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越玩越来劲,舌尖更加迅速地在女人的rǔ头四周转动,嘴唇更加快悦地亲吻、舔吸那含苞欲放的“花蕾” “啊……噢……你……你……你弄得我更痒啦……

唔……唔……你坏!你坏……哦……哦……唷……唷……”

  金喜善忘情地叫嚣着。此时,她明显地感觉自己的yīn户在发胀、在抽搐,心脏“扑嗵扑嗵”地越跳越快。

  “美人儿,你的nǎi子好香啊!”

  林俊逸不知不觉中闻到了徐徐清新淡雅、沁人心脾的馨香。那香气正是从女人的rǔ头里散发出来的。

  听了这话,金喜善欣然娇声嬉笑,笑声中洋溢着淫荡放浪之情。“听人说,带有香味的nǎi子,里面……里面的奶水特别多、特别甜!我好想尝一尝!”

  “色鬼,少来啦!我……我又没生孩子……又没坐月子……哪……哪……哪里会有奶水呀……喔……哦……嗷……”

  “我不管!我不管……让我好好地吸一下!”

  林俊逸没完没了地嘬着两个奶头,边玩边说,“哇,香!香!太香啦!以前……我和好几个喂奶的女人上过床……她们的nǎi子都挺香的……可是……可是也没有这么

香呀!亲爱的,你的nǎi子怎么会这么香呀?”

  金喜善再次嬉笑起来,比先前更加开心,淫浪至极! “好香啊!好香啊!这香味……简直比……比法国香水还好闻嘛!玉漱,你的nǎi子真是一对好宝贝呵……哇噻

,越来越香啦!”

  “这算什么,我的**天生就有这么香!”

  金喜善进一步勾引男人,“蒙毅,你闻闻我的身体下面,那才叫香哩!”

  “哦,是吗?”

  黄喜文立即撇弃女人的**,嘴唇顺着女人的身子飞快地往下吻,双手更是急不可待地扒扯女人的三角内裤。

  金喜善又是一阵银铃般舒心的淫笑。“唷,真的好香呀!”

  林俊逸将扒下来的真丝内裤送到鼻子前嗅了嗅,拎着它在女人的面前挥舞了几下,“玉漱,这也叫内裤?这么轻,这么薄,这么透明,穿这玩意儿还不如不穿呢,什

么都看得见!”

  “真讨厌,你这头色狼……”

  金喜善假意伸手欲抢,“快还给我!快还给我!”

  林俊逸把手中的丝织品随手往边上一扔,**熏心地说:“我会还给你的。不过……你首先得把我伺候好,让我玩得开心才行!”

  话音刚落,他便一头扎到女人的双腿之间,睁大眼睛仔细审视女人的生殖器。

  一股浓烈刺鼻的香气扑面而来,金喜善的阴部真是美妙极了!一撮黝黑茂盛的阴毛呈倒三角形醒目地点缀在小腹的末端,并且一直延伸到yīn户的四周,充满了一种野

性美的召唤。两片白中泛红、如同鸡冠似的肥厚的外yīn唇一张一合地翕动着,就像她的芳唇一样充满了诱惑。红彤彤的肉缝若隐若现,泛着一线亮旺旺的yín水,让男人见

了就想玩耍。

  “亲爱的,好看吗?”

  “我还没看清楚呢!”

  林俊逸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拨开两瓣外yīn唇,只见一双玫红色的细嫩单薄的内yīn唇鲜艳夺目,**的,莹润而富有光泽。在它们交汇的上方,一个形同肉瘤的阴

蒂极度地充血肿胀,又红又嫩,勃起约有两公分左右,正突突地跳动着。

  “哇,美人儿,你的yīn蒂肿得好厉害呀!”

  “蒙毅,别光看着呀……快……快来摸一摸、吻一吻它。我……我想要!”

  “小淫妇,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呀?难道就那么熬不住吗?”

  林俊逸轻轻地挠了挠yīn蒂,含住它吮吸了几下,然后吐出舌尖舔动起来。倾刻间,金喜善全身上下兴奋异常。

  “哦……哦……啊……嗯……嗯……噢……”

  她像一只发情的母猫一样嗷嗷直叫,双手不知所措地抓揉着自己的**。 “唷,玉漱,你的阴毛还真长呀!”

  林俊逸开玩笑道,“听人说,阴毛长的女人特别会偷男人,是不是这样?”

  “死相,别……别取笑人家嘛!”

  “这有什么关系,男欢女爱,天经地意的事。何况像你这么孤单、寂寞的绝色佳人,没有男人陪伴左右,岂不会闷不出病来?今晚……我要把你从苦海里解救出来!



  林俊逸一会儿用手抚慰女人的外yīn唇,一会儿用嘴亲吻女人的内yīn唇,一会儿伸出舌尖碰触女人的yīn蒂。一种不能言状的快感一波一波地、闪电般地传遍女人的全身



  “啊……喔……喔……呃……好爽!好爽……哎……哎……唷……唷……唷……”

  金喜善兴高采烈地喘息着,她的**情不自禁地扭摆起来。

  “哦,玉漱,你的yīn唇好嫩好滑哟!”

  林俊逸的舌尖不停地舔吸着女人的内yīn唇。“别……别……不干净!”

  女人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老早就希望男人来安慰自己的生殖器了。

  “玉漱的身上……没有不干净的地方……不要用手挡着……让我尝尝……让我尝尝……”

  “噢……噢……啊……嗯……呃……呃……哦……”

  金喜善仍在兴奋地叫唤,嘴角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她愈来愈把握不住自己了,**的渴望在全身上下回荡,玉体扭动得越来越凶、越来越狂,yīn道内一阵阵奇痒无比

的感觉在兴风作浪,淫液一古脑地往外淌,弄得男人的鼻尖和嘴巴**的。

  “哦,这么多水呀!想不到你的反应这么强烈!”

  林俊逸一点也不在乎,着了魔似地亲了又亲,舔了又舔,吸了又吸,好多汁水被他吃了下去。一会儿后,他抬头问道:“美人儿,舒服吗?”

  “啊……嗯……舒服!舒服!太舒服啦!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感觉啦!”

  “是吗?那太好啦!今天晚上我要让你舒服个够!我要让你永远记住这个夜晚!”

  林俊逸更加粗暴地吻着、舔着女人的yīn唇,手指更加用力地挠动女人的yīn蒂。

  “哦……哦……啊……哇……哇……老天呀!老天呀……呃……呃……哎……哎……呀……呀……呀……”

  金喜善一声高过一声地猛力淫叫。她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托起,冉冉地送入天国。她多么希望林俊逸把****插进自己的yīn道内狠狠地捅几

下。

  不知过了多久,林俊逸与金喜善再次拥抱在一起,动情地亲嘴接吻。此时,男人内心的欲火正熊熊燃烧,胯下的ròu棒子早已勃起,正坚挺地顶在女人的小腹上。金喜

善生性轻浮,酷好风花雪月、男欢女爱之事,对于男人的这一振奋怎么会没有感应呢?她伸手一触,紧紧抓住了那根东西。

  “天啊,什么东西?这么巨?这么大?”

  她明知故问。“再好好地摸一摸,亲爱的,你那么聪明,一定会知道的!”

  林俊逸回答。

  “哇,老天赐予你力量……太足了!太巨了!我……我……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粗壮的大jī巴!”

  “美人儿,你不是说你寂寞很久了吗?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你可要好好地把握住哟!”

  林俊逸附在女人的耳边轻声挑逗。

  “我这不是已经抓住了吗?”

  金喜善得意洋洋地说,“哦……哦……大……太大啦……实在是……太有份量啦……咦,蒙毅……这是两个什么东西呀?在ròu棒子下面的,好好玩哟!”

  “少装蒜啦,这是睾丸呀,又叫卵子、蛋蛋,你应该见过呀!”

  “见是见过,可……可你的好大呀……比我男朋友的不知大多少倍……啊,它们又圆又滑的……好好玩哟……啊……啊……男人的东西……就是和我们女人的不一样

……太刺激啦!太有意思了啦!”

  金喜善左手攥着yīn茎上下套弄不停,右手罩住两粒睾丸,掏一掏,抓一抓,挤一挤,捏一捏,像老年人玩健身球一样盘拨转动着它们。

  “美人儿……只要你喜欢……你满意……那就好……喔……唔……哇……”

  “哇……呵……蒙毅……我不是在做梦吧……嗯……你实在是太伟大啦……”

  说着说着,金喜善开始亲吻男人的胸脯,然后是他的上腹、下腹,最终嘴巴停留在了他的大jī巴上。

  “啊……啊……唔……玉漱……”

  “哦吔……亲爱的……你是不知道……对于我们女人来说……能遇到这么壮实、这么巨大的大jī巴……真是莫大的幸福呀……啊……我太高兴啦……你的大jī巴……

又粗又长……坚挺无比……太有战斗力啦……哇噻,上面还有好多毛哟……卷卷的……长长的……”

  金喜善趴在男人的胯下,涂着丹蔻的手指握住男人的生殖器调皮地抚摸着,小巧湿润的双唇反复地亲吻着它。

  对于女性而言,林俊逸的大jī巴的确具有不可抗拒的诱惑力。此时的它长约十八公分,粗(直径)约五公分,除了靠近guī头的一小截比较红嫩以外,其余部分都是黑

黝黝的,上面的血管、青筋急度暴起,清晰可辨。guī头胀得紫红紫红的,光亮如鲜,比一般男子的略大略长些。阴毛又浓又密,乌黑而卷曲,拉直了约有六七公分长。而

且,这根大jī巴还在不断地膨胀壮大,看情形似乎能生长到二十公分以上。

  哦,老天呀……你的大jī巴还在变大……还在动呵……我的手都……都抓不住啦……唷……唷……它们实在是太足啦!太粗啦!太长啦!太壮啦!太大啦!太巨啦!



  她心里思忖:这根家伙如此硕长、巨大,简直就像一根牛鞭似的。它要是插到自己的yīn道里面,会是什么滋味呢?会不会装不下呀?

  “喔……喔……亲爱的,我的大jī巴比你男朋友的强多了吧?”

  “那当然啦!你的大jī巴比他的粗壮十倍……不,粗壮百倍……啊……啊……简直就是一门巨炮……一门威力无比的巨炮……难怪……那么多女人喜欢你……”

  金喜善一边将男人的yīn茎摁在自己的脸上搓揉着,一边痴迷地说,“哦……喔……好热乎!好热乎……呃……呃……老天呀,太大啦!太大啦!太大啦……”

  “亲爱的,好多女人都说我的大jī巴像根火腿肠,你说呢?”

  林俊逸诲淫道。 “火腿肠?呵……让我仔细瞧瞧……呵……呵……像!像!像极了!”

  金喜善饥渴万分地探出舌尖舔舐着guī头,“蒙毅,我……我……我想好想尝尝这根‘火腿肠’的味道!”

  “哦,你这个小淫妇……”

  男人的话还未讲完,金喜善已经张开芳唇,神速地将yīn茎含在口中。“嗯……嗯……嗯……”

  她不停地吞吞吐吐,快活地吮吸起来。

  “哇……噢……噢……喔……”

  林俊逸背靠着一颗大树,轻轻摸着女人的秀发,低头关注着她在自己胯下嘬**的情景。 “哎哟,这……这哪是什么‘火腿肠’呀,简直……简直就是一根‘千年人

参’……女人吃了会……会……会大补特补的!”

  金喜善淫语道。她的嘴巴勉勉强强地把男人的“慧根”含住,头颅前后移动,忽地整个儿吞入口中,忽地又只咬住一小截儿……

  如此反复,她吮吸得津津有味。由于那根yīn茎过于硕长粗壮,她不得不每隔一分钟就换一口气。“啊……啊……啊……老天呀,太大啦!太大啦!啊……啊……”

  她气喘吁吁地说。接着,她吐出舌头,像在吃一个即将融化的冰淇淋一样,从guī头横扫到根部,又从根部横扫回guī头,在围着guī头美滋滋地舔了几圈之后,再度含住

yīn茎,继续作乐。

  “哦……哦……爽!爽!太爽啦……”

  林俊逸抬起头,低声粗气地叫唤着。“嗯……嗯……嗯……呃……呃……”

  金喜善两手握住男人的生殖器频频地往口中捅,唾液溢满了整根东西,一直流到了睾丸上。

  “玉漱,味道怎么样?”

  “棒!一级棒!啊……啊……喔……就是……就是太长了点儿,一口吞不下!”

  “慢点嘛,又没人跟你抢……哦……噢……一口一口的来,小心……小心噎着!”

  听了这话,金喜善虽觉有理,却并没有放慢吮吸的速度,依旧狼吞虎咽,大啃大嚼。她很喜欢男人的guī头,左手尽量将包皮往后捋,五指紧紧地箍住yīn茎根部,舌尖

先是在guī头后部的环沟处绕圈,然后对着马眼时而猛扫、时而力点,同时右手不停地抓弄着两个睾丸。当guī头变得比刚才更加**、红扑扑时,她便咬住它,一个劲儿

地吸,一个劲儿地嘬。一时间,林俊逸感到又酥又麻又痒,似乎有东西要被吸出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