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嗷啊林总你好坏大玩敌人的老婆嗷嗯让妹儿让妹儿舒服透了啊啊林总。」

    这时林总嘴角露出嬉笑的神情。林总的一只手抓着我的纤腰,另一只手却托着我的,微微用力,将我的上半身搂近他的身体并让向上抬起起了二十多公分,嘴巴吻在了我的耳根上。

    这样一来我的正好压在林俊逸的大上面,大正好对准了我的。

    以为林俊逸想奸我了,我感觉身上如遭电击,的水好象决了口的洪水一样流了出来:「嗯你要干什么求你不要」

    林总一边用手指揉动我的,一边轻舔着我的耳垂,另一只手还伸到我背部不停的划着圆圈,轻轻地对我道:「我在帮你呀,你呀,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也是我见过的下面流水最多的女人,更是我见过的最紧的女人,你知道吗?我不会的,只是磨擦一下你的口让你更爽!」

    虽然我很害怕林俊逸我,可是他这几句情话让我心里砰砰跳个不停,女人是最感性的动物,林俊逸这几句简简单单的情话这会儿对根本就没有防御的我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更何况他的大正在尽情磨擦着我的!

    我身上最敏感的几处地带同时被袭,我根本就不知所措。「啊你放开我要不要嘛呜好痒哦。」

    「干脆让我给你插了吧。」

    「不不要林总,我一定让你爽的,只要不不奸我,今天就随你疯。林总啊人家下面痒死嗷,我」

    忽然,我双手抱紧林俊逸,抬起,双腿象青蛙一样蹲着,口的象小孩吃奶的嘴一样吸住林总的大尖部约二公分处,「啊!好舒服!」

    在我的叫声中,一大股浓热的透过直喷到林俊逸的上,并顺着,杆流到他的大腿上,沙发上。

    这是我今天第三次被林俊逸玩到了。我坐倒在林总的大腿上,秀脸靠在林总肩上,依然恋恋不舍的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清醒过来,清醒过来就发现林总正埋头亲着自己性感的。我羞得捶打着林总的双肩,嗔道:「你,你好坏,人家都被你这样玩了,就差了,你怎么还不满足。」

    林总又对着我笑起来,林总指着我的臀下道:「你看看」

    我低头一看,不但脸上,连脖子上也红了起来。原来我流出的顺着林总的流下,不但把他的大腿根处的全部弄湿了,而且就连林总下的沙发坐垫,也给弄了好大一块的湿印子。

    「对不起人家人家不是故意的嘛」

    我娇嗔道。

    「不过今天就麻烦了。」

    林总先是得意洋洋的说,然后话锋一转,便让我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

    「麻烦什么?」

    我好奇的问。

    「当然麻烦啊!像勤姐这样,我大概要到天亮也不会出来。」

    林总一副无辜的样子,但眉宇之间却是甚为得意。

    「出来什么?」

    「啊。象你这样的美女,不怎么可能。」

    我脸又红了一下,虽然明知林总是花丛高手,但心想哪有男人可以撑那么久的,林总太夸张。

    「林总,让我穿上裤子好吗?我可以不穿。」

    林总老是提,让我想穿上安全些。

    「好啊!」

    林总居然爽快地答应了,他又从包里取出另一件更性感的全透明裤给我。尽管全透明裤和没穿没什么两样,但这样让我更有安全感。

    穿好裤后,我慢慢将身体坐正,将一头乌黑的长发撩到耳后,喝了一大杯红酒。浓烈的酒意很快便驱走害羞的感觉,我主动注视着林总的巨大,轻声的吐出心中的想法。「林总,我有办法让你,我才不相信你忍得住。」

    「不信!那我们打个赌。」

    林总一副受到侮辱,一定要讨回来的表情。

    「好啊!打什么赌?」

    我一半觉得好玩,一半也好奇林总要怎么证明自己够持久。

    「这样子,只要勤姐你可以帮我弄出来,我就认输,如果弄不出来,那就算勤姐输。」

    林总马上提出赌局。

    「这怎么赌?我一直用手弄它,你一定会的啊。」

    我对林总提出的赌局感到不解,这样林总不是稳输的。

    「不一定喔!我吃亏一点,弄到你自己放弃为止。」

    林总一副很轻视人的表情,而且还表现出我一定会输的样子,这样反而激起我的好胜心。

    「好啊!那赌什么?」

    我决定要和林总赌一赌。

    「赌!输的人要帮赢的人洗澡擦背。」

    林总开出赌盘。

    「才不要,那怎么样我都吃亏。」

    虽然喝了酒,但我还没那么笨,赢输都一起洗澡,那才不叫做赌博。

    「好!那我们赌100万元。」

    林总发下豪语,展现出一定赢的态势。

    「我才没那么多钱。」

    我对这金额确实有点心动,但是一想自己万一输了,也没钱付,我当然不要。

    「这样!我们赌输的人要答应对方做两件事,两件什么事都可以,除了真刀真枪的。这样好不好。」

    林总终于提出一个像样一点的。

    「好,一言为定,我才不会输给你呢。一定给你弄出来。」

    想到自己肯定会胜,我一边深情看了林总一眼,一边增加在林总命根子的手的力气,作为答应的回答,然后我低下头,挪挪身体,让自己身体跪在林总双腿之间,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蹲去伸出纤纤玉手,专心在我下的赌注上。

    林总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享受着我温柔的手,我一边用两支手上下这根,一方面仔细的审视这根令人为之赞叹的杰作,光是就有小孩儿的拳头那么大,六七公分长,而棒身至少二十三四公分,有点长又不太长的,整根黑中带红,加上吊在根部的两颗大,我的心跳不自觉的又加速起来,手上的动作也加快。

    「舒服吗?林总?」

    我小声地问,脸上充满真诚的关切。

    「舒服舒服但求求妳帮人帮到底。」

    林总吞吞吐吐地说,眼光热切地看着我高耸的胸脯。

    「想得美!又动歪心了想上我是不是?」

    我俏皮地一撅小嘴道。

    「是啊!」

    林总竟然直接承认了。「妳们男人真是的,自己不也长着手,为什么硬要人家帮妳手?人家帮了吧,又想着奸人家。」

    我软叹了口气,用手敲了敲林俊逸那粗壮耸立的。

    林总见我未生气道:「就是不一样嘛!我知道妳心肠最好,玉手也最柔软,比我自己弄的不知好过多少倍。」

    说着林总硬是将粗壮的塞进我的手心。

    我嗔着摇摇头还是握住林俊逸的,林总将在我手心里抽动两下,我吐了口唾沫涂在林总那圆溜溜的卖力起来,我的**随着不停地晃动荡起阵阵乳波,林总快活地哼叫着,突然一伸手握住他眼皮下我那对又颠又晃的丰满。

    「摸起来真棒啊!」

    林总笑嘻嘻地却乘机弯用双手揽住我又肥又翘又挺又嫩的丰臀,看得出我的摸在他手里十分舒服,我瞪了林总一眼继续,一会儿将翻起,一会儿又摸摸,林总的已涨大到极点连也翕开了。

    「妳看像我这么又粗又长又壮的,想想要是插进妳下面洞,那不知该多爽!想不想试试?」

    林俊逸将我的**像揉面似揉着,发现我**涨大连也挺起来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望着林总温柔地嫣然一笑,跪在林总双腿间将坐在自己的脚跟,帮林总着,我做得很认真很专注,这时候我对林俊逸是充满恭顺,眼神中还有点羞涩,可爱极了。

    「我真羡慕妳老公能天天搂着妳睡、抱着妳干,如果哪天能让我抱着妳干一整天,就算要我折寿我也甘愿了。」

    林总察看着我的脸色,却有力地在我掌心间磨擦。

    「呸,现在你敌人的老婆不正在为了服务吧,还不满足?」

    我嗔道。

    「哦妳的小手真厉害,得我全身骨头都要酥了。」

    林俊逸拍拍我肉乎乎的由衷地夸道。

    「呸!妳们男人都是一个德性,喜欢让女孩子的伺候你们的,哪怕是看一看、碰一碰女人的也好,其实是林总你自己心里酥了,对不对?」

    「嘿!嘿!想不到妳还挺了解男人的。」

    林总干笑着但底下却硬得更厉害。

    「不过!妳刚才说我的这根比妳老公粗长很多,哪到底有什么样的不同呢?」

    「又来了,又想羞辱我,人家才不告诉妳呢?」

    我美眸一垂,小手更快地着。

    「我只不过是想比较比较,没别的意思!妳是不是也经常帮老公这样弄?」

    林总将我的**握着,手心将我**的,上下左右的掀动着。

    「讨厌!妳故意玩人家的,真是无赖、流氓!」

    我嘴里骂着,却也不避开任由林总搓揉着。

    「反正,我在妳眼里是无赖、流氓,我就是要妳说我的我妳老公的又什么不同之处?」

    林俊逸左手加大了力度,右手却向我的探去。

    「好!好!我说我说!」

    我突然被摸到连忙讨饶,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媚眼绝伦的俏脸上春色迷人,像是哀怨又像是无奈。

    「说吧!形象地描述一下!」

    林总的手指挤进了我里。

    「讨厌!待一会儿你我一定告诉你。」

    我娇俏一笑,丰满的大却风情万种地翘着摇着,就像一条可爱的。

    「我一时间射不了的。」

    林总十分得意开怀。

    「好吧,我告诉你。林总,妳没听人家说,男人是财粗,妳是人家的林总,人有帅又有钱有势。我老公有早泄的毛病,一会就出来了,哪象你这么能坚持,所以我从不为他手,我还是第一次为男人手呢!而妳的长长更像是驴般货色,我老公那里的确很小的,和你比就象人与驴的差别。」

    我说完咯咯咯又是一阵笑。

    「好呀!亲亲小贱人!敢取笑我?」

    林俊逸看着我俏皮可爱样子,装着很生气紧紧抓着我的**呻吟着说:「快快揉揉,用小手安抚安抚,不然我准让妳这个小贱人难堪!」

    我嫣红的经不起挑逗而矗立起来,一手大幅度地卖力翻动林总的,一手温柔轻轻握住林总的搓揉起来,硕大的就像铃铛似地在我指缝间滑来荡去。

    「好玩吗?」

    林总得意地问。

    我软绵绵的小手儿紧紧握了几下道:「恶心死了,就像两只牛。」

    说完抿嘴一乐。

    林总底下的血管强壮地跳动着,一**刺激着充血的粘膜,林总狠狠地顶了几下说:「那当然了!妳瞧我的多硬多长,要是勤姐肯让我的插进,保证能把你得爽上天。」

    「呸!又来了,老是想插人家。」

    我柳眉一蹙认真地道,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美人!妳想不理我也不行!快点继续弄别想偷懒!不然炒妳鱿鱼,不让你当我私人秘书了。」

    林总瞧着我迷人的,诱人的表情。

    「好啦,好啦,人家怕了你啦。」

    我更加用心地为林总弄着。

    大概10分钟过去,林俊逸那根巨大的仍然保持一样的硬度,完全没有要泄洪的征兆,我一方面是因为手酸,另一方面因为手掌和不断的摩擦,也变的有点干燥,我稍微暂停一下,林总从包里取出一瓶油,叫我用油来增加润滑。

    我将油倒在手心,重新这根骇人的大,林总一旁接过油瓶,我忙着林总,但我感觉到林总将油倒在我身上,又开始爱抚我,我调整一下姿势,让他将我全身涂满油,继续努力为他手。

    林总对我说:「勤姐妳蹲着太累,不如坐到林总腿上来弄,好不好?」

    「林总!想得真美,又想来个佳人在抱呀!」

    我嘟起嘴像是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林总一把抓住我胳膊,硬生生的将我拉坐到怀中,我不得不乖顺的抬起腿,再次以乱的姿势跨坐在林俊逸身上并抱在一起。

    「这才是我的好下属。」

    林总乘势拨开我的裤,只见我腿根间的唇肉像花瓣一样鲜嫩而有光泽,湿漉漉的散发着腥咸热气,面对着我雪白丰满的和分开的股沟,还有那迷人的,林总用二根指头爱抚着我,沾着涌出的蜜汁尽情的磨擦翻肿的湿缝,不一会,林总掌心间就被我留下来的蜜汁,滋润得粘粘呼呼。

    「别别这样。」

    所传来的快感和刺激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的,强烈的心跳让我感到喉咙哽着一团东西。

    林总又将手移到我轻轻抚摸,我害羞的闭上双眼咬着下唇,把双腿张得更大,原本就修长双长腿在用力的情况下更显得均匀修直,脚背与小腿是成一直线的,脚趾头微微的弯曲。

    「勤姐!妳的真挺真美!」

    林总赞叹着,一只手从我紧致的腹部抚摸到神秘的三角地带。

    「哇!妳的又黑又软,妳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此浓密,简直就像一滩水草又如一朵墨荷。」

    「瞎说什么呀!女人的不都是这个样子嘛!」

    我含羞的用手磨擦着林总前端的。

    「我从没见过像妳这么迷人的,真是让人爱煞。」

    林总上盘绕的血管兴奋的啵啵直跳,变得更硬更粗也透露出饱满的色泽。

    「少拍马屁了。」

    我嗔笑着,柳眉微蹙吐气如兰,浑身散发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韵味,女人家总是喜欢听男人的夸奖的,我也不例外。

    「我说的是真的!我最喜欢茂盛的女人,据说浓的女人很旺盛哦。」

    林俊逸将我的掇在手上,还扯下几根放下眼底下细看。

    「人家再密,也没林总的一半呀!林总才又粗又密呢?简直就像鸡窝而且一直延伸到和肚脐边,要照林总说法,那林总的不是强得不能再强吗?」

    我嘴角一撇反驳道。

    「我承认我是色中饿鬼,所以我碰上美人妳才会像久旱逢甘露,烈火遇干柴呀!说真的从妳成为我的下属那天起,我就梦想着妳,想得都快发疯了,妳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气质、谈吐都让我着迷,而妳的高耸和翘臀更是让我**,每次见到妳我的都是硬着想让它软它都软不下来,知道你是我商声敌人陈建斌的老婆后,我更想你啦!」

    「跟妳跳舞时第一次紧贴顶着妳,恨不能当着大家的面都把妳个死去活来、。」

    林总色瞇瞇地看着我娇艳如花的面容。

    「呸!又乱嚼舌根了。」

    我妙目紧闭朱唇微启,内心却听得有几分得意,不由自主地把玩着林俊逸的大

    林总见我手握,星眸微闭酥胸起伏像是很陶醉,又不由伸手捧住我那端丽的脸颊一阵抚摸,只觉细柔滑腻触感极佳,一时便舍不得收手。

    我也好似身不由己,初时红着脸鼻中轻轻吐气,继而气喘嘘嘘双手却更卖力地玩弄着林总又粗又长的。

    「快快蹲下去,用力帮我弄,我已等不及了。」

    林总说着,越来越硬越来越热,我低着头面泛红晕,腼腆地朝林总展开笑靥,像是喝酒般的酣颜映在脸颊和粉颈上声音却充满温柔。

    我舔了舔唇乖顺地蹲在林总,柔情似水地娇脸含羞地握紧林总的,小手弯成环状磨擦着林总背面的接合处,并不时用指尖去挑逗两团间敏感的青筋。

    「哦真好好舒服」

    我深吸了口气调整姿势继续工作,经过一番,林总的欲火更炽而粗得像铁棒似的,浪潮一阵一阵推至顶点,林总差点失声尖呼,我将全身力气用上双手速度加快许多,肥硕不断在林总眼前荡的摇晃着,似乎有意想调拨起林总的,想让林总尽快出精。可是林总却强忍着不愿放弃。

    「我放弃了!」

    又经过快10分钟,我终于宣布放弃,因为手实在太酸了,虽然是两手交互使用,但仍然挺如泰山的,让我非常气馁,顾不得输赢,只好宣布放弃。

    「我就说吗!不要逞强。」

    林总得了便宜还卖乖,一定要损我一下。

    「讨厌,享受我快20分钟的服务,还不满足,你叫人家怎么办嘛」

    我轻摇着林俊逸的大,撒娇道。

    「除非你用嘴帮我含含」

    林总挺着,将几乎顶在我嘴边。

    「这怎行太脏了」

    我坚决的摇着头道。

    看到林总有点不高兴,我赶紧娇嗔道:「我还没有为我老公过呢,怎能为你含,多脏呀,要是我老公知道我给他的大仇人含」

    「这样才刺激嘛。来吧勤姐,只是疯一下,我们又没有真正!」

    林总得寸进尺。

    「好吧,我我可以试一下第一次做我可没什么经验这可是人家给你一个人的特殊服务连人家老公都没享受过」

    我红着脸轻声说道,想着就要第一次为男人做了,以前老公也曾多次要求过,不过我从来没有答应他,今天却答应了林俊逸,心中不禁有一丝兴奋,很想知道品尝男人的是什么滋味,何况是林俊逸这样雄壮优秀的!

    我让林总坐好,然后跪在他两腿前的地上,娇羞无限地扶着林总的大,无比温柔地轻轻拨开。

    虽然林俊逸的我已经用手帮它手过了,可是我这是第一次这近么距离的看着林俊逸的,这次我更清楚地感觉林总的健壮。

    黝黑的大我竟然两只手者攥不住,被我翻起的显露出硕大的,红彤彤的彷佛又要择人而噬般的探头探脑,从的还不时的分泌出男人的,我转身喝了口温水,将水轻吐在大上,然后用手仔细清洗里面的污垢。在我手掌洗涤下的,更加怒胀起来,突起的血管缠绕在上,一切都在告诉我,林总已经准备好了。

    我拿起正好放在茶机上的一个干毛巾缓缓地将林总的翻到最后,并小心翼翼地把上面的水擦拭清洁,并不时用媚眼瞧一下林总,示意我马上努力。毛巾的感触阵阵传来,令男人的家伙越涨越大。当我将大简单擦拭后就静静地一丝不挂地跪在林总的眼下,脸庞高度刚好就正对着男人的。

    「快,亲它一口!」

    林总笑着说。

    「讨厌啦。」

    我娇嗔地轻瞪了林总一眼,可是红唇还是温柔地亲了一下他的大,顿时一股强大的雄性气息让我发晕。

    我开始殷勤地用手来回大,还给林俊逸抛了一个恳求开始的媚眼。

    林总笑着把我的头压到耸立的:「含在嘴里吧,我的美人。」

    我想到第一次为男人,心中异常的兴奋。把脸靠近耸立的。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强大的雄性味道,几乎使我昏迷。全身几乎一丝不挂的美女面对一丝不挂的色狼林总,就这样跪着对着林俊逸耸立的喷出火热的呼吸。「啊太好了」

    林总笑道。在明亮的灯光下看浮出静脉的,这还是第一次。像奴隶一样跪在脚下奉献也是第一次。我闭上眼睛,左手悄悄握住大的根部以让它不会乱动,右手握住大与大根部之间的部位开始,时不时还亲吻一下。

    大几十下后,我放开右手只用左手握住大的根部,用自己的嘴唇压住的侧面,然后移动香唇在各处格外细仔地亲吻。「快一点给我舔吧。」

    林总迫不及待的说。

    我睁开眼用手拨开散落在脸上的长发,双手分别握住的中部和根部,小嘴在的顶端轻吻。我露出湿润的舌尖在的马口上摩擦。我的舌尖向和舔过去。吸了一会,我干脆用右手轻扶男人的,我的理性逐渐消失。

    现在我已经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中,我认为只有像一样做能让他。

    「啊呃!」

    我发出使林总的溶化的火热呼吸。

    虽然是第一次,但我学毛片里女郞的动作温柔耐心地着红黑发亮的大,做得非常专业,这也许就是美女的天生悟性吧。天!我把身子弯得更低了,斜了个头开始用舌头林总的,左手仍握着根部,右手却在轻扶男人的,以全面刺激林总的性感带。这样高贵的我竟然为了一个想我的老公的大仇人连这种事都做出来了!

    一阵又是一个吮吸的声音,哇!男人的小半个都被吸到我嘴内了,林总的不小,我是将嘴巴张到最大。但整个过程我一直用殷勤的双眼直视林俊逸的目光,眼光如同小孩渴望父母肯定的眼神般闪动。林总对我发出一个微笑,我的眼角闪动出兴奋的神采变成一弯秋月。

    接着传来一阵压迫感,我开始用舌头及嘴搅弄,力道拿捏得刚好,让林总有点难过但又爽快无比,搅动一阵后我轻轻地将嘴拉离,就像吃麻薯般拉了出来。哈!口水正连接和我的嘴唇,渐渐因重力而断裂。没看过这么夸张的画面!

    我胸口娇喘了一阵后,在上涂满唾液。「快含入嘴里!含进去吧。」

    少女的美妙使林总全身无力。不知何时,领导权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中。「你只管享受吧我会好好吸吮的。」

    我露出妖媚的眼光看了一下林总说道,左手仍握着大根部,右手再次握住大与大根部之间的部位开始,张开嘴,红唇含在上,慢慢地吞了进去。可是简直太大了,撑开了我的整个小嘴,我只好吧嘴张到极限才能勉强含住大,整根粗大的却还在嘴外。

    充满的丑陋的大塞进我张到极限的少女的小嘴里,整个脸颊都因张嘴而变形了!这情景真是我用力张大并紧缩嘴唇,买力地吸吮着林总的大。「晤好极了勤姐。」

    舌尖磨擦到的,林总忍不住发出哼声。

    我膝盖着地跪在地上里,上身直挺与腰、臀、膝成一直线,姿态煞是好看!

    用嘴张到极限含住林俊逸的大了一会后,右手松开一边轻捏男人的,一边荡地用那双诱人的眼睛与林总的眼神接触,张开双唇将嘴再次套入男人的大,林总两手抓扶着我的头部,接着开始在樱唇间穿梭,碰到喉咙我刻意将涂有口红的嘴唇向前突起,就像小孩子接吻般的动作,只是中间加了一条巨大的肉肠,模样令人喷火。

    维持这表情了十来下,我从嘴里抽出大,接着刻意用嘴巴用力吸吮,象是要把吸出一般。明显感到一股吸力,原本丰润圆滚的双颊突地像窟窿般凹陷下去,像婴儿般吸奶嘴状,模样甚为奇怪,但在我这位美丽女人的脸上出现,又是带有无法言喻的新鲜。

    男人的大把圆润的脸颊突兀地鼓起,我上下着,口腔湿润的与牙齿的摩擦,顿时使林总陷入天堂与地狱两极化的快感。

    交覆地一阵,我将嘴抽离,大大地呼了几口气,嗔道:「你的太大了,光一个都让人家小嘴撑得装不下啦!」

    林总哈哈大笑:「来吧,不怪你,你做得真棒!」。受到鼓励,我再次以双手分别套住的中部和根部,接着我以脖子以上为运动主体,就像啄木鸟般用全力把小嘴张开到极限含着大上下吞吐,频率越来越快,一头秀发也随之摆动,握着大杆部的左右手也开始同时起来,不断加速的速度,后来右手一边抓揉一边轻扶男人的。

    连续的快感阵阵向林总袭来。这次是一连串的攻势,让林总情不自禁地开始抓捏我的秀发。

    我忘了形象般不断吮吸林俊逸的大,摆明要林俊逸弃械投降,林总则不得不调整呼吸,避免太快出来,多享受这不可能的服务。在激烈的动作中我的美目亦不断飘上来,似在惊讶林总的能耐!

    美丽端庄的我!大胆秽的动作!

    每个男人梦想中的服务!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