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令狐冲忍不住说道:“好香啊!”

  说着,他皱了皱鼻子,发出响亮的鼻音,仿佛在用力的品味着这香气一样。

  宁中则心中一喜,终于有人认识意识到自己的体香了,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人这么说过,也从来没有抚在她的胯下闻过,她那迷人的yīn道是芬香的,随着爱水的溢出

,会有淡淡的花香。岳不群是知道的,可是他身负华山兴亡大业,对夫妻闺房之乐,并不是很在意。让宁中则每每怅然若失,或许就是因为岳不群这种冷淡的心理,让宁

中则总想做出些诱人的举动,让丈夫明白自己的好处,所以,她喜欢穿那些可以衬出姣好身材的衣衫。也正是这种心理,让她对房事心理颇为畸形,一面她觉得耽于房事

,不是贞洁师娘的所谓;另一方面,平淡无奇的日子,想让她整天幻想着有什么奇异的经历。

  “你……快吸毒吧,以后再闻。”

  宁中则娇羞的说道。

  令狐冲愣了,过了这村还有这店吗?自己以后还能见到宁女侠的娇躯吗?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令狐冲心中一恍,感慨的说道:“此香本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哎,过了今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闻到这样的体香啊。”

  宁中则的脸犹如火烧了一样,红彤彤一片,可那股子窘愧感却荡然无存,心海里泛起一丝涟漪:阳春白雪,当为知己者所奏,自己的这幅娇躯是不是应该献给懂得怜

爱的人呢?

  “冲儿,你好坏啊,我可是你的师娘啊!”

  不知道为什么,宁中则总是喜欢强调自己的师娘地位,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激起她心中极大的满足感,彻底的压抑住正统的道德。

  “我也只是实话是说嘛,这绝妙的香味,不知道多少女子梦寐以求啊。就连灵珊都没有。”

  令狐冲有点遗憾的说道。

  “灵珊?”

  宁中则想了一下,才赫然想起,灵珊是自己的女儿,她有些惭愧:“你以后,要好好的对待灵珊!”

  “那你呢?”

  令狐冲问道。

  “我?”

  宁中则怅然一笑:“我是你的师娘啊,我是有丈夫的!”

  “那……那以后我们还能这样吗?”

  令狐冲轻轻的挑拨了一下美师娘的心弦。

  宁中则似乎也有些失落:“你赶紧给我吸毒吧。等会毒水攻心,就再也没有以后了。”

  令狐冲张开嘴,对准中了毒镖的位置,轻轻的吸吮着。一只手扶着另一半雪白的肉臀,眼睛却情不自禁的瞟向那玉沟中深藏的菊花门。在热火的**的引诱下,在奢

靡气息的刺激下,在暧昧撩人姿态的勾引下,在宛如夫妇的言语挑逗下,令狐冲渐渐也有了反映。

  “啾啾……”

  令狐冲吸吮着。

  随着令狐冲沉重的呼吸,团团热气,喷在了宁中则的屁股上,这热乎乎的气息,一会儿直接喷在高翘的臀部,在清风和热气的间隔作用下,雪臀微微颤抖,犹如光滑

的丝锦,泛起点点褶皱,可是那温暖的大手,轻轻的挥动着,一下子又把这褶皱给展平;热气一会儿又喷在股沟上,火热的气息,穿过陡峭的肉壁,直直的冲向菊花门,

仿佛有一个手指在菊花门上轻轻的玩耍着,它先按按四周,接着才轻轻的点一下菊花门,阵阵热流传来,让菊花门忍不住轻轻张开,这小巧的手指,一下子就没入了菊花

门,要真是一个手指塞进菊花门,那反倒好了,这热气一下子钻进了菊花门中,让菊花门内一团的湿热,有些瘙痒、有些空虚;热气一会儿又调皮的从股沟中滑下,犹如

一团迷雾滑过湿热的大yīn唇,笼罩在郁郁葱葱的黑丛林上。

  “啊……”

  宁中则忍不住的叫道,她心中暗想,这个小冤家,可是在故意的挑逗我吗?我……我可是他的师娘啊,她芳心竟然没有刚才那丝愧疚,有的只是一种诡异的欢愉感,

有偷情的不安,有**的刺激。令狐冲的呼吸时轻时重,这呼出的热气一会儿上移,一会儿下走,让宁中则的下身痒痒的、麻麻的。

  “师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吸得的太用力了。”

  令狐冲问道:“要不,我帮你揉揉吧。”

  “哦,不……不要揉……你……你帮我擦一擦……擦一擦屁股。”

  宁中则说道。

  “是这里吗?”

  令狐冲揉捏这雪白的翘臀。

  “不是……不是哪里,往左边点。”

  宁中则娇声说道,这声音半是娇嗲,半是恳求,可偏偏是异常的悦耳,犹如一只温柔的小手正轻轻抚摸这胯下的大ròu棒,让令狐冲下体涨得急粗,他干咽了口涂抹,

说道:“这……是……是股沟吗?”

  “不是股沟,是……是菊花门。”

  宁中则羞涩的说道。

  “哦,你屁眼痒啊?”

  令狐冲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说出这种有伤风景的粗话。

  可宁中则神情一滞,却接口道:“对,就是屁眼,哪里好痒。你帮我抓抓。”

  “我手不太干净,要不我帮你吹吹吧。”

  令狐冲提议道。

  宁中则脸一热,她心道:这个冤家,人家哪里痒,还不是让你给吹的了,这……这怎么还能让你吹啊!

  “不用了,你就揉揉她就好了。”

  宁中则说道。

  “那我帮你抠抠吧。”

  说着,令狐冲就伸出一只手指来,在上面吐了口唾沫。一只手把紧凑肥大的雪臀,紧紧的扒开。菊门风光,一览无余。天啊,这还真是个尤物,岳灵珊那么年轻,那

么水灵,那菊花门都还是淡黄色的,可她的,竟然是粉红色的。令狐冲将手指在宁中则的菊花门附近轻轻的按了来两下,说道:“还痒吗?”

  “冲儿,你伸进去……伸进去……抠抠……”

  宁中则说道,天啊,我是怎么了,不仅让自己的女婿扒了衣服,摸了酥胸,还让他看了哪里,现在竟然又让他把手指伸到自己的屁眼里去,而且,还说“屁眼”“抠

”啊,这些从来想不会想得下流字眼儿。她这么想着,可身体却有种说不出的欢愉感觉,忽然,她就觉得下体里一股子暖流怎么也控制不住,突然的顺着yīn道内壁流了下

来,花香味更浓了。

  令狐冲眼睁睁的看着美师娘流下一串晶莹的爱水,他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妈的,太香艳了,老子真相把她给就地正法了。可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理智,现在宁中则

肯定是无力反抗的,可她是大名鼎鼎的宁女侠,就连任我行都夸赞的人物,万一她以后翻了脸,自己这个侠义有为的正道青年,可就只能参加魔教了。令狐冲可不认为自

己的大ròu棒是无敌的,一阵**就能让美女彻底的臣服。女人征服身子容易,征服心就难了。

  “师娘……我插进去了啊。”

  令狐冲有意的挑逗着,他似乎有点明白,自己的话越粗俗,越背德,这美师娘就越有兴趣。

  “插吧,狠狠的插吧。”

  师娘翘着头说道:“哦,”

  屁眼里一阵充实的感觉传来,她忍不住吸气提臀,菊花门猛地收缩着,把令狐冲的手指紧紧的夹了起来。

  如果是夹得大ròu棒,那该多好啊!令狐冲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手指轻轻的一弯,指甲一下子从那满是褶皱的肉壁上划过。

  “啊……你……你好坏啊。谁让你动的。只让你插进去,你动……动什么啊。”

  宁中则说道:“啊……你怎么又插进来一个手指啊,啊……别……别闹了……吸毒吧。不痒了。”

  宁中则的屁股战栗着,断断续续的说道。

  令狐冲伸出指头,问道:“舒服吗?”

  “你……你给多少女人做过这种事情啊?”

  宁中则盘问道。

  “没有,我……我只给你做过这一次。”

  “你骗人,我亲眼看见你给仪琳……”

  宁中则突然住了嘴。

  “师娘,你……你偷看我们**吗?”

  “谁看你们了,你们自己的声音那么大,我听到一两句,难道不正常吗?好了,给我吸毒吧。再不吸,我的内力就压制不住毒性了。”

  宁中则说道。

  “啾啾。”

  令狐冲继续吸起毒来。

  过了一会儿,毒终于被全部吸出来了,令狐冲又用天香断续膏给受伤的地方涂抹了一下。然后又拿了两块布,将伤口包扎了一下。做完了这事情之后,还没有等他说

话呢,就听宁中则说道:“冲儿……你……你帮我抓一抓……抓一抓我的阴部,哪里好痒。”

  “啊?”

  令狐冲一楞,没想到宁中则会提出这么一个香艳的要求。他下意识的将手伸到宁中则的下身,伸向那神秘的丛林地带。他并没有扭头观察宁中则两腿之间的地形,这

么随意的一伸,正好按在了宁中则的爱穴上,宁中则回头横了他一眼:“傻子,你不看……怎么帮我挠痒啊!”

  令狐冲有点愣了,这语气,这语气哪像一个端庄贤淑的宁女侠啊,分明就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媳妇儿。宁女侠,这是怎么了?绷紧的衣衫,镂空的亵裤,天啊,这宁

女侠不会是有裸露的嗜好吧。

  他伸出手来,将雪白均称的**分开,低下头看向师娘大人的yīn道。那神秘的所在,纠缠着丝丝的茵茵芳草,芳草中蔓延包围的是那娇嫩湿滑的两片大yīn唇,两片鲜

红的大yīn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少女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充满着诱惑。玉溪内还流浸着晶莹芬芳的露液,散发处诱人的体香,粉红妖艳的珍珠逐渐不甘寂寞地探头,微

微显露在粉扉蜜唇的外边,触手湿滑,丰润诱人。

  令狐冲的手不再触碰那充满魔力的yīn道,将手轻轻的放在那片黑丛林上。

  “啊……”

  宁中则舒服的叫了一声,顿了一下,她突然说道:“我小腿好痒,你帮我揉一揉吧。”

  令狐冲轻轻的抱起宁中则,将她翻了个身。入眼的玲珑躯体,让他一阵的惊讶,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一双

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脱盈而出,成熟圣洁的椒乳是如此娇挺柔滑,堪称是他所见过的女人当中的极品,她的玉女峰比别人的坚挺的多,那巍巍颤颤的乳

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顶美女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rǔ头,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间

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让他回味起刚才手指在沟底滑过的感觉,不由心跳口渴!

  “好美的身体啊。”

  令狐冲有种的赞叹道。

  “哪有,师娘都老了。”

  宁中则幽幽的说道。

  “不是啊,你看起来和灵珊都像是姐妹花一样。”

  这对话,不像是师娘对女婿,更像是一对爱意浓浓的情侣,宁中则芳心窃喜。

  灵珊?背德的感觉,一下子又让宁中则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提起灵珊,窃喜中更有一种怪异而艳丽的感觉。

  令狐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竟然有这么完美的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每一处凸起,每一处凹陷,都是那么完美。宁中则胸前的酥乳是那么的波

涛汹涌,有种无法形容的美感,单只看看,就会让人感到一种头晕目眩的美,想到自己还曾经抚摸过它,令狐冲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全世界最最幸福的人。

  火辣辣的眼神,让宁中则红着脸说道:“冲儿,别看了,我可是你的师娘啊!还不……赶紧给我按摩。”

  可她的心里却是兴奋异常:我给他看了,我给冲儿看了我的娇躯。天啊,我怎么会这样啊。宁中则一下又有些羞愧了,她刚想卷着腿,可这**已经被令狐冲抱在了

怀里。

  令狐冲按照宁中则的吩咐,轻轻的揉捏着她的一条**。宁中则三十七八的样子,可是这**却是少有的修长结实,没有半点赘肉,由脚踝到膝盖,优美的线条渐渐

放大,有微微收缩,那皮肤异常的娇嫩,犹如新出豆腐一样,吹弹可破。他抬起**,伏下身子,重重的在**上亲了一口。

  “别……冲儿,不要亲它……”

  宁中则说道,可她身子却没有动。

  令狐冲笑了:“老婆,她好柔滑,好香啊!”

  “叫师娘!”

  宁中则说道。

  “师娘,我……我……它好香啊!”

  令狐冲说道。

  他抚摸着宁中则的**,由下而上,越往上,越是丰腻,摸起来越是舒服,闻起来越是芳香。他双膝跪在宁中则身前,颤抖着将那白皙温软的双腿抱在怀中,继续不

停的舔吻吮吸,晶莹秀美的双腿是那么的细腻柔软,他不由得把头深埋其中,希望那柔情万种的娇美身躯能够平息自己体内炽热奔腾的欲火。

  “这个坏蛋,我……我的身子都被你看了遍,你……你喜欢吗?……你闻闻上面,那地方才叫香呢。”

  令狐冲张口吻在了那微微隆起的耻丘,下面毛柔柔的黑丛林扎在他的下巴上,脖子,麻麻的,舒服极了。

  “啊……不要……不要……哪里……哪里脏。”

  宁中则叫道。

  令狐冲嘿嘿一笑,伸手在那迷人的yīn道一摸,沾满了**的爱水,在皎洁的月光下,泛出晶莹剔透的光芒,他笑了:“则儿,你看,这aì液多美啊,怎么会脏呢?



  月儿羞涩的躲了起来,天地突然暗了下来。天雷勾地火!山林中一老一少的两个人,在月亮被乌云遮住的一霎那,心中的欲火陡然蹿升!

  “冲儿,上来吧。我要!”

  宁中则吐气如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