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两手未鬆、熊腰往前一送,热呼呼的大guī头逼得俏佳人无处可躲,只好勉强侧首让大guī头紧贴在她发烫的左脸颊,林俊逸见张歆艺没敢真的挣扎躲避,这才告

诉她说:“十五分钟已经过了!还有,我只说不碰你的身体,可没说不能碰你脑袋,再啰唆,我就把你扒光了摸个够,知道吗?”

  张歆艺怎么也没料到一刻钟竟然飞逝的如此之快,她心头不禁一紧,有些担心即将面对的另一项考验,她含羞带怯地再度打量著林俊逸的胯下巨物,那根笔直粗长、

硬挺粗糙的大ròu棒,正怒气冲冲地对著她张牙舞爪,就像在向她预告一场狂风暴雨就要来临,美人儿忐忑不安地抬头仰望著林俊逸说:“我们进车里头……我再帮你……

吃……好不好?”

  但林俊逸却坚决的摇著头说:“免谈!除非你愿意在车子里让我马上开干,要不然就乖乖的在车外帮我吹出来。”

  两手合握著巨根的性感御姐,深深地看了眼前硕大的紫色guī头一眼之后,终于百般无奈的将她艳绝人寰的美丽脸庞凑向那块热腾腾的丑陋大肉块,当她那性感的双唇

羞愧不堪地微微张开,带著三分难掩的畏惧,缓缓地印上那悸跳中的大guī头之际,林俊逸似乎听到张歆艺发出了一声非常轻微的幽嘆,像哀怨又如在自艾自怜;事实上性

感御姐此刻确实心头有著无比的感伤,因为冰清玉洁的她没想到自己的矜持与尊严却崩塌在林俊逸的眼前。

  **经验还不算丰富的美人儿,只能凭林俊逸波教导她的技巧,慢慢地品尝著她生命中所遇到的第一根男性生殖器,她先按部就班的将林俊逸的大guī头整个亲吻过一

次,然后才香舌微露,一边用舌尖舔舐著马眼、一边急搓缓挲著那雄壮的柱身;而林俊逸逐渐发出了舒畅的哼声。

  受过林俊逸指导调教的张歆艺,运用她那温润而灵活的舌片,开始越来越投入的舔遍了林俊逸的大guī头,尤其是guī头肉崚下那圈凹槽,她更是仔仔细细的舔了两次,

接著她才檀口一张,轻巧地将一小段guī头肉咬在两排贝齿之间,美人儿一面在牙尖上逐步加劲咬啮、一面用舌尖热情地招呼著那米粒般大的马眼孔,等到既爽又痛的林俊

逸庛牙咧嘴的低叫道:“快把guī头整个吃进去!”

  俏佳人这才飞快地仰望了他一眼,然后便听话的将咬在贝齿间的guī头肉缓慢地吃进她诱人的小嘴内,那一次吞入一分的轻含慢吃法,把个林俊逸逗得是屁股乱摇、气

息浊乱,他没能等到张歆艺把他的guī头整个含入嘴里,便急燥地一把抱住美女的后脑,迫不及待的将大guī头硬是整个顶入了张歆艺的口腔内。

  所幸已经适应了林俊逸的硕大的美人儿,总算还可以招架得住林俊逸这突然而来的插入,但她知道随即而来的**必然不会很温柔,所以她的双手立刻扶在林俊逸毛

茸茸的大腿上,这样子是为了防范林俊逸顶入太深时,她还可以有个可以推拒和逃避的空间;果然,林俊逸一看自己的大guī头已完全没入一代佳人的檀口中,他便像生龙

活虎般的展开了强烈的**,起初他只运用三分之一的长度作有节奏的**、顶**,但随著美人儿时忧时闷的表情变化、以及她那微带鼻音的哼呵咽吟,林俊逸的动作便

开始乱了章法,只见他兇悍地左冲右突,把大美人的粉嫩腮帮子顶得是鼓胀变形,连她漂亮非凡的标緻脸蛋都被干得走了样。

  但林俊逸并不满足,他转而用两手抱住美人儿的脑袋,然后加强马力好让他的**越来越深入,而张歆艺一发觉林俊逸的大guī头在她口腔内愈进越里面,连忙双手急

推,但孔武有力的林俊逸根本纹风不动,这样一来张歆艺只好香舌急卷,好使舌头紧紧地缠住ròu棒,但她企图利用舌片阻止大guī头更加深入的想法并无法如愿,因为林俊

逸那蛮横有力的**,反而使美人儿那忙著翻转、缠绕的香舌,变成了大ròu棒的另一种美妙享受。

  而张歆艺也在林俊逸这一轮抢攻下,尝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某种愉悦,起先她还弄不清楚那是什么,不过随著林俊逸的大ròu棒迅速在她性感的双唇中不断进出,她终

于发觉那是因为林俊逸闯进她嘴里的几粒北斗七星,那会滑动的珠子与其上的短毛,是那么奇异;而且性感御姐还发现了另一个关键,那就是林俊逸的guī头竟然勉强推进

到她的喉咙前叩关,那从未被碰触到的咽喉,眼看就要沦陷在这个小色狼的大guī头之下。

  林俊逸的大ròu棒至少有二分之一已经干进美人儿嘴里,那压迫在张歆艺咽喉前的大guī头,业已让她有著窒息的感觉,而林俊逸的双手却还不断用力将她的脑袋往前扳

,就像要一举将她的口腔刺穿似的,张歆艺忍不住紧张起来,她的一双柔荑紧抓在林俊逸的yáng具根部,而她的舌头也更加迅速地席卷著嘴里的那一大块肉,但林俊逸的大

guī头并未在她嘴里产生悸动或更加膨胀的状况,张歆艺心里明白,要林俊逸shè精还有得努力。

  就在张歆艺担心害怕的时刻,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的林俊逸,趁著她变换蹲姿时的一个闪神,冷不防地来了个全力的冲刺,那倏忽顶入喉咙的大guī头,不但刺痛了

俏佳人的咽喉、也让她产生了窒息的痛苦,那因极度难受而扭曲想逃的惹火**,却硬是被林俊逸压制在掌心里,他再度恶狠狠地顶入喉咙内,并且不肯退却一分一毫,

直到绝美的张歆艺已经猛翻白眼,露出一付就要休克的可怜模样时,他才鬆开双手、退出了他那根湿透了大半段的恐怖巨根。

  鬓发已然凌乱的俏佳人,痛苦的跪在杂草上干呕不止,她那乍然得到解脱的喉咙,又因为急著吸入空气而呛到,在一阵痛苦的喘息与咳嗽之后,张歆艺苍白的娇靥才

逐渐恢复过来;而林俊逸只是趣味盎然地看著她激烈起伏的丰满**、以及她紧紧并拢在窄裙下跪立著的优美双腿,他冷眼睇视著这个正在被自己凌辱的超级美女,心中

的得意和狂喜绝非笔墨所能形容。

  没等张歆艺休息个够,林俊逸便催促著她说:“太阳都快下山了,你可还没帮我吹出来咧,嘿嘿……莫非想拖到天黑跟我去开房间?”

  张歆艺这才注意到天际确实已经飘著几片彩霞,而她背后的马路上有连续好几辆车驶过的声音,她知道若不赶快让林俊逸shè精出来,只怕真的会有其他的状况发生,

因此她一边握住林俊逸昂首向天的大傢伙、一边柔声的向他告饶道:“林俊逸,你要我怎么帮你吃,你才肯射出来?请你告诉我好吗?”

  这次林俊逸两手插腰、气势凌人的对著她说:“很简单,先帮我整根**全部舔一遍、接著再舔我睪丸,然后咱们再看著办……呵呵……也许等一下你会想让我干炮也

说不定!”

  毫无选择余地的美人儿,顺从地捧握著男人的大老二,开始细舐慢舔,她从guī头正面舔到根部的阴毛丛里,然后换个角度再从根部舔回到马眼,如此四、五个来回以

后,林俊逸的整支大ròu棒便沾满了大美人的唾液,而张歆艺也趁这段时间仔细的端详和抚摸那诡异而狰狞的北斗七星,看著那大小不一、植毛也长短各异的凸出球体,她

忍不住揣测道:“天吶!要是让这根这么粗长又加工过的大东西插入自己下体,那……那……那将怎生是好?”

  想到这个娇靥又增一遍酡红,而她一面用舔guī头掩饰自己的荒唐联想、一面想着承受林俊逸的强大。幸好这时的林俊逸正哼哼哦哦地闭著眼睛在享受,完全没有发现

张歆艺那对妩媚动人的大眼睛,不知何时已变得水汪汪、而且亮晶晶的不断仰望著他的脸,否则他一看见美人儿那种动情而嚮往的神色,恐怕当场就会受不了而来个霸王

硬上弓。

  张歆艺连续吞吐著林俊逸的大guī头好一会儿之后,才一手拍捧著他毛茸茸的大阴囊、一手摸索著他的睪丸揣摩著说:“噢……你的……蛋……好大喔!”

  林俊逸这才低头看著她说:“喜欢吗?喜欢就用嘴巴帮我好好地含含。”而张歆艺则抬起她红通通的脸蛋说:“这么大……人家不晓得含不含得下……?”

  话虽这么说,但美人儿却毫不犹豫的一手掀高大ròu棒、一手捧住紧缩的大阴囊,然后粉脸直往林俊逸那阴毛浓密的胯部挤进去,起初她只能毫无章法地在阴毛间胡舐

乱呧,但随著阴毛的愈来愈加濡湿,以及她学会了将睪丸固定在手指间的窍门,没多久之后,她便将林俊逸的两颗大鸟蛋舔得是舒畅无比,不但林俊逸乐得是两脚直抖、

嘴里咿咿哦哦的呼噜个不停,就连他那根被反按在他肚皮上的巨根,大guī头也是奋力地悸动个不停;张歆艺明白这是男性开始亢奋的征兆,换句话说,要让林俊逸快点射

精,现在便是最佳的攻击点。

  所以性感御姐打铁趁热,她改舔为含,双唇一张便连吸带吞地将林俊逸的左边睪丸含入檀口,然后她便在口腔内用香舌与它火热地缠绵起来,间或紧密的死含著它,

这种来自美人儿的甜蜜撩拨及压迫,一阵阵地自林俊逸的左边睪丸传布到他全身的神经末梢,只听他发出古怪的呻吟声、身体也控制不住的蠕动起来,张歆艺眼看林俊逸

即将被快感淹没,赶紧吐出口中的鸟蛋,改去含住右边的睪丸,而且这次她还火上加油地去咬啮它,虽然仅是轻咬细嚼,但那敏感脆弱的睪丸那堪俏佳人如此折腾,这次

林俊逸痛得是呲牙裂嘴的急叫道:“噢……啊……不要用……咬的……**……你想把老子的鸟蛋咬破呀?”

  红著脸庞的俏佳人虽然吐出了嘴里的鸟蛋,但她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含羞带怯、又像是满怀委曲中渗杂著些许歉疚地望了林俊逸一眼,然后便赶紧用她柔软的香舌去

抚慰那粒可怜的鸟蛋。

  原本有些生气的林俊逸,看到俏佳人再度忙不迭地在帮他舔舐睪丸,心中的怒火便已烟消云散,而也不知是漫天的晚霞使然、还是张歆艺的脸颊原本就已经红成那样

,只见发髻微乱、满脸馡红的绝色佳人,正忙碌地用她灵活而轻巧的舌尖,像是在服侍帝王一般地舔舐著自己的阴囊,林俊逸一时之间不禁也看得有些发呆,他凝视著跪

在眼前的极品尤物,那端庄高雅的气质和那吹弹得破的雪白肌肤,配上那沉鱼落雁的容颜与惹火诱人的身材,出落得就似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然而,此刻她却是卑躬

屈膝的在为一个凡夫俗子忙碌地吹著喇叭。

  也不知林俊逸是有点感慨还是由衷的讚美,他竟然带点喟叹的说道:“唉,你实在美得没话说!……要不是今天我心情好……我一定活活把你干死!妈的,天底下怎

么会有你这么漂亮而完美的女人?”

  张歆艺脸上带著一份羞赧与不依的笑容,她抬起头来看著林俊逸说:“不要、不要这么残忍……林俊逸,要真有那么一天的话,你一定要对人家温柔一点……你的东

西这么大……真的会……干……死人家吶!”

  俏佳人的话叫林俊逸听了连骨头差点就酥掉,尤其是当张歆艺说到“干”字时,他的大ròu棒有力而明显地抖动了好几下,俏佳人自然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她索性一

口咬住林俊逸的阴囊外皮厮磨了一会儿之后才鬆开说:“你要是把人家干的太狠……那、那我也要把你的……蛋蛋咬破。”

  看到美人儿那带点娇憨又天真无邪的俏模样,尤其是在她性感的唇边还沾黏著两根自己弯曲的阴毛,林俊逸忍不住弯身温柔地帮她拿掉那两根阴毛,然后才边爱抚著

她的脑袋、边低声的催促著她说:“来,再来帮我吹喇叭……这次要吹到我射出来为止。”

  张歆艺千娇百媚的瞋瞪了他一眼,然后才像心不甘、情不愿似的一面帮他打手枪、一面抱怨著说:“人家帮你吃了这么久你都还不射……害人家跪得腿好酸、嘴也都

麻了……可是……你却还是这么硬。”

  林俊逸这回倒是懂得怜香惜玉了,他一派悠闲的说道:“既然这样,那你先休息一下好了。”

  不过美人儿也不是省油的灯,岂肯在这节骨眼上让林俊逸有喘息的机会,因此她先一口含住林俊逸的大guī头,并且在嘴里帮他舔了三圈以后才又吐出来说:“天都快

黑了,你真想撑到月亮出来才肯射吗?”

  她说完白了林俊逸一眼,接著也没等他回答,便开始左右开弓,忙碌地帮林俊逸的大ròu棒来回舔了一遍,不过这次美人儿并非一迳地埋头苦干,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不

时地仰望著林俊逸丑陋的脸庞;而林俊逸也一直低头凝视著她,每当他们俩四目相接时,林俊逸总是乐得呻吟出声、而张歆艺则是娇靥红云更盛,那片湿滑的香舌也越来

越大胆的伸出、越来越亲暱的舔舐。

  就在美人儿的舌尖再次回到马眼部份以后,她便用两只手掌猛搓著那凹凸不平的柱身,然后她狂野不羁地盯视著林俊逸的眼睛,同时嘴巴开始一寸寸地吞噬著林俊逸

的大guī头,喔,不!那不是在吸吮或吞噬,那是张歆艺在咬著男人的大guī头狠狠地啃,一次前进半公分至一公分,而且一次比一次的齿痕陷得更深,也不知是林俊逸的龟

头已经痛得受不了、还是他就要濒临**,只见他再也顾不得欣赏一代佳人在他胯下的冶艳**,忽然整个人暴冲而起,他一手握住自己粗长的大ròu棒、一手猛按著张歆

艺的后脑勺急呼道:“快点张大嘴巴!快点!……老子今天一定要干破你这张又骚又贱的小嘴巴!喔……妈的!再张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