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最近一段时间,林俊逸玩了很多女明星,无论是成熟的,还是年轻的,清纯的,还是性感的,感觉有些腻了,山珍海味吃多了是该换换野菜吃了!当他无意中看到中

央电视台一个节目的时候,林俊逸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这天,他特地约了CCTV的美女主播柴静到他座驾上进行专访 。

  柴静曾留学国外,专攻法律,并取得律师执照,因爱慕传媒工作之挑战性而放弃所学,回国后获CCTV青睐成了主播群中之一员大将。

  柴静芳龄约二十六,七岁,长得气质高贵典雅,美丽绝色,她细滑的肌肤晶莹雪白,娇嫩无匹。身材高挑,一双玉润浑圆的修长美腿从剪裁考究的套裙下露出来,给

人一种骨肉匀婷的柔软美感,婀娜纤细的柔软柳腰配上微隆的美臀和翘挺的酥胸,浑身线条玲珑浮凸,该细的细,该挺的挺,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色尤物。

  柴静也曾听过有关林俊逸的传闻。基于要急于表现本身实力 ,再加上这次专访又在车内,她认为应该不用有所顾忌,所以,她略一踌躇,最终还是上了林俊逸的车



  心地善良的美丽女主播终于没能看穿狡滑的林俊逸的阴谋,满以为大白清天的谅他也不敢对她这位CCTV女主播做些什么不轨行为吧?要是她知道她这一上去,等于自

送虎口,最终会沉溺慾海,无法自拨,那么说什么她也不会上去的。可是,这又是如果……现实生活中是没有这种如果的。

  这是一架非常宽敞豪华的大房车,柴静上车后坐到林俊逸的对面,待玻璃窗升起,汽车也平缓地开出后,她才望定林俊逸说道 :

  “林先生,请问,你要现在开始接受我访……”话没说完,她便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见刚才还一副正经样的林俊逸,此时正一脸色迷迷地淫笑望着她,她隐约觉得

不妥,微一慌神,便说不下去 了。

  “嗯,王小姐,当然,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有气质的女主持人,能接受你的采访是我的荣幸!”林俊逸浑不在意柴静警惕的目光,笑容满面的说道。

  “林,林先生,你过誉了!……”

  此时只听林俊逸不慌不忙地淫笑道:“一点也不过,如果你不漂亮,我就不会找你了!静儿,你整天忙着采访新闻,又要上电视,一定很寂寞吧!嘿……嘿……没关

系,只要你在我胯下尝到了滋味,一定会忘记那些永远做不完的工作,包管你欲仙欲死,天天想着我的,嘿……嘿……”

  柴静的芳心直往下沉,上车前,由于她正计划要如何进行采访,心不在焉的她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想不到这一不小心,就坠人了一个可怕的陷阱!慌神间,她下

意识地往车门望去……

  此时的林俊逸显然心情很好,他又道:“嘿……嘿……,别费心了,不用我的密码要想开车门,那得需要一个专业的爆破组,嘿……嘿……”他又得意 又不无炫耀

地续道:“而且我劝你节约一下你那好听的声音,这车厢里,你就是开枪外面也听不见的,趁早留点气力,待会儿在我胯下你想怎么叫随你。 “ 嘿…… 嘿……”

  听了他这一席话,柴静反而从最初的慌乱中慢慢地镇定下来。她也知道他没说谎,大富豪们的这种私人房车除了豪华以外,往往为了安全,还特别加了许多防护措施



  她回头愤怒地对林俊逸道:“畜生,你敢!你无耻!”柴静涨红了脸:“我可是中央电视台的著名女主持人,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不会放过你的!”

  林俊逸对她的威胁毫不在意,只是轻蔑地吹了地声口哨,他反而色迷迷地开始欣赏起柴静那绝色诱人的美貌来……

  只见这美女主播那美绝人寰的娇靥正因愤怒而涨得通红,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和周围洁白的衬衣混

在一起,让人几乎分不开来。

  领口下,一对丰满挺茁的酥胸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也诱人犯 罪。他不由得在脑内想像着衬衣下那丰盈柔软、娇嫩玉润的所在和那一对玲珑晶莹、柔

嫩无比的挺凸之物……

  见他不为所动,又见他色迷迷的一双小眼在打量着自已的酥胸,柴静慌忙双手环抱,用双手遮住那诱人怜爱的起伏酥胸,而他则又把色迷迷的目光向下投 去。

  只见她的衬衣下摆紧紧地收扎在一件质地高级的黑色紧身裙下,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丽人那柔软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和那微隆浑圆的娇翘粉臀……

  她的套裙很短,只刚好遮住大腿,露出一双粉圆晶莹的玉膝和欺霜赛雪的小腿。那一双线条优美至极的玉润小腿在他如狼似虎的凶光盯视下,不安地紧闭在一起。

  他不禁又在想像这个美人儿的裙下那没有一分多余脂肪的平滑小腹以及小腹……大腿根之间……那真的是令人血脉贲张、诱人犯罪的深渊。

  他有点按捺不住地起身坐到柴静旁边去,柴静慌忙挪到一旁,可是,这辆豪华轿车再宽又宽得到哪里去?在他的紧迫下,最终给他逼在了门边上。才恢复镇定的柴静

渐渐地又芳心慌乱如麻,不知怎样才能摆脱眼前的厄运。

  这时,他缓缓地伸出一只手,用一根手指轻轻勾住她优美秀气的可爱下巴,把大美人那令人头晕膣息、惊人美丽的俏脸勾向他坐的这一面。柴静倔强地一甩头,摆脱

掉他的手指,望向窗外。

  他毫不气,大手顺势落下,轻柔地抚在那线条优美无比、玉般白皙挺直的玉颈上……轻轻地……轻轻地……摩挲着……向下抚去。

  柴静手足无措,芳心慌乱,不知如何是好,最初的愤怒已被那即将降临的羞辱所带来的痛苦和慌乱所代替。他的手轻滑到领口间那一片雪白耀眼的玉肌上,极轻……

极柔地爱抚着…… 像生怕稍一用力就把一件稀世珍宝碰碎一样。

  他迷醉在那罕有的细滑、柔软和玉润般娇嫩无比的手感中,他的手缓缓地继续向下抚去。柴静死死地抱紧双臂,一动也不动,不让他的手滑进自已的领口。她也知道

,以她一人之力,要想和身边这个粗壮的邪恶男人抗争,无异于以卵击石。

  林俊逸俯身在柴静的耳边,冷冷地说道:“没有人救得了你,别以为你不配合,我就无可奈何,哼……哪怕你死了,我也会奸尸,而且把你剥得精光地丢在你上班的

大门口,在你自以为美丽的脸上刻几条疤,还让我的手下**你,把录像带送给各传媒。嘿……嘿……你要知道我是干什么的,画面保证让君满意,我想你很了解我过去

的种种事绩,知道我什么都干得出来。”

  柴静听了这一番话,不由得一阵绝望。一想到自已哪怕拚死抵抗,也阻止不了他强暴自己,他比她所认识的所有人都要魁梧得多。何况,就算是自杀,死后还要给他

这样糟蹋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一想到那幅可怕的景像,她就不寒而慄,她不敢再想下去,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林俊逸见柴静沉默不语,知道他的威胁已经收效,不由得有点得意,他又说道:

  “只要你识相,让我爽一次,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保你不伤一根毛,没有任何人知道,除了你、我……说不定,你尝到了甜头后,你还百味不思,想着我呢!嘿…

…嘿……”

  柴静芳心又是一阵愤怒,一阵傍惶无计。令她最愤怒的是,他居然把她当一个淫荡无耻的女人,想在性能力上征服她。这比真正在**上强奸她还让她愤怒。但是她

又想:

  “如果自已至死不从,那么死后她也免不了被凌辱的厄运,而且她死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也就没人能帮她报得了仇。没有任何证人,这个邪恶的混蛋十有**将

逃脱惩罚,而且更严重的是,其他美丽的女主播,节目女主持和女记者们,也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步其后尘……不……不能这样,我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我绝不能

白死,我要亲手把他送上法庭,送上断头台……”

  柴静彷彿觉得自己已拿定了主意,可一想到那样一来就要让这个让人噁的男人在自己洁白的**上肆意蹂躏,不由得又一阵心乱。

  林俊逸见这位冷若冰霜的大美人沉默不语,知道他的一番攻心术已经成功,不由得一阵暗暗的高兴,他那还在她颈口轻抚浪摸的大手又向她领口下滑去……

  可是,犹豫不决地大美人还是紧抱双臂,不让他得逞。他心下暗恼,一只手按在柴静粉圆玉润的美膝上,改而由下往上摸去。

  在柴静紧张的颤慄,他的手结实地抚住那娇滑无比的雪肌玉肤滑进她的裙内……他的手抚在柴静大腿根中那温热的小腹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裤紧紧抚按住那一团诱

人犯罪的神秘禁地。

  柴静恼怒而又绝望地扭过俏脸,望向窗外,不想让他看见那因女性特有的羞耻心而涨得通红的玉靥。而他还是在一转眼间,瞧见了这个美貌动人的绝色尤物那吹弹得

破的滑嫩娇靥上迅速升起了一丝诱人的羞红。

  他不禁心中一荡,再加上她这样一掉头望向窗外,不管不问的神态无疑极大地鼓励了他的色胆。他迅速地一提身子,半跪在祈青思面前,双手伸出,将柴静那紧绷着

美腿的迷你裙揭起,翻上去……丽人那令人目眩神迷、珠圆玉润、晶莹雪白的大腿根裸露出来。

  只见一条小巧洁白的蕾丝内裤遮掩住了美人那小腹下最圣洁幽深的禁地,在 小半透明的内裤下,隐隐约约的一团淡黑的“芳草”。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勾住她内裤的边缘,迅速而坚决地拉下去,在柴静并不顽强的挣扎中,只见这位绝色佳丽的下身那迷人春色顿时裸露无遗。

  车厢内顿时肉香四溢,旖旎春光乍现…… 但见这美丽高贵的绝色尤物那平滑柔嫩的小腹玉肌雪白得近似透明,给人一种娇嫩无比、滑如凝脂的玉感。

  小腹下端一蓬柔细纤卷的阴毛含羞乍现,柔嫩雪白的大腿根紧夹遮住了阴毛下的春色。被他这样**裸、色迷迷地盯着自己的下身,柴静那本来因即将降临的厄运而

早已变得苍白的美如天仙的娇靥上不禁羞红万分,芳心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林俊逸看见这裸露在眼前的迷人春色以及绝色佳人那娇靥晕红、欲说还羞的妙态,不由得费力地吞了一口唾沫。

  他迅速地脱下裤子,上装也来不及脱,就**着下身朝这软弱无依、傍惶无措的美丽律师那同样**的下体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