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令狐冲挑剔道。

  没有办法,宁中则双腿向前摆,双手扶着双腿,整个臀部高高翘起,身子就在这怪异的姿势中,保持了平衡。

  令狐冲却不急于看宁中则的xiāo穴,反而赞道:“师娘,你的身体柔韧度真好,保养的也好,干起来也舒服,真是迷死人了。”

  听着女婿兼徒弟的荤话,宁中则的心头一热,两条腿差点就松了下来,她嗔道:“你还不快点看啊。”

  “看,马上就看,不仅要看,我还要摸呢。”

  令狐冲看到师娘坟起的**,阴毛浓密,xiāo穴处由于挂着爱水,显得明亮极了,他看到从那xiāo穴中渗出的一滴滴爱露,知道师娘早就动情了,又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

分开大yīn唇,xiāo穴中溢满了aì液,尖端一颗相思豆挺立,红红的,娇嫩无比,下面是一条深壑,不知通向哪里。

  令狐冲这么一摸一分,宁中则再也忍不住了,身子一软,两条腿松松的又搭在了令狐冲的肩膀着,靠着两腿的悬挂,臀部继续保持上翘的姿势。

  “可以,可以了吗?”

  宁中则问道。

  令狐冲摇了摇头:“不行,太少了。这可怎么办啊?”

  “你…你不会再……再摸一摸我吗?”

  宁中则娇羞的说道。

  令狐冲淫笑道:“徒儿谨尊师命,请问师娘,您想让徒儿,给你摸一摸哪里啊?”

  宁中则的右手轻巧的向后一拔,发髻散开,秀发随风飘舞,她妩媚的抛了一个电波过来:“你……你想摸哪里啊?”

  令狐冲心中一荡,他伸出手,用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那红艳、高跷、饱胀的乳珠:“这里吗?不好,没有花香啊。”

  接着,她之间顺势而下,指着下阴那充血的大yīn唇:“这里吗?不行啊,你看已经涨满了呀?”

  “讨厌,就那里了。”

  宁中则娇声道。

  “师娘,那里是哪里啊?你身上诱人的地方,可不少啊。”

  “就是,就是sāo穴了。”

  令狐冲嘿嘿一笑,一边直起身子,一边扶着宁中则的蛮腰,肩膀上还挎着宁中则的**。这么一来宁中则臻首朝下,整个身子成一个倒栽葱的样子。

  令狐冲托着宁中则**,一直到自己的下巴处,从宁中则的胯部,沿着娇躯向下看去。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红纱下,那隆起的阜部,将平滑的下

腹彻底遮挡了,可它却衬出了两座巍峨的玉峰。绚烂的霞光,将玉峰上涂上一层红晕,那玉峰犹如两个仙桃一般,下部的白润的,中间是娇红的,而顶端这娇艳的桃尖,

更是让人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宁中则感动男子的气息,一团团的喷射在那羞人的地方,阳刚与阴柔交汇,麻麻的感觉、撩人的瘙痒,让整个身子微微颤动,心中早就是春风荡漾了,那人类最原始

的呼唤,也渐渐从心里中间升起,窜到胸脯,让哪里更加饱满涨大。

  宁中则的整个身子除了**搭着令狐冲的肩膀上,还能承受一些力气之外,其余的重量全部压在脖子上,脖子微弯着,血液难以迅速的送到头上,造成脑袋有些眩晕

,脸颊却是红晕一片。

  宁中则重重的喘了一口气,手臂一用力,将整个身子撑了起来,她臻首后仰,秀发在两手之间随风飘舞。这姿态是异常的惊艳,令狐冲的一只手下滑了下去,轻轻抚

弄着**,拇指和食指熟练地搓弄着宁中则的羞涩rǔ头,宁中则情不自禁的向前弓起身子,让**更加高翘,让令狐冲抚摸起来更加方便。他爱抚了一会儿,就觉得这乳

头更加的坚挺了起来。

  “哦……冲儿,给我……我要你!”

  宁中则痴痴的说道。

  令狐冲嘿嘿一笑,抚摸这**的大手又收了回去,宁中则心里是一片的失落。可在那失落后的瞬间,一阵快意犹如闪电一般,迅速的从那神秘的mī穴传来,它穿过丛

林,越过土丘,穿过平原,翻过高峰,直直的送到脑海深处,让那早就摇曳飘舞的欲火,犹如火山爆发一般腾然升起,越烧越旺。这**就像一望无垠的油海,这快意就

仿佛一个若隐若现的火星,已经接触,就爆燃的一发不可收拾。支撑着身体的双手立刻酸软无力了起来,脑袋和脖子又重新的跌落在石桌之上。

  原来令狐冲的大手从**上滑下之后,迅速的抚在了大yīn唇之上,并且微微用力,把这充血的大yīn唇给拨在了两侧,一股子幽香扑鼻而来,入眼处却是那红润的相思

豆,那豆豆挂着点点爱水,晶莹剔透,豆豆下面则是一个小洞,曲径通幽的过程,那是一种异常**的美妙。

  令狐冲轻轻的将松开宁中则的**,娇躯没有了支撑地,瞬间就要下移,宁中则赶紧**用力,紧紧的扣着令狐冲的肩膀。

  令狐冲嘿嘿一笑,一手撑开大yīn唇,一手却伸出食指,轻轻的按摩这那粒相思豆。

  “啊……”

  一阵快意传到宁中则的脑海里,她忍不住**了起来。娇躯也随之颤动着,令狐冲对宁中则的相思豆持续挑逗了一会儿,随着相思豆被拨弄,宁中则感到股间说不出

的快感,而且越来越强烈也,渐渐的就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身体变得火热起来,而大腿根部,yīn道之内爱水开始分泌、泛滥了起来。

  香,真是香啊!看着师娘的xiāo穴,在爱抚中渐渐的溢出水来,令狐冲吐出一口大气,连呼痛快。这时候宁中则湿润的xiāo穴已经完全大开,令狐冲顺势把手指插进里面



  宁中则不禁发出“啊”的一声,在这一刹那,她有了更加奇妙的感觉,双腿酸软无力,可为了不是身子跌落下去,只好努力将精神集中在大腿之上,用力的扣着。这

么一来yīn道里面的快感,却是在也没有精力去压抑,所能做的,唯有享受而已。她高声**着、喘息着,臀部却不由自主的扭动了起来,配合着手指的活动,散乱的乌黑

秀发猛烈的在空中飞舞,连她自己都感觉的出来,yīn道在夹紧着进入里面的手指,而且yīn道娇嫩的肉壁,正在被手指轻轻的触摸着。

  令狐冲的手指如蚯蚓一般卷曲着、挖弄着,时不时还加上**的动作。向外拔时,宁中则下身鲜红色的花瓣跟着翻出来,向里面插时,那xiāo穴的黑草也被带了进去。

而另一只手的中指,则不停的爱抚这相思豆。

  宁中则双手紧抓桌沿,双眼舒服闭着,脚趾紧张的蜷曲。很快的,她yīn道里的收缩就渐渐变成了整个臀部的痉挛,臀肉不停地颤抖。她的爱水开始多了,全身的所有

细胞开始冲动,气喘急剧加速,娇柔悦耳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到了顶端之后,却忽而慢慢转低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消魂蚀骨的娇吟。这恍然的娇吟声中含着显而易见

的欢娱兴奋之意。她的灵魂好像已经离开了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已停滞,唯独身体深处的压迫感无比鲜明。

  “啊……啊……”

  宁中则无法保留地低声呻吟著:“冲儿,插我……插我……”

  那手指已经完全不能满足她需要,她需要那在**中慢慢膨胀、慢慢坚硬的大ròu棒,她需要那杵头外环那道沟壑,只有那道深深沟壑,能在往复的摩擦运动着,给无

与伦比的快感,将她送到快乐的巅峰,让她忘记一切的烦恼,让她融化在男人火一般的热情中。

  “叫……老公!”

  令狐冲命令道,虽然那声冲儿能更大的激起他心中的**,可要征服一个女人,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就把这个女人平视,而不是高高捧起,或者狠狠的踩到脚下。

  “老……老公……夫君……干我……干我吧。”

  身体的真实反映,光天化日之下在野外暴露的羞涩感,让宁中则大声的欢叫着。她仅存的意识彻底的恍惚了,**松了,身子渐渐的滑落了下来,整个人彻底的坠入

了欲海,她想要的就是那巅峰的快乐。

  令狐冲迅速的托着她的翘臀,轻轻的将她放在桌子上。自己飞快的脱了衣衫。“啪!”

  的一下,手掌打在宁中则的**上,淫笑道:“爬起来,咱们今天换个新招式。咱们从后面进。”

  宁中则庸赖的横了令狐冲一眼,她全身乏力,只能勉强的翻过身子,半跪在石桌上,将屁股高高的翘起,身子则无力的趴在石桌上,臻首侧在一旁。

  令狐冲看了一眼那高翘的**,股沟之间已是一片湿黏泥泞,爱水一波一波地往外溢出,让她的mī穴更是美不胜收。

  迷濛之中,宁中则感觉到自己柔若无骨的**,在清新的山风中暴露着,正被一个男人火辣辣的眼神盯视着,而臀上的感觉更令宁中则一声轻吟,脸儿更红了,心里

更痒了,她内心大叫着:赶紧插进去啊!

  她已感觉到,**的圆臀触着了一颗火热的杵头,大ròu棒也已是箭在弦上,却是迟迟没有插入。

  “冲儿……啊……夫君……插我……快点。”

  令狐冲的双手用力地在柔如丝缎、嫩如玉脂的雪白肌肤上揉搓着,在宁中则敏感的地带不断的挑拨着,为最后的进攻做着准备。他的眼睛看着石桌上那卷曲着的雪白

晶莹的绝美**:宁中则长发如云、美颜如玉、柳眉如烟、樱唇如朱;乌黑亮泽的披肩秀发散落在桌沿上,在风中轻舞,有些发丝和香汗混合在一起,粘在雪白的肌肤上

,构成了惑人的图案;美丽的大眼睛睁开着正偷偷的看着自己,俊俏迷人的容貌格外的娇艳妩媚;白嫩的脖子转到了一旁,形成了一道光滑的曲线,一直连接到精致的双

肩上;玉背平坦,到最高处确实丰腻浑圆的翘臀。

  明知宁中则的**已完全被欲火充满,yīn道里头**的,正渴求着男人的滋润,但令狐冲似要吊足宁中则胃口似的,虽然两人都已一丝不挂,而宁中则轻盈柔软的

**也已完全任他摆佈,只待他的占有了,但令狐冲偏就不挺枪插入,反而用一只手扶着宁中则的纤腰,微微地抚摸着,打着圈儿,让宁中则湿泞的mī穴若即若离地触在

他火热的棒头上,不住轻刮轻措着,弄得宁中则欲火更炽,爱水更加汹涌无匹。

  “好夫君……好冲儿……插我……快点。”

  在情意绵绵手爱抚下的宁中则忍不住**道。

  终于,令狐冲应声而入,深深的用大ròu棒从后面进入了宁中则的yīn道,他的屁股加速地进出着,而宁中则也抓着桌边,臀部也一前一后地挺动起来,配合着令狐冲。

  “啊……冲儿……插的……师娘……好舒服喔……嗯……大力点……啊……喔……sāo穴喜欢……好夫君的大ròu棒干……嗯……好……好美喔……”

  令狐冲的大ròu棒忽然处于被动地位,宁中则将yīn户紧紧地夹住大ròu棒,娇躯晃动这,套弄其大ròu棒来。

  “嗯……好深……好深……喔……插死人了……好……啊……啊……”

  此时宁中则的臀部一前一后地挺动,好像穴中痒的不可忍耐似的,忍不住用手去玩弄自己**上的小樱桃,恨不得大ròu棒能插进自己的子宫,嘴里轻哼着:“嗯……

哦……啊……嗯……嗯……”

  她的香臀时而左右套动,时而前后挺动,偶尔她也会用yīn户紧夹着大ròu棒磨转起来,顿时两人如大海的飘舟,摇摇荡荡,yīn道的爱水如水箭般地四溅。宁中则口中又

**:“好……冲儿……太舒服了……啦……嗯……唔……唔……唷……这样插得好……好深……好深喔……嗯……好美……唷……嗯……嗯……”

  令狐冲笑道:“师娘,你真会玩,这么滋味真的很美啊。”

  他把大ròu棒一挺一挺的不断往里干着,一手在宁中则的**上不停的玩弄那两颗奶头,一手伸到两人的接触点揉搓着她的相思豆。宁中则此时已娇喘连连,香汗淋淋

,喘嘘嘘道:“啊……我……好……舒……服……好舒服……唔……唔……嗯……好美……美……死……了……啊……”

  令狐冲道:“唷……唷……我……好……酸……唷……好……舒服……”

  说着,他用双手推着宁中则的香臀,让大ròu棒更快的插动,这姿势,大ròu棒可以直抵花心,yīn户一直套到大ròu棒的根部,两人都觉得非常舒服。宁中则被顶得大叫:

“哎……呦……好美……好美喔……嗯……嗯……你真是干穴高手……唷……xiāo穴好爽……啊……好……冲儿……好夫君……嗯……嗯……用力吧……”

  此时,在亭中内春气荡漾,春暖花开,彷佛这世界已不存在,唯有令狐冲和宁中则陶醉在男欢女爱的醉梦之中。

  一阵抽送之后,大ròu棒被yīn道夹得不亦乐乎。令狐冲抽出大ròu棒,给宁中则翻了个身子。再看宁中则全身**洁白的肌肤,丰满的胸脯上,矗立着一对高挺肥嫩的大

**,纤纤细腰,小腹圆润,屁股肥翘椭圆,胯下的阴毛浓密而整齐,**修长,天香国色般的娇颜上,泛着淫荡冶艳、骚浪媚人的笑容,真是让令狐冲着迷。

  宁中则看令狐冲紧盯着她不放,于是她羞红了脸将双腿跨在令狐冲的大ròu棒上,她伸手握着大ròu棒,另一手则左右分开她自己的小嫩穴上沾满黏液的yīn唇,她把guī头

对准了她嫩穴裂缝处后,然后嗔了眼令狐冲:“来嘛……好夫君……”

  令狐冲呵呵一笑,他还没有动作呢,就见宁中则臀部稍微的向后退了一下,几乎再没有任何阻力的状态下,令狐冲的guī头就像被吸进似的插进宁中则的嫩穴里了,宁

中则继续慢慢的挺动,脸上却露出复杂的表情,一会像是很痛般的紧锁眉头,一会又像是满足般的吐着气。她两腿夹紧令狐冲的屁股,主动迎合他的**。

  强烈的刺激使得宁中则形同疯狂,紧抱着令狐冲的臀部,狂野的挺动花瓣幽谷迎合着令狐冲的**,忍不住大声的呻吟。一**持续**的激动,两条玉臂像吊钟似

的在桌沿下轻摆着,一双雪白的大腿抬起绕上了令狐冲的腰际,柔嫩的腿肌在抽搐中像八爪鱼般的纠缠,令狐冲两手紧抱着宁中则的臀部,将她**与自己的耻骨顶得紧

紧的,她感觉到她的幽谷甬道紧紧的咬住了自己大ròu棒的根部,使得自己与宁中则的生殖器密实接合得一丝缝隙都没有。

  令狐冲用全身的力量挺进宁中则的爱穴,抱紧宁中则的美臀快速**着,嘴里还含着宁中则的乳峰吸吮着。他插在美穴中的大ròu棒感觉到她整个幽谷壁不停的抽搐缩

,夹磨吸吮着,包箍得令狐冲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其中的快意美感,只能用如羽化登仙来形容……

  “好美啊……”

  宁中则大叫着,痉挛着,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本集完)

  片尾曲

  《爱我》

  袁姗姗 演唱

  爱我好不好

  褪去一身骄傲藏不住的寂寥

  等不到依靠江湖浪滔滔

  风雨太飘摇贪着你的笑

  忘了痛的味道像一团火在烧

  怎么可以忘掉无尽的烦恼

  淹没在你怀抱十指紧扣缠绕

  在月光下奔跑什么都不想要

  你爱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