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柴静本已绯红如火的秀靥更加晕红片片,丽色嫣嫣,秀丽不可方物。而他这时正含住绝色佳人那柔滑的大yīn唇狂吮猛吸,他完全知道自己的下身早已又硬挺了,并且

正一弹一挺地顶触着玉人那鲜红柔软的香唇,他灵机一动,捉狭地故意用ròu棒去顶触绝色仙子那鲜美的红唇、娇俏的瑶鼻、紧闭的大眼睛、香滑的桃腮……

  柴静给他这一阵异样淫秽地挑逗撩拨,刺激得不知所措,芳心怦然剧跳。而且她的下身玉胯正被他舔得麻痒万分,芳心更是慌乱不堪。

  她有点惊异,他刚刚还在自己圣洁雪白的**上发了兽慾,而且还是连续地奸淫强暴了她两次,怎么那样快,“它”又硬了起来?柴静娇羞万分,而又暗暗惊佩于他

的强壮和精力过人。

  男友有时也会一晚上和她**多次,但最多是三次,而且还相隔很长一段时间,每一次时间也不会很长。“想不到他不但‘持久耐战’,而且还……”柴静越想越羞

,秀靥越来越羞红如火。

  她又想:“他会不会还要和我交媾欢好?要是那样,我该怎么办?”想到这里,她芳心又羞又乱,不知如何是好。好像应该抗拒,可是那不断轻触她玉靥的粗硬ròu棒

又不断地暗暗诱惑着她的芳心,何况,她的小腹下,一波一波新奇、**的刺激不断涌上芳心。

  “连……连……我男友都……都……不曾亲吻过自己那……那里……”柴静想到这里,不由得羞赧万分,玉靥晕红万千。

  这 时她心一动:何不趁他没注意,细细地看一下男人的生殖器到底是啥样?她从来没有从近处仔细看过男人身上这个奇怪的东西。有时,“它”是那样的粗大、硬

朗,在我身上狂猛无比,能给我那样一种难以想像的快感;有时又软小如虫,威风尽失。

  美艳绝色的女主播被自己这大胆的念头骇得脸红心跳,可是在好奇心的强烈驱使下,她还是偷偷地睁开一线眼眸,只见眼前的“它”凶猛狰狞,横眉怒目。那猩红骇

人的巨大guī头又丑陋,又刺激,棒身上一根根血脉贲张的青筋鼓凸骇人,guī头最前端一个可爱的马眼。

  柴静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大睁着会说话般的动人大眼睛,细细打量这个曾令她**蚀骨、欲仙欲死的“大傢伙”。“它”竟然进入我体内那样深,我下身那样深的地方

都会被“它”侵入、涨满……

  迷乱瑕思中的柴静耳红心热,花靥羞红,秀色娇晕不可方物。她敬畏地、含羞脉脉地凝视着眼前这又可恨、又可爱的“大东西”,可恨的是自己竟然被“它”侵入她

体内的最深处奸淫强暴,自己高贵圣洁的下身曾被“它”强行**、占有;可爱的是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无论是**还是芳心都已经被“它”彻底征服了,在“它”威风凛

凛、勇猛粗暴的侵犯下,被“它”征服得服 服帖帖,心甘情愿地任“它”在自己洁白的玉体上驰骋,并被“它”带上**交欢的极乐**中。

  这时,林俊逸一面狂吮狠吸着柴静的阴部,一面观察她的反应,他奇怪的发现,她的反应竟然停止了,连一丝颤抖都没有。他偷偷地掉头一瞄,正看见美色绝伦的柴

静正用一双含羞脉脉、妩媚多情的大眼睛,娇羞怯怯而又敬畏地打量着自己的ròu棒,他暗自好笑,趁势把那粗大的**顶住她鲜红柔软的香唇,一阵蠕动。

  “嗯………………………………"柴静一声娇羞地呻吟。

  她赶忙紧闭上美丽动人的大眼睛,芳心羞涩万般。她发觉那根粗大的ròu棒紧紧地顶在自己柔软的红唇上,一阵阵揉动,将一股男人特有的汗骚味传进自己鼻间,又觉

得脏,又觉得异样的刺激,她本能地紧闭双唇,哪敢分开。

  这时候,他口里含住这绝色娇艳的柴静那粒娇小可爱的yīn蒂,一阵轻吮柔吸,一只手细细地抚摸着她那如玉如雪的修长美腿,一只手的两根手指直插进她的yīn道中。

  柴静樱唇微分,还没来得及娇啼出声,那根早已迫不及待的巨棒就猛顶而入……柴静羞涩万般,秀靥羞红一片,她那初容巨物的樱桃小嘴,被迫大张着包含住那壮硕

的“不速之客”。

  而这时,他的手指已在她的yīn道内**起来,娇羞不禁中的柴静被这上、下齐施的异样刺激撩拨挑逗得反应又趋热烈起来,她娇软无骨、一丝不挂、如雪如玉的绝美

**在他身忘情地蠕动着、反应着。

  柴静用雪白可爱的小手紧紧托住他紧压在她脸上的小腹,而他同时也开始轻轻抽动插进她小嘴里的巨棒。柴静娇羞万般,丽靥晕红如火,但同时也被那异样的刺激弄

得心酥肉麻。她雪白的小手忘了推拒,渐渐伸向那一丛黑黝黝的男人阴毛中“拨草寻蛇”。

  她那晶莹雪白得近似羊脂般的纤纤玉手,与他那黑黝黝的阴毛形成了强烈诱人的对比,她那双雪白可爱的小手终于羞羞答答地轻握住那正在她樱桃小嘴中抽动的粗大

**的根部,她如筍如葱般的纤长玉指娇羞怯怯、小心翼翼地紧握住那粗壮的棍身。

  “好……好粗喔!……”柴静羞赧地发现,自己的小手竟然不能合拢抓住“它 ” ! “‘它’……‘它’还……那样长……”因为她又娇羞又敬畏地发现,自己的

两只小手刚好只握住“它”露出嘴外的棒身一半,粗长的ròu棒几乎直抵她的喉头,让她呼吸困难,而且“它”还很硬、很烫。

  柴静星眸轻合,芳心含羞脉脉地、敬畏地“品味”着“它”的神奇,随着他对她下身挑逗的加剧,柴静又不知不觉地深深沉沦在肉慾淫海中了。绝色佳人那温热、娇

滑、柔嫩的小香舌娇羞怯怯地轻轻舔着巨大无比的“它”,她再一次为“它”的巨大和威猛所折服了,芳心又恨又爱,又羞又怕。

  他的ròu棒逐渐剧烈地在她鲜红的樱桃小嘴中抽动起来,一波比一波汹涌的肉慾狂涛不断冲击着柴静的芳心。只见美若天仙的绝色玉人也渐渐狂热起来,那一双雪白可

爱的小手紧紧握住在她嘴中凶猛进出的ròu棒,小嘴含住那硕大的guī头本能地、无意识地狂吮猛舔……

  同时,她不断扭动着秀美的螓首,温柔地舔着巨棒粗壮的棒身。此时的柴静秀目中春意浓浓,全身玉体香汗微浸,绝色美貌的脸上春情盎然,她一丝不挂、柔软无骨

的雪白玉体,在他身下越来越不安地、狂野地蠕动轻扭。

  他也被她那火热炽烈的反应弄得血脉贲张,他抬起头,抽出手指,从柴静嘴中抽出已勃起到极点的ròu棒,转过身来,看见她正娇羞不解而又迷茫不安地脉脉含羞地看

着他,他俯身压住美貌绝伦的女主播那柔软若水的雪白玉体,低头吻住她的香唇。

  柴静娇羞万分地赶忙轻合美眸,秀靥羞红如火,但在一阵半推半就之后,还是羞羞答答、含娇带怯地轻分玉齿,让他的邪淫的舌头闯了进来。他卷住她那丁香暗吐、

娇滑羞赧的柔嫩玉舌一阵狂吻浪吮……同时,他提起下身,ròu棒用力向柴静的粉红色裂缝中心顶了进去。 “哎……”柴静娇羞而喜悦地感到一根熟悉的巨大**已破体

而入。

  只见硕大粗长的巨棒渐渐“没”入柴静那嫣红玉润的娇小yīn道口,柴静美眸轻掩,桃腮羞红无限地脉脉体味着“它”进入。“它”越陷越深……越陷越深……“它”

越来越深入她火热淫滑的幽深yīn道深处……“它”还在不断地向她yīn道的最底部深入……直到完全“占领”紧涨着柴静紧小的yīn道“花径”。他俩早就已经慾火高燃,他

也就开始狂野地在柴静火热湿濡的娇小yīn道中**起来。

  “哎……嗯……嗯……唔……哎……嗯嗯……唔……哎……哎……嗯……嗯 ……唔……唔……啊……哎……呀……啊……啊……哎……哎……啊……啊……轻……

轻点……哎……啊……啊……哎……啊……啊……哎……啊……啊……嗯……轻……轻……一点……哎……啊……哎……啊……啊……嗯……请……请你 ……轻……轻

点……哎……啊……啊……哎……啊……啊……嗯嗯……你……你 ……进得……好……好深……”

  在他生猛的抽动、顶入下,柴静桃腮晕红着含羞呻吟,娇啼婉转,她狂热地在他粗壮的身体下蠕动着柔软雪白、一丝不挂的玉体,火热地回应着他yáng具在她yīn道内的

抽动、顶入,回应着那滚烫的巨大guī头对她“花芯”深处的碰触、顶撞。

  只见这往CCTV美如天仙的女主播,饥渴万分地对他的强暴奸淫忘情地热烈反应着,每当他巨大的yáng具狠狠插进她紧窄的娇小yīn道内时,她总是又羞赧万般又火热无比

地挺起洁白柔软的平滑小腹,迎接他的奸淫,迎接“它”的进入,而且雪嫩娇滑、修长优美的**还羞羞答答地尽量分开,以便“它”能进入得更深。

  当他抽出ròu棒时,她又不安地、娇羞怯怯地紧夹**,将他紧紧夹住,似在恳求“它”别离她而去,请求“它”重新进入,快快“直捣黄龙”。

  晕暗的车厢内,只见一个女人味甚浓、美艳如花般的美女**着雪白晶莹的玉体和一个平凡的粗野男人在疯狂的交欢淫合、行云布雨、合体交媾:

  一个奋勇叩关,怒闯玉门,撚手摘花,粗暴奸淫。

  一个含羞娇啼,柔举轻夹,逢迎相就,婉转承欢。

  紧紧交媾着的两个人终于又一齐迈上了**的肉慾之巅,柴静yīn道内的娇嫩膣肉不断收缩、紧夹住深入她yīn道最深处的巨大**一阵阵无序地律动、抽搐……而膣内

黏膜死死缠绕在棒身上,一波一波地痉挛。

  林俊逸将guī头深深顶入柴静的yīn道最幽深处,死死顶住她的子宫,直到将硕大的guī头抵进她的子宫口,在极度的淫慾**中,一股股炮弹般的jīng液直接喷射在CCTV女

主播柴静的子宫壁上……而绝色美貌的仙子也在极度**中娇靥羞红着出一股神秘的玉女元阴。

  当又一阵肉慾**过后,柴静软瘫在他身下,接连经受了三场淫风邪雨的强暴摧残,再已没有一丝力气,只有躺在他身下娇喘细细,香汗淋漓。

  只见她桃腮晕红,秀色娇羞,我见犹怜地**着雪白柔软的玉体横陈在车座位上一动不动……

  也不知休息了多久,他才扶起柴静那慵懒娇酥的雪白玉体,再吻住她那仍娇喘细细的鲜红小嘴,柴静也忘情地热烈回应着,丁香暗吐,玉舌轻卷。他狠命地死死卷住

她那娇滑香甜的小嫩舌久久不放,直把柴静又吻得娇喘连连,娇喘咻咻,**体香散布到车内每个丁点的空间……

  经过林俊逸三次奸淫之后,美艳惹人爱怜的CCTV女主播柴静完全驯服于林俊逸高超**手法和惊人耐久的大ròu棒之下,她那会说话的秋水般的大眼睛之一瞥,彷佛是

依依难舍,又彷佛是哀怨自怜,又似含羞邀请他再一次颠鸾倒凤,共渡巫山,又似对他生猛的性能力的衷心敬畏。

  林俊逸邪笑着捡起那乱丢在一旁的小得可爱的洁白内裤、乳罩,拿到鼻前一嗅:“嗯……好香……嘿……嘿……”直把柴静羞红了花靥,忸忸怩怩地丽色娇柔羞晕红

。他又说道:“全打湿了,不能穿了,就留给我吧!好不好?

  ”

  柴静晕红着玉靥,娇羞无奈默默地微微一点头,他收起她的内裤和乳罩,又捡起她的衬衣,开始爲这个千娇百媚,又因被他出衆的性能力征服的绝色尤物穿衣着裙。

当然,爲她扣钮扣时免不了又挑逗、撩拨几下她那坚挺圆润的柔软**;爲她着裙时,还忍不住又伸手抚摸柴静那细滑平软的小腹上的柔鬈阴毛一番……

  直把绝色女主播又逗弄得脸红耳赤,柴静含羞怯怯地由他把衣物穿好。 他低声在柴静耳边说道:“现在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柴静低垂玉首,粉脸晕红地微微点了点头。

  他转身打开对讲机,让司机掉头往柴静家驶去。看来爲了奸这个美丽绝色的女主播,他早就打听清楚了柴静作息的情况。然后,林俊逸再一按仪表板,床慢慢地缩回

去又变成了沙发椅。

  林俊逸坐到门边,用力搂起柴静的纤纤细腰,把她搂进自己怀里,坐在自己腿上,柴静是本能地略微挣扎了一下,就柔顺地依偎进他怀中。是啊,现在在他面前,她

也再已没有任何的自尊心了。

  但她的玉首还是低垂着,羞红的可爱小脸不敢仰望。他看见她那娇羞楚楚的迷人娇态,心神又是一荡,他的一只大手轻抚着她领间那细滑玉嫩的雪肌滑进她领口内,

握住一只娇软盈盈的坚挺**,淫邪地爱抚揉搓起来。

  柴静娇躯一阵轻颤,娇靥又羞红片片,她感到体内又升起一股淫邪的肉慾需求,芳心又羞又想,又想又怕。令她更骇然的是,玉股下又顶着一根又粗又硬的“大傢伙

”,她简直不敢相信,短短的一点时间之内,“它”竟然又想要她了。

  柴静芳心深处对他超人的体力又惊又佩,又畏又羞。他还会不会又和她行云布雨、交媾合体?一想到和这个平凡粗野的满身铜臭男人合体交欢时那种难言的刺激,一

种莫名的空虚感又浮上她的芳心。

  柴静那美艳的秀靥上丽色晕红,娇羞楚楚的粉脸越垂越低,她感到下身又开始湿了。林俊逸另一只手撩起她的套裙,伸进她没有穿内裤的下身中,他那邪恶的怪手在

柴静短裙内挑逗撩拨着这个千娇百媚、楚楚含羞的绝色玉人,又把她的下身逗弄得淫滑不堪后,就抽出手来,向上翻起她的裙子,搂住她娇软的细腰一提,再缓缓放下。

  “嗯……”柴静忍不住娇啼出声,她羞赧地感觉到那根粗大的巨棒又已深深滑进入体内。

  他把她放下后,也不做其他,只是用手翻下她的套裙,遮住她那洁白无瑕、美妙光滑的雪臀,另一只手继续爱抚着她衣内那只娇软盈盈的傲人**,他的手指逗弄、

撩拨着那粒娇小柔软、可爱诱人的硬挺rǔ头。

  两个身体紧紧交媾接合着的男女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他不动,本就天使般圣洁的绝色女主播也更不好意思有所动作,虽然里里外外早都被他彻底征服。他稍一挑逗,

她就忍不住欲火焚身、婉转相就,但再怎麽也不好意思采取主动。

  柴静只有默默地感受着他手指对她rǔ头的挑逗、撩拨……芳心深处体味着下身深处插着的那一根又可爱又可恨的大ròu棒所独有的粗大、硬硕……她银牙轻咬、柳眉微

皱、美眸轻合地忍受着那酸痒难捺的感觉。

  他又火热地吻向她那鲜艳欲滴的诱人红唇,“ 嗯……” 柴静羞赧地婉转相就,樱唇微分,忘情地和他热吻在一起。

  好一阵之后,汽车停了下来,林俊逸又告诉司机直接开进去,然后再对柴静说:“你把头伸出去,让他们把门打开。”

  柴静就这样下身yīn道中插着一根巨大的ròu棒,晕红着娇靥含羞照办,她已经知道他还想要干什麽。

  车子开进车库,大门自动关上,林俊逸打开车门,然后用力搂住柴静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用劲提起,跨出车外。

  柴静羞涩地“嘤咛”一声,桃腮绯红,娇羞万分地赶紧将玉首埋在他的颈间,不敢擡起头来。她倒不完全是因爲他这一搂一提,yīn道深处插着的巨大ròu棒又深深地顶

进她的“花心”,直顶到她的子宫颈,而是没想到他会这样和她紧紧交媾合体在一起时将她抱出车外,以及他俩现在这种身体紧密贴实地“楔合”在一起的情状,肯定会

被司机看在眼里。

  她那双修长优美的纤滑雪腿紧张而本能地盘在他腰上,怕掉下地来,只好死死将他夹住,她双手也只有缠上他的脖子,搂住他,把玉首埋在他胸前,不敢想像会不会

被那个司机看裙内那两个正紧紧“交合”在一起的性器。

  林俊逸转头向司机打了个眼色,然后抱着这个如小鸟依人般千柔百顺、娇靥晕红、楚楚含羞的绝色女主播,从车库里面的小门走出去,进屋后,直接上楼进到卧室。

路虽然不长,可是每走一步,他那深插在绝色玉人体内的巨棒都一进一出地摩擦着她那紧窄柔嫩的yīn道膣肉,将一阵阵强烈难言的刺激快感传遍了他俩全身 。

  还没走进卧室,柴静就忍不住在他身上娇啼呻吟起来。清幽宽敞的卧室内,柔和的灯光照着一张铺着洁白床单的巨床。

  他将她轻轻放在床上,细细欣赏一番这个早已被他强暴征服了身心的 绝色仙子似的美女主播那样春情盎然、含羞期盼的诱人娇态后,才开始爲她宽衣解带。

  不一会儿,在柴静娇靥晕红、羞赧万分的半推半就中,林俊逸将她剥脱得片缕无存、一丝不挂,绝色美貌的玉人在床上裸露出一具冰雕玉琢、如羊脂如玉的雪白美体

。她那修长苗条的优美身裁,配上她那一双无与伦比的粉嫩**,蜷曲地横陈在大床上,是那样的楚楚可怜、含羞脉脉,彷佛正在期盼一个采花**来行云布雨、摧花折

蕊。

  林俊逸本来就一直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长裤,他迅速地脱下裤子,然后粗野地压上柴静雪白无瑕、晶莹如玉、娇软如云的一丝不挂的诱人玉体。他轻轻分开她的玉

腿,只见柴静在一阵本能地羞羞答答地忸怩之后,含羞带怯地慢慢将优美修长的如玉雪腿大大分开来。

  实际上她早就被他挑起了无尽的慾火,一番天人交战的娇羞忸怩之后当然不再坚拒。他下身轻擡,然后将巨硕肥大的屁股向柴静那娇柔的雪白下身压下去……

  “哎……”柴静秀眉微皱,银牙暗咬,又忍不住地含羞娇啼出声。他不顾一切地将巨硕的**深深地顶入这绝色仙子那火热幽深的体内,巨棒 深深地推进到柴静的

yīn道底部,然后,林俊逸开始奋勇冲刺起来。

  柴静只觉得一根粗大的男性生殖器再一次深深地完全“占领”了她的下身yīn道,又胀又满地深深充实着她那最火热、最幽深的空虚之城,给他一上来就狂抽狠刺,柴

静只有娇羞怯怯地娇啼婉转、淫呻艳吟:

  “哎嗯……唔……啊哎唷……啊……啊……嗯……啊哎啊 …………轻……轻点…………哎…………啊你…………你……哎唷…………啊啊你…………请 ……请你…

…轻……轻一点……哎……啊……啊哎……哎…………啊……啊…… 轻……轻点……啊…………啊你……你进……进得……人家好……好深噢…………哎 唷啊”

  柴静那春意盎然的美妙难言的“**”声令人血脉贲张地回荡在卧室中,只见她桃腮绯红如火,绝色丽靥娇羞万分,星眸微掩。

  她那一丝不挂、雪白动人的无瑕玉体在他黑黝壮实的身体下美妙地扭动着、蠕动着……羞赧而火热地回应着他巨棒的每一次进入、抽出

  这一次,可能由于刚在车上连射了三次精,他比前三次都支援得更久,他凶猛地不断刺入柴静的“花芯”深处,然后顶住她yīn道最幽深处的娇嫩花芯狠狠揉动一番,

又再抽出……

  美艳的女主播在他胯下妩媚娇啼、抵死逢迎,羞花闭月的绝美秀靥晕红万千,在他经久不息的奸淫强暴下婉转相就、含羞承欢。也不知淫合交媾了多久,林俊逸把身

下这个平日高傲冷艳、美若天仙的绝色尤物强暴得死去活来,将她蹂躏糟蹋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

  最后,柴静那身冰肌玉骨一阵美妙难言的痉挛、抽搐……yīn道膣内的嫩肉黏膜死死紧夹、缠绕着那巨大火热的yáng具,yīn道深处又泄出一股黏稠浓浊的玉女淫精……而

他也在这是将一股浓浓的jīng液直射进柴静的子宫深处。

  疯狂交媾合体的两个男女双双同登性慾极乐高峰才瘫软下来。两人一丝不挂、**裸地相搂相拥,久久不想分开还紧紧交合着的身体,沈浸在交合**的余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