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哦————真舒服”

  令狐冲的jī巴被任盈盈的柔软小手握住,刚抚摸了一会儿,令狐冲就开始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快感和兴奋,忍不住轻轻的呻吟了一声,胯下那条软绵绵的jī巴也不由自

主的勃了两勃,跳了两跳,立刻就开始越来越膨胀起来。

  任盈盈轻轻握住手里的jī巴,感觉到它在自己柔软温热的手心里微微跳了一下之后,就开始不断地膨胀,到最后大到她一只手根本都握不住,唯有用两只手才能勉强

握住,甚至比之刚才足足变大了三倍之多。任盈盈她心里顿时惊呆了,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一般,忍不住向令狐冲炫耀道,同时小手上抚摸jī巴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在任盈盈的抚摸之下, 令狐冲的jī巴逐渐在她柔软的小手中硬挺起来,全身的血液不断向那里涌去,到最后整根jī巴变成一幅青经暴起的深褐色模样,看起来非常

的可怕。令狐冲心里的**也开始燃烧起来,忍不住开始指导任盈盈:

  “真爽啊,盈盈,你可以一会儿松一会儿紧,上下活动,不要只摸哪一个地方,头上和那个小袋子都可以摸摸。”

  任盈盈看着令狐冲那一脸陶醉的表情,感觉着他身体的微微的震颤和抽搐,纯洁的芳心里忍不住涌现出浓浓的成就感,一双柔软的小手开始按照令狐冲的指导,时而

加力、时而放轻,指尖更在jī巴上从头到尾,甚至是令狐冲的那只垂挂的阴囊也没有放过,柔软粉嫩的手掌与那鼓鼓的蛋粒,睾丸轻轻触碰,仿佛一点不剩地大加抚摩,

一丝微小的疼痛感传来,那四肢百骸通体舒爽、火热麻痒的感觉,令令狐冲就想压抑**,却仍忍不住腹下欲火狂烧,渐渐难以自抑似乎要要叫出声来,;纵使不看任盈

盈那张沉鱼落雁的笑脸,光鼻中流入的淡淡的处子幽香、胯下感觉的玉手纤巧,便将令狐冲本已旺盛的欲火更加高燃。

 房间里面静悄悄的,令狐冲只能听见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和怦怦直跳的心跳声,很快他的额头上也冒出了大滴大滴的汗水。

  随着任盈盈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令狐冲感觉自己的jī巴几乎暴得不能在暴,突然一小股滑遗乳白色的前列腺液不受控制的冒出马眼,顺着蟒头滴到了任盈盈雪白的

大腿上,然后又流到洁白的床单上,很快就把那里湿了一大块。

  感受着jī巴蹩得越来越难受,令狐冲终于忍不住望向正蹲在自己胯间的任盈盈,一脸急切和渴望的说道:“盈盈,我的那根大jī巴很生气,你快用舌头舔舔他,或者

干脆把它含进你那性感小嘴里面,帮他降降火气啊!”

  “啊———不,不行的……这么大的丑东西,怎么能放得下呢?”任盈盈乍一听令狐冲的话,心里不由的一惊,连忙抬起头瞪着清澈的眼睛,望着令狐冲,语气怯怯

的问道。

  “盈盈乖啊,听话!”令狐冲脸上邪邪一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循循善诱的说道,“你放心,不会撑坏的,你试一试先用你的小香舌在那流水的guī头

上舔一舔看,如果你觉得好的话,你就慢慢的含,慢慢的吃……冲哥可是从不会骗你的哦!把她含在嘴里就像吃糖一样,非常好吃!快照我说的做,要不然,我可是会生

气的哦!”

  “哦!那好吧!”任盈盈眼神怯怯的望了一眼手中握着的深褐色的青筋暴起的粗大jī巴,虽然依然很害怕,但她心里终究十分在乎令狐冲,怕他真生气,只得壮着胆

子用那双纤纤玉手,将他双腿间的狰狞之物握在手中,再次俯在令狐冲的胯下,慢慢的把自己的性感红唇凑过去。

  当任盈盈的性感红唇离令狐冲的红褐色大jī巴还差两厘米时,就停住那张向前的沉鱼落雁的俏脸。在那青筋暴露的jī巴上和那乌黑发亮的大蘑菇头上,慢慢张开那张

红润的性感红唇,伸出里面可爱丁香小舌,怯怯的试探着伸到深褐色充血的大蘑菇上,软软的粉嫩香舌轻轻的垂在乌黑发亮的蟒头尖端上。满是口水的小红舌的前端先是

碰到蟒头敏感区上,再由前端慢慢的移动蟒头的沟渠上,在那渗出液体来的小小红沟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用娇嫩的舌尖试探着在那条坚硬的深褐色jī巴上轻轻的舔了

一下。

  “哦—对,对,我的亲亲盈盈,就是这样,继续加油,真是太舒服了!”

  任盈盈舔了一下之后,似乎觉得那条看似狰狞的深红色jī巴,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可怕,而且她的芳心深处很意外的不觉反感,见令狐冲脸上那越来越陶醉的的样子

,心里也更加自得,便张开粉嫩红润的唇瓣,细心**起来。

  随着任盈盈深深的蹲下,她那原本就很宽松的白色的亵衣,就更加包不住那雪白可爱的nǎi子,深深白皙的乳沟随着**摆动而轻移,大片雪白的胸脯嫩肉暴露了出来

,看得令狐冲欲血沸腾。特别是她的那一双修长的美腿随着蹲下,亵衣裙摆已掩蔽不住那挺翘丰臀,两团粉嫩的臀肉时不时的闪动在裙摆之外,再加上此时任盈盈那倾国

倾城的玉脸上,流露出来的专注和认真的模样,看得令狐冲没差一点流出鼻血!同时他的身体也再度的轻轻颤抖起来。

  “ 对,盈盈,就是这样,接下来,你要把整个guī头含入嘴里,之后用你的小软舌在嘴里不断的挤压蟒头,特别是那前端,那里是男人最敏感的区域。还有就是作吞

吐动作,就像你刚才用手撸我的大jī巴一样,作前后的移动……对……对……就是头部挪动就行……好样的……喔……好舒呀……还有……还有就是用你的上下小嘴皮紧

紧的夹住棒身作撸动,对……对……前吞后吐就行了……哦……爽死了……盈盈……你真行呀……我一说你就会做……实在是太棒了……喔……好爽呀……温热的小嘴皮

软软的夹得好舒服呀……噢……”

  ”

  听着令狐冲那淫荡的呻吟声,又想到了现在自己正在做的羞耻的事情,任盈盈那张沉鱼落雁的玉脸上不由得变得红晕遍布,全身有着被火燃烧般强烈的羞耻,甚至还

杂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渴望,然后自己的胸部和双腿之间,也感受到一种不能忍耐的疼痛般的麻痹袭击而来。

   渐渐的,任盈盈从令狐冲的反应中找出了心得,越来越有技巧,甚至尝试着将前半截吞入檀口之中,整个染成粉红色的桃腮被撑的鼓了出来,令令狐冲的欲火迅速攀

升,本来就已经非常恐怖的jī巴随着一下颤动再次膨胀了一圈。

  连续的吸吮中,令狐冲那条充血的jī巴中开始不断的渗出含带着腥味的乳白色汁水。任盈盈似乎像是要掏取这些aì液来确保自己的所有权似的,仿佛真的是在吃冰棒

一般,美丽的玉脸向两边不断地收缩,拼命的吸吮着。嘴巴里满是这样奇妙的味道扩散着。但是却完全不在乎这样的腥味,因为这也是令狐冲的一部份。

    看着自己那条狰狞的jī巴被任盈盈的性感红唇含着,感觉着甜美滑嫩的香舌在jī巴上四处的游动**着,心里产生出一种难辨又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任盈盈的口

技实在生疏得可以,但是柔软湿润的樱唇和清纯绝美的俏脸,与自己那条看起来狰狞可怕的深红色jī巴比较起来,显得是那么甜美清纯,纤美灵秀。

  这种视觉上的刺激对比,更增加了令狐冲心理上的快感,令他心中愉悦得无以复加。

  “对……好舒服呀……我的盈盈真是聪明,一教就会……好爽!”

  令狐冲听他发自内心的“赞美”羞得无地自容,狠狠白了他一眼,突然用牙齿不轻不重咬了一下。

  “啊!”

  令狐冲吓了一大跳,见她格咯咯娇笑,眉梢眼角都是调皮妩媚笑意,不由又好笑又好气,道:“这可是哥哥我的宝贝,盈盈你可不能乱咬,要是咬坏了……以后你就

享受不到它的美妙了!”

  …………

  随着时间的推移,魔教第一美女继续蹲在令狐冲的胯下,专注的不断的吞吐着,从外面只看到她那张清纯娇媚的玉脸上鼓起一大块,就是被大蟒头顶起了一个小嘴腮

,长长的jī巴直直的挺身而出顶在她的口腔娇嫩的肉壁上,着实的任盈盈那张性感红唇一阵不好受,可又不敢吐出来,怕令狐冲责怪,只能让自己的小软舌在嘴巴里来回

的挪动。

  在更狭窄的口腔里,因为敏感的蟒头死死的顶在任盈盈那柔软娇嫩的侧脸肉壁上,再她那娇小可爱的粉嫩小香舌在口腔里打动,温润的小舌尖在敏感的蟒头上来回的

划动,加上红润娇艳的双唇紧紧的夹住棒身,还有魔教第一美女一双软无骨的小手在摸抚的蛋蛋,三处来的肉与肉的激情接触,那蟒头上传来的酥麻爽意不断的涌上后脑

,真的是爽得令狐冲别有一番快感上心头。

  渐渐地,令狐冲感觉自己充血的jī巴,就像是正在进入到一个从未探索过的隧道,被一股大力往下吮吸着。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被紧紧包裹

住,就像深入到女人的私密之处里时被包裹的情景,这无与伦比的刺激一**的传上了大脑。

  虽然任盈盈口口声声说不喜欢帮自己**,但令狐冲看得出来,任盈盈的的确确是在最用心的服侍他,她一边舔弄还一边用嫩滑的掌心轻轻摩擦着,带来更为直接更

为强烈的刺激。

  令狐冲大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能思考,飘飘欲仙,令狐冲体内**之火熊熊燃烧,感觉到自己那条狰狞的jī巴连续不断地深入任盈盈红润的檀口的娇嫩处,身体

涌起一种快要融化般**的奇异感觉,令他情不自禁,欲火燃烧的更为旺盛。

  在任盈盈尽心**之下,突然令狐冲感觉到自己的硕大的jī巴上传来阵阵强烈的快感,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知道自己要泄身了,低头看着任盈盈柔软如

棉的玉手握着自己那根粗大坚硬的狰狞jī巴,张开她那张甜美而又红润的性感红唇套弄它的认真样子,淫荡的笑容渐渐的浮现在了他那张英俊的脸上,然后他伸出双手按

住任盈盈的前后晃动的美丽后脑勺,让jī巴在她那性感嘴唇里狠狠抽动起来,顿时停留在她那小口里面的香甜津液和从蟒头冒出来股股乳白色汁水被带了出来,滴落在慢

慢干季的床上的雪白床单上,使得那一块的湿痕再次扩大了许多。

  当硕大的jī巴抵紧在任盈盈细小的喉咙深处,令狐冲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倏然暴胀。

  “啊!————”

  令狐冲突然低吼一声,双手紧紧的按住任盈盈美丽的脑袋,jī巴里的生命精华不停的从里面射入到了任盈盈那张可爱而又红润的嘴唇里。但是令狐冲射出来的生命精

华实在是太多了,多的让任盈盈根本不能全部吞下,一些乳白色的生命精华从她的嘴角边上流了下来,看起来非常的**。

  “咳咳咳……”

  任盈盈立刻一阵剧烈咳嗽,她显然缺乏应付这种事的经验,精华一下子涌喷进来,猝不及防之际早咽下去大半,待急忙吐出来时,剩下的白色液体便喷了她满脸。

  看着任盈盈倾国倾城的玉脸上到处都是自己jī巴射出来的白花花的jīng液,令狐冲忍不住一阵兴奋。

  “盈盈,不好意思啊!冲哥不是故意的,你刚才做得很好,冲哥很舒服,快点继续啊!”

  令狐冲再次将青筋暴怒的宝贝插入了任盈盈的小口。

  令狐冲的宝贝在圣姑那嫣红的小嘴中越涨越大,guī头已经抵在了她的喉咙里。任盈盈的眼泪都被顶了出来。但她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工作,继续用她的嘴来回的吮吸着

他的宝贝,剧烈的快感冲击着令狐冲的神经,他看着这个魔教的第一美女高翘着屁股趴在自己身上帮自己吹萧,他顿时有了一种很满足的感觉。

  令狐冲知道女人的小嘴比她们蜜道还要令男人**,他以前听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说过,如果去找妓女而男人的宝贝不能站起来的话,妓女一般都是先用嘴把男人的宝

贝吸起来的,由此可见女人那小嘴的威力了。

  令狐冲知道这种滋味,所以才变着方法要任盈盈吸的,想不到她还受过特殊的训练一样,这么大的宝贝竟然都可以连根的吞进去。就是自己的的那些女人都没有一个

可以全部吞进去的,看来她们的功夫比秦珍她们还要强上很多了。

  令狐冲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他一边看着她吸着自己的宝贝,而他的手则在她的胸前的**上不住地揉搓着。任盈盈吞吐的速度不快不慢,现在她的动作十分熟练了,

她在他的宝贝上吸了一会后,又张开嘴把把他下面的两颗大豆吸入了嘴内,让他的两颗大豆在她的口里滚动着:“然后再沿着他的宝贝向上卷,最后再把他的宝贝一下又

吞入嘴里。!”

  强烈的快感使令狐冲的身体不住地颤抖,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的功力已经长了许多的话,自己的金子还真有被她吸出来的可能。这时任盈盈的嘴在他的宝贝上大进大

出,吐出来的时候舌头上粘上的粘液在舌头和宝贝之间形成一条透明的长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