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美人儿,你试着动一动……”

  金喜善听了心领神会,马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上身后倾,双腿分开,小脚蹬在床铺上,美臀上下滑动,肉穴吞吐着yīn茎。

  “唷……唷……吔……呀……好爽呵!好爽呵……噢……啊……”

  “喔……唔……呃……”

  林俊逸爱抚着她的秀发,亲吻着她的背脊,“美人儿,我不是对你说了嘛……唔……哦……女人在上面干……会很快活的……没骗你吧?”

  “啊……哇……老天呀……胯下又胀又麻……难受死啦……哦……想不到……这样做……会……会这么舒服……啊……啊……喔……”

  金喜善卖命地上下套弄着男人的“慧根”春风满面,得意忘形。

  “哇,慢一点……慢一点……我没戴套儿……要是我的精虫进去了……那……那就不好啦……”

  “啊……啊……戴什么套儿?我……我……我要的就是这种实实在在的感觉!如果……如果你的精虫……真要是进去了……那我就给你生个小色狼……不过你放心,

今天是安全期……你……你只管把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吧……我需要!我需要!我……”

  金喜善不知羞耻地淫语着,双臂向后抵在床上,腰肢与臀部奋力地上下抖动。

  “玉漱,你可真够骚的……呵……呵……只……只可惜没有摄像机……要不然……可以把……把咱们**的情况拍下来……留作纪念……”

  “下次再拍吗……喔……喔……亲爱的,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呢,还……还怕没有机会……哎……哎……哎……呀……呀……”

  金喜善像坐在弹簧上一般,半闭着双眼,甩头晃脑,咬牙切齿地淫叫不已,一丝不挂的玉体激切不停地左右摇曳、上下乱抖。

  “对!对!你这个小**……”

  林俊逸连声附和,双手搀扶着她的上身,顺便拿手指去拨弄、挠抠、扯动**上那两颗粉嫩嫩的蓓蕾。“噢……唷……唷……蒙毅……拜托你……别……别动啦……

吔……吔……吔……我……我受不了啦……”

  林俊逸可不管那些,继续挑逗她的奶头,yáng具还向上重重地顶了几下。“嘿……嘿……你的yīn道……好暖和……好紧呀……呜……嗷……我的大jī巴插在里面……爽

……爽极啦……”

  “哎……哎……哎哟……蒙毅……不……不是叫你别动了吗?哎……喔……怎么还动呀?哦……呜……讨厌……呜……你再动……我……我就不和你干啦……嗯……

嗯……噢……亲爱的……你的大jī巴……好厉害哟……好棒哟……”

  “呃……呃……嗷……美人儿,我给你再增加点儿刺激吧!”

  林俊逸腾出一只手,如拨弄琴弦一般快速挑动着女人泛红、发烧的yīn蒂。

  “喔……哦……哇……亲爱的……我的好哥哥……我的好老公……我的老天……噢……呜……唷……呀……”

  俊男的yīn茎也不知在靓女的yīn道内又捅了多久,金喜善满脸绯红,秀发散乱,额上香汗淋漓,再度达到****。阴精“哗哗哗”地从她的肉穴里喷涌而出,将两人

的阴毛粘在了一起,黑压压的一簇一簇的,乱糟糟的分不清哪些是男人的哪些是女人的。

  金喜善力乏地倒下了,躺在床沿边“呼哧呼哧”地大口喘着粗气。自诩为“**超人”的林俊逸此时正热血沸腾,精力旺盛,yáng具仍威风凛凛地坚挺着,青筋盘绕,

guī头红得发亮。他发扬在长期**生活中形成的“连续作战”的风格,猴急地把女人的双腿举起,倾下身子,继续行起房事。

  “啊……喔……嗯……嗯……哦……呃……呃……哇……”

  金喜善的舌尖舔着嘴唇,一只手正在yīn蒂上搓拭。 “哦……哦……嗷……嗷……”

  林俊逸粗声粗气地呻吟着,其“慧根”则匀速地一前一后抽动。九深一浅,九浅一深,这是他惯用的方法,也是让女人感到最开心、最刺激的节奏。他的yīn茎清楚地

感到女人的yīn道正在节律性地突然收紧又突然松弛。

  “哇……噢……噢……用力点!用力点!再用力点!喔……哎……哎……呀……呀……呀……”

  金喜善双腿高高地抬起搭在男人的肩膀上,双臂摊开,沾着动着就在呼小叫,且越叫越欢。

  林俊逸听着女人的惊叫声,内心的征服欲更是风起云涌,拼命地摆动下体,且速率越来越快,用力越来越猛。他已经动了数百下居然也没有shè精,着实厉害,难怪有

无数的妙龄少女和年轻少妇钟情于他。

  “哦……哦……啊……噢……哇……啊……啊……”

  金喜善纵情兴奋地嚎叫着,两只手使劲地甩动着为自己扇风解热,“喔……喔……呃……呀……呀……哎……哎……哎……”

  “哇……喔……喔……玉漱,爽不爽?爽不爽?”

  林俊逸一面抚摸女人胸前的两个哺乳工具,一面猛做“生理运动”此时女人的**比先前更加胀大饱满,表面的血管分支一目了然,乳晕的颜色愈发浓郁红艳。它们

太可爱了!林俊逸无法抑制内心的喜爱之情,忍不住低下头,一口咬住一粒葡萄似的**,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

  “啊,好香呀!”

  他喃喃自语道。那**芬芳扑鼻,恬淡醇和,当他嗅入体内后,就像幽谷深涧里流淌的甘泉滋润着他的心田,就像乡村田野里吹拂的清风涤荡着他的心灵。

  “噢……噢……噢……蒙毅,我……我受不了啦!受不了啦……”

  毕竟是纤弱的女子,金喜善如何受得了男人的上下夹攻,娇躯不由自主地向上拱起,宛如北宋时期汴梁城里跨跃大河、飞架南北的一道虹桥。

  林俊逸就这样一刻不停地发动着一轮轮摧枯拉朽般的**攻势。嘴巴嘬动得又狠又快,双手掐挤得又急又紧,似乎不从**里榨取一两滴奶水就不肯罢休;yīn茎捅戳

得又深又勤又有力,其密度甚至比海湾战争中美国轰炸伊拉克时还要厉害。金喜善被蹂躏得死去活来,几度昏厥又几度惊醒,yīn道里的yín水“哗啦啦”地流得愈来愈多,

愈来愈欢。两人畅快结合时喊出的“哦哦啊啊”的叫春的声音、男人疯狂吸奶时发出的“啾啾叽叽”的声音和生殖器紧密碰撞时击出的“噼哩啪啦”的声音,以及女人的

淫液被ròu棒子扎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与床铺摇晃时迸出的“咿咿呀呀”的声音,交汇融合在一起,好像一首生机盎然、欢乐激昂的圆舞曲。

  “啊……啊……呃……我不行啦!我不行啦……唷……唷……亲爱的,求求你,轻一点!轻一点……”

  林俊逸没有理会女人的请求,嘴巴继续嘬动着rǔ头,yīn茎仍旧一往无前地搅扰着yīn道,倾泄过份旺盛的精力。**之火烧遍他的全身,令他无法克制激动的情绪,脑

海里只有一条信念:**,**,再**,一定要征服金喜善的心。

  “喔……哦……哎……哎……蒙毅……不要……不要……不要这么用力……会干出人命的……噢……噢……求求你……求求你……”

  听到女人再次告饶,林俊逸终于产生了怜爱之心,渐渐地减缓了插动的速度与频率。不过为时已晚,金喜善又一次飞翔在**的云端,达到了**,汩汩的yín水在草

地上画了一幅好大的地图。

  在女人泄完后,他索性拔出ròu棒子,暂时放弃**,专心专意地吸吮**。 “味道真不赖!我还是第一次玩到这么香甜的nǎi子!”

  他由衷地赞叹,“嗯,你……你就好好地享受吧……呀……呀……呀……”

  林俊逸自然毫不客气,像技术熟练的牧场工人一样抓捏着两个实体,像不满一百天的婴儿一样吸食着两颗“红豆”玉漱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

只是默默地领略着让人吸奶的滋味。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阴部上,食指与中指并在一起插进yín水泛滥成灾的xiāo穴里搅动着。“哦……唔……唔……啊……”

  她无时无刻不在吟叫,“啊……嗯……嗯……蒙毅,你……你……你吸够了没有?”

  “还没有,还没有……我才吸了一小会儿……让我……让我多吸一会儿吧……说不定……我还能尝到奶汁呢……”

  “你怎么还没有吸够呀!差不多有十五分钟了……哦……嗷……嗷……”

  “美人儿,别叫,别叫……就快好了,就快好了……谁教你的nǎi子这么美、这么香呢?”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吧,林俊逸终于松开嘴巴,吐出了**。他心满意足地看了看女人的肉球,只见那**和乳晕红艳艳的,像被蜜蜂蛰了似的特别醒目,那是他奸淫

后留下的杰作。

  “美人儿,你的这儿准备好了没有?我可又要进来了哟!”

  他伸手搓了搓女人的yīn蒂,挺起大大jī巴又想大举进攻。

  “来吧,来吧,我早就等不及啦!我……我的yīn道里好痒好热呀,迫切需要你的大jī巴来安慰安慰!”

  林俊逸把手指放到女人的xiāo穴中沾了大量的淫液涂在guī头上,然后对准女人的yīn户使劲往里一捅,yīn茎整个儿埋入yīn道直捣子宫。

  “哇——”

  金喜善一声声尖叫,“老天呀!老天呀……”

  “喔……哦……唔……呃……呃……”

  林俊逸发出了低低地喘息声。

  经过前面两次的**,女人的yīn道已经舒展多了,而且相当润滑,男人**时既顺畅又舒服。他不再像刚才那么温情,那么讲究**的技巧,而是火急火燎地猛冲猛

刺,几乎每一下都扎到了子宫口,弄得女人茫然不知所措地大叫大嚷,痛苦的哀鸣声断断续续,双手朝空中乱抓乱舞。

  “哎……哎……噢……唷……唷……”

  金喜善不明白自己在想些什么,只知道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被袭卷而来的**狂潮所淹没,“噢……哦……亲爱的……就这样!就这样……哎……哎……哎……”

  林俊逸紧紧握住情人胸脯上的一对**,凝视着她又痛苦又满意的神情,yáng具一进一出地没个完。仅仅两三分钟,金喜善就被搞得浑身发热,脸蛋通红通红的,yīn道

里又酥又麻又又痒又酸又胀。

  “哦……喔……哦……噢……喔……”

  这是男人低沉的声音。 “哇……哇……老天呀……啊……啊……噢……蒙毅,你的大jī巴……怎么……怎么还在变大呀?喔……这……这……这教我如何受得了?



  “没关系的,越大才越过瘾嘛!你……你和我了这么久,应该适应了呀……”

  “你说得对!你说得对!噢……噢……唷……我……我……我要大大jī巴……我要大大jī巴……越大越好……”

  金喜善淫语连篇,双腿勾住了男人的腰身。

  林俊逸正值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盛年时期,**能力相当惊人,拥有令人瞠目结舌的持久力。近一个小时内,他逼得女人数次达到**,自己却没有泄出一盎司精

液,太神奇啦!

  “啊……啊……哦……你的大jī巴……好粗壮……好有力……干……干得又快又重又深……爽极啦……呜……太美妙啦……太美妙啦……喔……喔……喔……”

  听到女人的淫语声,看到女人的舒服模样,林俊逸故意逗女人说:“玉漱,干了这么久……看来你是受不了啦……要不要……要不要我把大jī巴抽出来?”

  “不……不……不要抽出来……继续做……继续做……我需要你的大大jī巴……”

  金喜善赶忙用双手紧紧搂住男人的脖子,双腿一前一后搭在了男人的背脊上,唯恐男人真的把大jī巴抽出来。

  “真是个小**……哦……我给你……我给你……哦……呃……呃……”

  “啊……啊……嗯……亲爱的,用力!用力!用力!噢……喔……呀……呀……对!对……不要停……不要停……哎……哎……哎……哎……”

  金喜善一声紧似一声地尖叫,眉头紧锁,目光迷离,双手痉挛地抓着毛巾毯。

  “好!好!我……我不停!我不停……嗷……嗷……嗷……”

  林俊逸压低身子,凭承拼命三郎勇猛、实干的精神,使出全身的力气疾风暴雨般地一阵狂捅。金喜善主动地向上挺摆扭动小腹与肥臀,配合着进行最后的冲刺。

  “喔……啊……噢……哎……哎……咿……呀……呀……呀……哇……”

  突然间,金喜善全身僵硬,嘴唇抽搐,双目翻白,猛地颤声淫叫,“老天啊——”

  yīn道里淫液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一泻千里,势不可挡。很显然,她已进入**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