「怎么叫啊人家不会嘛」

    我一边用磨擦大一边问。

    「这还用我教吗?」

    我一咬牙,心想反正都是疯,就疯个够,便学着黄片里那些女人的声,轻声的起来:「啊好舒服林总你,你的那个好大嗯磨得我啊爽死了」

    我更疯狂得用磨擦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