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岳灵珊从来没想过**原来是这样快乐,终于鼓起勇气不再顾及羞耻把个丰满娇嫩的粉臀不断一抬一落套动大jī巴,还不时扭动腰部很车大ròu棒,不断收缩小腹以增

加yīn道与大jī巴的磨擦。

  而大色狼则稳骑在岳灵珊的**上让岳灵珊自己套动,大手则把玩着**,时而左右抚弄,时而想揉面一样将两个丰乳揉捏在一起,时而还伸手到玉穴用手指很捏岳

灵珊珍贵无比的处女阴核,把个岳灵珊弄的yín水连连,连地毯都打湿了,美丽的新娘子美丽的面孔更是兴奋的都严重变行了。

  令狐冲很干了岳灵珊近两百下后脑筋一转,微微一笑,索性将岳灵珊翻过身压下,强令她双腿环绕着自己的背部,粉臀则紧黏着自己下身,自己的头脸则埋在岳灵珊

的**胸前,含住岳灵珊的右乳,不停地用舌头舔卷吸缠,下身将大jī巴拔出yīn道。

  对如此美艳的**,令狐冲仍然强忍着很干岳灵珊的欲念,将涨大的紫红ròu棒轻轻地在岳灵珊的双股之间,玉门之前厮磨,火热的ròu棒在岳灵珊的玉门徘徊不进,都

快把岳灵珊逼疯了,口中不禁哼道:“你……啊……你干什么……不,……不要这样。求你!”

  大色狼淫笑着:“不要怎样啊,是不是想我干你,求我啊,小师妹!”

  岳灵珊羞辱难当,但屁股却不断挺动找寻大jī巴,口中喊道:“不……啊……不是的,求你,大师兄,啊……快……但不是的……啊!”

  大色狼这时也不能再忍,令狐冲哈哈一笑道:“好,就成全你!看我怎么把你干的欲仙欲死!”ròu棒往岳灵珊的玉门狠狠一顶,**如风,又快又急不断挺动,硕大

的ròu棒在岳灵珊的玉门mī穴忙碌地进出,还带出不少水花沾满了整根大ròu棒,连睾丸也是水淋淋的,鲜红的ròu棒,雪白的**,以及漆黑如墨的沾水阴毛在灯光下映射十

分诱人,把岳灵珊干的**:

  “啊……啊……………你……坏……啊……可是……我……啊……难受啊……不要啊!!再……再快一………点,啊……啊……我……好美!…我………我要升……

升天了!”

  令狐冲也觉得ròu棒ròu棒被岳灵珊的玉门紧紧夹住,舒爽非常,而岳灵珊又猛摇那迷人之极的圆大雪臀,一扭一甩的更增**,耳中岳灵珊的淫声浪语传来:“嗯……

啊……大师兄,没想到你………你这么坏,不过,你好会插穴,没想到**……啊……快活……啊……啊…我的xiāo穴好爽………大师兄,我……我快不……不行了!求你

,不要再来了,我求饶,拔出来吧!!啊…啊…!!”

  大色狼不理她求饶,guī头狠狠顶住花心嫩肉,紧紧的顶住旋磨,岳灵珊感到令狐冲每一抽出,都像要把自己的心肝也要一拼带出似的,全身都觉得很空虚,很自然的

挺起小细腰追逐着大色狼的大jī巴不让离去,期望ròu棒再次带来充实的感觉。

  美丽的新娘子的处女yīn道非常紧窄,令狐冲每一下的**,都得花很大的气力。ròu棒一退出,yīn道四壁马上自动填补,完全没有空隙。但由於有aì液的滋润,抽动起

来也越来越畅顺了。令狐冲不觉的加快了速度,同时每一下,也加强了力度。每一下都退到yīn道口,然后一面转动屁股,一面全力插入。

  每一下**,都牵动著岳灵珊的心弦,她初经人事,不懂招架,只有大声呻吟,喧洩出心中盪漾的快感。岳灵珊星眸微张,在天花板镜子上的倒影,清楚地看到自己

被大色狼令狐冲压住,双腿被迫缠在男人背上,而大色狼不停的在自己的玉体上起伏。

  真是羞人呀!被这种人这样强奸。

  令狐冲的**愈来愈快了,yīn道传来快感不断的在积聚,知道就快达到爆发的边缘了。此时令狐冲也感到guī头传来强烈的快感,直衝丹田,连忙用力顶住岳灵珊的子

宫颈,不再抽出,只在左右研磨。强吸一口气,忍住没有shè精。

  而强烈的快感,令岳灵珊积聚己久的**终於再次爆发。

  她狂呼一声,“不!!”

  娇躯剧震,双手用力抓住男人头发,脚趾收缩,腰肢拼命往上抬,aì液像崩塌了河堤一样,如潮涌出。

  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岳灵珊全身,岳灵珊浑身剧震,啊了一声,阴精如瀑布暴泻,冲向大色狼的guī头,将令狐冲的guī头ròu棒完全包住,达到第三次**!!

令狐冲也是痛快非常,ròu棒插在岳灵珊的蜜洞里不愿抽出。

  过了一会儿,大色狼慢慢将ròu棒从yīn道内抽出,看着一股白色的阴精从荫道内流出,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而岳灵珊则痛苦的躺在地上不知是为了被强奸还是为了羞

耻,不停地哭泣,一头秀发散乱的披散在地毯上,一身香汗淋漓。

  “哭什么哭,”大色狼一挺大jī巴:“你刚才叫的那么爽,快站起来给老子吹吹喇叭。”

  “不,你现在什么都得到了,快离开这,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呜……”岳灵珊愤怒的哭到,一边绝望地想门边爬去。大色狼也不着急,看着岳灵珊的**爬向门边。

  果然岳灵珊紧张的无论怎样都打不开门(门早被令狐冲做了手脚),而令狐冲则轻松地两手抓住岳灵珊的腋下,将她提起,接着两手揽腰抱住。

  岳灵珊为保持身体平衡双腿不得不紧紧缠在男人大蛮腰上,“不要啊!”双手不断捶打大色狼的胸脯。这样就形成了著名的吊炮式,岳灵珊的肉嫩阴部正对大色狼大

ròu棒,随时都可能插入yīn道。大色狼色胆包天,并不急于插穴,而是低首猛吻向岳灵珊的美乳。

  令狐冲张嘴不断在**上乱咬,发现岳灵珊的**不仅丰满而且弹性十足,亲在上面真是舒服无比。舌头在rǔ头根部转著小圈子。岳灵珊紧闭美目,**上的亲吻让

她难过的全身一阵阵的颤抖痉挛。刚才被强暴时只在意自己xiāo穴内的感受,没想到亲吻**也这样让人难过。

  岳灵珊双手不再捶打大色狼胸膛,而是不自觉的将白嫩的胸部凑向男人,左手抱着男人脖子,右手仍好强的轻捶大色狼宽广的背部。长发不停的左右飘摆,口里仍叫

着:“不……恩……不要啊!”

  美丽的新娘子动情长长的睫毛,随在眼皮在一跳一跳的。朱唇半闭,口中透出令人**蚀骨的娇吟。终於吻在右rǔ头上了,还用牙齿噬咬著rǔ头,而舌头则在舔弄著

乳晕。很舒服呀。发现岳灵珊的rǔ头已经硬的像小石头一样,令狐冲不禁不断吮吸奶头。但这样一来,另外一边的**却份外感到空虚寂寞,岳灵珊扭动小细腰在抗议。

  令狐冲不愧大色狼,右手忙抓抚著另一边同样迷人的左**。左手则放肆的沿著深陷的肚脐、平坦的小腹直往下探索,忙得不可开交。而岳灵珊由于害怕掉下来,双

腿缠着男人腰,双手抱着男人脖子,都派上了用场,只得任由大色狼在下身乱摸一气。岳灵珊感到下身愈来愈胀,愈来愈不舒服。yín水也止不住往下流,连大色狼的跨下

都打湿了。

  令狐冲感觉浑身象着了火一样,长近一尺的粗大jī巴一下挺起,大guī头红都都的十分吓人。岳灵珊的整个晶莹玉体,更呈现在令狐冲眼前,真是美的夺目,美得摄人

。此时岳灵珊家的客厅里,出现了两个紧抱在一起的**。

  令狐冲坚硬的ròu棒很快接触到岳灵珊的yīn户。岳灵珊在迷迷糊糊中,感到**被弄的都快梳了,而下体却感觉到一根又热又硬的东西,在大腿根部左衝右突。这次不

是手指!而大jī巴的不断点击让岳灵珊感到阴部鼓涨涨的难过死了。

  令狐冲用双手抱住岳灵珊的丰臀,大jī巴杆不时狠磨处女的小腹和大腿内侧。此时两人的性器官紧挨在一起。令狐冲突然灵机一动,抱着岳灵珊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而走动更加剧了两人阴部的磨擦。

  岳灵珊全身随着走动不断痉挛,右手已经忘记捶打男人的背部,而是下意识的紧抱男人的头,双腿不知怎的缠的更紧了,下身不时紧挺以增加与大色狼大jī巴的磨擦

,挺,再挺。yín水把男人阴毛都淋的**的。

  口中也只剩下呻吟声,张大着小嘴,脸上肌肉都有点舒服的变形了,yīn道了象有无数蚂蚁在爬一样酸痒难受,甚至希望大jī巴赶快插进来。就这样又被大色狼玩弄了

好几分钟,岳灵珊已一身瘫软,处于半昏迷状态。而大色狼则利用此时岳灵珊没什么知觉时慢享人间艳福。

  “爽啊!”大jī巴磨擦岳灵珊又嫩又柔又热的yīn户真是舒爽无比。而看这个娇小的美女被自己强奸还发出**般的呻吟,不竟兽性大发。猛的用两手拖起岳灵珊的丰

臀颠了两颠,低头看着大jī巴guī头对准玉门硬生生将密洞口十分紧密但早已润湿滑爽的阴壁嫩肉分开,蘸着岳灵珊**时分泌的浓浓的白色液体,慢慢挺入,很快guī头就

被浓浓液体包围了,阴壁嫩肉非常紧密的包裹着大guī头,而岳灵珊的阴埠则被大guī头令狐冲硬生生的分成两半,高高隆起,一边是美丽的粉红色的肉嫩xiāo穴,一边是又黑

又丑的粗大jī巴,这副场景真是十分好看。

  这时令狐冲感觉到yīn道已经包裹着自己的guī头,知道稍一耸动又可以玩弄这个大美女了。可是大色狼色胆包天,竟暂停插入,已进入大半的guī头就在yīn道口上下挑动

,享受被处女yīn道嫩肉紧包的美妙感觉。

  这时趴在男人肩头的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慢慢清醒了,猛的感到下体有涨痛感,一个巨大的热热的东西似乎插在自己的yīn道口,不禁低头一看,第一次正面看见令狐

冲巨大的jī巴就那样插在自己的yīn道口,顿时羞的无地自容,是……她明白了,心中不禁惊慌起来。惊慌间急伸右手抓住大色狼的jī巴根,惊惧的发现自己的小手只能握

住他jī巴的三分之一。

  而且只是刚刚握住。太大了!!!真不知道刚才是怎样插入自己yīn道的,“不,不可以!”岳灵珊大喊着,而大色狼此时guī头插入yīn道口,大jī巴又被一只可爱的小

手握住,不禁感觉更加舒服。大jī巴一抖,似乎更长更粗了。

  令狐冲索性抱着岳灵珊的娇躯坐在宽敞的新婚床上。而这样就形成了“观音坐莲台”的姿势,这种肢势使两人上身既能紧贴在一起,又能方便性器官的磨擦。大色狼

一面用jī巴guī头在岳灵珊小手的抓握下狠磨岳灵珊的yīn道口嫩肉,一面张口一下就含住处女的左rǔ头,不停的吮吸,发出“滋滋”的吮吸声。

  令狐冲左手抱住岳灵珊的玉背,右手象揉面一样抓揉岳灵珊的右**,惊喜的发现她的**大的连自己的大手都不能完全握住。而处女只能用左手抱住男人的头,右

手抓住大jī巴防止插入。就这样玩弄了好一会儿,突然大色狼从大jī巴guī头上感觉到岳灵珊的yīn唇张开了,一股阴精喷了出来,喷在大guī头上,达到第四次**!

  兴奋的大色狼咬着大美女的左rǔ头猛的挺起腰,狠命的吮吸奶头,似乎想从岳灵珊的**中吸出奶水来。

  爽啊!!令狐冲全身热血翻腾,再也忍受不住,索性从yīn道口拔出大guī头,让美女的肥臀坐在自己并拢的两个大腿上,大jī巴杆就在处女小手的抓握下不断的一杵一

杵的,嘴里还放肆的淫笑道:“小师妹,待会儿我又这样干你,包你爽上天!”

  岳灵珊右手这时感到大色狼的大jī巴又大又涨,大guī头红都都的象小拳头一样十分吓人,自己的小手哪敢稍有放松,只能任由它在自己的修长的双褪间和手中上下杵

动,感到大色狼的睾丸不时碰到自己的yīn户,而大jī巴杆和大guī头不断碰击自己的小腹,真是难过死了。

  而大色狼这时在吸完奶水后又张开大嘴强吻岳灵珊的樱唇,两个粗糙的大手象揉面一样将处女的**不断揉捏在一起。

  “完了,我完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岳灵珊几乎绝望了。

  “不,决不能再让大色狼强奸,不能再让他插穴了?”

  岳灵珊想到自己无比珍视的贞操已失如果再被大色狼玷污……“有了!”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岳灵珊决定反客为主。作为一个早熟的古代美女岳灵珊的基本性知识

还是有的:现在只能想办法在大色狼再次奸淫自己之前让他shè精!!反正自己也不再是处女了。

  于是美女不再做无谓抵抗,干脆双腿死死缠住大色狼的大蛮腰,以便让双方性器官和身体贴的更紧密,左手握着男人的右手掌让他更好的揉摸自己的**,伸出玉舌

主动和大色狼的舌头缠在一起,右手更抓着大jī巴不断上下套动,并越套越快,越套越很!没想到岳灵珊会来这一手,大色狼当然明白她的用心,正好将计就计,先爽一

把再说。

  于是对美女的爱抚更剧烈了。岳灵珊也顾不得什么羞耻了,口里大声的呻吟着,涨红着脸“假装”深情的亲吻,比对真正的情人还热情。手上的动作更猛烈了,还不

时抓摸男人的guī头和睾丸,而这样的行为使自己体内的快感更加兴奋,所以她还要强忍住体内已经熊熊燃烧的**欲是十分可贵的。

  “射吧!快射吧!”

  虽然感到自己的yín水淋的大色狼满跨下都是,还是顾不了这么多了,嘴上动情的哼着:“啊……啊……恩……”这时大色狼的大jī巴热的象一块红铁一样又涨大许多

,岳灵珊以为自己快成功了,竟轻抬**用自己的私处和右手狠命夹磨大色狼的大jī巴,“快呀,快射呀!!”

  岳灵珊焦急的期待这一刻的到来。可大色狼奸淫过无数少女,十分能持久,这点计量除了大增其**外毫无用处,大色狼就这样让岳灵珊在自己面前奉献着美妙的处

女**!

  就在两人斗智斗勇进行激烈的肉搏战时,门外突然传来男人的声音,大色狼的大jī巴似乎有点降温。岳灵珊气愤的一甩长发,樱唇离开令狐冲的大嘴,愤愤的想到:

“是谁这么晚了还来,不行,不能功亏一篑!”索性不理它!仍用手不断套动大色狼的黑大jī巴。

  令狐冲一下一下的猛亲岳灵珊的nǎi子,可是敲门声不停的响着,“讨厌!!”岳灵珊心里十分老火,大色狼不要乘机插穴才好。而大色狼才不管这么多,左手一下就

抬起丰臀,丑陋的大jī巴guī头一下就顶在岳灵珊潮湿的密洞口。

  “不,不要!”岳灵珊紧张的叫喊起来。

  “什么不要”门外竟是林平之的声音!

  “是……啊,是平之……没……没……啊,没什么。”岳灵珊紧张的回答道。

  “灵珊,你不舒服吗?快帮我开门”林平之问道。

  原来大色狼乘机将丑陋的大jī巴guī头挺进紧密的密洞口,分开禁闭的嫩肉,在yīn道口紧密的嫩肉的包裹下不断揉动guī头挑逗岳灵珊。

  “没,啊……没有……恩……不舒服。我……你等下,我在洗澡!”岳灵珊边呻吟边回答。

  “还说不舒服,说话都断断续续的。”林平之责怪道。

  岳灵珊又气有羞,心想:“你干么在这紧要关头敲门,如果被大色狼强奸都怪你。”忙一咬嘴唇强忍快感气愤的回答到:“你在外面等下,我现在正忙着!”

  岳灵珊说完低头一看大色狼随时就要得手,挺动细腰想将guī头从自己的yīn道口中拔出,用手垂打大色狼肩膀,嘴里喊着:“不,不行!求你,不要……你不能再插穴

了。啊……不要啊!求你!”

  可是岳灵珊的yīn道初经人事真是很紧密的,加上大色狼的左手按住丰臀,一时间哪里拔的出,而每次挺腰都让下穴一阵涨痛,所以不敢太用力。

  “还说不要,”大色狼两手按住细腰,淫笑道:“明明心里想要,主动套老子jī巴。连老公都不让来了,刚才说话时yín水尿的老子jī巴到处都是。老子早就可以抽你

了,只是想玩玩才让你嚣张到现在,现在该让老子爽爽了。”说完两手往下按岳灵珊的细腰,大jī巴便欲顺势插入,这时大jī巴向上垂直挺立,大guī头插在yīn道口麻麻的

难受极了。

  “不,不是那样的!不,不要!!”岳灵珊又羞又急,双手按住男人的肩膀,双腿紧缠男人大蛮腰以借力挺腰,直觉告诉自己又要被强干了,无论如何都要做最后的

抵抗。粉面抬起向这天花板,嘴张的象鲤鱼一样喘着气。

  大色狼手上逐渐加力向下拉着细腰,心想要岳灵珊的屁股自己落下来更爽,大jī巴并不急于挺入嫩穴,而是不断上下挑动让岳灵珊自己就范。被大色狼一个多钟头的

玩弄加上文杰的电话这时岳灵珊的忍耐力也到达极限,双腿渐渐缠不住大蛮腰,只能眼睁睁感到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坐下,大jī巴一点点地深入自己的xiāo穴中,yīn道被慢慢

迫开,好难受啊!

  此时岳灵珊的一对早已被令狐冲抓摸的丰满绝伦的**正对他令狐冲眼前左右晃动,看的令狐冲再也忍受不住,张嘴咬住右乳,双手按住细腰狠命向下一拉,大jī巴

蘸着岳灵珊yīn道里浓浓的aì液猛的向上一挺,霸王硬上弓,只听“扑赤”一声,顿时破瓜而如,无比粗大的jī巴一下子就挺了进去,直抵花心。

  “不!不!!不要啊!!!”岳灵珊大叫着,感觉一根又长又粗有热的大jī巴象烧红的铁条一样插入了自己的yīn道,下体虽不象刚开苞时撕裂了一样痛,但还是全身

颤抖喊到“痛啊!”双手紧紧抓住男人肩膀。眼泪又并了出来。“完了,这么会这样!”

  就在这时门忽然开了,有人来了!令狐冲将一身香汗的美女紧紧搂住,大jī巴仍插在yīn道里不愿拔出。而岳灵珊紧张的赶紧用手死死护住自己丰满的**,会是谁?



  回头一看,竟是林平之!!!猛然想起他有自己的门钥匙。“怎么又是他!!”自己被令狐冲强奸的丑态竟然被他看见,怎么见人!不禁又气又羞:“平之……我是

被迫的,你一定要原谅我,快救救……我……啊。我被他……啊……给……”。

  “干什么!!”林平之看到这样的场面气得脸都白了,他哪里相信岳灵珊是被强奸的,“我本以为你不舒服,还想关心一下你……贱货!!……平时在我面前装的端

庄矜持,暗地里却这么淫荡风骚,跟你那个伪君子爹一样……我真是瞎了眼爱上你这个女人……”说罢转身就走。

  “不,不是这样的!平之别误会!他强暴我”岳灵珊挣扎着想摆脱令狐冲,可大jī巴插在yīn道里根本难以脱身。

  “放心,你们的丑事我不会说出去的!要不然,我被戴了绿帽子的事不就被人知道了吗?”林平之狠狠的说道,“砰”的一声关上门,扬长而去。

  美丽的新娘子没想到自己被强奸,林平之非但不帮忙赶走令狐冲还误会自己,岳灵珊心里感到十分委屈,知道这下和文杰彻底完了。可林平之最后一句话似乎又让少

女的心有了稍许安心。“哎,反正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林平之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可不能再让令狐冲得逞了。”

  忙起身想将令狐冲的大jī巴从自己的yīn道里拔出。可是此时令狐冲插欲正盛,怀抱这样一个香汗淋漓的大美女,怎能让她轻易逃走!猛然将岳灵珊抱住不让她起身,

双手按住美乳,不断捏揉,大jī巴顶住花心不停研磨,把个美女弄的yín水直流,此时令狐冲感觉岳灵珊的yín穴象个肉带似的,jī巴被yín水浸泡着真是十分舒服。

  岳灵珊当然知道令狐冲又要插穴了,可全身乏力的她只剩下哀求:“不,不可以……大师兄,你已经得……得到我了,该满……满足了,饶了我吧。”

  “满足?哈哈哈!”令狐冲狂笑道:“我还没shè精怎么会满足。放心吧,老子还有好多功夫没使出来呢!今天不让你爽上天老子决不罢休!你男朋友都不管你了你还

在乎!”边说边将ròu棒一点点在yīn道里慢慢揉动。

  岳灵珊感到自己娇小的密洞被一个又烫又粗又长的大jī巴guī头顶着子宫,yīn道内真是又痛又涨又痒!不禁想到:“对,他说的对,林平之这样对我……哎,反正处女

之身都被令狐冲夺去了……算了,今天晚上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一时间抵抗的意志全消,决定和令狐冲进行**。

  此时岳灵珊被令狐冲抱个满怀,一双高挺**紧紧地抵住令狐冲的胸膛,呼吸略显急促,那美绝人环的芙蓉玉面则泛起了一层红晕,看在令狐冲眼中更是娇羞的令人

想加以很干。呜的一声,令狐冲毫无预警的低头热吻岳灵珊,岳灵珊遭他突袭,只是象征性地蠕动一下身体,玉手先在令狐冲强壮光滑的胸肌上抚摸,随即竟然热情地将

一双玉臂紧紧环住令狐冲,与他打起舌战来了。

  令狐冲知道岳灵珊已经放弃抵抗,兴奋的将身子一翻,**从yīn道内拔出,把岳灵珊压在身下的大床上,右腿故意放在岳灵珊两腿之间,令她双腿不能合拢,还用膝

盖轻抵磨擦岳灵珊的xiāo穴,以便引起她的**。右手则毫不客气地一把抓住岳灵珊那从未被人抚摸过的美乳,咨意地搓揉捏抚,食中两指更在她那如风中嫩蕊的突起rǔ头

上轻捻。

  岳灵珊从未被这样玩弄过,面对令狐冲的攻击丝毫没有抵抗力,身子火热,一阵微抖,显然她的欲焰又被令狐冲全面点燃。好不容易两人四唇分离,岳灵珊已经羞红

了双颊,连耳根都红通通地发烫。

  令狐冲则继续进攻,遍吻她的额头、双颊、美目、粉颈,最后则在她的耳后亲吻,同时在她耳边呵气道:“我的大美人,我的小师妹,今晚我要让你欲仙欲死,欲罢

不能,我要干得你站在岳不群面前都两腿打颤!”

  岳灵珊的脸羞的无可再红,只有紧紧抱住令狐冲含泪蚊声低道:“反正都被你奸污了……哎……今晚我就随你了,你要怎么样都行,我的人都是你的。”

  令狐冲哈哈淫笑着,放肆的咬着她的耳垂道:“我会给你一个永远难忘的激情处女夜。”

  令狐冲再度吻的岳灵珊的柔嫩肌肤,顺着耳垂而下到肩牓,胸脯,一张口就将岳灵珊的rǔ头含在口中,还刻意用自己的脸颊与岳灵珊的美乳相磨擦,右手也毫不客气

的大力搓揉她的高耸**,岳灵珊哪曾经历过这种阵仗?双手整个插入令狐冲的头发中,紧紧地按住令狐冲的头,一颗螓首左右摇幌,长发乱摆,额头冒出晶莹汗珠滚下

,表情似痛苦又欢乐,娇吟道:“啊,大师兄…不…不…不行啊…,不…不要…再…再吻了…我…我受不…不了……啊。”

  令狐冲轻轻分开她紧按自己的双手,不理她的娇吟喘息,继续由胸脯美乳往下吻,直到小腹,阴部。

  最后,令狐冲半跪在仰躺的岳灵珊面前,分开她的双腿,露出了两腿之间的一条肉缝,以及肉缝周围浓密而乌黑的阴毛,白晰的如同羊脂美玉雕塑而成的雪白大腿,

与肉缝鲜红充血的湿润yīn唇相映照,配合著肉缝外围的亮黑阴毛,此种美影看得岳灵珊羞不可抑,极力想合起双腿,却被令狐冲双手按在大腿根部,动弹不得。只有央求

道:“林大师兄,不………不………要看……了,羞死人了……”

  令狐冲听若未闻,叹道:“真美!”胯下ròu棒一阵鼓动,更是威猛的连跳数下。岳灵珊见令狐冲的胯下ròu棒居然威猛如斯,不禁又羞又怕。羞的的是长得这么大,刚

才自己被强奸开苞**时也不知是怎么装入的,怕的是令狐冲的ròu棒变得更加硕大粗长,不知自己那芳径初缘客扫的密道是否还能容的下这位贵客。

  就在这又羞又怕的当儿,令狐冲已经忍不住了,手指轻移,在岳灵珊的yīn唇上下搅动,左右抚揉,不时还大拇指,食指两指并用,轻捻着岳灵珊yīn唇中的一颗玉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