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啊……”

  令狐冲舒服叫着,他突然用力的抓住宁中则的臻首,狠狠的朝下压了下去。

  “啾啾……”的声音传来,宁中则张口将大ròu棒吞进了口中。她兴奋的吞咽着,一只吞到不能再吞为止。然后臻首颤抖着,让令狐冲清楚的感受到杵身的欢愉,杵头

结结实实的顶在她的喉咙深处,吐出来一点,在吞进去一点。她娇红的脸颊下凹着,让口腔内形成一个紧紧的“o”型通道,紧紧的夹裹这大ròu棒。这个通道是潮湿的,

是润滑的,是温暖的,还带着点点的气流。

  这是女子身上四大妙处之一,此时正显示着特有的魅力:它的松紧度可以通过脸颊来调整,它可以通过牙齿的深入浅出,来增加摩擦感,或是疼痛感,即便有微微的

不适,那也是快乐释放之前的憋涨感觉,它还可以用上白玉般的妙手。令狐冲的本钱确实太大了,即便是深入喉咙,可大ròu棒在外面还留下两寸左右。如果是yīn道就没有

办法了,像岳灵珊,她的yīn道即狭窄,又短浅,每次都不能痛快的深入。可小嘴,就可以通过的别的方法来补偿。

  娇艳的宁中则一边吞吐着大ròu棒,一边伸出自己的右手,轻轻握着大ròu棒的根部,在**之中,时而紧捏着,时而松弛着。和小嘴形成了一个交相呼应的完美通道。

  宁中则温润的小嘴正套弄着大ròu棒,而令狐冲也不忍晃动起屁股,配合了起来。他前后的摆动着屁股,希望能让大ròu棒插得更深一点,速度更快一点。宁中则俏脸是

欢愉,闭目凝神、满脸春色,两手扶着令狐冲的虎腰,臻首上下轻缓地起伏,细细品味着大ròu棒顶入她口腔的美妙滋味。

  另一面,大ròu棒被她品尝着,令狐冲只觉得一阵柔软湿润热烫包围着杵头,酸麻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这杵身更是被舐吮套弄的坚硬如铁棒,血脉喷张,青

筋暴露、面目狰狞,粗大无比。

  令狐冲不在满足于口头的交流,他笑道:“师娘,让小婿也给你服务服务吧。”

  正卖力舔吸的宁中则,陡然停滞了一下,她直起腰,电眼瞥了一下令狐冲,娇艳如花的说道:“好了,现在我就把整个人,交给你好了。不过,你可要答应,要让它

满意才可以啊!”

  “哎,这可就难了。”

  令狐冲叹息着说道。

  宁中则轻轻的躺在令狐冲的外力,兰花指轻轻的一戳令狐冲的胸膛:“你怎么没有自信呢,有那么大的本钱,你还怕什么?莫非你是个蜡样银枪头吗?”

  “呵呵,师娘,你误会了。我是说就怕今晚这娇嫩的身子,尝了我这大ròu棒之后,恐怕以后就朝思暮想,那不是影响咱们一家人的和睦了吗?”

  令狐冲笑道。

  “那就让我试目以待了。”

  宁中则慵懒的说道。

  令狐冲嘿嘿一笑,他抱着宁中则翻了个身子,张开嘴,一下子就含着了宁中则的**,他用舌头舔着那柔软的胸部,舔着她丰满的酥胸,并用另一只手轻抚她的另一

只**,**挺拔,入手是异常的饱满,弹性十足,手按进她的肉球上,马上就反弹出来。令狐冲用舌头轻舔她雪白饱满的乳峰,而宁中则也用柔荑爱抚着令狐冲的脸颊

,这动作异常的轻柔,充满这浓浓的爱意。让令狐冲心花怒放,舔吸她的樱桃也更加卖力了。

  她雪白丰满的**绝顶是鲜红色的一粒樱桃,樱桃的四周挂着一小圈深红的乳晕,这乳晕团团映衬着那艳若珍珠的樱桃,让令狐冲百看不厌,百摸不烦。在令狐冲的

轻抚下,她的**在慢慢变得坚挺并伴随着微微的澎涨,让**异常丰满浑圆。而那鲜红的樱桃也在抚摸舔弄中逐渐充血勃起,硬了起来,充满了**。

  “好……好涨”宁中则说道,她伸手将令狐冲的头紧紧搂着,情不自禁的往下身按了过去,哪里芳香扑鼻,沁人心脾,让人心醉神迷。

  雪白浑圆的**已经悄然分开,若隐若现的迷人yīn道,沾满着**的津液,在黑丛林的遮掩下,那两片由于充血而异常鲜红的大yīn唇,一张一合,犹如盛开的夜来

香,在妩媚的摇曳着,散发出浓郁的花香。

  “好香啊。”

  令狐冲忍不住伏下身子,轻轻闻了一下。他伸出食指,在大yīn唇上轻轻一抹,在大yīn唇战栗中,勾起丝丝晶莹的津液,他把食指伸到宁中则的鼻子前:“师娘,你闻

,你下面流的爱水,好香啊。你……要不要尝一尝?”

  **的环境中,令狐冲也渐渐放开了心怀,好花堪折便当折,末待花落空折枝。宁中则既然喜欢这偷情的快乐,那么自己不妨满足她,至于岳不群吗?嘿嘿,华山平

静的下面,暗波激荡,封不平,想必是左冷禅找来想挑起华山派内斗,而青海一枭这些人,左冷禅找他们来,想必是要灭了华山气宗一脉了。

  这左冷禅手段狠辣,他曾经在刘正风家埋伏好,灭了刘正风一家,削弱了衡山的实力;接着他又找来封不平对付岳不群,只不过由于桃谷六仙的捣乱,没有成功;在

岳不群率领华山派赶赴福建的时候,左冷禅还不是找来15个黑道高手,在破庙对付华山派吗?只不过碰到了学会独孤九剑的令狐冲,才再一次的失手了。由此可见,左冷

禅早就有了对付华山派的计划,他等的无非是一个时机。眼下岳不群大寿,天下正道齐聚华山,正好可以借封不平的手,除掉岳不群。左冷禅想必是怕封不平不是岳不群

的对手,方才又派了些人暗暗的对华山弟子下手,削弱华山派的实力。对付令狐冲,恐怕也是计划在内的了。毕竟华山派的高手屈指可数,岳不群、宁中则,弟子中也就

令狐冲和劳德诺功夫还算不错,其余弟子入门晚,剑术也不怎么样,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这么说来,岳不群恐怕是活不过这两天了。既然这样,自己还不如趁机就接手了美艳的师娘。

  宁中则看令狐冲分开自己的**之后,只是冷冷的望着神秘的yīn道发呆,师娘的心中半是奇怪,半是不安。正在内心暗暗揣测的时候,忽然又见,令狐冲的嘴边挂起

一丝邪邪的笑容,忍不住嗔道:“你坏笑什么呢?”

  令狐冲伸出右手的小指,用指甲轻轻的划过血红的大yīn唇,粘起丝丝的津液,笑道:“这是娇艳多汁的鲍鱼啊!这等又多汁、又芬香的yīn道,真是千百个女人中难得

一见的。”

  宁中则的玉手轻轻的抚在傲然挺立的酥胸上,让那颗悬到了嗓子眼的心,又落回了肚子里,她娇媚的横了一眼令狐冲:“讨厌,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还以为自己

朝华已逝,再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我……我的sāo穴好看吗?”

  宁中则最近不断的说着脏话。

  “好看!说实话,我见过的女人不说,可从来没有见过想你这样风情入骨的女子,也没有见过你这样会衬托身材的女子!”

  令狐冲惊艳的说道。

  “衬托身材?”

  宁中则一愣。

  “就是那些紧身衣啊。你看看你的裤子,穿在身上正好把那曼妙的身材展露无疑。纤细修长的小腿,浑圆高耸的翘臀,步履轻盈,腰肢轻晃,简直都迷死人了。还有

那臀部上,亵裤的边缘若隐若现,真的是非常性感啊!”

  令狐冲一处一处的称赞道。

  “你……你都发现了。天啊,我穿了这紧身的衣服三四年了,恩,不对,有五六年了,你……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第一个这么欣赏我的人!我还有些皮制的衣衫

,等有机会我穿给你看。那些衣服才能把nǎi子托的高高,挤的大大的,还能把把屁股给裹得圆圆的。”

  宁中则欣喜的说道,仿佛一个急于和人分享自己秘密的少女一样,憨态可掬,可爱异常。

  “好啊,不过,让我先尝尝这鲍鱼的滋味吧。”

  随着令狐冲的声音,一团腾腾的热气呼在了大yīn唇之中,顿时神秘的yīn道,变得烟雾缭绕了起来,在淡淡的轻烟里,在四溢的花香中,在晶莹的花露下,那两片鲜红

甚是惹眼,鲜红遮掩下,有一条幽暗的小径,在大yīn唇的抖动间,乍隐乍现,悄悄的流淌着琼汁佳酿,挑拨着令狐冲的心弦。

  令狐冲轻轻的身下的草地上,拔了一片草叶。他用草叶的尖端,轻轻的拨弄了一下那红润的大yīn唇。哪由于激情而充血肥大的大yīn唇,猛地一抖,收缩了一下,就这

在一瞬间,那肉色的yīn道就暴露下外。在yīn道的上面,还有一粒粉嫩而又潮湿的肉粒,微微凸起,哪里夹着点点的气泡。

  “你……你这入口好小啊。”

  令狐冲惊叹道,这小口像一粒花生米大小,比起岳灵珊的竟然还有狭窄一些。

  “你……你逗逗它,它……这sāo穴会大起来的。”

  宁中则娇羞的说道。她好像觉得令狐冲再用一个纤细的针尖,轻轻的挑弄着自己的大yīn唇,那不是针扎的刺痛感,而是犹如电击一般。微微一涨,一阵迅猛的电流,

便快速的穿过大yīn唇,越过小腹,直直的冲向脑门,心里的呐喊也越来越强烈了。

  这一次,令狐冲不再戏弄那大yīn唇,他有用手撑开那两扇血红的菲门,将草尖温柔的刺到那微突的肉粒上,娇嫩的肉粒一下子收缩了起来,那狭窄的yīn道也陡然变大

了不少,宁中则娇声叫道:“啊……你……弄的我痒死了,麻死了,快……快把你的ròu棒塞进来,插……插我……”

  令狐冲已经适应了宁中则的放荡,他调笑道:“你看我的大ròu棒这么粗,你的yīn道这么窄,这……这捣起药来,你不是要疼的厉害吗?我还是想想别的办法,让它的

更大一些吧。”

  说着,他从旁边有拽过来一根狗尾巴草,这狗尾巴草叶茎是细细的,可是头上却是毛茸茸的犹如一个棒子,不,确切的说,犹如一个小刷子。

  这小刷子轻轻的在肉粒上唰了起来,宁中则忍不住的娇声呻吟着,两条雪白的大腿,一下子跨过令狐冲的肩膀,紧紧的夹着的他的脑袋,雪臀凌空都抖动着,仿佛是

躲闪,却更像是迎合。郁郁的花香更浓了。

  “冲儿,插我吧,狠狠的插我吧……我受不了了……”

  女人在下体的颤抖中喘着粗气,说道。

  “你夹得的我这么紧,莫非是还向让我用舌头,给你服务一下吗?”

  “不……用……你的那……那ròu棒。”

  说着,女人松开的自己大腿,yīn道大开着,盼望着快乐的到来。

  令狐冲呵呵一笑,他坐着身子,挺立着大ròu棒,在yīn道附近游弋者,就是不进去。宁中则有些急了,她忽的坐了起来,一手推倒令狐冲,一手扶着大ròu棒,让它对准

自己的yīn道,狠狠的坐了下去。

  “啊……”

  宁中则娇叫着,下体的充实感让她异常的舒服,她抖动着娇躯,犹如这一骏马一下,上下颠簸了起来。

  令狐冲愣了这不是七十二式里面的“玉女骑乘”吗?他高兴的连声叫好,一双大手也不闲着,攀上**,将那白皙丰满的**挤压成团,使劲地搓、捻、捏、揉,犹

如想把那两粒鼓涨涨的大奶球玩爆开来似的。

  “啊……流血了。”

  在忘我揉捏中,令狐冲赫然发现,那刚刚乳沟处刚刚有些愈合的伤口,一下子溢出鲜血来。

  狂野骑乘中的宁中则一点也不在意,她喘息道:“冲儿……就让我……就让我为你留点血吧……”

  她说着,又一下子把躺在地上的令狐冲拽了起来,一张小嘴主动的亲吻了过去。

  真是一个癫狂的舒服。令狐冲两腿一用力,抱着宁中则站了起来,他两只手紧紧的扣在宁中则的蛮腰上面,将宁中则向上举了起来,让师娘悬在半空,犹如飞了起来

一样,等到杵头即将脱离那湿热的yīn道时,有猛地一用力,让师娘的娇躯在强大的加速度作用下,猛然的落了下去。一枪正中,直捅花心!这正是七十二式中的一招“玉

女飞仙”上升的时候,宁中则高扬着头,有些湿润的秀发,在半空中低垂着,下降的时候,那秀发一下子散开,飘洒肆意,有些甚至荡到了令狐冲的面前。痒痒的充满了

挑逗,令狐冲忍不住脑袋前倾,一下子咬着师娘那勃起挺硬的樱桃**。在师娘身躯上下起伏中,被令狐冲咬着的酥胸,一会儿被向下拉,一会儿被向上拉,而另一只饱

胀的酥峰,则像小白兔一下上下跳跃着,在下体远远不断传来的快感中,这点点的楚痛不但没有让激情下降,反而更是刺激了**。

  看着师娘陶醉的表情,听着她歇斯底里的**声,还有那yīn道中传出来的阵阵“噗吱、噗吱”声,令狐冲陶醉了,他心里涌出一股子征服的快感。男人,就要让杵下

的女人快乐。今夜,就要彻底的征服宁中则!

  他运起内用,一手捏着师娘的柳腰,继续完成飞仙大业;另一只手则滑下雪臀,伸出两个指头分离拨开宁中则丰腻的两片翘臀,用一个指头开始抠挖他的菊花门。

  三股齐下,疯狂地向美师娘进攻者,yīn道里是连连不断的快感,菊花门里是怪异绮丽的充实感,而酥峰上在丝丝扯拉的疼痛感,三种感觉用来,宁中则痛快而无保留

的地发出一声嘤咛,盼望**降临的yīn道不由自主地溢流出大量津液,而就在那电光石火的刹那间,令狐冲藉着津液泛滥之际,硬邦邦的大ròu棒极其彪悍地往上拼命一顶



  “啊……”

  宁中则尖叫一声,整个人便如癫痫发作般的痉挛起来。

  令狐冲松开酥胸,狂吻着她的檀口香唇,双手也再次扶到了蛮腰之上,这次不再是狂风骤雨般的**,频率将了下来,不疾不徐,却又连绵不断的抽送着,将宁中则

推到了快乐的顶峰,**的深渊。

  作为“君子剑”的老婆,宁中则从来没有过这样风骚淫荡过,甚至由于岳不群对房事并不怎么热心(这点从岳不群毫不犹豫的回到子宫就可以看的出来,正常的男子

,有这么一个美艳的老婆,就算不精尽人亡,也会经常大战一翻。谁肯去当什么太监啊。宁中则往往很难得到满足,她从来不享受过令狐冲如此粗长壮硕的大ròu棒、如此

**夺魄的高超技巧,在被令狐冲强悍的阵阵猛插猛抽中,她浑身颤抖这**道:“喔……喔……不行啦……快把我……干死……了……啊……受不了啦……冲儿……你

……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呀!”

  “叫老公!”

  令狐冲又是猛地一抖屁股。坚硬的大ròu棒毫不犹豫的挤进那泥泞不堪的yīn道中。

  “啊……好老公,好丈夫,你……你插的我……我的不行了!”

  只见她电眼微闭,满脸绛红,两只手臂紧勾着令狐冲的肩颈,那湿暖滑嫩的香舌紧紧地和令狐冲的大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哼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迎合着令

狐冲的抽送,一双修长浑圆的**死命夹缠在他的腰部不断磨擦着,有如八爪鱼般吸黏着令狐冲强壮的身躯,享受着大ròu棒在她yīn道内驰骋的美妙滋味。

  令狐冲突然将宁中则放到地上,又大力急速地拉动身躯,猛烈撞击,似乎要贯穿那诱人的才甘心。宁中则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嘤咛声声,呻吟连

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yín水弄湿了衣衫。她一阵阵痉挛,紧紧地抱住令狐冲的腰背,热烫的爱水又是一泻如注。阿飞感到杵头酥麻无比,终于也忍不住火

山爆发,将滚烫的岩浆喷射而出,痛快的射入宁中则的爱穴深处。两个人搂抱着一起攀上了**的巅峰……

  一战大战,爱水肆意,香汗淋漓。

  宁中则依偎在令狐冲的怀里,白玉般的柔荑抚摸着他健壮宽阔的胸膛,她面色潮红,电眼微闭,庸赖的神情,饱含着卓越风姿。

  “则儿,舒服吗?”

  令狐冲调戏道。

  宁中则妙目一转,看着很是自豪的令狐冲,忽然羞涩了起来,她睁着坐起身子,一言不吭的拽过肚兜儿,把衣服一件件穿了起来。

  宁中则一下子从**荡妇,转变成端庄师娘,让令狐冲忍不住心中惴惴,他赶紧坐起身子,搂着宁中则的香肩,问道:“则儿,你怎么了?”

  宁中则的身子顿了一下,她深吸一口气,白皙的**随着跳动了一下,她平静了一下心镜,沉声说道:“我是你的师娘,你是我的女婿,从今以后,你我……你我的

名分早就订了,再也没有什么交际了。”

  “那……那怎么行,则儿,我……我喜欢你啊。”

  令狐冲说道。

  宁中则沉静的说道:“今天只是……只是一个意外,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你……你还是好好的对待珊儿吧。”

  “这不是什么意外,这是我们的缘分,我们是有缘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令狐冲急道。他第一次想彻底拥有的女人,可偏偏不能让他如愿,他怎么能不着急呢?他怎么愿意放弃呢?

  他一把拽过宁中则的手臂,把宁中则紧紧的涌在怀里,他说道:“你……你是爱我的,难道不是吗?你刚才那反映……”

  “我不爱你,我只爱我你师父,刚才……刚才的事,你还是当成一场梦吧。当成是一场美丽的梦吧。”

  宁中则痛苦的摇着头。

  “你也承认刚才的事情是美丽的?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长相厮守呢?你刚才不是说,要穿着皮质衣衫,把身子展示给我看吗?为什么现在有否认了呢?”

  “我……我不能对不起丈夫,对不起灵珊啊。你……你应该替武林正道做些事情,如果一直沉迷在**之中,那……那岂不是荒废了你一声的好武功。”

  宁中则宽慰道。

  岳不群,令狐冲的心里不禁涌起一股子难以遏制的恨意,如果岳不群就在眼前,恐怕令狐冲早就拔剑,要把他斩成十段了。

  就在令狐冲发愣的时候,突然一阵喧嚣的人声由远及近而来。

  原来岳不群听到弟子们回报说令狐冲和宁中则掉到悬崖下面去了,虽然岳不群恨极了令狐冲,但对于宁中则他还是有很深的感情,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得到辟邪剑谱之

后,犹豫再三是否自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