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定逸师太喊出这句话,便开始全身剧颤,性感的美眸里春水盈盈,红润的嘴唇里开始发出动人的呻吟声了。

  “师叔,你这又是何必呢!你们佛家不是讲缘分吗,今天我们能够相遇这就是我们之前有缘,说明你们尘缘未了!门规算什么东西,能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我一

直敬重师叔的为人,绝对不能弃你不顾的。师叔,令狐冲得罪了!”令狐冲看着眼前意乱情迷的三个美女道姑,顿时一阵激动。

  定逸师太被春药刺激得已经意识迷离,只是一种按照身体的本能不断追逐着这种快感,她像一个食之有味的荡妇,不停的追求那种身体潜在的快感,令狐冲想不到这

个清修了这么久的出家人竟然会被春药刺激得和一个荡妇一样。

  此刻的令狐冲真是目不暇给,眼花撩乱:“他不由自主的在心中品评比较着她们三个人的身体。只见定逸师太的肌肤柔滑细嫩毫无瑕疵,身体曲线圆润柔和:“**

修长匀称,丰臀浑圆挺耸,饱满的**挺而不坠,面容端庄秀丽隐含风情。而仪琳则是身躯纤细曼妙,瘦不露骨,肌肤光洁白净有如玉雕,**小而坚挺,纤腰盈盈一握

,笔直的双腿向上延伸至臀部,恰好形成一个完美的弧,至於面容之娇柔美艳更是动人心弦。相较之下定逸师太多了份成熟风韵,仪琳则充满青春气息,那仪玉也和仪琳

差不了多少,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竟是难分轩轾。

  令狐冲仔细的看了一会就又把目光瞄向了定逸师太的两个**,她的两个**洁白如玉,两个**都坚挺饱满,但弹性极佳,尤其是那顶端的那两颗粉红色的葡萄亮

晶晶的诱人极了。

  令狐冲爱不释手地把玩着这对**,他的嘴周旋在两颗葡萄之间。他伸出舌头轻轻地裹住整个乳珠把它吸到嘴里,然后再慢慢的轻吸慢咬着,不一会那两颗葡萄在他

的努力下都站了起来。、

  一层层一**温暖的浪潮把定逸师太吞没,从脚底淹没过头,又像泥潭沼泽流沙一样,把自己逐渐陷下去,但奇怪的是自己一点都不想挣扎,沉就沉吧,至少,让自

己好好放松享受一会儿。

  令狐冲专心致志的按摩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胯下面的鼓包越鼓越大,动作也随之越来越狂野粗放,透露着野性的气息,空气里也弥漫着浓浓的雄心荷尔蒙气息,左右

两手顺时针一手一个抓着完全握不过来的硕大臀肉旋转着,不时有意无意用关节从小菊花出擦过,引来身下一阵颤抖,下身会阴处令狐冲还不敢碰,那就找其他地方补偿

,大腿和腹股沟表层被他重点关照,勾挑揉捏了起来。

  定逸师太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毕竟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如何经得起这种高明的撩拨。她的眼神变得越来越迷离,已经不太想说话了,小腹里一团火渐渐升起

,从尾椎骨一直烧到大脑,好热,好麻,好酥,好难受,屁屁被令狐冲按摩得越来越奇怪起来,现在,定逸师太有点害怕,突然自己脑海里起了要令狐冲大力揉捏自己大

屁屁才能彻底止痒的下流念头,好恶心啊,可是,定逸师太心底深处隐隐又有点期盼,如果他再使劲点,按得再重点,就不会这么痒了吧,或许,会让自己心里这团火彻

底烧起来,烧到最猛烈,烧光一切,然后熄灭。

  丰满浑圆的硕臀不安分的微微扭来扭去,显示着其主人心情的不平静,令狐冲重重按下去,可却仍然绵软得像没找到骨头,粗鲁与技巧的完美结合让定逸师太身心俱

醉,身体越来越烫,小腹越来越热,底裤都有点水花泛起,心里只觉得那双手有魔力似地,按得难以自持,心底下大声呼喊着,重点,再重点,再使劲啊。只有这样,才

能彻底宣泄这种没由来的的烦躁与宁静交织而成的复杂思绪。

  令狐冲吸了一会以后,他的舌头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那颗粉红色的乳珠,顺势下滑来到了也是粉红色的乳晕上。他在那里吻了一会儿就把她的**往嘴里吸去。定

逸师太的**很大,令狐冲再怎么吸也没有吸进去三分之一,但这种大幅度的动作却把定逸师太那小声的呻吟吸成了大声的歌唱……

  定逸师太的另外一只**也被令狐冲占领了,尽管他尽力张大他的手,可是还是有大片的nǎi子从他的指缝中溜了出来,他的手扣住了山峰的顶部,让那颗粉红色的葡

萄位于手心,然后用手心的褶皱轻轻地夹住不断地画出一个又一个的圆环。

 令狐冲的舌头已经爬过小腹两侧逐渐接近丰满挺立的**,他从外围像画圈圈一般的向内慢慢的舔rǔ头。定逸师太惊讶的发现自己的rǔ头不知不觉已经像着火般的发热

,令狐冲的舌头才接近触到外围,如浪潮般的快感即传遍了全身,已然成熟的**正中那一点熟嫩的rǔ头被舌尖翻弄沾满了口水,眼看着逐渐充血硬了起来。

  “啊……这种感觉……好……舒服……”

  定逸师太眉头虽然皱起,但是rǔ头和乳晕被小帅哥的嘴一吸吮,流遍体内的愉悦却是难以抗拒的。**被令狐冲吸吮着,定逸师太不禁挺起了背脊,整个上身轻微着

颤抖着。此时定逸师太明白为什么小帅哥的爱抚一直避免触及最敏敢的部位,小帅哥只不过是为了煽动期待爱抚胸部的焦灼罢了。这也是他们的前戏。

  令狐冲吸完了右边的**,再度换上左边再来一遍,用舌尖轻弹着娇嫩的rǔ头。“喔……喔……啊……舒服死了……喔……”

  令狐冲的手揉捏着**,他像要压挤似的揉捏着**,他先是把左右的**像画圈圈般的揉捏着,再用舌头去舔着那熟嫩的rǔ头,使定逸师太全身顿时陷入极端的快

感当中,全身抵抗不了尖锐的快感,**的官能更加敏锐。虽然令狐冲知道,这样的爱抚是很不寻常的,一般性无能的人或许会做,但常人用这种的爱抚方式实在可说是

少有,但他也不能控制自己,他想可能是因为定逸师太的**,不论怎么样的爱抚,揉捏舔都不会厌倦的魅力吧!

  好白菜正被令狐冲这头帅野猪乱拱着,单薄的丝绸道袍丝毫阻止不了帅男人大手的乱摸与侵犯,在一阵肉搏之后,略胜一筹的令狐冲正把头埋在裙子里吸吮个不休,

定逸师太不知是累得还是爽的,喘息着,手指在床单被子上使劲抓着捏着。

  令狐冲的手微微颤抖着、慢慢地把三角裤从定逸师太胯间褪下,经过双膝,从定逸师太的两腿间脱下。定逸师太肥美、圆浑的丰臀向上翘起,配合着他把她身上最后

一处遮羞之物剥去。这时一个美艳、成熟、丰腴、性感的处子酮体就全部裸裎在他的眼前。这是他在睡梦中无数次梦到过的定逸师太的**的**。洁白、光润的双股间

,浓密、油亮、乌黑的阴毛呈倒三角形遮护着那神密的山丘和幽谷,滑润的、暗红色的蜜唇如天然的屏障掩护着花心般的美穴甬道口,美穴甬道口的上方,那微微突起的

是豆蔻般的珍珠花蒂。这里,可还是一片没有任何男人涉足过的原始地带啊!

  终于令狐冲的舌头往下舔了,他快速的滑过定逸师太平坦的小腹,来到**上。定逸师太反射的夹紧大腿,他并没有强去拉开,只凑向细细的阴毛,仔细的闻着充满

幽幽香味的私处 .最后他才慢慢的拉开定逸师太的大腿根部,覆盖着阴毛的三角地带柔软的隆起,其下和rǔ头一样略带淡红色的珍珠花蒂紧紧的闭着小口,但或许是经过

漫长持续的爱抚,左右的蜜唇已然膨胀充血,微微的张开着,他把嘴唇印在半开的处子蜜唇上。

  “喔……”

  突然定逸师太的下体轻轻的颤抖的,混合着香水和女体体香的气味刺激令狐冲全身的感官,他伸出舌头再由蜜唇的下方往上舔。“啊……师侄……不可以喔……”

  定逸师太发出呻吟。只是来回舔了两三次,就令定逸师太的身体随着轻抖,不断地流出透明的散发幽幽香气的yín水。

  令狐冲把脸埋进了定逸师太雪白的大腿之间,先是沿着珍珠花蒂相合的地方,由下往上用舌头舔着。“啊……好痒……喔……”

  定逸师太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令狐冲舌头的滑动,接着又重复了一遍。这次小帅哥的舌尖抵住了窄缝,上下滑动。定逸师太的腰枝已然颤抖不已,她微微的

伸直着大腿,一面摆动着腰,在蜜唇里,yín水早已将美穴甬道涂抹的亮光光的。令狐冲把整个嘴唇贴了上去,一面发出声晌的吸着yín水,同时把舌尖伸近美穴甬道的深处



  “啊——……师侄不要啊……好……再里面一点……喔……”

  定逸师太的yín水又再度的涌起,淹没了令狐冲的舌尖,他感觉这些从体内流出的yín水都如同定逸师太**的感觉般那样娇嫩甘美,他驱使着舌尖更往里舔。他不仅有

让自己满足的想法,更想让定逸师太在自己的手中得到最高的乐趣的心。他把定逸师太美丽修长雪白的大腿更为大胆的撑开,从定逸师太左右对称的蜜唇的最里面开始用

舌尖一片片吸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