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老实说,杨魏玲花并不是一个很开放的人妻少妇,但她同样有成熟女人情感和身理上的需求,无法忍受长期独守空房的寂寞。再加上林俊逸的巧妙诱惑,这位年轻的

美人妻已一步步失陷。只是,目前的她仍坚持不越过最后一线,只**不**,不想让老公以外的男人的巨龙插入她神圣而纯洁的少妻嫩穴。

  此刻,按照林俊逸现场的指导,杨魏玲花羞涩地用小嘴含住林俊逸的赤黑色巨龙最前端部分,香舌卷住粗圆的龙头“噗哧!噗哧!”

  地用力吮吸,来回扭头增强刺激感,双手则搓弄着粗长的巨龙和硕大的阴囊。

  在杨魏玲花的眼中,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就是一根充满了无穷力量和无限魅力的神器。她伸出手指比量了一下,发觉林总的庞然大物足足比她丈夫的那根东西长了十公

分以上,龙头也比她丈夫的更大更圆更红亮,包皮上的血管凸高隆起,像无数的青紫色小树根包围着整根黑黝黝的庞然大物。它已经生长到二十多公分了,而且还在不断

地膨胀壮大,似乎没有止境一样。同时,杨魏玲花时不时吐出龙头,舌尖舔住粗壮的茎身“咕叽咕叽”地上下吹萧,并轻舔着龙头棱角的最外缘。

  然后,她再次张开小嘴将龙头含入吸吮,一吐一含地反复刺激着林俊逸的雄根。她的动作逐渐加快,虽还有待锻炼,却已让林俊逸很是享受。他胯下的巨龙开始轻微

抽搐,杨魏玲花连忙更加努力地吮吸龙头、搓弄巨龙、揉压阴囊,小嘴和双手并用地竭力侍奉,准备迎接他的强烈发射!

  以林俊逸的耐力,杨魏玲花现在的口技还不足以使他那么快shè精。不过为嘉奖她的努力,林俊逸还是伸手抱住她的脸庞,挺起巨龙深深插入她的娇唇小口中,连续深

喉猛颤了几下,龙头马眼一开,长久而强烈地喷出滚烫的岩浆精华!林俊逸的shè精量惊人,杨魏玲花的小嘴根本吃不下那么多岩浆精华,大量的白浊色浓液从她的唇角边

漏出。巨龙拔出后余势未止,“啪!啪!”

  几声,没射完的热精喷溅在她清雅的俏脸上。

  林俊逸温柔地轻拍着杨魏玲花宛如白色大理石般光滑的后背,接着将她平放在双人床上,一边含住她胸前的樱色rǔ头吮吸起来、一边张开彷佛带有魔力般的大手爱抚

她的**和下体。口中仍充满成熟男子阳精岩浆滋味的杨魏玲花面如红霞,饱满高挺的G罩杯美乳顶端的樱桃被吸得充血翘耸,樱桃周围的一圈乳晕也涨得紫红,下体黑

亮纤细的芳草地带已湿润成一片,花唇微开流淌出一股股小溪般的aì液。

  “好人……求求你……不、不要再弄了……我受不了了……”

  杨魏玲花情不自禁地激烈娇喘着,全身酥麻痉挛颤抖,脑海除了**外几乎一片空白。林俊逸加紧挑逗爱抚,并将刚在杨魏玲花口中射过一次精的粗大巨龙压在她柔

软雪白的小腹上。玲花又羞又惊地发现,这根粗壮的巨龙在shè精后丝毫没有疲软,反而更加坚硬火烫!

  杨魏玲花的性经验不多,身体却很敏感。造成这种问题的原因,除了她先天的体质,还因为平时总是欲求不满,一旦发起情来就像火山爆发般难以压抑。

  眼下,杨魏玲花的身体就处于**爆发的状态,她明白刚才的**既无法满足林俊逸也无法满足她自己的**。见此情景,林俊逸不使时机地将胯下巨龙的龙头部分

贴近她的下体,分开茂密的草丛顶住xiāo穴的入口来回摩擦,还用手指轻轻捏住娇嫩的珍珠揉搓玩弄,并坏笑着挑逗道:“玲花,忍不住了?让我插入吧,我会很温柔的。



  欲火如焚的杨魏玲花只觉得强烈的空虚感和酥痒感已经遍布全身,渴望和强壮的男人**的女性本能使她再也无法忍受,秀美的脸蛋被熊熊的欲火和背德的羞耻烧得

通红,娇喘吁吁,在中含羞呢喃道:“好、好吧……让人家为你生一个儿子,你以后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也不会寂寞了……”

  ,林俊逸伸手缓缓分开杨魏玲花含羞紧夹的修长**。杨魏玲花没有抗拒,但紧张地闭上双眼,等待着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的时刻。林俊逸低声说了句“玲

花,放松点,我进来了!”

  之后,一手搂住杨魏玲花纤细的小蛮腰,一手抱起她翘美浑圆的雪臀,赤黑色的圆大龙头沾满xiāo穴口流出的aì液慢慢侵入,坚挺如钢棍的巨龙一寸寸地顶进除了老公

之外从未被其他男人插入过的少妻嫩穴中。

  虽已为人妻,但今年芳龄三十岁的杨魏玲花才是花信少妇,她的身体仍娇美恢复得像未婚少女,xiāo穴也恢复保养的如同处女般新鲜紧窄。林俊逸的巨龙插入得并不顺

利,每进一寸都感到被穴内的肉壁紧紧箍住,但同时又感到像被无数只蚂蚁细咬的强烈刺激。林俊逸立刻明白,杨魏玲花的xiāo穴不但宛如处女般新鲜,而且还是不折不扣

的名器!换成普通男人,刚一插入恐怕就忍不住早泻了。

  林俊逸深吸一口气,胯下巨龙在插进叁分之一后猛地发起突击,几乎尽根插入一下顶入女体最深处!杨魏玲花越过了最后防线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了。她浑身猛颤

小嘴大开、香舌吐出羞涩娇呼:“插、插进来了!好大、好硬,插到最里面了……”

  杨魏玲花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了她宛如处子般的少妻嫩穴。娇丽清雅的美人妻在寂寞难耐和巧妙诱惑下,终于越过最后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