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令狐冲疾步走进闺房,一下就将全身一丝不挂的岳灵珊扔在充满弹性的席梦丝床上,感觉美少女的闺床似乎有一股迷人的幽香。此时的岳灵珊雪白的**加上一身香

汗,连长发都被汗水打湿了,更增性感。令狐冲心想应该趁热打铁,两只大手一下抓住美女的白嫩小腿,向上一推向左右一分,顿时强行分成120度,美妙的yīn户一下就

暴露在令狐冲面前,看着被自己插的红通通的美丽yīn户和早被美女yín水打湿的浓密乌黑的阴毛,令狐冲大叫一声,大jī巴一下就插了进去。

  顿时令狐冲的大jī巴直抵岳灵珊子宫。这次令狐冲采用“快马射箭”式,大jī巴以闪电般的速度进进出出,“扑赤、扑赤”一时间房间里插穴声大起,大guī头不断顶

触花心,而令狐冲又大又黑的睾丸囊却在“啪、啪”的拍击岳灵珊白嫩的丰臀。一会儿大jī巴绞着岳灵珊粉红的yīn道嫩肉插入很深很深,一会儿又将yīn道嫩肉翻出密洞很

长很长。

  岳灵珊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原来有点涨痛的yīn户又被干的瘙痒难耐,yín水连连,把床单都淋的湿了一大遍,丰臀竟然疯狂的向上挺迎接大jī巴的撞击。

  令狐冲臀部加劲,ròu棒充血后更呈火热,双目欲焰大炽,**速度加快,ròu棒力抵花心嫩肉,岳灵珊的圆臀与令狐冲的阴部因**而不时碰撞,发出啪啪的肉击之声

,其间还挟有噗滋噗滋的水声,这样一直插了两三百下,把岳灵珊干的淫言浪语不断。岳灵珊涨红着脸,娇羞道:“大师兄,你……我都被你给……你怎么还不满足?”

  “老子奸淫无数,自然功夫到家,怎么样,服了吧!”令狐冲狂笑到。

  话停ròu棒可不停,挺动的更厉害,干得岳灵珊雪肌泛出鲜艳的红光,yín水直流,口中不停叫道:“…大师兄,你干……干得我太爽了,今后师妹都是你的……我……

我好美…好……啊……啊……不行…啊…我……我要泄了……我…我又快不行…行…了。”

  令狐冲听得岳灵珊**,欲火更是高涨,索性将岳灵珊两腿扛在肩上,紫红发烫的大ròu棒不停在岳灵珊那已经湿透了的玉门mī穴**旋动,时而九浅一深,时而七浅

三深,时而记记结实,把岳灵珊干得淫言浪语不断,央求道:“大师兄…,你好会……干啊!我……我好美……好像要飞……飞上天了,啊……啊……

  美……美死我……我了,骨…骨头都酥…酥了,不…不…不行了…我…我快不…

  不行了!我……我快…快丢…丢了,快快拔出来啊…师妹服了……啊师妹认输大师兄饶了亲妹吧啊!!……”

  令狐冲的ròu棒猛然在岳灵珊的肉穴中紧绞连旋,guī头贴住穴中嫩肉又吸又咬,岳灵珊哪里见过如此绝技,“啊”的一声长声,粉腿向空中乱登,昏了过去。阴精自玉

穴奔流而出,冲激在令狐冲又热又硬的guī头上,弄得令狐冲也是快感连连,微闭双眼,ròu棒仍然塞在岳灵珊穴中,享受那将guī头浸泡在阴精穴心中的温柔。

  过了好一会,岳灵珊才醒了过来,感觉令狐冲的大jī巴仍然插在自己的yīn道里,而且似乎越来越大,越来越粗,不禁又羞有怕,只好软语道:“大师兄,珊儿服了你

呢,可我实在不能再来了,拔出来吧,求你!”

  “你都爽疯了,可老子还没shè精,你说今晚都给我,不让我射怎么行?”令狐冲淫笑道。

  岳灵珊一咬牙,涨红这脸低声说到:“我……我给你吹吹喇叭好吗?”

  令狐冲心想这到不错,强奸新娘子岳灵珊还能让她吹喇叭,正好能让没美女休息一下以便再战。

  于是突然将她拉起来;他让岳灵珊趴在床上跪在他面前,而自己站着将jī巴送到岳灵珊面前;岳灵珊了解令狐冲的意思,毕竟她是一个现代女孩;她主动用手握住令

狐冲的jī巴张开小嘴含住了它,但是令狐冲的jī巴实在太粗大了;岳灵珊只能勉强将guī头的部份含住前后套弄,但是这样却让令狐冲的jī巴恨的痒痒的;於是他用手抓住

岳灵珊的头髮,腰部一挺;硬生生将巨大的ròu棒塞入岳灵珊的小嘴裡,开始作活塞式的抽送。

  “呜……呜……嗯……”

  岳灵珊被令狐冲这样强力的抽送下,简直无法呼吸;但是令狐冲的ròu棒送得越深,她却越有快感;为了让令狐冲早点shè精,岳灵珊右手不断套动大jī巴根部,左手不

断抚摩男人的睾丸,而ròu洞的蜜汁也开始狂烂了。

  令狐冲抽送到两百次的时候才拔出ròu棒,岳灵珊因喉咙受刺激而开始咳嗽;而令狐冲见状不忍心才改让岳灵珊改用舌头来舔弄ròu棒,ròu棒上面佈满了岳灵珊的唾液;

看起来更為兄悍。令狐冲此时却用右手从美女背后绕过臀部抓摸yīn户,抠阴核,左手不断抚摩丰满无比的nǎi子。

  岳灵珊的身体掩饰不了遭受强烈爱抚和双管齐下所產生的快感;她不自在的上下地摆动身体,小嘴亦忍不住地发出了声音:“嗯……啊……啊。”

  令狐冲知道岳灵珊又已经开始兴奋了,便推倒美女在床,开始朝她下体展开猛攻;岳灵珊下体的毛非常的浓密卷曲,从耻丘、yīn唇一直延伸到肛门都佈满了耻毛;所

以令狐冲必须用手指拨开她浓密的毛才能看到密洞。

  他将整个脸埋进岳灵珊双腿的中心,伸出舌尖对她的ròu洞深处作前后挑弄。

  岳灵珊的ròu洞遭受令狐冲强烈刺激下也有了较激烈的反应:“不要……不…………啊……好……好……好舒服……”

  她忍不住地用双手压住令狐冲的头,希望令狐冲的舌尖能更深入ròu洞的深处;而令狐冲当然是义不容辞地更加卖力刺激岳灵珊的xiāo穴。

  当岳灵珊正沉醉於ròu洞深处的愉悦的时候,当两人的**都将要沸腾的时候,岳灵珊反而主动躺下;自己分开双腿,因為她的xiāo穴已经痒好久了;渴望令狐冲来灌溉

她的xiāo穴了,现在她只希望赶快有人帮她止痒。

  她对令狐冲说:“快!快插进来……”

  令狐冲十分得意地来到她的跨下,握住自己巨大的ròu棒;对準岳灵珊xiāo穴的洞口,用guī头在洞口上下刮弄;岳灵珊见令狐冲迟迟不插进来,十分著急地“讨厌!快一

点嘛……”

  令狐冲这才挺直了身躯,将大ròu棒对正;徐徐的插入岳灵珊的穴内,一阵窄实的压迫感令令狐冲无比的舒适。

  如此慢进慢退的,终於岳灵珊感到令狐冲和自己的阴毛已紧紧贴合著,整个yīn道都被ròu棒填满了,产生十分充实的感觉。

  令狐冲的ròu棒到达了yīn道的尽头,小弟弟整条的被滚熨的处女的yīn道紧紧包裹著,那种奇妙的感觉实在难以言传,不禁停了下来细细品嚐。

  岳灵珊的表情由眉头深锁改而露出微笑:“啊……啊。嗯……”

  令狐冲将身体压下,guī头直达岳灵珊的花心;岳灵珊的xiāo穴是十分紧的,令狐冲的ròu棒在岳灵珊xiāo穴的吞食之下感到痲痺;“快!……快用力……”

  岳灵珊的ròu洞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她用双手托住令狐冲的屁股;拼命地往自己的下体施压,而她自己也尽量将臀部向上顶;希望下身的抽送能够加剧!

  “啪!啪!啪!……”

  令狐冲的抽送加上岳灵珊爆发出的yín水声充满整个屋子,“哦!……呜。呜……啊。用力……再……再用力……。”

  岳灵珊ròu洞过於舒服忍不住地大叫……。

  “啊!……、不行了不行了”

  令狐冲大约抽送了三百餘下,两人都已经是汗水淋离;令狐冲抽出大ròu棒,自己躺在床上,ròu棒依然是挺立不摇的;只是表面佈满著岳灵珊的yín水。

  令狐冲翻身躺在床上,一尺来长的大jī巴高高挺立,直对天花板,用手一指大jī巴,“新娘子,自己坐上来吧!”岳灵珊羞的满脸通红,索性一咬嘴唇:“坐就坐!

!”

  岳灵珊羞红著脸,跨身而上。她慢慢的蹲下,看著yīn户和ròu棒慢慢接近,终於接触到了。guī头已陷入yīn唇之间,顶著yīn道口,这时有些微痛了。

  岳灵珊不敢再蹲下去,停了下来。令狐冲正在舒服间,忽然发觉岳灵珊停了下来,便柔声问道:“怎么样?”

  “人家痛呀!”岳灵珊娇憨的嗔道。“不用怕,不痛的,来吧!”

  但是多番催促,岳灵珊仍是不敢再往下落。终于鼓起勇气,但怎么也套不进去,jī巴太大了。

  令狐冲心急起来,说道:“让我帮帮你吧!”

  岳灵珊正想说不要,已感到身下令狐冲的yīn茎直往上挺,臂部又被他抓住,欲避无从。guī头迅即突入yīn道,一痛之下,双腿乏力,全身便往下住落。全条五吋多长的

ròu棒,马上如过关斩将般,完全插入了岳灵珊的yīn道。岳灵珊感到下身像被插了一刀似的,很痛很痛,痛得眼泪直标,张大了口,却发不出声来;按在令狐冲胸口上的小

手,不停在颤抖。

  令狐冲更加不敢妄动。事实上,ròu棒被ròu洞紧紧包围著的感觉实在很舒服。岳灵珊yīn道内的微微颤动,像数十隻小手一齐在抚弄著一样。

  比较自己打飞机的感觉优胜得多。而岳灵珊的一双晶莹**,就掛在眼前,不禁伸手上去,一手一个的揉搓著。

  过了好一会,岳灵珊才透过气来。她白了令狐冲一眼,嗔道:“弄死人家了,谁要你帮!”

  ròu棒已插进来了,接著该怎么办?

  她双腿用力,双手撑着令狐冲的肚子,慢慢的蹲起来,yīn茎逐吋抽离,又是一阵刺痛。

  他强行将岳灵珊拉了下来,让岳灵珊的ròu洞直接对準ròu棒坐上去;“嗯!”下体又是一阵迫实感,岳灵珊皱著眉头叫了一声。

  令狐冲双手紧抓住岳灵珊的**,让岳灵珊自己上下摆动屁股;令狐冲的大ròu棒不须要动就已经抵达岳灵珊的花心了“噗滋!噗滋!噗滋!”

  岳灵珊又再度释放大量的yín水,使得两人的交合处再度发出剧烈奔腾的声音!岳灵珊上下摇摆著头忍不住地大叫“哦!喔……。嗯…………啊!”yīn道疯狂的套动肉

棒,不断的抽动甚至使空腔放气,岳灵珊不断的放屁。

  令狐冲见一向温文端庄小师妹的岳灵珊与现在全身**坐在他肚皮上狂舞的岳灵珊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他心想著﹕(任你在人前多么端庄贤惠,脱掉衣服以后也不过

是个女人?)

  想到这裡令狐冲莫名地兴奋,他决定要彻底地佔有岳灵珊;他用双手紧握著岳灵珊的腰肢,然后主动将臀部向上挺,原本已娇喘不已的岳灵珊又再度沸腾“啊!好…

………好…………好舒服……!”

  令狐冲卖命地挺动ròu棒,每一摆动都深深刺入岳灵珊的花心深处!岳灵珊的**随著剧烈的起伏而上下摆动,真是十分地诱人…………

  令狐冲再度起身,他将岳灵珊的双腿抬起来扛在间上;用他巨大的身躯向下压,让岳灵珊的密洞彻底呈现;而他则对準两片两片粉红色的肉片中心,开始大起大落地

抽送。

  “喔!……嗯……太。太舒服了……………………啊!”

  岳灵珊迷人的脸庞兴奋地左右摇摆,令狐冲见状更是卖命地抽送;两人身上的汗水相互交溶,yín水、汗水佈满了整个床单。

  “呜!……大师兄!……大师兄!……用力!……再用力!……啊!不行了!……”

  岳灵珊兴奋地叫著令狐冲的名字,令狐冲则放慢抽送的速度,改用旋转腰部的方式在岳灵珊的ròu洞裡划圆圈搅弄;岳灵珊被令狐冲如此的刺激,兴奋地抬起头来伸出

她的舌头热吻著令狐冲;像似**无从发洩一般。

  经过一翻搅弄后令狐冲又再度恢复大起大落地抽送,只是抽送的速度更快力道更重;岳灵珊此时已经极尽疯狂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要出来了!”

  岳灵珊又缓缓坐下,这样上落了十数下,岳灵珊渐渐掌握到当中秘诀,上下套弄得更加畅顺了。令狐冲躺在床上不须劳动,不知多舒服。眼前岳灵珊的美乳,不停的

上下飞舞,剎是好看。

  岳灵珊上下套弄了一会,发觉某几个位置特别畅快,於是左左右右的摇著**,很快就香汗淋漓了。她双手抚摸著自己的**,口中发出“荷荷”的娇喘声。突然全

身一震,头直往后仰,长长的秀髮垂到令狐冲大腿上,又尝到了一次**。

  良久,岳灵珊扑倒在令狐冲胸膛上,喘息著。令狐冲知岳灵珊已无力再驰骋了,便翻转身,让岳灵珊再次扒在床上,握著岳灵珊的细腰,从后将ròu棒插入岳灵珊的阴

道。决心从背后shè精。

  此时岳灵珊已经无力招架,只能任其**。

  令狐冲只觉guī头撞在yīn道尽头,他双手后移,把两边臀肉尽量分开,想再深入一些,这样又插了一两百下。岳灵珊开始发出一阵阵哀嚎,令狐冲知道她的**又快来

了,於是便加快**的速度。只觉岳灵珊己无力扭动,yīn道剧烈的颤抖,大量的yín水又洩出来了。

  那一瞬间岳灵珊解放了,一股浊白的液体衝击著令狐冲的ròu棒,而令狐冲也深知自己的能耐已经快到了极限,今天玩的也够爽了,於是他再疯狂抽送四十餘下以后;

ròu棒也爆发了,令狐冲大吼一声,guī头像被吸住一样,再也忍耐不住,大guī头抵住花心,jīng液大量的喷射出来,一直喷了十多廿秒。岳灵珊喘著气,子宫承受著大量火热

的jīng液,令狐冲又迅速地抽出ròu棒;将一股滚烫黏浊的jīng液继续射在岳灵珊白皙的脸庞上,许多jīng液直接地流入岳灵珊的嘴裡;而她也不排斥地吞下了jīng液,因為岳灵珊

心裡终於明白这就是她想要的**,这是文杰所无法带给她的狂野式**!

  直到令狐冲的yīn茎停止抽搐,吐出了最后一滴jīng液,两人才颓然倒下。

  令狐冲将铺盖拉过来盖在两人身上,而神勇的大jī巴又昂然挺立了,便将jī巴插如温暖儒润的处女yīn道里,岳灵珊则轻轻的趴在男人怀中,今天虽然被强奸但自己却

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和满足,竟然无比温柔的趴在令狐冲身上,yīn道紧夹男人的大jī巴,仿佛这样自己才睡得安稳。在令狐冲强有力的拥抱下,不久,岳灵珊便沉沉的

进入梦乡,在睡梦中还梦见自己和令狐冲疯狂**,竟不断轻耸自己的yīn户套着大jī巴。

  令狐冲怀拥玉人,睡的正甜,突然被一股风雨突至的沙沙声吵醒。

  揉了揉眼睛,天边略明,虽是风雨如晦,却也还能辨视已是隔日清晨了。屋外风雨陡然大作,而且越下越大,滂沱之势,直如千军万马,冲锋陷阵而来,又似战鼓频

传,短兵相接,杀的不可开交。

  令狐冲只觉抱在自己怀中的岳灵珊一动,低头一看,岳灵珊正好醒来,两人四目相接,岳灵珊的双颊没来由的又红了起来,羞态可掬。假意恶狠狠的道:“看什么看

,还没看够吗?”话一出口,便知说错话了,令狐冲哈哈一笑,一个龙翻虎跃,红帐翻浪,整个人压在她身上,鼻子相抵,笑道:“我是还没看够,今天可得看的仔细些

。”

  不等她有所反应,立刻将被子掀起,身子坐高,分开了岳灵珊雪白玉嫩双腿,双手压在她的肉唇细缝上缓缓用力揉弄,胯下的大ròu棒也不甘寂寞,沾了一些yīn户中未

干的黏液yín水,guī头前抵xiāo穴,徐徐旋动,其时令狐冲运气yīn茎,guī头火热,这触及岳灵珊xiāo穴殷红贝肉的大ròu棒一转,岳灵珊立刻娇吟出声,佣懒无力,柔若无骨的冰

肌雪肤立刻泛起一阵红光,圆臀不由自主的挺动迎合,娇羞万状,看的令狐冲痴了。

  岳灵珊则面红如滴血,想用被子幪住头脸,却被令狐冲一把将被子掀起,见他痴痴地瞧着自己的下身xiāo穴,蜜洞更是充血发红,火热烫辣。那胯下的大东西,粗大硬

长,偶尔跳动几下,看的自己春情荡漾,恨不得那大ròu棒立时狠狠的攻入自己那湿润之极的xiāo穴蜜洞,偏生令狐冲不知道是中了邪还是存心吊她胃口,大ròu棒明明已经进

入了xiāo穴半个guī头,却突然顿住,只是痴痴地瞧着自己。

  心中又羞又喜,穴中又骚又痒,想开口叫他行动,却又怕他觉得自己淫荡,不敢出声,难过之极。

  情急之下,狠狠地在令狐冲臂上捏了一把,佯嗔道:“你元神出窍啦?”

  令狐冲吃痛,腰间用力,大ròu棒噗滋一声,尽根而没,全数被岳灵珊的xiāo穴吞入。

  令狐冲藉前扑一顶之势,身子贴上,抵住岳灵珊xiāo穴嫩肉的guī头急转倏旋,guī头用力,钻的岳灵珊浑身酥酸,张口直叫:“大师兄…快…再……再…用…用力…师妹

…妹…那里好…好酸…”令狐冲哈哈一笑道:“还有更酸的呢?你要不要尝尝?”

  虽是问话,不待岳灵珊回答,突然屁股上下抖动,大ròu棒如波浪卷来,一重重,一浪浪,上插花,下插花,记记结实招招准,全数打在那花心嫩肉上。

  岳灵珊哪里受得了这奇招?樱唇直喘**道:“大师兄…大师兄…快…快来…我…我要…再…再来…”

  令狐冲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屁股陡然加速,又快又狠,如狂风暴雨摧花蕊,又急又切压海棠。岳灵珊此时已被欲念淹没,口中直叫道:“大师兄…你…你的鸡…jī巴…好大…捣…捣的我…

  好…好舒服,唔…唔…妙…妙极…大师兄…你…你好会…会干…我…我要…飞…飞了…你…你…要插…插死…我…我了,我…我…我快…快…死…死了…哼…唔…啊

…不…不行…啊啊啊…太…太酸…酸了…我…我快…撑…撑不…住…住了!”

  令狐冲不理她求饶,大ròu棒仍然苦干实干,花样百出,把刚初开苞不久的xiāo穴弄的火烫肉紧,又磨又抵,看着自己的大ròu棒在岳灵珊的xiāo穴出入裕如,将xiāo穴嫩肉阴

唇弄的湿透,翻进又翻出,还可见到白浓浓先前所留下来的jīng液在ròu棒**中,一将ròu棒抽出再送,就由xiāo穴中流出,顺着雪白嫩软的股沟沾湿了床单,混着处女贞血,

看的令狐冲又是刺激,又是兴奋。

  大ròu棒猛然一送,只听岳灵珊闷哼一声,身子紧夹令狐冲,再慢慢放松,秀发身体,全是汗珠,差一点就软瘫了。

  令狐冲微闭双目,享受大ròu棒被岳灵珊xiāo穴紧夹的温暖快感。

  过了好一会儿,才将ròu棒从岳灵珊的xiāo穴抽出,将岳灵珊整个翻转过来,背对自己,露出光滑晶莹的玉背,肥美的圆臀高高鼓起,又翘又挺。

  令狐冲惊喜万分,心道:“这么翘的雪臀,搞起来一定很舒服。”

  双手分开两股,大ròu棒于浓密乌亮的黑森林中自动找到烫红的xiāo穴。

  岳灵珊才回过头来问道:“大师兄……你要干……”

  “什么”两字还没说出口,令狐冲的大ròu棒已经中宫直入,挤开护卫xiāo穴的两边肉唇,滋的一声清脆水声,ròu棒已入花心重地,令狐冲整个人也已贴上了岳灵珊后背

,双手自腋下穿过,紧握岳灵珊高耸的圆滚**又摸又揉,又捏又搓,在她耳边吐气悄悄道:“卿儿,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今天我要好好让你爽翻天,你学着了,这招老

汉推车,实用的很……如果你觉得好,你可以向小白脸林平之说说这种感觉……”

  不等岳灵珊回话,屁股一阵风狂雨骤的急顶,岳灵珊当然知道自己昨晚被强奸和令狐冲shè精时就用的这招。这时也不顾羞耻地雪臀又翘又挺,被令狐冲的大ròu棒狠命

**,弄得她舒爽的摇扭屁股止痒,迎合令狐冲。

  令狐冲阴部与岳灵珊圆臀相击,快疾的**,势若烈火,不时还可听到两人肌肤相撞的肉紧声,啪啪啪啪,又密又响,声若连珠,又似烈火焚木,劈哩啪啦

  “珊儿,你睡了吗!”

  院子里突然响起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

  沉浸在爱欲中的岳灵珊突然醒悟了过来,她低声急急的说道:“快……快放开我。我……我娘来了。”

  这是这么一来,她那已经变得异常敏感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鼻中、喉间如泣如诉、动人心弦地娇叫着,yīn道的内部更是激烈的收缩着。

  突然,她**高高的拱起,然后静止不动,似乎在等待甚么,接着“啊…”

  一声低低的压抑的叫着,一股热流毫无警讯的冲出,迅速的将yīn道中的大ròu棒团团围住。

  令狐冲感觉大ròu棒彷佛要被热度融化,一阵阵的快感传来……

  “珊儿,你在屋里面吗?”

  宁中则在屋外问道,其实这句话是废话,以她的内力,早就听到这屋内是有人的,而这个时间,女儿不在城里的客栈,那肯定是回了这紫榴街的宅子里来了。

  她本来是在应该呆在华山,指挥弟子们赶紧操办婚礼接待宾客……本来她也是忙的脱不了身,不过她只有岳灵珊一个女儿,担心她和林平之。宁中则吃了晚饭之后,

左想右想,还是不放心,于是,她也悄悄地离开了卧室,来到了女儿的院子。

  “哦……娘……我……我休息了。”

  房间里,岳灵珊急匆匆的说道,不过这声音和过去相似乎颇有不同。宁中则作为母亲,自然细心的多,女儿的声音,三分娇脆里面,竟然带着七分的惫懒,好像生病

了一样,有气无力的。往日的女儿,就像一个活泼的百灵鸟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可现在的女儿却像一只慵懒的孔雀一样,舒舒服服的躺在地上,爱理不理的样子。

  屋里面,岳灵珊斜靠在床上,一把将被子拉了过来,把令狐冲给改了个严严实实。令狐冲躺在背在里面,怀里抱着的是岳灵珊的**,脑袋挨着岳灵珊的小蛮腰,鼻

子则与那黑丛林相差不远。被子里空气流通不畅,里面弥漫着爱水的腥味、少女的香汗味儿。令狐冲本来这欲火都没有消散,大ròu棒一直都没有安逸的长出一口气,舒舒

服服的射出一腔精华来。在闻着这**的味道,心里的火儿,更是一阵阵的往上蹿。

  而岳灵珊似乎也知道没有把大师兄伺候好,竟然伸出自己的小手来,轻轻的安抚在大ròu棒上。有了刚才**经验,岳灵珊似乎也明白了怎么让男子更加的舒服,她的

小手轻轻握着大ròu棒,时松时紧的上下拨弄着。令狐冲心中一荡,伸出舌头,细细的舔弄着岳灵珊的蛮腰,在椭圆形的肚脐儿附近,轻轻的画着圈。

  岳灵珊忍不住“噢”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珊儿,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窗外,宁中则问道。

  “没……我挺好的……娘,天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岳灵珊明是关系,事实上则是催促,催促宁中则早点安歇。

  “那你早点睡吧。”

  说着一阵脚步声渐渐远去,看来宁中则去的远了。

  岳灵珊呼的一下,解开了被子,低声说道:“没把你闷坏吧。师兄,你去把蜡烛吹了吧。免得再有人来打扰我们。”

  “师兄,师兄在哪里啊?”

  令狐冲坏笑着左顾右看道。

  岳灵珊伸出兰花指,戳了一下令狐冲的额头,笑道:“讨厌,去嘛。”

  “这屋里师兄是没有的,好大师兄,好老公倒是有这么一个!可就是不知道,你叫得是谁呀?”

  岳灵珊微垂着头,嗲道:“好大师兄,你去把蜡烛给出了吧。”

  “真的要我去啊?”

  令狐冲的大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岳灵珊的胯下,正准备插到岳灵珊的yīn道里面挑逗一下,可忽然听到房子外面有轻轻的“沙沙”声传来,他连忙凝神静气,这脚步甚

轻,夹杂着风叶声中,几乎细不可闻,这人的轻功好高明啊!

  虽然说,武功之制高点是殊途同归的。就像爬山一样,从前面可以上,后面照样可以上,左右两面最终也能爬上去,可是前后左右所走的道路,确实大大不同。轻功

也是这个样子,真正达到“踏雪无痕”的境界,就仿佛悬浮在空中一样,那是谁也听不到脚步声的,可是,在没有达到这种境界之前,各门各派由于轻功心法的不同,导

致脚法的不同,进而导致脚步声音和频率也有差异。江湖一流的高手,往往可以通过听脚步声,进而判断来人的功夫深浅乃至所属门派。

  令狐冲功夫已经算得上是一流的,只不过江湖经验少,见得世面少,对别的门派的功夫了解的也少,不过,华山派却不一样,至少他和岳灵珊这些人呆过一段时间,

华山轻功的步伐,他还是有点影响的。窗外那人的轻功明显就是华山功夫,莫非是宁中则?华山派里面,能打到这个水准的人,只有岳不群和宁中则,岳不群是个伪君子

,显然不可能晚上来女儿房间,那只能是师娘去而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