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清秀可人的美貌“素颜女神”王丽坤欣喜万分、娇羞无限地发现他那巨大无比的' 庞然大物' 并没有变软。变小更没有令人失望地退出她的“花径”

  “它”还是那样梆硬粗壮塞满紧胀着她那娇窄的“花径,少女芳心又是欢喜。又是害羞又是紧张王丽坤那绝色美艳的娇靥晕红万千,芳心含羞脉脉。

  当她的轻颤、痉挛渐渐平息下来后,他得意地用手扶起她那娇羞得通红可爱的小脸,吻向王丽坤那鲜红柔软的香唇。

  但是少女虽然已被他强行夺走处女之身占有了她圣洁无瑕的洁白玉体,而她也在那威风凛凛的' 庞然巨物' 的蹂躏中被彻底征服。但由于处女的自尊和羞涩,她还是

迅速地扭头避开。

  他顺势亲吻那一片火红滚烫的细滑玉嫩的娇靥。

  他不断亲吻着她那秀美的桃腮娇俏的小瑶鼻清秀的睫毛。

  他温柔地亲吻着她那线条秀丽流畅的芳香玉颊亲吻着她那含羞轻合的美眸。

  王丽坤觉得他的温柔的亲吻就象一个高明的琴师正在拨弄着她的心弦——他的亲吻从她的香腮滑落下来,一路亲吻着滑过她雪白优美的玉颈。

  他迷恋地亲吻着她那柔美可爱的颈窝。

  “唔——”一声娇媚迷人的羞涩的娇喘王丽坤费力地吞了一下口水,以解喉头那难捺的饥渴。

  一会儿之后,他双手搂住王丽坤柔软纤细的玉腰,用力提高,王丽坤羞红着脸,以为他又要开始' 进攻' 了。

  那知他将他那粗大巨长的yáng具从她那又紧又窄的娇小可爱的' 花径' 中全根拨出嗯!一声羞涩无奈而又哀怨不满地娇哼表达了这清纯绝色的可爱尤物的不满。

  他的yáng具因刚才一阵奋力冲刺,以及她在**中分泌的玉精而**地粘满了yín水aì液。

  他抱起王丽坤那一丝不挂的洁白柔软的****轻放在床上,王丽坤那象羊脂白雪般晶莹玉滑的精光玉体象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含羞无助地优美地舒展在新婚的

' 合欢床' 上。

  他挺着湿漉漉的巨大阳物走到大床的另一边,捡起起先为这个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宽衣解带、脱衣褪裙之时扔下的少女那小得可怜的柔软的白色内裤,然后爬上床,

将下体跪在少女玉首的上方,用他那巨大无朋的硕大、滚烫的guī头去轻顶王丽坤那两片鲜红柔软的娇艳香唇。

  美眸含羞轻合的美貌少女只觉一个梆硬、滚烫的湿漉漉的' 异物' 顶触到了她的唇边,她迷惑地轻启清纯乌黑的大眼睛,一看见眼前他那黑黝黝的下体和茂密的yáng具

中一个闪着红润润油光的晶亮粗黑、巨大无比的' 丑家伙' ,那上面粘满了湿滑滑、油亮亮的从她下身最深处流出“花径”的蜜液淫精,少女一下子被羞得俏脸通红,连

耳根子都羞红一片,她赶紧轻掩美眸,紧紧合上美丽乌黑的大眼睛,丽色娇晕地芳心娇羞无限。

  他将她那条小得可怜的内裤硬塞进她手中,一面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宝贝儿,替我将它揩干净,这样' 干' 起来会更舒服包管待会儿你欲仙欲死还不是你自己流

那么多出来”一番话,将王丽坤羞得玉靥通红,丽色嫣嫣,娇羞无限美貌绝色清纯可入的“素颜女神”王丽坤含羞楚楚脉脉不语。

  他见她不为所动,就抓住她雪白粉嫩的小手拖到她脸旁,并不断用guī头去轻顶柔触那鲜红柔润的芳唇。

  片刻之后,只见清秀可人的“素颜女神”王丽坤羞红着脸羞涩万分地轻启美眸,低垂着眼帘,被迫用她手中自己那又小又软的白色内裤娇羞怯怯地去擦拭他那又粗又

大的梆硬滚烫的yáng具。

  他见自己的yáng具老是在晃动,就抓住王丽坤另一只雪白可爱的粉嫩玉手拖到自己的yáng具根部,让她那只雪白可爱的小手握住他的yáng具的根部,以便让它稳定下来,好

让她擦拭……

  王丽坤秀丽可爱的小脸羞红着,娇羞万般地擦拭着他的yáng具。

  王丽坤又羞涩又好奇地发现他的那个巨大的' 话儿' ,粗得连她的小手都几乎握它不住。

  “而且它还还那样的硬烫”楚楚动人娇羞清纯的美貌少方不禁暗暗怀疑,自己那娇小的“花径”起先是怎样吞下这样一根粗大强壮的' 东西' 的——“怪怪不得,它

进入我的身体里面时,是那样地让我感到充实紧胀”少女绝色秀美的清纯娇靥羞红万千芳心含羞脉脉。

  她帮他揩干净后,以一种崇拜敬畏的神情含羞脉脉地深情而痴迷地看着这根青筋暴露又粗又硬的' 庞然大物' 忘了是不是该将小手缩回来,还是紧紧地握住它。

  “怪不得自己娇小而从未有贵客光顾的' 蓬门花径' 初容' 巨物' 时,是那样的疼痛”,王丽坤秀美可爱的小脸越来越红,她美丽动人的乌黑的大眼睛深情款款羞羞

答答地凝视着男人那令人生畏的' 大话儿' ——不知不觉中,另一只雪白可爱的小手也丢下手里面的内裤,爱恋万分地轻抚那巨大无比的男人yáng具。

  王丽坤轻轻地摩挲着那可爱的、令人魂销色授的巨大的“丑家伙”。芳心一阵轻荡——然后,她又握住那粗壮的“大**”,王丽坤娇羞不禁地发现自己那双雪白可

爱的小手都握不住他的“大家伙”。

  “它…它…好好长喔,怪不得,它……它……进来得那样深……,自己下身最深最深的地方都会都会被它…被它触到”。王丽坤美丽娇艳的花靥羞得越来越红。

  爱不释手地紧握住它。

  他知道,这个美丽动人清纯可爱的绝色处女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 话儿' ,他就任她紧握住。看见她那又好奇、又敬畏的娇羞深情的大眼睛这样含羞脉脉地看着自己

的大yáng具,他越想越得意,不由一阵色迷迷的淫笑王丽坤在迷醉中一下清醒过来,赶忙羞涩万分地放开他的yáng具,美眸含羞紧闭由于难为情,她可爱的小脸羞得更红了—

—他得意地一低腰,用他那滚烫梆硬的yáng具贴在王丽坤火红的小脸上,轻轻地摩挲着少女那细嫩玉滑的秀丽娇靥。

  同时,他一面问她:“亲亲宝贝儿,还想不想?。”。一想到那曾经刺进她身体最深处的巨大滚烫的“话儿”正这样温柔地摩擦着自己的脸,王丽坤的芳心不禁娇羞

万般而又感到下身某处麻痒万分。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羞羞答答地轻启朱唇:“想。”少女细若蚊声地羞涩万分娇羞无奈地回答道。

  他又问:“我的大美人,你想你想什么?嗯?”。

  王丽坤美丽动人的玉靥羞得越来越红:“想,想要”,她羞羞答答地说,声音又轻了许多。

  他继续问:“想要,想要什么?”

  王丽坤的花靥羞得更红了,芳心娇羞无限,但还是无奈地声若蚊呜地回答一声:“它。”

  同时,耳旁的那只洁白的玉手羞涩地指了一指那根正在她火红的娇靥上摩挲的yáng具。

  他还在问:“它它是什么?”她羞答答而又万般无奈地摇了一摇通红可爱的玉首,意思是自己不知道。因为她不过是一个文秀清纯美丽典雅的纯情少女,虽然已被“

它”深深地进入过自己的身体内,占有了她的处女之身,而她也在它狂风暴雨般的蹂躏下被它的威猛强壮彻底征服,可是她并不知道这个又丑陋又可爱的“大东西”叫什

么……

  他又高兴、又得意地让“**”离开她的脸,俯身在少女耳边轻声道:“告诉你,它叫yáng具,又叫jī巴. ”王丽坤不知不觉地默念出了声:“jī巴”。虽然声音很小

,但她还是猛然发觉了自己的失态,一下子羞红了娇靥越想越觉得难为情,赶忙娇羞无限地用可爱的雪白小手捂住了自己通红的小脸。' 他用手轻轻一分王丽坤那优美修

长的雪白秀腿。

  只见那个绝色尤物羞涩万分地一点一点自动地将雪白娇滑的**

  分开了来,她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那也正是自己所需要的————他用力顶住王丽坤的下身,用手轻轻掰开她的yīn唇,先将guī头套进她紧窄的' 花径' ————在一

阵静默之后,他用力向王丽坤下身深处一顶——“哎————”一声淫媚入骨的娇啼,王丽坤的芳心又被那甜美充实的紧胀所带来的**快感所迷醉。

   他又一次深深地进入了王丽坤的身体内——那根粗硕梆硬的巨大阳物又一次很

  深很深地刺进王丽坤的yīn道。

  他那根粗硕无比的巨大yáng具又被王丽坤那娇小紧窄的“花径”紧紧箍住。

  一种令人蚀骨**的紧迫的快感传自被她下身yīn道紧紧箍住的**——一会儿之后,他开始在王丽坤的yīn道中抽动起来。

  “嗯……哎嗯……哎……你……你的鸡一jī巴一好粗好硬喔嗯……哎嗯哎嗯……哎……哎……你…你……进进得太深哪嗯哎…轻轻一点唔。唔嗯……哎…你你好好长

喔”清纯秀丽的可人美女王丽坤情难自禁地娇啼婉转艳呻哀吟。

  她羞涩万分地用纤柔玉滑的雪臂环抱住他的**股,雪白可爱的小手紧张兮兮地抓进他肌肉里。

  他越插越快——越插越狠———他的yáng具在王丽坤下身yīn道中进进出出——他越顶越重他的yáng具越来越深地进入王丽坤的体内。

  他的' 庞然大物' 越来越深地插进王丽坤的yīn道深处———在他狂风暴雨般的奋勇冲刺下,美貌佳人王丽坤只觉下身yīn道中越来越胀。' 花径' 中所有空虚的地方都

被它塞满——终于,他又触到了美貌少女的yīn道尽头最幽暗最深遽的那粒羞涩的' 花蕊'。

  “啊———”王丽坤欲仙欲死地娇啼一声。

  她优美雪白的纤长秀腿猛地高高扬起然后又酥软万分地盘在他股后。

  王丽坤那柔软玉滑一丝不挂的精光**一阵难言而美妙的哆嗦痉挛抽搐。

  少女下身' 花芯' 深处柔软滑嫩的子宫口又紧紧地' 包含' 着那深入' 桃源禁地' 的guī头,一阵毫无节奏地收缩蠕动吮吸。同时,王丽坤下身' 花心' 深处一股暖流

忍不住喷涌而出———少女那柔嫩温软的玉滑的子宫口紧紧箍拄他的guī头一阵抽搐、收缩。就象一张婴儿的小嘴吮吸母亲的rǔ头一样,终于把他早已如箭在弦上的阳精吮

吸了出来——

  “嗯———唔、唔”一声又满足又喜悦的娇叹———美貌佳人王丽坤那娇柔的少女芳心和下身深处柔嫩羞涩的“花蕊”都娇羞地沐浴在他那浓浓的滚烫的阳春雨露中



  清纯可人的美貌“素颜女神”王丽坤那紧张痉挛的**渐渐地娇酥瘫软下来。

  王丽坤和那个男人一起又一次爬上了男欢女悦淫爱交欢的巅峰——他紧搂住王丽坤那火热玉滑香汗淋漓的柔若无骨的一丝不挂的娇软**,在她身上瘫软下来。

  清清纯纯的美貌“素颜女神”王丽坤羞红着娇靥,把一张娇美如花的玉首娇羞无限地埋进他怀中。

  休息片刻之后,他起身把刚刚退出她娇窄yīn道的已经变小的yáng具挪到她嘴边,将yáng具前端那残留的jīng液滴落在她那鲜红柔润的芳唇上。

  **之后,玉靥上红潮未退的王丽坤正感到口干舌燥,这时,一滴雨露浸润了她的双唇,她自然而然地伸出可爱的粉红鲜嫩的玉舌轻舔唇边的那一滴“春露”。

  同时,少女好奇地睁开本来含羞轻合的美眸,正看见唇边那一点残剩的乳白晶莹的jīng液和他那黑耸耸的威风不再的“小**”少女立即羞红了脸又赶忙合上了美丽动

人的乌黑的大眼睛芳心娇羞万般。

  他又用yáng具堵住她鲜红柔润的芳唇,一阵蠕动。王丽坤羞涩万分地睁开美丽的大眼睛,深情款款、含羞脉脉而又迷惑不解地凝视着他。

  他张开自己的嘴巴向王丽坤示意,王丽坤一下子小脸羞得通红,娇羞万般地赶紧轻合美眸,哪敢张开嘴巴,真的是又羞又怕。

  他轻声对她说:“小可人儿你看它鞠躬尽粹地让你舒服个够,你就不管它了吗?”他的一番话令王丽坤不由得娇羞无奈芳心脉脉无语。

  好一会儿之后,只见她微闲美眸,娇羞无限地轻轻一点头,鲜红柔软的芳唇羞涩万分地一点一点地张开——将她嘴边那硕大无比的巨大yáng具羞羞答地含了进去。

  王丽坤美丽可爱的秀靥上丽色娇晕芳心娇羞无限。

  她温柔地含住男人巨大的' 话儿' ,用那嫩滑柔软的兰香舌轻轻卷住那' 话儿' ,羞答答。娇怯怯地地吮吸着——他舒服地享受着她温柔妩媚娇羞多情的服务。

  在她柔滑玉舌的不断吮吸下,王丽坤娇羞万分地发现他的那' 话儿' 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变大变硬。它越来越粗越来越长,少女娇羞欣喜而又含羞脉脉地继续温柔地

用娇滑嫩软的玉舌缠绕着它,轻舔柔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