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任盈盈的嘴里不断的呻吟着,星眸微闭急促的呼吸着。纤纤柳腰频频的摇摆着,不一会她的手就紧紧的的抱住了令狐冲的头,嘴里大声地叫道:“喔!……冲哥,我

不行了,我要尿尿了!!”她的玉手紧紧的抱着令狐冲的头,迷人的**一阵阵的颤动。

  令狐冲知道女人是可以连续的来好几次**的,象她这样有功夫的人就更不是一次两次**就可以满足的,因此就伏在她的身上没有动,他一边尽情的享受着她的蜜

道对自己的宝贝吸吮的快感一边笑着道:“盈盈,这不叫尿尿!我知道你娘亲去世得早,但你就没有听别的人说过这样的事?你这不是要尿尿,而是来了**,以后可不

要这样说了,要不然会把会被人笑话的!”他觉得自己的宝贝就象置身在一个漩涡里一样,那种舒服的感觉还真的难以形容。

  任盈盈羞红着脸道:“我的朋友很少,也就一个而已,而她也是没有男人的,对这些事情当然也是不懂的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娘亲死得很早的?我爸爸是不会和别人

说我妈的事的,我也没有和别人说过,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她的**还真不是一次就可以满足的,**刚过去就又觉得蜜道里酥痒难忍了,不禁的又扭动着身子往上面顶

了起来。

  令狐冲笑道:“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秘密,你娘亲那样的美女不见了是瞒不了别人的,而我听说你爸爸是很爱你娘,也就不会存在你娘亲红杏出墙的事了,而别人也是

不敢对你娘亲动什么心眼的,只要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把任盈盈的双腿压在她的**上,紧紧的把她压成了一团,任盈盈就是想动都动不了,由于忍不住身体深处那种难忍的酥、痒、麻的感觉,只得娇喘着求饶道:“

冲哥,我们现在不说这些事了好不好?你快一点动吧,我里面好痒。”

  令狐冲促狭的邪笑着道:“我不知道你的里面是什么地方,你要我的哪里快一点动,你先告诉我。要不我要是动了别的什么地方那就费力不讨好了”他这时的姿势正

好是好任盈盈嘴对着嘴,她的红唇又是那样的诱惑,他忍不住的在那里吻了一下。

  任盈盈实在是忍不住了,只得含羞的娇吟着道:“你这个人好坏,要我说这些羞人的话,是我的小溪里面很痒了,我要你的宝贝快一点动,你就不要…逗我了好不好

?我真的好难受”

  令狐冲闻言立刻展开了‘灭火’行动,臀部快速的耸动**起来,任盈盈也配合着他的冲刺挺起她的胯部迎合着他,小嘴里不断发出**的呻吟:“好棒,想不到会

有这样爽,真的好舒服”

  令狐冲笑着道:“哥哥我也很舒服啊,你的小溪还真是一个宝”说完就吻住了她的嘴唇,任盈盈也吐出香艳甜美的小舌在他的口里搅动着,吮吸着。令狐冲那粗大的

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搜索挑逗着她的香舌,两人唇舌交织的热吻起来。

  令狐冲的嘴和她热吻着,他的宝贝则快速地抽出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任盈盈的蜜道。直到任盈盈都喘不过气了才松了她的唇,然后舌头就滑到了她的**上,他的舌

头在她那粉红色的乳珠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含着她的乳珠温柔地吮吸着。

  任盈盈觉得浑身都酥酥的。双手捧着令狐冲的头拉了上来,然后将自己的舌头又伸入到了令狐冲的嘴里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她的呼吸越加的急促了,双手紧紧的

抱着令狐冲的头,好像一松开令狐冲就会跑了一样,底下的蜜汁伴随着令狐冲的**溢了出来,把床单都流湿了好大的一块。

  令狐冲见她这样骚就动得更加的快了,任盈盈忍受不住那强烈的快感尖叫起来,她一阵阵的哆嗦,丰满雪白的**在激烈的扭动着,空中飞舞着的秀发都被汗水打湿

了,嫩白的娇颜因为剧烈的动作露出勾人欲火的绯红色,艳红的樱唇半张着,从诱人的檀口泄出勾人的**的呻吟声。她那雪白丰腴的**变得绯红。丰满的**幻化出

阵阵乳浪。随着令狐冲的伏下又被压得扁扁的。

  令狐冲把身体抬高了一点,抓住她那活蹦乱跳的浑圆饱满的**大力的揉捏着,嫩白的**在他的手里扭曲着,圆鼓鼓而又软绵绵的**在他的手里变换着各种各样

的形状,任盈盈放浪的回应着他,将自己的**高高的抬了起来,粉红色的乳珠和乳晕在令狐冲的眼前跳跃着,衬着如奶油般细腻的肌肤养眼极了。随着乳峰的逐渐涨大

,顶端的红红乳珠也逐渐接近了令狐冲的大嘴,他的嘴唇一合,鲜嫩娇艳的乳珠就消失在他唇舌间,而任盈盈的娇吟声也随之泻了出来,娇俏的红云也罩上了她的粉脸。

  令狐冲用力的吸吮着她的**,任盈盈象讨好他一样的更加卖力的往上面顶着。令狐冲慢慢的加快了冲击的速度,也加大了对她的**蹂躏的力度,两个地方传来的

刺激使得任盈盈的性感红唇中吐出着淫荡的欢呼。

  任盈盈的屁股跟随着节拍的节奏挺动着,令狐冲含住一只饱满雪嫩的**,吮吸着那粒粉红娇嫩的**,一只手握住她的另一只娇挺软嫩的玉峰揉搓着,一面用手轻

抚着任盈盈那白皙细嫩、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滑过清纯娇美、楚楚含羞的绝色丽人纤细柔滑的柳腰、洁白柔软、美妙平滑的小腹在她的大腿上揉搓着。

  他一边**着一边又轻轻地吻上任盈盈那那像白瓷般洁白光滑的额头,那细腻白皙的皮肤在他的唇下缓缓地滑过。接着他又吻上了她那长长的像两把小黑扇子的睫毛

,又去感知她那在灯光下半透明的粉嫩的耳朵。他轻轻地咬了一下,感觉到了她像风中摇曳的玫瑰一样发出了微微的战栗。

  由于两个人都搂在了一起,感到了他火热的胸膛中的砰然心跳,他的心跳犹如大地深处滚动着的火热的岩浆,把她的骄傲和羞耻都融化得一干二净,她焦渴的双唇寻

找着他那湿润、火热的唇齿。她像只灵巧轻盈的天鹅展开双翅,伸出光洁如玉的双臂向他扑去。

  令狐冲那纤细灵动的手指在令狐冲的发间穿过,像要抓住他的头发,但却轻柔地在他的头发上抚摸着,她似乎想要对他说些什么,双唇滑向他的耳际。然而,她似乎

失去了语言能力。她将一切都淡忘了,忘了自己和一切的话语。她觉得再也不需要什么语言,任何言语都难以表达她的心意。所有的词汇都已黯然失色,只是以呻吟声来

表达自己的满足。

  她触到了他强健柔韧的双臂,感到了他的力量和强劲。她的身体向后面仰了一点,将唇轻轻的滑过他结实的肩头,然后滑向了他那起伏激荡着的胸膛。她那湿润的唇

舌滋润而过,想要将他的每一寸肌肤浸润,将他每一个干渴的细胞安抚平息。

  不一会她的舌头就找到了令狐冲的乳珠,她也就象令狐冲吸自己的乳珠一样的吸了起来。令狐冲被她这样的一吸身体不由的抖了一下。底下的宝贝顺势一挺。这一来

就把宝贝一下子全都挺进了那片温暖湿润的最深处。任盈盈被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刺激得哆嗦了起来,胸腔里的快乐的感觉直释放到喉头,她忍不住“啊”的一声挺直了

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