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犹豫不决、六神无主的美貌佳人正芳心慌乱如麻,被他这重重一压,立时呼息顿止,一双挺耸如峰的**被他沉重地压住,急促地起伏不停。她同时感觉到一根火热

滚烫的硬绷绷的ròu棒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

  柴静惊慌地挣扎起来:“别……别……这样……放开……我……”她全身玉体奋力地扭动着,想摆脱他的重压和他对她那圣洁地带的碰触。

  而他则毫不费力地用体重控制着她的挣扎,迅速地用一只手按住这可怜的丽人的玉膝,强行分开她双腿。

  “不……不……要……不……不行……啊……” 他迅速地用一只膝盖强行插入柴静**缝中,免得她又合拢双腿,而且他顺势一压,ròu棒已顶在柴静下体中心。

  挣扎了一阵的美貌主播柴静在他身体的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她那条小得可怜的内裤随着她的挣扎已滑落到她的脚踝上。她一面勉力地扭动着娇躯,一面用一双雪

白可爱的小手用力乱捶他的肩膀,她另外还不得不抛开自尊心向他求饶:

  “别……别……求……求……求你……别 ……别这样……嗯……”

  一声闷哼,貌美如花的柴静银牙轻咬,柳眉微皱,如星丽眸痛苦地紧闭,两行清泪滚滚而出--原来,他已破体而入。

  在她的挣扎中,他那巨大的ròu棒顶开柔嫩娇滑的玉蚌,用庞大无朋的guī头强行涨开她那极不情愿的“喇叭花口”,在没有任何分泌物的情况下强硬地朝柴静下身深处

刺进去…… 由于没有分泌物润滑,静儿感到一股锥心刺骨般地疼痛,彷彿下体被撕成了两片。

  “嗯……”可怜这个绝色尤物还来不及呼痛,就只感觉到一根巨大无比、硬硕滚烫的ròu棒强行闯入了身体内。

  巨痛还没过去,柴静就羞愤地发觉那根巨大无比的男性生殖器强行向她体 内深处滑动……挺进…… 那肆无忌怛地粗大的“侵入者”根本就不顾伊人的疼痛,在一阵

挺动中越来越深地进入丽人那玄奥幽深、紧窄异常的下体深处。

  林俊逸从ròu棒闯入柴静的花径起,就从ròu棒棒身传来的感觉发现胯下这个美貌动人、秀丽脱俗的绝色女主播不但有国色天香、羞花闭月之姿,更是身具媚骨, 天生

异禀--她的yīn道异常的娇小、紧窄……将他的那话儿紧紧密密地箍得结结实实。他的ròu棒向柴静yīn道深处的滑动,将另一种火辣辣的疼痛传向丽人全身。

  “你……你……嗯……别……别……啊……痛……嗯……” 柴静难以忍受这样一根完全陌生的粗大的男性生殖器深深插入体内所带来的羞辱感和疼痛,她奋力而羞

愤难抑地挣扎、反抗。可是,在一阵徒劳的挣扎反抗中,柴静只感觉到那根巨大而冰冷的“毒蛇”已然深深地全根尽入她体内。

  林俊逸不顾柴静的反抗,将yáng具全根顶入她yīn道后停止下来,让那根巨大的ròu棒稳稳地紧涨着这美如天仙的绝色丽人那独有的娇小、紧窄的yīn道“花径”。他愉快地

品味着大ròu棒在美貌主播紧窄的yīn道中那种难以言喻的火热的“肉箍着肉”的感觉。

  绝色娇艳、美貌动人的女主播柴静那高贵神秘、玄奥幽深的yīn道已被“不速之客”完全占领了,只见柴静那嫣红玉润、粉嘟嘟诱人的yīn道口由于“初容巨物”而被迫

张开可爱的“小嘴”,艰难地包含着那粗大无比的ròu棒。

  平日里高贵典雅、清丽脱俗的柴静芳心羞愤莫名,她从来没想像过自己会被人强奸,一根粗大丑陋的男人生殖器不顾自己的反抗,竟然“侵犯”了她那样深的地方,

居然插入到她体内那样的深处。她更猛力地挣扎、扭动,想将yīn道中那粗大的“它”赶出自己那神圣的“禁地”。

  林俊逸一面体会着她的挣扎而引起的美妙磨擦从ròu棒传来的感觉,一面低头在柴静那因羞辱而火红的桃腮边,淫邪地轻咬着佳人那晶莹柔嫩的耳垂道:

  “静儿,别费劲了,再怎么样,就算我放开你,我下面那东西还不是已经进入过你里面了?嘿……嘿……”

  这一番话彷彿击中了要害,柴静芳心羞愤交加,她羞愤地觉得,就算现在有人来救了她,但她已经被“玷污”了--她那神圣不可侵犯的禁区已被“它”占领、侵犯过

了……她好后悔,不该掉以轻心,不该…… 她的挣扎渐渐放松了下来,绝望的痛苦浮上心头。当她的反抗渐渐静止下来后,林俊逸开始在柴静娇柔的**上抽动起来。

  他紧盯着柴静那因羞辱和绝望而变得苍白的秀丽玉容,轻轻抽动着被她又紧又窄的yīn道紧紧箍住的ròu棒……他不敢太用力,只是轻轻地、慢慢地抽出很短的一截,然

后又柔又轻地顶进去。

  他也知道,在没有分泌物的情况下会给她带来巨痛,他要慢慢地挑起她的需要和感觉,他要征服这个平素高不可攀、典雅高贵的美女主播的**和灵魂。

  美艳动人的柴静星眸紧闭,黛眉轻皱,贝齿暗咬,难捺地忍受着那巨大的ròu棒在她尚还乾涩的花径yīn道中的抽动所传来的一阵阵轻微却极清晰的刺痛和被人强奸的羞

辱。

  她的如藕玉臂无力地滑落到身旁,她知道再怎么挣扎也改变不了她已经被侵犯这一件铁的事实,她只希望他早点结束,早点结束这令人羞耻而难堪的场面。

  蓦地,她感到一只大手又落在了她领口间那一片因绝望而冰凉的肌肤上,她一瞬间发觉他的手烫得怕人,她从来没想像过一个人的手会这么烫,那怕这个男 人慾火

如焚时,一丝不安掠过丽人芳心,但瞬即又释然,因为她觉得无非是自己因为绝望而全身冰凉,而他又正慾火焚身,这一冷一热,自然感觉就很强烈。

  他的手轻柔地爱抚着那如丝如玉般细嫩娇滑的雪肌,在柴静那因剧烈挣扎而散乱敞开了一大截领口的一片耀眼的雪白娇肤玉肌上来回轻抚着……

  他的手是那样的粗糙,她的雪肌玉肤是那样的细滑娇嫩……那种强烈的粗细之别的感觉传到他的脑海,也不可避免地传到丽人芳心。蓦然间,一丝不安、惊惧又浮上

柴静芳心。

  他继续轻抚着这美貌佳人那如玉如雪的娇肤嫩肌,仍然只是轻微地在柴静下身紧窄的yīn道中抽动着他的ròu棒,并不急于展开更深入、更猛烈的“侵犯”。柴静 越来

越不安,越来越恐惧,芳心深处不敢直面面对那样一个事实,那样一个羞人的发生在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难道自己的身体会对他的碰触产生反应?难道果真如他所言自己会……”一想到他那天得意而自负的言语以及现在自己身体的变化和这一切将带来的 后果她就羞

涩不堪,不寒而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