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看着天仙绝色的大美女乖乖趴跪在林俊逸的跟前,将处女后庭花儿向林俊逸完全奉献,加上莺声款掉,柳腰款摆,香肌半就,口中艳声柔语,百般难述。此时更有妖

姬助兴,终于让林俊逸情性难抑,按住宁薇的头狂猛挺动几次,把宁薇雪白粉嫩的美臀只一扳,坚挺龙枪尽没至根,直抵于她嫩菊花的深处,简直是美不可当。于是怡然

感之,火山轰然爆发出来,终于将一腔滚烫的岩浆丢入她的后庭中,“蓬门今始为君开”这里平生头次享受到了被探访的味道。

  良久林俊逸拔出坚挺龙枪,但见猩红染茎,蛙口流涎,此时粘满岩浆仍然不住跳动,宁雪嘻嘻一笑低声道:“小逸,你看姐姐的菊花盛开了……”

  林俊逸低头看去,宁薇的菊花蕾已变成个孔了,露出其中鲜红的嫩肉,白滑的岩浆和猩红的血丝从中不断缓缓流出,本来就饱满的蜜唇肿成个小馒头,微微的翕开,

股间早已是一片狼籍,蜜唇与会阴部的芳草**地贴在两侧,晶莹闪亮的蜜液顺着大腿内侧流到了膝盖,曼妙无匹,林俊逸不由嘿嘿淫笑了两声。

  林俊逸微微一笑,轻轻地温柔抚慰。宁雪依偎着宁薇在林俊逸身旁躺下。

  林俊逸转身搂着她笑道:“宝贝儿,我越来越佩服一个人……”

  宁雪媚笑道:“是谁呀?”

  林俊逸抓住宁薇和宁雪雪白柔润的**揉捏着坏笑道:“你们猜猜……”

  宁雪瞟了一眼缩在沙发一角、向里蜷着身子的宁菁调笑道:“是不是咱们家宁菁呀?咱对她面对如此激情场面还如此淡定也佩服的紧……”

  宁菁看了宁薇一眼,惊奇地发现宁薇脸上虽然疲惫憔悴,却有无限的满足和舒适,醉眼朦胧充满着快乐的春色,心跳不由急促起来,粉面绯红。

  林俊逸在宁菁耳旁低声淫笑道:“放心吧!小逸做事向来有分寸的,不会伤着你们的,这么多老婆哪个都是我的心头肉,舍不得让任何一个为我受伤的!”

  禄山之爪已经抓住宁菁丰满浑圆的乳峰抚摸揉捏起来。

  宁菁羞赧无比,娇喘吁吁地垂下头去,林俊逸咬着她白皙柔嫩的耳垂淫笑道:“你看了这么久的春宫戏,想不想要?”

  宁菁惊道:“人家可受不了大姐那样的……”

  林俊逸笑道:“你当然不能和大姐一样,她可是生过女儿的过来人,毕竟丰满柔润禁得起折腾的,你还是比较娇嫩一些的!”

  宁菁知道自己在姐妹仨之中算是唯一的被林俊逸破了处子之身的,林俊逸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芳心暗感甜蜜欣慰,不由得娇羞无比地垂下头去,宁雪嘻嘻一笑,脱去

她的鹅黄色衬衣和短裙。

  林俊逸俯身压上宁菁,她的身子灼热,浅灰色裤袜裹着的下身中间早已湿成一片,萋萋芳草**地贴在股间,林俊逸温柔地进入了她,轻轻挺动,片刻她就泄出身来

,林俊逸笑道:“小姨,忍了很久吗?”

  宁菁俏脸通红,娇滴滴羞答答地点了点头,宁雪一直躺在身旁看着,此时调笑道:“宁菁,其实你也知道大姐刚才可快活死了,你当时听着想不想要啊?”

  宁菁娇喘吁吁地拧了她一下。

  林俊逸一边加大力度挞伐一边淫笑道:“美艳大姨比较丰腴圆润一些,小姨就相对娇嫩柔润一些,无论是花瓣还是甬道都嫩的可以一插就出水来!”

  宁菁受不了林俊逸的淫言荡语,嗲声娇嗔道:“小逸……别这样笑话人家嘛!”

  林俊逸突然瞪着她道:“干死你!”

  宁菁吓了一跳,宁雪咯咯娇笑,林俊逸忍不住笑道:“宝贝儿,你很乖很婉娈很羞怯,我不过说出心里话想要插透你罢了!”

  宁菁大羞,握拳在林俊逸胸前捶着,林俊逸搂起她的纤腰用力**起来。

  林俊逸让她举起双腿,玉茎快速的出入,宁菁虽然也是个漂亮的大美人儿,但却是三女中最不耐战的一个,迎合了片刻就软了下去,林俊逸把她翻了过来,一面挺动

一面玩弄她的菊花蕾,宁菁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地任由爱郎随心所欲玩弄。

  林俊逸却探手到宁菁股间,蜜唇已粘腻湿润,邪笑道:“小姨,刚才一阵翻云覆雨过瘾吗?要不要和姐姐三修三宿三飞呢?”

  宁菁嘤咛一声把头埋入大姐宁薇怀中,林俊逸却硬把她的螓首转了过来,让依然斗志昂扬的坚挺龙枪在她眼前跳动淫笑道:“小姨,快来给小逸吹吹箫吧!”

  她脸颊晕红,只觉得浓烈而亲切的男性气息直冲鼻端,还带着刚刚男女欢好过后残余的**霏霏的味道,上面不免也有她的春水,不禁又是害羞,又是兴奋,酥胸起

伏更是剧烈,凤目水汪汪的,微微伸出舌尖舔过坚挺龙枪,林俊逸微笑点头,伸手在她丰满的身子上又摸又捏,她轻轻颤抖,春情勃发,终于张嘴将坚挺龙枪含入嘴里吞

吐。

  “小姨,我的小宝贝小心肝,好柔软温暖湿润的小嘴哦!”

  林俊逸舒服地吐了口气,手指轻轻刺入宁雪湿润的蜜壶,腰肢微微摆动。宁菁神态妖媚,灵巧的舌尖不住缠上棒身,螓首左右摆动,似乎坚挺龙枪是最美味的东西,

云髻也散了开来,宁雪娇喘吁吁地曲起大腿,纤腰款摆,**扭动。没料到宁雪宁菁姐妹俩竟然如此兴奋,林俊逸用手指在宁雪幽谷甬道之中快速地**,一手握住宁菁

雪白饱满的**用力揉捏,宁菁突然吐出坚挺龙枪弓起身子蜷起双腿阵阵大力颤抖,宁雪蜜壶内猛的喷出股灼热的蜜液,将沙发弄湿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