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第1859章 岳灵珊新婚之夜**

  令狐冲心里计较了一遍,突然说道:“对了,珊儿,我们什么时候向师娘说明我们的事情啊?咱们总不能一直头偷偷摸摸的这个样子混下去吧。”

  “谁……谁要和你偷偷摸摸的混下去啊。你……你既然上了华山,自己找我爹爹说明就是了。”

  岳灵珊娇羞着说道。

  “恩,可是师父一直很讨厌我,要是知道你和我上床还不杀了我啊……”

  “讨厌啦,谁跟你上……上床,你……你干嘛要实话实说嘛,你就说你喜欢我,不就得了吗?”

  岳灵珊出主意道。

  “师父不好说话啊!”

  “你……人家现在都是你的女人了,你也是爹的女婿……你找个机会,表现表现你的功夫,我爹……说不定就会原谅你的。”

  “呵呵,再说吧,你看看……它又翘起来了,你还不慰劳慰劳它。把它喂饱了,自然就有劲干活了!”

  烛光下,大ròu棒一柱擎天。岳灵珊娇艳如花的横了令狐冲一眼,道:“它……它怎么还能站起来啊,我……我都泄了两次了都。”

  窗外的宁中则似乎身子一怔:“我刚才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是冲儿,他果然还是喜欢珊儿的,竟然今天赶来了!不过珊儿不是喜欢平之的吗,她怎么会和冲儿做

这么放肆的事情呢?……唉,算了,我本来还是中意冲儿做我女婿的,这样一来师兄应该就可以原谅冲儿,让他重回华山了!”这时宁中则听到女儿说泄了两次,忍不住

脸红的轻啐了一口,暗道:“冲儿那……那话儿还坚挺着”。她忍不住用手指沾了口吐沫,在窗纸上弄了个破洞,好奇的往里面看了过去。天啊,好粗,好长啊!”

  烛光下,一个七八寸长的黑棍子正矗立着,而女儿正在用小手,轻轻在上面摩擦着,嘴里说道:“大师兄,要不,我就这样子帮你,好吗?我……”

  男子笑道:“珊儿,我知道你新瓜初破,所以咱们换个玩法,不走yīn道了,咱们玩玩儿后庭吧。”

  玩后庭?宁中则又是害羞又是好奇的继续看了下去

  ……

  **过后的岳灵珊,两颊绛红,身子酥酥软软的,白嫩的玉体,泛起一层红晕,像裹着一层薄薄的红纱,神秘而又风情万种,可爱又夹杂着妩媚。她轻轻的侧过身子

,双手撑着床,修长的**半跪着,整个人弓着身子,头朝下,浑圆的**,却是高高的耸起。那**白皙而肥腻,犹如两个均称的半球,对称的分布,中间一条沟壑深

陷而下,神秘的后庭花就隐藏在这玉沟之中。

  庸赖的岳灵珊,呼吸是沉重的,似乎每次都将空气深深的吸入到腹腔之中,这硕大的臀部似乎也随之微微颤抖,让玉沟看起来也忽而浅显,忽而深邃,小巧的菊花门

就在这一呼一吸之间,时隐时现,宛如羞涩的女子一般,犹抱琵琶半遮面。

  这诱人的姿态,这撩人的风情,这醉人的**气息,外加上师娘还在门口偷窥,此情此境,又怎能不让小令狐冲硬如铁棒,勃如怒娃呢?不知道是促狭,还是什么别

的心理,令狐冲轻轻拍了一下岳灵珊的翘臀:“小师妹,把身子移一移。”

  “做什么呀?”

  岳灵珊娇声说道,**余韵中的声音,异常的挠人心扉,这娇嗲声,让令狐冲犹若置身于一群裸女之间,酥峰迭起,目不暇接,更妙的是这些女子或伸出手来,在胸

前轻抚、在小腿上揉摸,或在耳边吐气如兰,从耳朵到脖子半边身子都是酥麻的感觉,或是吐出香舌,在下腹间轻吻,或者耸起酥胸,轻轻夹着大ròu棒,来回的摩擦着,

哎……心痒,心痒难耐啊!心痒的又岂止是令狐冲一人,就连窗外站立的宁中则都觉得,两腿发软,腿根的爱穴处,竟然隐隐发热。

  “对着蜡烛,让我好好看看啊!”

  令狐冲说道。

  “讨厌!”

  岳灵珊摇着臀部发嗲道,不过她还是没有违背令狐冲的意思,轻轻的转折身子,将臀部朝向了蜡烛,正好让窗外的宁中则看了个正着。深陷情网的少女,又有几个会

在快感的巅峰之下,拒绝情人的要求呢?

  “好美啊!”

  令狐冲赞叹着,他猛地一抖手腕,轻轻地将两片**向外一推,小巧而呈现淡黄色泽的菊花门,赫然暴漏在烛光之下。菊花已开,任君采摘!

  令狐冲从床上跳了下来,运气情意绵绵手,小弟弟更加粗壮了起来,冲着蜡烛频频点头,这次是令狐冲故意露给宁中则看。比床上那次,不管是角度,还是光线,都

要好上许多。这次是独揽全貌,而不是管窥一般。宁中则不由自主的紧紧盯着大ròu棒,天大,这……这哪里是人身上长了个……长了个棒槌,完全是棒槌身上长了个人嘛

,这也太粗了吧!宁中则的脸红了,男人……男人的这个东西,怎么……怎么能长这么大啊,比……师兄的大了好多啊。这……这要是插进我的小……xiāo穴里面,那……

那不得飞到了天上去!宁中则想着,发热的yīn道,渐渐瘙痒了起来,酥胸上也有些发痒。

  令狐冲将手指轻轻的在菊花门前,轻轻的划了两下,用小手的手指,轻轻的捅了进去。

  “啊!”

  岳灵珊高叫一声:“疼……大师兄……轻点!”

  “嘿嘿,我知道了,想必这菊花门里甚是干燥,咱们呆弄点水,湿润湿润才行啊!珊儿,你说,从哪里弄些水儿才好呢。”

  令狐冲说着,将大手却偷偷的按在了yīn道。

  “大师兄……大师兄,你……哪里……哪里……你轻点……它又变得好大!”

  岳灵珊娇声说道。

  “嘿嘿,珊儿,你放心好了。圣人说过:食色性也。这男女**之事,在于相互的交流,在于**的激发,并不是说男子的兵器大,女子就舒服。俗话说:尺有所长

,寸有所短。这匕首虽短,可一寸短一寸强啊,只要用的得法,一样是快感连连。反过来说,只要你心里渴望了,我这兵器虽大,可一样能被你囊口在里面!”

  令狐冲这话与其是说给岳灵珊听得,反倒不如说是说给师娘宁中则听得,古时候的女子,虽然生儿育女,可一辈子当中能有过一次**的可不多,这宁中则说不定就

从来没有感受过。一想到那个温柔如母端庄优雅的师娘在外面令狐冲就忍不住一阵兴奋,不禁想大干特干,在师娘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想到这里,令狐冲又将大ròu棒滑落到岳灵珊的yīn道,岳灵珊身子一颤,说道:“大师兄,不要……哪里……哪里好痛!我……我用别的办法给你……给你弄点水吧。



  “好啊!”

  岳灵珊让令狐冲坐在床前,自己反倒下了床,跪倒令狐冲面前,张开樱桃小嘴,轻轻的将大ròu棒含了进去,“啾啾”的吸吮了起来。

  冲儿这……这是在做什么?宁中则不解的看向岳灵珊,她成婚多年,向来都是规规矩矩的一个人,而丈夫“君子剑”岳不群,做事情更是循规蹈矩,从来不做过火儿

的事情,就连夫妻床笫之间,也是只有一种方式,他们……他们怎么这么多花样啊?这些花样好玩吗?舒服吗?宁中则在看的口干舌燥的同时,眼前也冒起了无数个问号



  大ròu棒在岳灵珊的小嘴里,进进出出,不一会儿,便沾满了唾液,显得柔滑异常。岳灵珊笑道:“大师兄……你看怎么样啊?”

  令狐冲摸了一个,说道:“应该可以了,不过,咱这大ròu棒是润滑了,还是菊花门里面还是干涩的呀,那……那可怎么办呢?”

  岳灵珊满脸绯红,娇声道:“我……我怎么知道,我不管,你……你要不要弄,不弄,我……我休息了。我娘每天起得很早,我们也要早点起来才是啊!”

  “好了,我想了个好办法,咱们暂时用茶水代替吧,以后买些羊脂回来,那就更好了!”

  令狐冲笑道。

  “讨厌,既然茶水可以代替,你……你怎么不早说啊!”

  “玉口吹箫,这可是少有的享受,我们会那么早就说出口呢,再说,你这办法,其实也不错了。”

  岳灵珊“哼”了一声,不满的又抚在了床上,令狐冲端来一杯凉茶,轻轻的用食指沾了些水,在菊花门的左右涂抹均匀,而后有悄悄的插入到菊花门里面,给里面湿

润了一下。方才,轻轻的将大ròu棒插了进去。

  “唔…痛…”

  岳灵珊皱着眉头。

  “噗滋”一声guī头已经进去,谷道便把guī头夹紧。这下子声音很响,不仅仅是岳灵珊的身子闻风一紧,就连窗外的宁中则似乎也是屁股上一紧,仿佛菊花洞里面插了

一个棍子一样。

  “好舒服啊!”

  令狐冲觉得菊花洞里非常紧,于是从腰部用力的把ròu棒插入到根部。一种妖艳的感觉,很快便在岳灵珊的脑海中浮现,有快意,有触痛,这种感觉却直击脑门,随著

令狐冲的大ròu棒缓慢地自屁眼中移动,愈来愈强烈的快感已经渐渐征服了她的身心。

  女儿的满足的娇吟声,男子粗重的呼吸声,渐渐勾起的宁中则心中的欲火,她的呼吸也沉重了起来,要不是岳灵珊心不在焉,恐怕连她都能发现窗外有人。宁中则一

手攀上自己的酥峰,扭捏着,按压着,一手则抚在爱穴上,轻轻的摩擦着。她一双充满着欲火的眼睛,直盯盯的看着令狐冲那时进时出的大ròu棒,想象着……想象着……

想得总没有坐的过瘾,她忍不住轻轻解开衣裙,将小手探进了yīn道之中,在令狐冲、岳灵珊大腿与臀部相撞,奏起“啪啪啪”的**交响曲中,合着节拍,一下一下的抽

插自慰了起来。

  岳灵珊娇呼连连,几乎陷入精神错乱的状态,她全身都流出汗水。当慢慢开始**时,她的叫声也逐渐变小,不久之后全身开始痉挛,咬紧牙关头向後仰,似乎又是

一阵**。

  “啊……我……我要死”她喘息着,根本来不及说出“了”的字样,可见她的强烈性感到什麽程度。而这个时候,大ròu棒几乎要被谷道夹断。这样反覆几次之後,令

狐冲也无法控制自己,他抓住岳灵珊的玉肩,当作马般的向后拉,用尽全力**。

  “啊…我要死了…”

  岳灵珊惨叫中带着快意,最後的**,使她的全身发生痉挛。令狐冲也感到全身火热,让大ròu棒爆炸一般,guī头一抖,全数射入岳灵珊的菊花门中了。

  “啊…”

  岳灵珊像直肠被烧到一样,大声吼叫着,全身软绵绵的倒在床上,片刻之后,菊花门缓缓的流出白色的jīng液,那是刚刚令狐冲**的明证!

  在旁观看这一幕的宁中则从来没想过那个地方也可以被**,而珊儿居然是如此的舒服愉快,让她的身子微微发颤,一股子浓稠的白色液体,也顺着yīn道流淌了下来。

  。。。。。。

  宁中则站在窗外偷听了大约一刻钟,最终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羞涩,她一向是一个传统端庄的女人,对于人伦大理一向很遵守,在他心中她也一直把令狐冲当作自己

的儿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心绪不宁的宁中则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宁中则突然听到一阵喊声。

  “师娘,师娘!”

  院子里,有人高声叫道。

  “是大有吗?有什么事情啊?”

  宁中则似乎刚刚睡醒的样子,这话十分低沉,听起来,睡意十足的样子。

  “师娘,大事不好了!师父要手杀大师兄,你快去救救大师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