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继续在yīn道里全力搅动了十几下,逐渐感觉精关守不住了,有股东西即将流出来。于是他把大jī巴往最深处一顶,眉头一皱,双目紧闭,猛然间心头颤抖,混

身打了一个冷噤,脊梁骨里一阵又酸又凉的感觉,一股股**辣的jīng液猛烈地攻击子宫口,喷得金喜善像被电击了似地瑟瑟发抖,内心感到无比畅快、无比舒适!她乐呵

呵地娇呼起来:“啊……啊……噢……好……好热……好烫……你的jīng液好烫哟……蒙毅,我……我感觉到……它们……在……在我的肚子里面……好烫……好舒服……



  “哇……哇……玉漱……嗷……我好像……停……停不下来……”

  “好……好……那就多射点儿……多射点儿……哇……咿……你射得我好爽哟……啊……呀……呀……”

  “喔……喔……喔……呃……呃……”

  林俊逸狠狠地抓住玉漱的两个**,一边低吟一边shè精。 “哇……哦……哦……太棒啦……太棒啦……蒙毅,你……你……你真了不起……呜……呜……啊……”

  “呃……呃……呃……”

  几声短叹之后,突然间林俊逸两眼紧闭,昂起头,大吼一声,“喔——”

  尽全力把最后一股jīng液释放了出来。他的jīng液好多哟,足足射了有一分钟才告罢休。

  shè精完毕后,林俊逸拖着疲倦的身子把大jī巴从女人的xiāo穴里拔出来,一股浓浊的白浆旋即跟着流淌不止,床上又湿了一大片。他并没有立即倒在地上歇息,而是继

续搂着金喜善,亲吻她的颈部,爱抚她**。丰富的性知识和长期积累的经验告诉他:这种“性后嬉”是完美的**活动所必不可少的,**后**退却的女人特别需要

这样细心温柔的呵护。只有这样,女人才会觉得男人很温柔、很细心、很会体贴人,今后才会对他百依百顺,更加深情痴心地爱他,男人也才能在未来的日子里从女人的

**上享受到更多的快乐。

  “玉漱,你可真够野的!我……我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像你这么饥渴的女人!”

  林俊逸用手擦了擦头的汗水,喘着粗气说。

  “蒙毅,你也不赖哟……你的那根东西……又长又粗……每一下都顶到了人家的最里面……顶到了……顶到了人家的子宫口……那么狠!那么重!那么……那么有力

!那么令人心醉!而且……持续了那么长的时间!”

  金喜善笑得既灿烂又淫荡。

  “这算什么!”

  林俊逸开始吹嘘,“玉漱,不妨告诉你,有一天晚上,我曾一口气连干5个妞,真过瘾!真刺激!”

  “什么?你同时对付5个女人,是真的还是假的?蒙毅,你的大jī巴实在太伟大啦!如果……如果我能早点遇上你,就不会那么无聊、那么空虚、那么寂寞……如果

我能天天和你上床**,那该有多好多妙啊!”

  说着说着,金喜善有意识地朝男人的下体看了看。老天爷呀,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林俊逸的那根东西虽然没有极度地勃起坚挺,但也丝毫没有一般男子泄

精后的那种软绵绵的萎靡之态,依然像**之前一样硕长粗壮,一副精足气盛、颇具战斗力的模样。

  “啊,蒙毅,你的大jī巴射了精后怎么还这么大?这么巨?”

  她惊讶万分。“那当然啦,因为我是男人中的男人,精力充沛。我的大jī巴经过了千锤百炼,是久战不倒的‘金枪’!”

  “真的吗?哦,我……我还想要!我还想要!”

  金喜善扯着拽着男人的yáng具,半娇半痴地恳求道。“小淫妇,你也太骚了吧!”

  林俊逸重新振作起来,抱着女人的身子,答应了她,“OK!既然你想要,那我就再满足你一次。不过……你可要叫得再大声一点、疯狂一点!”

  “嘻嘻嘻……”

  金喜善一阵浪笑。这对沉浸在了****中的男女抱着、吻着,亲昵了一番,**与激情被充分地调动起来。紧接着,女人大方主动地亮开双腿,男人捏着ròu棒子在

她的yīn户旁徘徊游走,时而磨搓yīn蒂,时而撩拨yīn唇,时而蜻蜓点水般地浅刺穴口。女人呼吸急促沉重,眼神迷离散乱,内心骚痒难耐,她的下体不自主地凑了上来,阴

唇翕合着想吮吸男人的ròu棒子。男人故意让yīn茎躲闪开来,不随其心愿。

  “嗯,不来啦,不来啦……你有意逗人家……”

  “小淫妇,瞧你急得那样!”

  男人笑了笑,下体突然朝前一顶,yīn茎顺利地插入了女人的yīn道中。于是,一场惊心动魂的**影片再度上演了。

  “哦……喔……喔……哎……哎……啊……”

  金喜善重新快乐地吟叫起来,上半身扭动得比先前更为厉害。 林俊逸一面猛力地抖动下体拼命**,一面不停地亲吻着女人的上身。他恨不得整个身子与女人融为

一体。

  所有曾在镭射影碟中看到的中外男女的动作,他们都做过了;所有曾在古典与现代书籍中记载的古今男女的姿势,他们都试过了。这对情侣还别出心裁地创造了新的

花样。在剧烈的呼叫呻吟中,两人已经欢度了二十分钟,仍旧意犹未尽,兴致勃勃地放浪着……

  翌日清晨,金喜善首先醒来了。而林俊逸也适时的睁开了眼睛,两人似乎心有灵犀一样的,又一次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两人如漆似胶地拥抱在一起,嘴对嘴纵情接

吻。金喜善边吻边抬起双臂勾住男人的脖子,小腹紧贴在男人胯下的ròu棒子上面,悄悄地挤揉着、磨擦着。甜甜蜜蜜地亲吻了好一阵子后,林俊逸捧起她的两个奶房用力

地推拿抚弄,饥渴的嘴唇咬住奶头使劲地吸吮起来。

  “哦,我……我要吃你的奶!我要吃你的奶!……”

  “啊……唷……唷……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这么爱吃奶……别……别……别吸啦……我的**里面没有奶水……刚才……刚才你不是试过了吗?”

  “不行,不行,我口渴……口渴得厉害……我一定要喝你身上的奶……喝最新鲜的奶……最纯正的奶……”

  “那……那……那你就用力挤、用力吸吧……”

  金喜善紧张地低下头来望着胸部,一双玉手像给小孩子喂奶似地一只抱着男人的头一只端着那个被男人吸弄的奶房,口中唠唠叨叨,“嗷……嗷……嗷……蒙毅……

轻点!轻点……呜……我的**……好……好舒服啊……”

  一会儿后,她仰起脖子,闭上双眸,一脸悠然陶醉的神情。

  就在她春心怒放之际,林俊逸暗地里分开她的大腿,双腿朝前弯曲,猛地一挺小腹,将自己巨大的生殖器插入她的yīn道,发动了疾风暴雨般的**攻势。而林俊逸兴

奋之下,竟然将金喜善给抱了起来,一边在草地上走着,一边对着她的小sāo穴**了起来。

  “啊……啊……啊……哇……哇……”

  金喜善激烈地叫起来。 “美人儿,我干得你爽吧?”

  “是……是……是的……噢……噢……”

  “哦……哦……这样干……爽不爽?”

  “嗯……嗯……讨厌!讨厌……呵……呵……哎……哎……哎……”

  “呃……呃……美人儿,大声叫吧!大声叫吧……我……我喜欢听你的叫声!”

  “喔……喔……噢……哦……呀……呀……呀……”

  金喜善被一阵**的小**搅得六神无主,激动异常。“玉漱,这一招你男朋友不会吧?我们这样**……你是不是觉得很浪漫、很有情调呀?”

  “讨厌,就你的鬼主意多……人家被你这样抱着边走边干……yín水流得满地到处都是……教人……教人多难为情嘛……咿……唷……唷……不过……这种姿势挺新鲜

的……干得也比刚才爽……呜……呜……我家的那个死鬼……只知道男上女下……没……没有一点情趣……”

  “哦,是吗?遇上我,你实在是太幸运啦……我……我知道十几种**的方法……以后,你要是寂寞了……就打电话来找我……我会慢慢地把我的本事都使出来……

让你舒服一次又一次……让你永远想着我……念着我……让你永远都离不开我……”

  “为什么要慢慢地呢?一次性全部使出来不好吗?”

  “哈哈哈……美人儿,我……我要是一次性全部使出来……怕你吃不消呀……何况……要是我那样做,你虽然玩得过瘾……可……可我怕你以后就不再来找我啦……



  “嗯,狡猾的色狼……哇……哇……哇……受……受不了啦!受不了啦……哎哟,你的大jī巴……这是……怎么回事?”

  金喜善感觉yīn茎越来越长,越来越粗,越来越硬,原来勾在男人脖子上的双手乏力地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哦……哦……抱紧我!抱紧我……喔……噢……噢……”

  林俊逸望着金喜善愉快风骚的表情,情绪高涨,更加尽心尽力地抽戳着yín水四溢的肉穴。

  站立着玩耍了好一阵子后,林俊逸觉得两腿发麻,有些支持不住了,便对女人说:“美人儿,你累不累啊?要不要……舒舒服服地躺着干啊?”

  “好啊!好啊……”

  金喜善开心地答应了。两人朝同一个方向侧身躺下来,生殖器依然连在一块。林俊逸一面和金喜善亲嘴,一面抚摸她的哺乳工具,一面举起她的左腿,继续做着“活

塞运动”在翻云覆雨的缱绻下,金喜善神志不清,连自己说什么都无法判断,只是被动地接受着一切。

  “噢……喔……呜……呜……呜……老天呀……”

  “现在就是老天也帮不了你……玉漱……还是让我来解救你吧……呃……呃……呃……”

  林俊逸亲吻着女人的双肩与脖子,腰部一挺一缩,臀部一前一后,不惜体力地反复进行着人类最原始、最冲动、最富有激情的行为。

  “喔……啊……啊……你……你这哪里是解救我呀……分明是要我的命嘛……轻点!轻点……我觉得……yīn道快要熔化啦……”

  林俊逸抓住女人左脚纤细的脚踝,将她的**再度举高了一些,她的yīn户被迫张开得更大了。林俊逸把握住大好时机,勤奋努力地捅戳**,力气越来越大,yīn茎就

像钻探机一样一个劲儿地往yīn道里扎,扎得越来越深。

  “哦……哦……老天呀……这一下干得好深哟……好重哟……呵……呵……啊……这一下……干到人家的子宫口啦……啊……这一下……干……干到人家的心口上啦

……”

  “哎呀,美人儿……你……你夹得可真紧呀……喔……喔……我的大jī巴……我的大jī巴……”

  林俊逸的生殖器已经膨胀到了极限,把yīn道填充得严严实实、密不漏风,因为缺少自由、多余的活动空间而憋得相当相当难受。

  “哇……啊……好粗……好胀……好大……好舒服哟……噢……唔……唔……不……不……不行啦!不行啦……”

  金喜善醉心地呢喃着。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熟知各种**技巧的林俊逸想换个姿势,便把yáng具拔了出来。谁知这一拔可不得了,金喜善顿时觉得yīn道内空虚无比,娇喘着问:“嗯,亲爱的

……你……你怎么把大jī巴抽出来啦……嗯……啊……啊……我的里面好痒呀……哦……痒死我啦……哦……噢……快把大jī巴插进去嘛……”

  林俊逸连忙凑到女人的耳边轻语道:“美人儿,我们换个姿势吧。我想到你的美臀后面干,就像公狗与母狗交配时的动作一样。你趴在床上,头朝下,翘起美臀……



  “好的,好的!”

  金喜善点了点头,依照男人的吩咐摆好姿势,美臀撅得高高的,等候男人来奸淫她、蹂躏她。 林俊逸兴致勃勃地跪在女人的身后,用手帮她把两腿搿开得更宽一些

,然后握着大jī巴对准yīn道口,小腹向前一挺,那根ròu棒子“滋”的一声钻入了女人yín水四溢的肉穴内。

  “噢,老天呀——”

  金喜善闭上双眼,仰起脖子,一声长叹,娇躯不禁紧张地痉挛收缩了一下。 “喔……哦……玉漱,我这样干你……爽不爽?”

  “哎……哎……唷……爽!爽!太爽啦……咿……咿……就这样……别停!别停……咿……咿……呀……呀……呀……”

  金喜善的内心狂浪极了。

  “玉漱,你的美臀可真漂亮呀!”

  林俊逸一边捅着女人的嫩穴,一边抚摸、掐拧着女人肥美的丰臀,“哇……哇……又白又嫩,又大又圆,哪个男人见了都会想要摸一下!”

  “亲爱的,我不要别的男人摸……我……我只要你摸……我只要你摸……”

  “我这不是在摸吗,美人儿?呃……呃……呃……快……快扭扭美臀……我想看……喔……喔……”

  金喜善对他言听计从,真的扭动起来,煞是好看。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金喜善胸前的两个超级**自然下垂,几乎都要碰触到床面上了,过重的负荷令她总有一种

身体时刻往下坠的感觉;又由于两人**太狂太盛,产生的巨大动力激励着两个**不肯安分老实,猛烈地摇晃荡漾,令她心烦意乱,焦躁不安;更要命的是,她体内的

乳腺细胞在**的刺激下活跃异常,闹腾得两个**又鼓又胀,令她头晕目眩,无所适从。金喜善下意识地惊叫道:“哎呀……哎呀……我……我的**……晃来晃去的

……好重呀……好胀呀……太难受啦……”

  林俊逸听了赶紧俯下身子,双手从女人的腋下两侧滑向前胸,一把兜起沉甸甸的哺乳工具,虚心假意地说:“美人儿,我来帮你,我来帮你!”

  他摸着、揉着、挤着、抓着,一会儿用力很大很重,一会儿用力很小很轻,颇有节奏感。“哦……喔……哇噻,你的nǎi子可真大呀……大得连我的手都握不住啦!”

  “呜……呜……你的手真讨厌……都快……都快把人家的**给捏破啦……啊……”

  金喜善开心地嗔怨道。 这时,林俊逸掐住她的rǔ头,往下用力一拽实体,然后再一松手,**立刻反弹回去,在半空中无方向性地剧烈垂摆。他如此反复地玩乐了

四五回,就像一名牧场工人在给奶牛挤奶一样。

  “哦,痛……好痛呀!亲爱的……痛死我啦……别……别再这样搞啦……”

  “可我还想再来一次……实在是太好玩、太有意思啦!”

  “不……不……求求你,亲爱的……别这样……我……我受不了啦……嗷……嗷……嗷……亲爱的……”

  “那好吧,我就摸一摸……啊……玉漱,我爱你!我太爱你啦……哦……哦……”

  林俊逸一边玩弄肉球,一边摆动下体,凶狠地**着女人的桃花xiāo穴。他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到了小腹上,大jī巴每一次进去均势大力沉,极具穿透力,扎到了最深处

。女人的子宫口如何承受得了这般猛烈的连续进攻,快感与痛楚如影相随地传送到了她的大脑里。

  “喔……喔……哦……咿……咿……呀……呀……呀……”

  金喜善的眼神迷离模糊,翳出了一层水雾,小手不自觉地挠起了自己的yīn蒂。

  “嗷……嗷……嗷……叫得好!叫得好……再……再叫得大点声……”

  “噢……呜……哇……哇……老天呀!老天呀……唷……唷……哎……哎……哎……啊……啊……亲爱的……你……你是不是吃了‘伟哥’呀?否则……怎么会这么

厉害……”

  “吃那玩意儿干嘛!呃……呃……我要是吃了……你还能撑这么久?唔……喔……喔……干死你!干死你……”

  林俊逸交媾得失去了理智,似乎非要逼女人达到**才肯罢休。

  由于昨晚**太多太猛太久,没有休息好,金喜善逐渐气力不支,控制**的能力下降,**提前到来。“啊——”

  她无可奈何地长声哀叹。

  林俊逸感觉一股十分强劲的水流浇在了自己的guī头上,并延着yīn茎大量地往外蔓延,弄得yīn道里潮湿闷热。他知道女人已经无力再干了,便抱住她的**,附在耳旁

轻声问道:“玉漱,泄完了吧,舒服吗?”

  “当然舒服啦!啊……和……和……和你**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呵……呵……你……你要是我的男朋友该多好!”

  金喜善软塌塌地趴在床上,慢条斯理地回答。

  “你现在本来就没有结婚,是自由啦……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无拘无束的……那样,我就可以天天陪你……和你上床**……要干多久就干多久……要怎么做就怎么

做……”

  林俊逸怂恿金喜善。

  “咦,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金喜善翻身躺在男人的胯下,爱怜地握住那根沾着自己yín水的“擎天柱”温情脉脉地问道,“蒙毅,你……你刚才没有shè精,大jī巴会不会胀得难受?要不要……要

不要再插一次?”

  “我当然想啦。不过,这次我想换种方式……我想进行乳交!”

  “什么是乳交呀?那要怎么做呢?”

  金喜善疑惑地问。

  林俊逸揉捏着女人乳峰上两颗如草莓般嫣红的rǔ头,淫邪地说:“所谓乳交,就是用你这对又白又软又有弹性的nǎi子,当作yīn道夹住我的大jī巴,让我好好地爽快一

下!”

  “哎哟,你这是从哪儿学来的?哪有用****的?”

  金喜善将一根手指放在口中咬着,“不过……听起来倒是挺有趣的!”

  “有趣吧,那我们就来试一试?”

  “嗯,色鬼……”

  金喜善笑嘻嘻地点点头。 林俊逸欣喜若狂地马上跨在女人的胸口上方,捏着yáng具轻轻地在两粒**上划弄了几圈,又顶了顶,然后把它搁在**中间。金喜善挺起

酥胸,双手捧着两个浑圆丰腴的**,夹住情人的大ròu棒,一边挤揉着一边娇声叹息:“啊……啊……好烫!好烫……呀……呀……哦……喔……哦……”

  “喔……喔……喔……呃……呃……”

  林俊逸摇动着美臀,任大jī巴在乳沟中磨擦抽动。那种感觉与在yīn道里的时候既相似又有所区别:金喜善的两个nǎi子把大jī巴夹得特别特别紧,与yīn道的作用一模一

样;可它们又非常柔软,与yīn道壁的质感迥然不同,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金喜善盯着心目中的大英雄——那根青筋盘绕的巨**,心里特别痒痒,不由自主地探出舌尖去触动那红得发紫的guī头。尤其guī头中间的那道缝隙,更是她重点攻击的

对象。“嗯……嗯……哦……嗯……”

  红艳艳的舌尖快速灵巧地舔了又舔,偌大的guī头被舔得熠熠发光、闪闪发亮。

  在这样高度紧张的刺激下,仅仅过了五分钟,林俊逸憋不住了,shè精迫在眉睫。“别……别……美人儿……哇……再这么搞……我会射出来的!”

  “射吧!射吧!快……快往我的脸上射!往我的嘴里射!”

  “噢……哦……唔……唔……我……我不行啦……要射啦……要射啦……”

  林俊逸满脸通红,大汗淋漓,全身颤抖。

  金喜善知道他熬不住了,赶紧一把捉住那根ròu棒子,尽力张开嘴巴将它含在口中,双唇使劲地嘬动。林俊逸一阵哆嗦,生殖器猛地一抖,带着浓烈腥骚味的强大水柱

径直打入女人的喉咙里。金喜善不断地收缩喉部,咕噜咕噜地把阳精喝了下去。然而,男人的jīng液过于丰沛充足,一股紧接着一股,多得让她来不及全部咽下去,大量白

浊的jīng液从嘴角流淌到下颌上,几条亮晶晶的黏丝在半空中摇来晃去。

  “哇——”

  半分钟后,金喜善忍不住吐出了guī头,倒在草地上,呵哧呵哧地大喘粗气。 “呜……喔……嗷……呃……呀……”

  林俊逸大声嚎叫,仍旧亢奋不停地释放阳精。他握住自己的大jī巴,手指稍稍捋动着guī头,一团团奶白色黏稠的液体从中迸出,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妙的抛物线,喷

得女人的**、颈脖、嘴唇、两颊和头发上白茫茫的一大片。

 。。。。。。。。

  回到韩国之后,金喜善就发现自己怀了孕,十个月之后金喜善生下一个女孩,取名叫林星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