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令狐冲直起身子,轻轻将宁中则推倒在石桌上,他随手解开肚兜儿上沿的丝带。整个肚兜儿一下子失去了固定点,仿佛一片落叶遮盖这胸脯上。山风轻抚,卷起肚兜

的一角儿,不仅露出白玉般的小腹,也露出羊脂般的乳根。

  令狐冲俯下身子,轻轻一吹。遮盖师娘**的肚兜儿,终于不堪重负般的飘落下来,两只丰腻的雪梨暴漏在了眼前。令狐冲嘿嘿一笑,他双手扶着师娘的香肩,整个

脸则沉在了**之间,把两个对称的玉峰挤在了一旁。乳沟中有一道淡淡的粉嫩的丝线,正是前几天在太华山受伤后遗留的痕迹。令狐冲笑道:“师娘,你乳沟的伤口已

经长好了啊。”

  宁中则红着脸,在山风吹拂下有些发冷的双峰,仿佛被人塞入了一个火盆,阵阵的暖流从乳沟上传到了身体里面,极是舒服。

  “那是恒山派的天香断续膏的功效了,真没有想到竟然好的这么快,而且疤痕还不是很明显。”

  “难道徒儿都没有一点功劳吗?”

  令狐冲伸出舌头,在刚刚长好的伤疤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啊……”

  刚刚脱落了结疤的新肉是粉嫩的,被令狐冲这么一舔,湿滑中是阵阵的瘙痒感,让宁中则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你……你有什么功劳啊。这伤是因为你才受的,这药也是人家恒山派的,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啊。”

  “若不是徒儿妙手施药,它又怎么可能长的这么好呢,所以说,徒儿的功劳还是很大的。当然若不是师娘你亲口指点,徒儿不能那么准确的摸到**啊。”

  令狐冲调笑道,他有意的勾起师娘的回忆。果然宁中则的脸红了,她显然想起来那个迤逦的偷情夜晚。

  令狐冲侧着头,用脸轻轻的在宁中则的乳珠上悄悄擦过,然后又运起情意绵绵手在富有弹性的**上把玩了起来,一会儿仔细的磋磨这乳根,一会儿又用指甲在轻轻

的划过那突翘的粉红樱桃,一会儿又将**狠狠的按了下去,一会儿将粗暴把双峰向上拽起。随着大手的蹂躏,宁中则的玉女峰越来越大,在他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

  “啊……”

  在令狐冲的玩弄中,宁中则忍不住娇吟了起来,柔软的双峰并不是仅仅随着令狐冲的把玩,时而被挤出,时而被压下,在这中间还有一种说不出奇异的感觉,总是极

其恰当的勾起师娘的**,宁中则满足的说道:“冲儿,你好会摸啊。”

  “那是当然了,师娘,我现在是在摸哪里啊?”

  “摸……摸我的nǎi子。”

  宁中则叫道。她已然情不自禁地发出,“恩……啊……”

  的泥泞喘息声,粉红色的樱桃**已经不由自主地充血勃起,变成了一粒鲜红的葡萄。她娇躯颤抖着,雪白修长的**动情反扣在令狐冲的腰间。

  令狐冲看着宁中则满脸春情的样子,伏下身子,狠狠的吻在玉峰上。那雪白丰满的玉峰被他大快朵颐地亲吻着、吞吐着、咬啮着、吮吸着。不大会儿功夫,上面已经

是湿滑的一片,在斜阳下,雪白中带着闪着光辉,犹如一碟吊人胃口的美食一般,让人忍不住想把它含到嘴里。宁中则的身躯渐渐扭动了起来,她双手反过来按着令狐冲

的脑袋,仿佛想把他的头彻底的按进乳沟中一般。

  令狐冲犹如一只撩人的猫儿,好不容易把宁中则的**亲吻的舒舒服服,挑起了宁中则的**,可他却不再继续亲吻、抚摸,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宁中则的下阴



  红艳的亵裤下,包裹的是丰腻的肉丘,肉丘的下端是一缕黑色的茅草,顺毛而下则是哪诱人的mī穴,哪里闪烁着点点的光芒,哪里飘逸着淡淡幽香,令狐冲很明白,

师娘已经被自己挑逗的动了情,那mī穴为了迎接大ròu棒,分泌出丝丝aì液来湿润渠道。他双手向下,扣着宁中则结实的大腿,将它紧紧的往宁中则的上身压了下去,娇躯

和**形成了一个锐角,那**的mī穴,被亵裤紧紧的包裹着,原形毕露。

  在**的根部,在黑色丛林的映衬下,宁中则的私处微微耸起,想必那就是掩着xiāo穴的两瓣大yīn唇,在高隆处的中央,哪里亮晶晶的一片,令狐冲伸手一摸,湿湿的

,黏黏的,他冲着宁中则摇了摇自己的食指,笑道:“好香啊,师娘,这水是什么东西啊?”

  “是,是我的骚水。”

  宁中则红着脸,却是有些兴奋的叫着。

  令狐冲将**又重新的收了回来,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他蹲下身子,脑袋正好放在了大腿的中央。虽然隔着红纱亵裤,可这轻纱有怎能挡住那私处绝世诱人的

风采,那大yīn唇是肥腻的,犹如两片唇轻轻的合在一起,遮着了风光无限的xiāo穴。

  “呼……”

  他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腾腾热气袭上,那大yīn唇微微发抖。

  “师娘,这是哪里啊?”

  令狐冲问道。

  “那?哪里啊?”

  宁中则心中欲火渐生,有些神志不清。

  令狐冲又吹了一口气,这下子大yīn唇的颤抖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宁中则的脑子里,她娇羞的说道:“那……那是我的xiāo穴。”

  “不对。”

  令狐冲摇了摇口,张开嘴在脸庞的**上,狠狠亲了一口。这一亲,犹如一条柳枝轻轻的划过微波荡漾的心海,宁中则忍不住**道:“啊?那……那是我的sāo穴。



  她两腿一用力,狠狠的夹着令狐冲的脑袋,想让他亲吻自己的xiāo穴。

  令狐冲嘿嘿一笑,伸手在她的蛮腰上摸了两下,一阵酥麻的感觉登时泛起,两条吹弹可破的**一下子没有了力气,松松垮垮的耷拉在令狐冲的肩膀上。

  令狐冲嘿嘿一笑,手指沿着亵裤的边缘伸了进去,划过丛林一下子触碰到左边的那片大yīn唇上,两指轻轻捏着它:“师娘,我是说这个东西,它叫什么名字啊?”

  一阵电流一下子传到了宁中则的脑海里:“它……它叫yīn唇。”

  令狐冲嘿嘿一笑,伸进亵裤中的两指和外面的大拇指配合,运起镇岳诀,内力灌注于手指上,这镇岳诀本就是阳刚的内力,这下子,手指上的温度暴增。青烟一闪,

亵裤的底部便被烧断了。师娘的mī穴一下子暴漏无疑。黑色丛林罩着神秘幽谷,大yīn唇粉红清幽,一条诱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这高挺大yīn唇一分为二;鲜红闪亮

的爱穴在黑丝红贝之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

  “热……好热……”

  那xiāo穴是万分敏感的,温度稍微变化,它就灵敏的感受到了。令狐冲呵呵一笑,站起身子,分来师娘的**,将她的身子向左一拉,mī穴正对这山风的方向。

  “啊……好冷……”

  师娘嗔道,她嗔了令狐冲一眼道:“冲儿,来吧,我要你。”

  “不是你要我,是我要你。”

  令狐冲纠正道:“让我看看,yīn道里流水了没有,要是没有流水,做起来可是要疼痛的呀。”

  可他话是这么说,身子却没有要蹲下去观看的意图,反而凑到宁中则的耳边轻声说道:“师娘,你觉得你那sāo穴里面的水儿,足够多了吗?”

  “我,我怎么知道。”

  宁中则羞涩的说道。

  “师娘,我这大ròu棒钻油田,是要出水儿的啊,不出水儿,万一烧坏了大ròu棒那可怎么办啊?”

  这话中,有些词语,宁中则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不过,此情此境,那油田指的是什么?还用得着询问吗?

  “你……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宁中则红着脸说道。

  “好吧,师娘让我看,那我就看了。”

  宁中则的脑子一阵眩晕,天啊,这话说得,好像自己是……是什么**荡妇一般,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还就喜欢在这个徒弟面前说这些粗话,听这些荤话。她

娇羞的望了令狐冲一眼,却发现令狐冲一动也不动的站在自己面前,她心儿一动,这个小冤家又想做些什么,他怎么这么多花招啊,一会儿要练剑脱衣,一会儿又要油田

出油的:“你……你不是要看吗?”

  “看啊,可是师娘,你不把它举起来,我怎么看啊。”

  令狐冲睁大了眼睛,笑嘻嘻的说道。

  早就才到令狐冲一定是要耍花招的,可没想到,他的花招竟然是这么耍的。宁中则的脸一片绯红,她犹豫一了下,心中那追求新奇的心态又占了上风。她两手扣着桌

沿,腰腹用力,两条大腿垂直竖起。

  令狐冲摇了摇头,道:“师娘,你的大腿合的太紧了看不到,看不到啊。”

  宁中则闻言,轻轻的岔开了大腿。

  “不行,臀部翘的太低,只能看到一些毛毛。就这还是隔着亵裤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