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又轻轻的把她大yīn唇往两边拨开,玉门缓缓的打开,林俊逸惊异於这女体的结构。粉红色的门内还有一道小门,那是一双小yīn唇,再深入,圆圆的yīn道开口终

於显露,这迷人的小蜜壶,将要迎来第一位客人。林俊逸只觉得下身的巨棒已坚硬异常,跃跃欲试的想钻进这小小的洞口,直捣子宫。

  若曦一丝不挂、娇柔无骨、凝脂白雪般的晶莹玉体在林俊逸的淫邪轻薄下一阵阵的僵直、绷紧,特别是那粗大火热的棍壮物体在她无不敏感的玉肌雪肤上一碰一撞、

一弹一顶,更令若曦心儿狂跳、桃腮晕红无伦……

  此时的林俊逸已是欲焰高炽,忍不住将那在无比娇软滑嫩的温热花唇旁轻挑细抹的手指向若曦未缘客扫的花径深处寻幽探秘……

  “唔————”,若曦嫩滑娇软的花唇蓦地夹紧意欲再行深入的手指……

  林俊逸小心翼翼、一寸寸地探索着神秘幽深的火热腔壁上滑腻无比的粘膜嫩肉……

  暗暗体昧着身下一丝不挂的娇柔玉体一阵阵难言的轻颤,感受着手指尖传来的紧夹、缠绕,林俊逸的手指终抵达绝色美貌的清纯玉女那冰清玉洁的童贞之源…无论玉

腿怎样的紧夹,无论花径内的粘膜嫩肉怎样地死死缠绕阻碍,清纯处女的神圣贞洁终落入林俊逸的邪手,若曦芳心欲泣、娇羞万分,桃腮晕红无伦更显娇媚……

  林俊逸用手指细细地体昧着胯下这高贵端庄的圣洁玉女那神秘诱人的处女膜特有的轻薄、稚嫩……

  林俊逸的指尖不时地沿着刘诗诗的处女膜边上那嫩滑无比的媚肉转着圈……

  清纯可人的刘诗诗桃腮娇艳晕红,美眸紧闭、檀口微张、秀眉紧蹙,让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耻难捺的的痛苦还是亨受着新奇诱人、**无比的刺激……

  林俊逸又用大拇指轻轻拨开柔柔紧闭的娇嫩花唇顶端那滑润无比的yīn蒂,犹如羽毛轻拂般轻轻一揉……

  “啊————”,若曦如遭雷噬,一丝不挂的**玉体猛地一阵痉挛、僵直,白皙纤秀的一双素手不由地深深抓进洁白柔软的床褥里……

  “四爷,把你的ròu棒插入吧。”

  林俊逸再不怠慢,飞快脱下全身衣裤,挺着炙热的男**望,趴下身体,往**的粉红细缝送去……。

  床上的若曦也开始大胆,她一手握住林俊逸的玉茎,令她吃惊的是“四爷”的兵器比那日既粗又长,“四爷是不是吃了什么壮阳药。”若曦暗思。

  粗长的ròu棒更能引起若曦的**,“四爷,你的玉茎好威猛,在我们浪漫的洞房夜,让我爽个够吧。”

  林俊逸将ròu棒顶住若曦郁闷嫩肉,就是一阵磨转,两手更在新娘子高耸坚实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阵阵酥麻的充实快感,令若曦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整个人再度瘫

软,那里还能够抵抗半分,可是内心却是感到羞惭万分,“四爷,快插入吧。”

  林俊逸一口含住若曦香扇玉坠般的耳垂,一阵轻轻啜咬,胯下ròu棒更是不停在新娘子伊甸园动口的磨转,双手手指紧捏住玉峰蓓蕾,在那不紧不慢的玩弄着。

  “四爷真坏,这么下流,若曦受不了了。”刘诗诗聪明一世,但万万没想到现在侍侯她的是大**林俊逸。

  林俊逸不急于将ròu棒插入处子花房,将刘诗诗整个臀部高高抬起,感觉佳人原本紧闭的桃源洞口,如今已经微微翻了开来,露出淡红色的嫩肉和那颗娇艳欲滴的粉红

色豆蔻,随着刘诗诗的扭动,yīn道嫩肉一张一合缓缓吞吐,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似的,一缕清泉汩汩流出,顺着股沟流下背脊,一股说不出的淫糜之色,刺激得林俊逸混身

直抖,连口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林俊逸用双手扳过刘诗诗的大腿压在雪白的小腹上,双手压住新娘子的大腿使她不能活动。然后脸向大腿根靠过去。从肉缝上散发出甜酸的芳香,林俊逸并没有用嘴

压上去,这时候他想到用食指沾上口水揉搓的方法。很想看到平时高不可攀的若曦,这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食指上沾满口水压在阴核上,然后像画圆圈一样旋转,压

迫阴核的力量也忽强忽弱,同时观察若曦的表现。

  若曦的肩微微颤抖,全身也在用力。在花蕾上增加强烈振动时,佳人弯曲的双腿像忍不住似的慢慢向上抬起。玉峰开使摇动,好像在表示自己的快感,林俊逸的右手

玩弄阴核的同时,左手向柳条般的细腰摸过去。

  他继续玩弄开始若曦有热度的阴核。‘嗯嗯’从若曦的鼻孔冒出好像无法忍耐的甜美哼声。过了一会儿,阴核已经完全充血,林俊逸停止对阴核的攻击,可是并没有

立刻开始**,而是拉动薄薄的肉瓣,观察伸展的情形和内侧的颜色。

  若曦的yīn唇是软软的,意外的能拉开很长,内侧的颜色是较深的粉红色。这样把花瓣拉开,手指伸入裂缝里,压在尿道口上刺激那里,同时把食指插入新娘子小蜜壶

里欣赏蜜道璧的感触。这时佳人蜜道里面已经湿润,食指插入时,觉的蜜道的阴肉夹住手指。

  ‘嗯嗯嗯,四爷’若曦雪白的肌肤微微染上樱花色,她已经抬起双腿,脚尖向下用力弯曲。林俊逸手指在处子花房活动时发出吱吱的水声。从若曦鼻孔发出的哼声逐

渐升高,好像呼吸困难的样子,然后,终于从插入手指的小蜜壶里流出火热的蜜汁。林俊逸从蜜壶里拔出手指就送到鼻前闻,那是会煽动男人**的雌性味道。在黑暗中

两眼直视着若曦缓缓扭动的雪白**,他终于忍不住捧起了佳人的圆臀,林俊逸的舌头向肉缝移动,一张嘴,盖住了若曦的桃源洞口,舔时像捞起东西一样仔细的舔,舌

尖刺激ròu洞口……林俊逸就是一阵啾啾吸吮,吸得若曦如遭雷击,仿佛五脏六腑全给吸了出来一般,内心一慌,一道洪流从小蜜壶激射而出,居然尿了林俊逸个满头满脸

,登时羞得她脸如蔻丹,双目紧闭,那里还说得出话来……

  林俊逸居然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低下头来,朝着**的秘洞口及股沟处不停的舔舐,一股羞赧中带着酥痒的感觉,有如一把巨锤般,把若曦的**带到**,若曦

扭动着雪白的**,怯生生的说:“别…四爷…别这样……脏……啊……不要……嗯……啊……”

  林俊逸仍不罢手,两手紧抓住若曦的腰胯间,不让她移动分毫,一条灵活的舌头不停的在秘洞口及股沟间不住的游走,时而含住那粉红色的豆蔻啾啾吸吮,或用舌头

轻轻舔舐,甚至将舌头伸入运动员内不停的搅动,时而移到那淡红色的菊花蕾处缓缓舔吻,一股淡淡的尿骚味夹杂着若曦的体香,真可说是五味杂陈,更刺激得林俊逸更

加狂乱,口中的动作不自觉的加快了起来。

  “四爷,你下流,我不喜欢你这样。”若曦万万没想到挑逗她的就是林俊逸在林俊逸不断的挑逗,阵阵酥麻快感不住的袭入若曦的脑海,再加上后庭的菊花受到攻击

,一种羞惭中带着舒畅的快感,周身有如虫爬蚁行般酥痒无比,不自觉的想要扭动身躯,但是林俊逸紧抓在腰胯间的双手,那里能够动弹半分,一股炽热闷涩的难耐感,

令若曦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口中的娇喘渐渐的狂乱了起来,夹杂着声声**蚀骨的动人娇吟,更令林俊逸兴奋莫名,若曦再度“啊……”的一声尖叫,全身一阵急抖,阴

道蜜汁再度狂涌而出,整个人瘫软如泥,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阵阵浓浊的喘息声不停的从口鼻中传出。

  林俊逸缓缓的伏到她的身上,再度吻上那微张的樱唇,两手在高耸的酥胸上轻轻推揉,姆食二指更在峰顶蓓蕾不住揉捻,正沉醉在**余韵中的若曦,此时全身肌肤

敏感异常,在林俊逸高明的挑逗之下,再度浮起一股酥麻快感,不由张开樱口,和林俊逸入侵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两手更是紧抱在林俊逸的背上,在那不停的轻抚

着。

  “四爷,我好喜欢你,今宵若曦的处子身就属于你了。”

  眼见刘诗诗完完全全的沉溺于肉欲的漩涡内,林俊逸对自己的成就感到非常的骄傲,手上口中的动作愈加的狂乱起来,约略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佳人口中传出的娇吟

声再度急促起来,一双修长的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林俊逸的腰臀之间,纤细的柳腰不住的往上挺动,似乎难耐满腔的欲火,胯下伊甸园更是不住的厮磨着林俊逸胯下热

烫粗肥的硬挺ròu棒,看到佳人自己的挑逗之下,欲火高涨得几近疯狂,林俊逸竟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离开了刘诗诗的娇躯。

  正陶醉在林俊逸的爱抚下的刘诗诗,忽觉“四爷”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顿时一股空虚难耐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急忙睁开一双美目,娇媚的向坐在一旁的林俊逸说:“

啊……不要…四爷…快……啊……别停……”

  林俊逸用双手握住刘诗诗的娇脸,将那guī头轻轻地顶在她的鼻孔上,ròu棒在佳人的鼻孔时重时轻地撞击,若曦羞涩地闭上眼,玉峰高高挺起,她感觉到ròu棒在一路下

滑,脖子、乳沟,很快玉峰上的蓓蕾传来坚挺压迫的感觉,她的脑海浮现出guī头蹂躏蓓蕾的情景,林俊逸将她的红樱桃顶在guī头沟部,他能感受到佳人蓓蕾勃起的感觉,

龟棂在她樱桃上来回摩擦,美丽的红樱桃被镇压后又倔强地弹起,令林俊逸产生强烈的征服**,他用ròu棒快速来回抽打她的蓓蕾,若曦被刺激得娇声迭起,她的蓓蕾是

敏感的。林俊逸停止了抽打,将guī头顶在她的乳沟上用力下压,若曦更高地挺起了她的雪峰。

  林俊逸放弃了对她红樱桃的征服,林俊逸将ròu棒放在她深深的乳沟里,刘诗诗悟性很高,乖巧地用双手压住自己的玉峰,她能明显感受到林俊逸ròu棒的火热。他试探

性地抽动了几下,她的乳沟很滑,挤压感很强,“唔……,呵……!”

  他只觉得快爽死了,那是**和精神上的双重剌激:虽然并不是第一次有美女为他奶交,但若曦却是绝对的不同的:她,是贞洁的女神、是刚烈的侠女、是尊贵的公

主、是天下第一美貌又第一聪明的帮主,她的形象、她的本领、她的身份、她的地位,是绝对不可能为人奶交的──然而现在,她却为自己做了,还做得那么甘心情愿、

柔顺温婉……,这一切一切,叫林俊逸怎能不剌激莫名、爽快欲死?

  林俊逸满意地看着guī头从她的乳隙前端探出头来,他开始有慢而快地**,只感到ròu棒在一团软肉里颤擦,其爽无比,guī头被夹得热麻麻的,林俊逸越来越快,若曦

闭上双眼呻吟着,乳隙越来越紧,很快林俊逸大叫一声,浊白的jīng液急射而出射在若曦的香峰、乳沟、脖子和脸上。

  “四爷,床上的你的技术高,玩样又多,将若曦弄得很舒服。”

  看到若曦这副**的娇态,林俊逸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佳人搂了过来,让她平躺在床上,一腾身,压在新娘子那柔嫩的娇躯上,张口对着红润润的樱唇就是一阵狂

吻,双手更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搓推移,正在欲火高涨的若曦忽觉阵阵舒畅快感不断传来,尤其是胯下秘洞处,被一根热气腾腾的ròu棒紧紧顶住,熨藉得好不舒服,

她玉臂一伸,紧勾住林俊逸的脖子,口中香舌更和林俊逸入侵的舌头纠缠不休,一只迷人的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林俊逸的腰臀之间,柳腰粉臀不停的扭摆,桃源洞

口紧紧贴住林俊逸的ròu棒不停的厮磨,更令林俊逸觉得舒爽无比。“四爷,你还不舍得将玉茎插入若曦的小花房吗?”

  吻过了一阵子后,林俊逸坐起身来,双手托起刘诗诗的圆臀,抓了个枕头垫在底下,已经若曦自然的将修长的美腿分开了。她此时需要“四爷”勇猛的进入她的身体

,几滴晶莹的露珠含羞的挂在蜜道旁的黑森林上,林俊逸的ròu棒雄赳赳的昂起,他用手的扶着粗硬的ròu棒,慢条斯理的在若曦湿漉漉的伊甸园口处缓缓揉动,偶尔将guī头

探入小蜜壶内,可是就是不肯深入,那股子热烫酥痒的难受劲,更逗得若曦全身直抖,口中不断的欢声高呼,几乎要陷入疯狂的地步,他这才双手按在若曦的腰胯间,挺

着颤巍巍的男人骄傲抵在若曦从未开启过的蓬门之上。他双手抓住她的**高高举起,一手扶着那根粗壮火热的大ròu棒,便待去揉她那待开的娇嫩花蕊……。

  看到刘诗诗玉蚌,他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在一抺稀疏的、乌亮的黑丝之下,那两片细嫩的花瓣半藏着、紧闭着,好象在警告他:她,是个神圣而不可侵犯圣女、这里

,是个不容冒亵的所在;但另一方面,那两片嫩嫩粉红中间闪烁着的一抺晶莹,又好象在告诉他:她己经准备好、也欢迎他以他那粗大硬直的ròu棒,剥夺她圣女的身份…

…。

  林俊逸轻轻将ròu棒抵在刘诗诗的肉缝之上,然后缓缓的往伊甸园直插,若曦的伊甸园可真是鲜嫩紧小、,伊甸园两边的花瓣,被他硕大的guī头直撑至极限,才总算勉

强吞下了林俊逸guī头的开端。

  当他粗大的ròu棒揉开了刘诗诗那两片鲜嫩湿润的花瓣时,她的本能令她自然地把右腿分开了一点,好让那散发着高热的粗大东西更容易、更方便地向前挺进,同时,

小嘴里还发出了像是鼓励般的娇吟……。

  林俊逸腰部用力缓缓地送了进去,刘诗诗肉壁紧束摩擦的压迫感让他眉头一皱,刘诗诗的身体扭曲着发出痛苦的哀鸣。“四爷,疼……”

  佳人的处子的yīn道是多么的紧迫狭窄啊!林俊逸并没有急着进入,而是在缓慢的研磨旋转中逐步地撑开刘诗诗的密道,刚硬的ròu棒如同金刚钻一般,一点点一点点地

向着新娘子娇美绝伦的**深处前进着。在反复的推进和挤压过程中,林俊逸尽情地享受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各种细緻而敏锐的感觉。他令

ròu棒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一点点的侵入刘诗诗珍贵无比的处子之身,从中攫取尽可能多的快感。

  刘诗诗的yīn道比想像中更为紧窄,虽然经林俊逸大力一插,但yīn茎仍只能插进一寸许,新娘子灼热的阴肉紧紧夹着林俊逸的yīn茎,像阻碍他更进一步般,林俊逸把阴

茎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一插,yīn茎又再进入了少许,真的很紧,林俊逸不禁惊讶若曦yīn道的紧窄程度。

  刘诗诗只觉一根火荡粗大的异物一点一点地割开了自己处子的娇嫩肉壁,向从未有人探索过的yīn道里挤去,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痛得她几乎痉挛起来的摧心裂痛

,这时,她只能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羞痛的眼泪如泉涌出。

  “疼,四爷,啊,快拔出来。”刘诗诗拼命夹紧**。

  刘诗诗本来就很紧的小蜜壶强烈的夹紧,林俊逸的ròu棒此时享受着比平时更为猛烈收缩,差一点射了出来,林俊逸强忍着shè精的冲动得意的亲吻若曦的雪颈,佳人顿

时娇羞无限,林俊逸不断用力**,经过了十来下的努力,终于遇上阻碍,林俊逸的guī头抵在一块小薄膜上,他知道已触到刘诗诗的处女膜。

  “四爷,疼死我了,快拔出来。”

  “拔出来,就拔出来,老子正好慢慢地调弄你!”林俊逸心想。

  林俊逸低头便向她的樱唇吻去,接着便向她的耳珠吻去。他的舌头才碰上佳人的耳珠,刘诗诗的身子腾然一震,头部忙不迭地转了开去,林俊逸心中大快,双手捧住

了她的头,蛇一样的舌头向她的耳朵舔去。

  果然不出所料,林俊逸的舌头在刘诗诗的耳珠上才没舔上几下,若曦似已受不了那种酸麻趐痒的感觉,本能地伸手往林俊逸肩膀推去;但她已被舔得浑身无力,,她

的推拒软弱得像是少女对情郎的撒娇,林俊逸稍一低肩,便轻易地卸开了她的玉手,一面不断在她的脸颊、耳朵、粉颈、秀发轻吻细舔,一面侧身躺下,一手绕过若曦的

粉颈,攀上了她那丰满高耸的雪白乳峰,一手却顺着她平坦的小腹滑下,向她的下体探去。

  同时,林俊逸也不甘示弱,趴上前去压住若曦的大腿,一面用舌头在她的小腹、柳腰、屁股和大腿上舔来舔去,一手却抓住了她的另一个乳峰,不断地抓捏、揉弄着

……若曦扭着腰,身子越来越滚烫,花瓣裂缝中也开始渗出了湿滑的蜜水,身体和头部的扭动渐渐地变得有力了起来,她粉脸火红,星眸半闭,艳红的双唇不知在什么时

候已经张了开来,像出水的鱼儿般艰难的喘着大气,知道她已经被自己挑弄的欲兴情动了起来,心中狂喜,低头便向她的樱唇吻去。

  林俊逸的双唇重重地落在了她的樱唇上,湿漉漉的舌头急不及待地拨开了她的双唇,钻进了她嘴巴里搅动了起来,一时间,两条舌头在若曦的樱唇内不断地纠缠着,

你追我逐,翻绕不定……他一会儿以舔她的牙齿,一会儿伸舌头到她舌头下方,轻轻的咬她的舌头,又用嘴唇咬她的上嘴唇或下嘴唇,一会儿又单纯只作嘴唇和嘴唇的磨

擦……不用舌头,最后他舔她牙齿内侧或外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