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逐渐回过神来的柴静只觉双腿间湿漉漉、粘滑滑,她知道,肯定臀下的床单上已经湿濡一片了,芳心羞不可抑,她娇羞万分、桃腮晕红地轻声对他说道:

  “放…………放开……我……我……我要去……洗洗一下……”话一说完,已是桃腮火红,娇羞绝伦。

  林俊逸含糊地应道:“好……”然后他用力搂住柴静的细腰,将她搂进了怀里,抱下床来,并不松开手,仍将她紧紧搂住,贴在她身后,将他那威风尽失的话儿紧贴

进柴静那柔软丰盈的浑圆美臀上。

  她去取浴袍,他也一步亦趋地跟着走过去,仍然将她的纤纤细腰紧紧搂住,下身紧贴在她玉股后。

  柴静芳心羞赧万分,只有娇羞无奈地自行取出浴袍,将腰带系紧,直走到浴室门口,见他仍没有放手的意思,她只好小脸羞红着,低垂着玉颈,娇羞怯怯地轻声说道



  “放……放开我……我……去……去……洗……”

  哪知他说道:“我也要洗,我们一起洗……”

  柴静一听,立时面红耳赤地芳心又怦怦乱跳,她只有羞不可抑地低声抗议道:“那…………那那怎麽…………行……”

  这时的林俊逸嘻皮笑脸地说道:“有什麽不行,你我合体交欢了这麽多次了,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没摸过?还害什麽羞。?

  说着,不等她抗议,紧搂着柴静娇软的纤纤细腰,推着她进入浴室。进入浴室调好水温后,他才放开手。

  娇羞无奈地站在莲蓬下的柴静刚想解开浴袍,就见他那如狼似虎的眼睛紧盯着她,她又是心慌,又是难爲情,俏脸羞红。

  她虽然已和他巫山**、狂淫交欢了好几次,但女性那本能的根深蒂固的羞耻心让她仍然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主动地宽衣解带,尽管浴袍内那圣洁无瑕的雪 白玉体

早就给他无处不看、无处不摸地奸淫了个够。

  她羞赧忸怩地背转身,刚想背着他脱下浴袍,这时他一步跨上前来,按住她娇柔的香肩,将她轻轻地扳转过来,柴静不解而娇羞地瞥了他一眼,只听他说道:

  “向着我这面脱。”

  立时,柴静玉靥飞霞,桃腮绯红,芳心娇羞万般。她低垂着雪白的粉颈,忸怩了好半天才羞羞答答地微抬玉手,轻解罗襦,她羞赧万分地轻轻解开腰带,浴袍对襟从

中分开来。看见绝色玉人娇羞无奈地被迫衫衣暗解,魂销色授的林俊逸心神一荡,感到一 股热流一阵阵流向下体,那话儿又微微一昂。

  低垂着粉颈的绝色女主播可没有看到“它”的变化,她只是羞赧万分地极轻、极缓地用雪白可爱的粉手轻轻揭开浴袍,楚楚含羞地默默任它从自己的香肩上滑落下去

。在浴室柔和的灯光下,一具羊脂白玉般粉嫩娇滑的绝美**沐浴着一层圣洁无瑕、诱人轻怜蜜爱的柔柔光晕娇羞地裸露出来。

  这样一具比维纳斯还完美绝伦的女性**,配上柴静那清丽如仙的绝色美貌,再加上她那圣女般高贵典雅的秀靥上含羞脉脉的诱人娇态,令林俊逸不禁又想将这天仙

般的绝色玉人狂野地压在胯下,蹂躏、奸淫她……强暴、征服她。

  只见那柴静那完美绝伦的雪白玉体上,冰肌玉骨如雪莲如凝脂,一对丰挺娇盈的圆润**含羞耸立,那雪白的一抹纤纤细腰下隐见一片平滑的小腹和一蓬淡黑柔鬈的

阴毛。

  虽然他已经领略过她那细滑的香肌雪肤所特有的美妙手感,并领略过她那美妙的**的**滋味,但是由于这个国色天香、美若天仙的女主播那罕有罕见的冰肌玉骨

和稀世难遇的娇软细滑、柔嫩无比的质感,令他每一次看见都要猛吞口水,更何况这样一个我见犹怜的绝色美女早已被他强暴征服,现在是任他羞花折蕊、大快朵颐再也

无法拒绝。

  这样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雕玉琢般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玉体一丝不挂、**裸地婷婷玉立在浴室中,

顿时室内春光无限,肉香四溢。

  那一片晶莹雪白中,一双颤巍巍傲人挺立的盈盈椒乳上一对娇软可爱、含苞欲放般娇羞嫣红的稚嫩rǔ头羞赧地向他硬挺。

  一把盈盈一握、娇柔无骨的纤纤细腰,丰润浑圆的**、娇滑平软的洁白小腹,淡黑柔鬈的绒绒阴毛。一双雪藕般的玉臂和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再配上她

那国色天香、秀丽绝伦之姿的绝色花靥,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

  林俊逸只看得血脉沸腾,他知道,下面那话儿又硬翘起来了。

  这时,脱下浴袍,已经**裸、片缕无存的柴静可怜而又无助地呆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见她那一副娇羞怯怯、诱人轻怜蜜爱、也诱人犯罪的可人样儿,林俊逸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一手搂住她柔弱削滑的香肩,一手紧搂住她的细腰,将她搂进自己

怀里紧紧贴住。

  柴静心神一乱,被他搂进怀里贴住男人火热灼人的强壮身躯,绝色佳人立时骇然发现一根又硬又大的“东西”紧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她简直觉得他不是人,刚刚

才连续奸淫强暴了她四次,现在“它”竟又威风凛凛了。

  柴静芳心一片慌乱,又似娇羞万般,又似爱慕、敬畏。她已经不再是仅仅惊佩于他超人一般的性能力了,在不知不觉中美女芳心娇羞而又不好意思承认地开始爱慕起

这个令她**蚀骨、欲仙欲死,带她同登肉欲交欢的极乐之巅的平凡男人来。

  她羞赧万分地想,要是他每天都能陪我,不说每天做**四次或更多,只要每天能享受到一、两次那样的**快感的话,那会是怎样的一种神仙般的日子?想到这里

,她不由得玉颊生晕,丽色娇艳羞红不可方物,全身也变得火热滚烫,有点口乾舌燥起来。

  林俊逸欣赏着她那含羞带怯的迷人美态,一面伸出一只手打开水龙头开关,顿时,一股温热的暖流包围了两人一丝不挂的**。他一手轻抚她雪滑的玉背,一手拿起

香皂,替这个羞羞答答的绝色美人细细擦抹起来。

  柴静羞得耳根都通红如火,低垂着美好的螓首,默默含羞。

  她从来没有想到会让一个男人替自己洗澡抹身,更不要说是这样一个陌生粗野的平凡男人。

  他藉替她擦抹香皂之机,仔细万分、爱不释手地玩弄这个千娇百媚的佳人那无与伦比的雪肌玉肤。他撩逗着她那丰盈娇软的**和娇小可爱的嫣红rǔ头。

  不一会儿,就又把她那柔嫩无比、嫣红玉润的一双可爱rǔ头撩拨挑逗得动情地充血勃起,完全硬挺了起来。他轻抚着她线条柔美的纤滑细腰,滑过她平滑洁白的柔软

小腹;他又玩弄着柴静那浑圆玉润、娇翘盈软的雪股**;

  不一会儿,又将手指滑进她的大腿间…………林俊逸无处不到的淫邪挑逗、撩拨,很快就将怀中的绝色玉人玩弄得香喘细细,娇靥羞红。

  好不容易替她抹完了香皂,他又在她身上四处揉搓,到处煽风点火,然后,藉给她冲去皂沫之机,双手更是在玉人的椒乳、雪臀、**间肆意抚弄,直把柴静把玩得

娇哼出声,浑身香肌玉骨酸软无力,完全瘫软进他怀里这才收兵。

  他又低头在美人儿那玉嫩晶莹的耳垂旁低声说道:“宝贝儿,该轮你跟我洗了。”

  柴静娇羞万般地低垂着玉颈,好半天才忸怩不堪地拿过香皂,晕红娇靥默默含羞地替他抹拭。但见她玉靥晕红,丽色娇羞,心慌意乱,也不记得哪儿抹了,哪儿未抹

,她秀目低垂,不敢直视他**强壮的身体。

  抹完前面的上半身,她刚想转到他后面抹拭,却给他一把拉住,只听他说道:“你就在我前面抹。”

  柴静一阵迟疑,还是羞赧地依言而行,很快她就明白了原因,不禁羞得面红耳赤、娇靥绯红。原来,她爲了抹到地方,不得不与他正面紧贴,不但一对**紧贴在他

胸肌上,他那根粗大硬挺的“东西”也紧顶在她小腹上,并随着她玉臂的抹动,一对饱满柔软的**也就在他胸间摩擦。

  尤其那两粒敏感的娇小rǔ头,勃起硬挺起来 ,之后也随着在他胸肌上蠕动;而那硬大的ròu棒更是在她洁白平滑的柔软小腹上不断弹动、顶撞。

  她娇羞不禁地赶紧抹完了他的后背,刚想缩回手,却在仓促间把香皂落在地上,她心慌意乱地赶忙弯腰,想快捡回香皂,别让他看出她的难爲情来。

  哪知,她这心慌意乱地弯腰低头,刚好他那根粗大的、威风凛凛的“大傢伙”在她嘴际滑过,一直横掠过她火烫的俏脸。她羞红了脸,桃腮涨得通红,弯下身去,已

忘了去捡香皂,被那种难堪和那一瞬即过的美妙难言的触感怔在了那里。玉人芳心不禁想起在车上她口含巨棒的美妙快感,芳心迷乱,桃腮上潮红阵阵。

  他微一低身,用昂然怒耸的巨棒再一次轻擦她那吹弹得破的娇嫩玉靥。柴静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她赶忙捡起香皂,站起身来,娇羞万般,丽色晕红无限。

  她低垂着玉颈,将香皂抹在他腰上,在一阵难堪的静默中,柴静羞答答地抹完了他的屁股、小腹,就想直接去抹他的大腿,避开那个横眉怒目的丑陋“东西”,他一

把抓住她的小手说:

  “还未抹完呢!”

  柴静玉靥绯红,娇羞万分,她犹豫了老半天,才羞羞答答地伸出雪白可爱的小手,缓缓将香皂往他小腹下端那一丛黑黝黝的阴毛中抹去…… 只见美女主播越抹脸越

红,可爱的小手越抖得凶,几乎拿不住香皂,可她的小手老是在那一丛阴毛中打着转,娇羞怯怯地不好意思用手去碰他的yáng具。

  虽然她在车上还用小嘴含过他的ròu棒卷**吸,但那毕竟是因爲一半是被迫,一半是因爲他当时背转着身子看不见,但现在要这样面对面地去握住“怒目狰狞”的丑

陋yáng具,却使她羞怯万分,迟疑不决。

  他见她实在脸嫩,只好抓住她的一只嫩滑小手往ròu棒上按去。柴静那可爱的雪白小手刚轻轻触到他的yáng具,立即就像碰到了“蛇”一般,娇羞慌乱地手一缩,但随即

还是羞羞答答地伸出玉手缓缓地轻握住他的巨ròu棒。

  触手那一片滚烫、梆硬,让她好一阵心慌意乱,她一手握住那不断在“摇头晃脑”的ròu棒,另一只可爱小手轻缓地、娇羞怯怯地在那上面擦抹起来。手中的ròu棒还是

那样的粗大、梆硬,并没有因连续几次的shè精而疲惫不兴。她芳心中不禁回想着这根ròu棒曾带给她的刺激快感和无言的“性”福。“‘它’现在又变这样大了,难道‘它

’还要‘奸’我吗?这一次过后,‘它’还会这样威猛吗?”

  美女主播只顾想着她的心事,神智恍惚,也忘了早该将手缩回来,开始怎麽也不敢去碰的“东西”,片刻之后又在那儿轻抚揉搓、爱不释手了。他渐渐被那双如玉般

娇软柔绵的可爱小手无意识地撩拨弄得血脉贲张,再看见她娇羞怯怯、含情脉脉地紧盯着他的yáng具,他更是心神一荡。

  他一把搂住柴静柔软的细腰,将她娇软无骨、一丝不挂的玉体搂进怀里,一阵狂搓猛揉,又低头找到绝色佳人吐气如兰的鲜红小嘴,顶开她含羞轻合的玉齿,然后卷

住她那香滑娇嫩、小巧可爱的兰香舌一阵狂吮猛吸。

  一阵狂野地相拥相搂、搓挤揉压、狂吻狠吮后,他感到身上的泡沫已冲得差不多了。这时柴静也被撩弄得娇哼连连,玉肌滚烫,**轻颤。他稍一用力就将美如天仙

的绝色丽人放倒在先前掉在地上的雪白浴袍上,然后一低身,压上柴静那一丝不挂、嫩滑雪白、娇软如泥的****。

  他分开她优美修长的香滑**,下身用力朝下一压,“哎…………”美女主播一声羞赧的娇啼。

  被他扳倒在地的柴静,正因他要在浴室的地板上奸淫强暴她,和她颠鸾倒凤、**交欢而羞涩万般,蓦地感觉到一根火热粗大的“巨物”已进入她体内。

  壮硕的“巨物”不断推进,毫不停顿地向她体内深处滑去,越来越深…………越来越深…………柴静羞赧地感觉到下身yīn道中越来越胀……越来越胀…………“它”

一旦全根进入后,就毫不留情地开始狂抽狠插起来。而柴静则随着“它”粗野的刺进抽出,被动地蠕动着娇软绵滑的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回应着他的强暴,迎合着“它”

的狂猛“侵略”。

  在**不堪的合体交媾中,在狂猛的抽动顶入中,林俊逸只觉得胯下美人的yīn道内那层层密密的嫩肉黏膜紧紧地缠绕在他深深插入的巨棒上,而且清丽美艳的女主播

那天生紧窄的娇小yīn道也死死地紧夹着他的巨大yáng具,不断地在收缩、“吮吸”。

  “哎哎…………嗯唔……哎嗯……唔唔……啊…………唔唔……啊 啊哎唷……啊……啊……轻……轻点唔……哎唷…………啊…………哎 啊啊……哎嗯……轻……

轻一点……啊……啊嗯……嗯……太太深……了啊………………嗯唔…………”

  柴静桃腮晕红,羞赧无奈地娇啼婉转,淫呻艳吟,娇羞怯怯地软语相求,可是他毫不怜香惜玉,只是狂暴地埋头狠“刺”……

  就这样,林俊逸把这个美若天仙的CCTV女主播按在浴室的地板上又一次奸淫蹂躏、强暴糟蹋了。

  他狂野凶猛地深入**冲刺,直把这绝色美女奸强暴得欲仙欲死、死去活来。柴静娇靥羞红如火地在他身下蠕动着,呻吟着,她不时地柔举轻夹,温柔迎合……

  当一切都静止下来,他俩相拥相搂,长吻不止。好不容易擦乾身子,走出浴室。

  柴静一想到刚才在浴室里那淫荡秽、不堪入目的一幕,就不由得小脸发烫、桃腮绯红,她觉得自己有点沈溺在肉慾淫海中不能自制。玉女芳心有点乱,当他想把她拉

入卧室时,她羞赧地低声道:“我……我想到……客厅去……喝点……喝点东西……”

  哪知他又厚皮厚脸地紧搂住她纤纤的细腰,非要跟她一起不可,柴静只好娇靥羞红地先另找了一条浴袍披上。进入客厅,在迷你酒吧柜里倒了两杯饮料,递了一杯给

他,他一手端着玻璃杯,一手仍紧搂着柴静的纤纤细腰。他啜了一口饮料,眼见面前的玉人美貌绝伦,身材修长纤美、婷婷玉立,他色心又一动,又啜了一小口饮料,低

身吻向她鲜艳欲滴的红唇,柴静挣扎不脱,在他的紧逼之下,只有无奈地微张红唇。“唔……”一声羞赧的娇哼。柴静没想到他会 渡过来一口饮料,她爲这新鲜的刺激

撩拨得意乱情迷。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他又一口含住她的香唇,渡过来又一口饮料,他这回并没有立即撤离她的香唇,而是趁机大肆轻舔她柔滑香嫩的舌根,柔擦她敏感万分的稚嫩舌

尖,又卷住她香甜娇软的兰香舌一阵狂吮猛吸……这样往返不止,每渡一口酒,都伴随着一阵淫邪狂野地热吻狂吮……直到他酒杯中的饮料用完。

  这时他放下玻璃杯,双手环搂着柴静的细腰,对她道:“该你用你杯里的东西来慰劳我了。” 柴静正爲刚才火辣辣的湿吻感到**刺激,听他一说,不禁芳心慌乱

,叫她主动去吻一个陌生且邪恶粗野的男人,而且以这样一种方式,她想想就觉得羞不可抑,不由得玉靥生晕,桃腮羞红。

  她迟迟疑疑地用小嘴啜了一小口饮料,根本不敢擡起头来,哪能主动向他吻去。他等了一会儿,知她害羞,就伸出一手,轻轻勾住柴静秀滑优美的下巴,擡起她的头

来,只见天仙般圣洁美貌的女主播美眸含羞轻合,桃腮羞红嫣嫣,鲜红欲滴的性感小嘴微微呶起,一副待君品尝、任君采折的诱人娇态。他一低头,张嘴含住她娇艳鲜红

的可爱小嘴,喝下她羞答答渡过来的饮料,又立即含住她那想迅速逃离的嫩滑丁香,又是一阵火热湿吻……

  第二次她又啜了一口饮料,想等他又伸手来勾住她的下巴,好半推半就地完成任务,哪知久等也不见动静,她迷惑地微啓美眸,正瞧见他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不禁

慌乱地低下玉颈,芳心“怦、怦”乱跳,秀靥绯红,娇羞万般。好一会儿,她才鼓起勇气,轻擡玉首,秀眸半掩半合,嘟起可爱的小嘴娇羞怯怯地微垫玉足,缓缓向他吻

去……可是,刚要触上他的嘴唇时,她又一阵羞赧,就想退缩回去,而他则毫不含糊地迅速捕捉到她的香唇,渡过了饮料后,仍久久地热吻不止,直到她“唔…… 唔…

…”娇哼着抗议挣扎,快透不过气来才放开她。

  这一下,第三次她虽然还是含羞带怯、羞羞答答地样子,但总算晕红着可爱的小脸给他渡了过去。对于她这一次主动、圆满地完成“任务”,他好好奖励了她一番,

他吻住她柔软湿润的鲜红香唇,轻缓地柔吮着那饱满、肉感的玉唇,又吻卷住她那羞答答的娇滑兰香舌,久久不放,直吻得她娇躯连颤,瑶鼻轻哼。这以后就比较顺利了

,他甚至有时故意不张嘴,待她又羞又急、珠泪在眸子里打滚,就快娇羞欲泣时才痛吻她的香唇玉舌。这期间,他一手滑进柴静的浴袍,抚握住一只娇滑柔软的椒乳玩弄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