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定逸师太饱满多汁的肉唇紧紧箍夹住深入yīn道的小兄弟的每一部分,里面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肉壁和火热湿濡的粘膜嫩肉紧紧地含住,紧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肉穴内。

  “啊……不要啊……啊……好痛……啊……”

  然而定逸师太娇柔的嫩穴那堪被令狐冲粗大ròu棒这样猛烈地奸淫、蹂躏,无穷无尽的疼痛与快感,使得定逸师太再次放声地哀羞呻吟着。

  令狐冲看着眼前被自己驰骋驾驭的定逸师太,心中狂喜万分,恒山派的美女掌门,已被他奸淫得全身香汗淋漓了,那白皙香滑的娇躯早已被汗水沾染得闪闪发亮了,一双丰满坚挺的椒乳,更是在令狐冲粗大ròu棒的**之下不停地激烈摇晃着,而且还加上在令狐冲那只粗大ròu棒在定逸师太的嫩穴里**所产生的“噗吱、噗吱”的声响,以及定逸师太苦苦哀求的呻吟娇喘声,眼前的这一切,都令到令狐冲更为兴奋,更想用尽全力去将定逸师太的娇躯彻底征服。

  定逸师太苦苦支撑的最后一丝理智,此时早已烟消云散,**所产生的欢愉和快感,迫使定逸师太逐渐地忘了撕裂处所带来的痛苦,定逸师太淫荡的天性在令狐冲高明的性技巧启发之下,逐渐萌芽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虽然嫩穴里面还有一些痛,但在那根粗小兄弟深入到大美女处子嫩穴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开始渐渐的传遍两人的大脑神经,令狐冲的小兄弟在美女掌门的处女xiāo穴里面不断绞动着。

  “嘶,好厉害,插了几次还是夹得我的jī巴这么紧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名器!”

  令狐冲终于发现定逸师太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名器,她肉壁蜜道与寻常女子大不相同,不但更肥厚夹得更紧,最重要的是那肉壁层层 叠叠,越往里层数越多越密,给ròu棒带来的快感也呈几何级数倍增,好不容易强忍着泄意整根插进去,还没动就爽的难以自持,差点就射出来,这样的感觉还是有生以来头一遭,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原本以为自己天赋异禀,谁知一山更比一山高,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等名器大有名堂,内里的层峦叠嶂一层层密密麻麻,还软软的仿佛无数张少女的小嘴一样一吸一允,自行套弄着整跟大ròu棒,越进去吸力越强,**蚀骨,套弄得令狐冲几欲丢精。

  令狐冲强忍住心中的激动,深呼吸一口气,沉着气开始**,一下一下的,ròu棒上的快感随着次数增加快感一次不一次强烈,爽得几乎无以复加,定逸师太也似乎自暴自弃放弃了,只是侧着俏脸默默流着泪,哀婉凄美,清艳绝俗,看得令狐冲性致欲狂,心中涌起无限柔情与想狠狠操干开垦蹂躏的矛盾念头,下面不由自主弄得更快更猛了。

  “千层雪”肥厚异常,极有弹性柔韧性,因此倒也能容纳这等ròu棒,不致撑破胀痛,反而蜜液越流越多,渐渐湿滑柔嫩起来,里面开始响起“咕叽咕叽”的**水声。大美人儿侧着脸不让令狐冲看见正面,只是微微的喘气逐渐变成了低低呻吟,然后又被死死压制强忍着,反倒显得异样的诱惑。

  “噢噢噢噢,好紧……好舒服……嘶——,噢噢……噢噢!”

  令狐冲狂喊着,里面挺动着,不由自主着了魔似地加快节奏,在“千层雪”这异样强大的刺激吮吸下,任何男人都会舒爽得失去理智,只顾一味的横冲猛撞。

  这时候令狐冲的奸淫更是越来越疯狂了,他一边猛烈地用粗大ròu棒**着定逸师太娇柔的嫩穴,双手还再定逸师太白皙香滑的娇躯上恣意妄为地爱抚搓揉,他的那张嘴巴,更是不停地在定逸师太的香腮上舔舐着,不知过了多久,令狐冲仍然不停地将定逸师太的娇躯,紧紧地搂抱在怀里狂奸猛干。

  “喔……喔……不……不行了……啊……我不要……啊……”

  成熟美妇定逸师太在这时发出了淒厉的哀嚎。

  在令狐冲的奸淫之下,促使定逸师太的官能感觉攀上了最高峰,定逸师太终於尝到了自己有生以来最淋漓尽致的****,就在这一刻的来临,定逸师太双眸一闭,整个人昏厥过去。

  然而此时此刻,定逸师太的**痛苦,依然还没有停歇下来,她仍旧痛苦地忍受着令狐冲粗大ròu棒的疯狂奸淫。

  令狐冲看到成熟美妇定逸师太被自己奸淫到整个人昏厥过去,心里变态的满足感驱使着自己,越干越起劲,令狐冲那只粗大ròu棒,每次都狠狠地插进定逸师太的嫩穴最深处,那粗大ròu棒前端的guī头,不断地重重的撞击到定逸师太子宫里。

  “嗯……啊……救命啊……。救命啊”

  下体不断传来剧烈的疼痛刺激感,使得定逸师太在昏厥之后不久便悠悠地醒来。

  现在像极一头猛兽的令狐冲,看到定逸师太慢慢转醒,他一边奸淫着定逸师太,一边向定逸师太说出羞辱的话:“师叔,你的娇躯真是令人着迷了,我……我自从刚才第一眼看见你,就想干你了,你……你的xiāo穴夹得我好舒服啊!你每天独守空房,实在是暴殄天物……以后我就是你的男人!定逸,这种欲仙欲死以及……痛不欲生的感觉,是不是很令你沉醉啊!”

  “才……不是啊……啊……啊……我受不了啊”

  定逸师太在他的夹攻下屁股扭动得更快了,她大口大口的呼着气,紧紧地抱着他的身体,头向后仰着,露出了雪白的脖颈。她身体内那火热的欲火已经被春药点燃了,刚被滋润开发出的成熟身体异常难以压抑,就像是烧着的油汁怎样都扑灭不掉,渴望的热烈让她不顾得平日里的矜持与稳重,尽量展现着自己身体的最大的诱惑魅力,每一下的套动都是尽力而为。

  令狐冲见她这么骚也就在她的唇上吻了起来。不一会定逸师太也就学着他的样子和他对吻起来,令狐冲见她这样快就学会了就用更加热烈的方式回吻着她。定逸师太都是一学究会,她一边摇着她的屁股一边用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腰,就像要把她的整个身体压进他的身体里。令狐冲用自己的舌头卷着她那温软细滑的舌头轻吸着,有时则扫荡着她的牙齿和她的舌头。而定逸师太则对这样慢腾腾的动作好象不过瘾,把舌头伸进他的口里狂卷起来。

  令狐冲知道她是吃了那药的关系,也知道不猛烈一点的话是不能压下她那欲火的,因此他也就合上嘴唇裹住她的舌头用力地吮吸着,用牙齿轻轻地咬啮着,再用他那宽大的舌头把她的舌头卷起来拉扯着。也许他用的力量太大让她感觉到了一些疼痛,也许是他们长久的亲吻让她感到窒息,只见她呜咽着松开了他的嘴,然后深深地喘了几口气,然后再次地拥上来,用更加热烈的方式和他拥吻着。

  令狐冲为了早一点解除她的淫毒就用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起来,他一会儿抚摸着她的后背,一会儿揉搓着她的细腰,然后顺势抚摸起了她那肥大的屁股。她的屁股依然紧绷,浑圆,而且摸起来很有弹性,令狐冲对她还真的有点不解了,她都三十多岁了,怎么她的身体的每个部位却都保持了少女的样子?

  在那春药的刺激下,定逸师太那绯红娇嫩的脸蛋、性感微翘的香唇、丰盈细腻的冰肌玉肤、粉嫩饱满坚挺的**、红晕鲜嫩的小乳珠、浑圆光滑微翘的雪臀都闪耀着迷人的光彩,令狐冲看得有点呆了。

  就在令狐冲发愣的时候定逸师太的臀部猛烈的摇了起来,令狐冲这才清醒了过来,他知道这是定逸师太被那春药刺激得实在忍受不了才这样的,现在自己一发愣停了下来她当然是不好过了。他不由暗暗的笑了:“她的功夫这样好,只要把她调教好了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床上高手。他知道定逸师太还要和以前一样的清心寡欲是不行了的,经过自己的这次开采,以后就是不想来找自己都是不行的,他为了把她的**都开发出来,他一边冲击着一边用手指按住了她小溪中间的那颗小豆豆轻柔地摩弄着,他的动作由慢而快,在他的揉搓下定逸师太的那颗小豆豆很快的站了起来。

  经过令狐冲的开发和滋润,定逸师太的双峰比之刚才明显大上了一圈,如今这饱满的雪丘在令狐冲的手下肆意的滚动着,幻化出各种的形状。而随着乳峰的逐渐涨大,顶端的红红的乳珠也逐渐接近了令狐冲的大嘴,他的嘴唇一合,鲜嫩娇艳的乳珠就消失在他唇舌间,而定逸师太的娇吟声也随之泻了出来,不过她立刻察觉到仪琳姐妹还在一旁,实在不易太过放荡,于是赶紧控制住了喉间的声音,而娇俏的红云也罩上了她的粉脸。

  令狐冲在她的**上吸吮了一会以后就吻上了定逸师太那形状优美的红唇,两人的津涎互相交缠。曼妙的幽香不断从她体肤间飘进他鼻腔,令狐冲吸着惬意极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几十岁了的道姑的身上也会有着一种少女的幽香。他却不知道定逸师太没有让男人碰过,她那身上的体香当然也是会保存下来了,更何况她现在她的娇躯本来就还是一个少女的样子。

  令狐冲一边动对定逸师太展亮开多面的进攻,眼睛则在她的身上浏览着,定逸师太那粉蕊似的峰尖映着雪白玉肤,恰似百花丛中开了两朵红梅。双颊嫣红,眸间净是醉人的眼波。

  定逸师太的蜜道仍然紧窄如处女,夹的令狐冲舒爽无比。在令狐冲的多面攻击下,她蜜道的涓涓溪流变成波涛汹涌了,她终于也忘情的叫了出来,令狐冲为了要让她放下自己的尊严就一边作弄着定逸师太一边羞辱着她道:“好师叔,你真是水做的女人,你的下面都流成河了,我还以为你们出家人是心如铁石的,原来你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定逸师太红着脸道:“你……胡说,我是吸了春药才这样的。”

  令狐冲笑道:“我怎么胡说了?既然春药让你成为荡妇,那你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了,我有说错吗?”

  定逸师太低下头一看,果然见地上都流了一大滩的yín水,那种荒淫的意味让她顿时使她双颊一红,她呻吟着道:“我也是女人,加上吸了春药,就是这样也不足为奇,只是以后我就没有脸去见人了,我想过要自杀,但我要咬断舌头的力气都没有,也就这样的便宜你了,你不要这样的羞辱我了好不好?

  令狐冲一边动着一边说道“你为什么要想到死呢?这样不是很快乐吗?”

  说完腰力大增,快捷如风。只弄的定逸师太双眼反白,牙关紧咬,但就是不肯打声的叫出来。令狐冲一边动着一边将手在她的yīn蒂上捻弄了起来,定逸师太只觉得一股蚀骨消魂的滋味从下身传来,不禁“哦……”

  地呻吟出声,她这一声叫出口后就再也压抑不了自己了,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再过一会儿,她已经开始**了,两只手紧紧的抱住令狐冲的腰扭起了屁股。

  这一来定逸师太叫的声嘶力竭,令狐冲也就干的热火朝天,定逸师太的蜜道真像传说中的水廉洞,一会儿的工夫,地下地那一滩的范围就扩大了很多,令狐冲望着定逸师太那动人的脸庞,她那恬静的气质已经不见了,代之而来的是一脸的春情。

  突然,定逸师太的身体开始颤动了,令狐冲也感觉到她的蜜道里有一股洪流正在涌出来,他知道这是定逸师太又**了。她那俏脸上原本还未消退的红潮变得更明显了,口中发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阵阵急速的喘息声:“胸脯上的**也胀得发亮,她终于忘情地吶喊起来,四肢有如满弦的弓箭般绷紧着,夹杂着一阵一阵的颤抖,畅快淋漓**的快意从小溪传遍了她的全身,她的第二次**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