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什么!”

  宁中则的房门一下子打开了,宁中则急促的问道:“你说什么?你师父要杀冲儿……冲儿……”

  “师娘,是这样的,大师兄,大师兄昨晚偷偷来到了华山,恰好今天早上师父有事找小师妹,便发现了他们在床上一起做苟且之事。师父当场大怒,便拔剑刺杀大师

兄,现在两个人正在打斗,估计大师兄支持不了多久!”陆大有带着哭腔说道。

  “什么?”

  宁中则身子晃了晃,差点没有砸到。在令狐冲七岁的小时候,宁中则把他带上山,一直视若己出,当儿子一样的看待,这感情之深,岂是其他弟子所能比得。

  “师娘,师娘。您……您怎么了?”

  陆大有见宁中则一下子面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登时就慌了。

  “大有,我没事,你快点带我去,我一定不能让你师父杀了冲儿!”宁中则知道现在形式紧急容不得自己片刻耽误,当下宁中则拿起墙上的配剑,急忙说。

  “ 好的,师娘跟我走吧!”

  宁中则跟着陆大有快步赶到思过崖,正好发现崖顶岳不群和令狐冲两人正在比斗,虽然令狐冲在年轻一辈的弟子中出类拔萃但依然不是岳不群的对手,虽然两人已经

过了近百招,但令狐冲此时已经险象环生,岳不群又是招招夺命,令狐冲随时有可能身亡。

  “不要啊,师兄!” 宁中则看到令狐冲危险,当下娇呼一声,没有片刻犹豫拔出宝剑便飞到崖顶,和令狐冲一起格挡岳不群。

  宁中则和岳不群是同辈弟子,而且她自由冰雪聪明,武功虽然比不上岳不群,但却和令狐冲旗鼓相当,因此岳不群一时间并不能杀掉令狐冲。

  “师妹,你让开!让我杀了令狐冲这个小畜生,他竟敢坏了珊儿的清白!”岳不群此时面红耳赤气急攻心,显然对于令狐冲在自己女儿新婚大喜之夜占有自己的宝贝

女儿,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爹,我和大师兄是两情相悦的,求你放过大师兄吧!”此时岳灵珊看到娘亲终于赶到来帮令狐冲,连忙松了一口气,她连忙跑过来跪在岳不群面前哭泣着哀求道,

“我一直爱着的人是大师兄,我并不爱林平之!”

  “你这个孽女,你还有没有廉耻之心,不但在新婚之夜和令狐冲这个华山弃徒苟合,而且还恬不知耻的为他求情,等我先灭了令狐冲再杀你!还不给我让开!”

  “师兄,你就原谅他们2个吧,我看珊儿和冲儿真是两情相悦的,冲儿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他从小品行忠厚,绝对不像奸邪之辈,偷林家传家宝的人一定不是他,而

且现在冲儿也算是你女婿了,你就放过他,让他和珊儿成亲吧!”

  “师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令狐冲不但勾结魔教中人,而且还三番四次屠戮正道中人,甚至还坏了我们女儿清白,像他这种不忠不义的叛徒,你还让我原谅他,

还让我将女儿嫁给他,这要是传扬出去我岳不群还能在江湖中立足吗?师妹,你快让开,让我杀了令狐冲!”

  “不让,我死也不让,既然你听不进我的意见,那你要是想杀冲儿就先杀我吧!”宁中则见岳不群态度坚决,知道自己说服不了他,顿时拿起宝剑挡在令狐冲的身前



  “宁中则,我命令你让开!你要是再一意孤行,我只能放弃我们二十年的夫妻情分了!”这二十年来,岳不群还是第一次直呼宁中则的名字,显然是真的怒急攻心了



  “你放弃就放弃吧,反正我是不会让你杀害冲儿的!”宁中则虽然对岳不群的威胁有些担忧,但她知道自己此刻绝对不能让步,否则令狐冲必死无疑。

  “好,很好!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就要动用门规处置你们了!”岳不群见宁中则如此顽固,顿时更是气氛如雷,“华山众弟子听令,现在是华山危急存亡的时刻!

我命令你们挡住你们师娘和小师妹,绝对不能让她们干扰我处决令狐冲这个孽徒!”

  “师父,求你放过大师兄吧!”陆大有忍不住开始等人也忍不住开始求情。

  “反了,都反了了你们!难道你们都想背叛华山吗?”岳不群怒极反笑道。

  “不不,弟子不敢!只是……”陆大有等人连忙跪在地上,想要解释。

  “既然不敢那就快点拿起你们手中的剑,帮我挡住你们师娘和师妹!”

  “是,师父!”华山众弟子虽然略有不忍但是岳不群态度坚决,一向为师命是从的他们只得抽出宝剑,然后围在宁中则和岳灵珊周围。

  “得罪了,师娘!”陆大有惭愧的说道。

  岳不群见众弟子拖住宁中则,顿时拔剑直刺令狐冲,岳不群的紫霞神功已经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此时他使出了十成的内力,而令狐冲刚才在比斗中就受了内伤,因

此不到三个回合令狐冲便已经支持不住了。

  “冲儿!”宁中则见令狐冲危机顿时想飞出众弟子的的包围圈,但是陆大有等人立刻使出了华山剑阵,宁中则一时间根本不能脱身。

  “小畜生,看你今天有谁能救得了你,今天我岳不群一定要清理门户!”岳不群运起紫霞神功,全身紫气弥漫,锐利的剑气连坚硬的花岗石都一分为二了,令狐冲只

得避开锋芒,很快便被迫来到了悬崖上。

  宁中则见令狐冲此时的境地,顿时心乱如麻,她立刻使出自伤的法门使出了十二分的功力,想要阻止岳不群!

  “令狐冲看招!”岳不群突然阴阴一笑,在手上偷偷擦上剧毒然后飞跃一步逼近令狐冲,想要击中他的心脏。

  “不要啊!”就在这危急关头,宁中则终于拜托陆大有等人快速飞奔过来。

 她长剑挥舞,“嘡嘡”挡着了左侧岳不群的攻势,可华山玉女剑法,强在轻盈灵巧,强在攻击上,对于防守,确实差了一些,转眼之间她已经中了两掌。可她也颇为倔

强,眉头只是一皱,咬着牙坚持了一下来。

  令狐冲大声叫道:“快走!”

  自己连声呼和,用劲全力拦着右侧的岳不群。可宁女侠巾帼不让须眉,什么时候也不能让晚辈断后,自己先走啊。再说这人还是她女婿呢。

  她说道:“你先走,我来……啊……”

  说话间,她有中了一掌,这一掌力量极大,直至戳在了她的左胸,肋骨差点没有被打断!令狐冲看她倔强,也不再多说,回身拉着她就往山下跑去。这一跑,立刻显

出轻功的高低来。宁中则的轻功,竟然还不如令狐冲的快。令狐冲一紧,拦着师娘宁中则的柳腰,朝着山下飞奔而去。

  山上的岳不群等人,一边高声叫骂着追赶,一边纷纷掏出暗器,打向了两人。令狐冲回剑如网,磕飞了几个暗器。

 “师娘,现在情况危急,山崖下面是一个大湖,我们跳下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我们一起跳吧!”

  “好,冲儿,师娘相信你!即使我们活不了,但能和你死在一起师娘也心满意足了!”宁中则优雅端庄的玉脸上一阵苍白,但她依然坚持着微笑着说道。

  “师娘,你对冲儿实在是太好了!”令狐冲对宁中则的话忍不住一阵感动,同时也对昨天晚上亵渎宁中则的想法惭愧的无地自容。

  “傻孩子,师娘一直把你当作自己的儿子,而且现在你又和珊儿有了夫妻之实,也算是我的女婿了!为了你,即使丧命师娘也愿意,你师父他们快要追来了我们跳吧

!”

  “好!”令狐冲擦掉脸上的泪水,然后横抱着师娘轻柔动人的娇躯,直冲悬崖,然后飞跃出去!

  两人的身子不断下降,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啪的一声,令狐冲和宁中则终于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湖泊。

  令狐冲紧抱着师娘的娇躯,然后愤力向湖边游去,幸而这个湖并不大,两人很快就到了岸边。

  令狐冲四下看了一下,看到一个山洞顿时大喜他立刻抱着师娘的娇躯快步走了进去。

  “师娘,你受伤很重,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点食物来!”

  “恩……”

  宁中则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

  令狐冲扭头看去,宁中则脸色白的下人,明黄衣衫竟然有大片的暗紫颜色,那显然是流的鲜血了。令狐冲吃了一惊,这手一松,宁中则身子摇摇晃晃,身子前倾,立

刻就要摔倒在地,令狐冲赶紧伸出手来,搂着了宁中则,这一下子竟然不偏不倚的按在了宁中则的酥胸上,哪里正堪一握,哪里丰腻高耸,哪里柔柔软软,又富有弹性。

他心中一荡,下意识的揉捏了一下,想用手的触觉,来判断一下,这个罩杯的大小……哪里……怎么这么粘啊?莫非是中剑了?

  “啊……”

  宁中则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令狐冲吓了一跳,还以为宁中则发现自己在吃她的豆腐,一下子心慌神乱,手臂立刻就僵硬了,这……这可是自己的师娘啊,可心里又是

窘迫,又是充满了不伦的刺激,大ròu棒陡然高耸了起来。古时男子的衣裤都比较宽松,他又是站着的,一下子就碰到了宁中则的**上。他见宁中则没有什么反应,他心

中忍不住有一阵想要如破禁忌的疯狂。

  “啊……”

  宁中则又呻吟了一声,令狐冲这时才发现,并不是宁中则并不是想看看自己的本钱,而是中了毒镖了。

  她后背上种着两支毒镖,而臀部也种着一支毒镖。这毒镖毒性颇大,宁中则这会儿已经昏迷了过去。令狐冲慌了神,赶紧把宁中则放在了地上,这……这要如何是好

。自己身上可没有带解毒的要啊!这……这……他想着,忽然伸手解开了宁中则的衣衫,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吸毒了。

  可……可这位置也太……太那个啥了,两个在后背,还有一个在……在雪臀,而且,她胸口还有剑伤,天啊,这不是要脱光了宁女侠才行吗?

  现在已经过丑时了(凌晨两三点)夜色茫茫,山林光线幽暗。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令狐冲竟然再次抱起宁中则,向林木稀疏的地方跑去。到了哪里,接着幽幽的月光

,令狐冲将宁中则放在草地上。

  月光下的宁中则,修长似含烟的细眉,微微蹙着;明媚的眼睛,略略失神;她脸色苍白,鼻尖处有点点细汗溢出,逃出生天,她忍不住轻声的呻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