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杨魏玲花被林俊逸刻意射进她体内的阳精灼烫得再度**,名器xiāo穴的幽谷甬道腔壁以极大的吸力紧箍住深插花心的粗长巨龙,子宫深处也又一次射出粘稠的阴精与

射入的阳精融合在一起。男女性器深深交媾在一起的结合处,一股股混浊的春水倒流出来,浴室的瓷砖地面上狼藉斑斑。**过后,杨魏玲花羞忿莫名地抽泣起来。

  与昨晚的情况不同,在今天早晨这场白昼的浴室情交中,杨魏玲花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无套插入并中出内射。

  林俊逸温柔地从身后抱紧抽泣的她巧言安抚,却没有把刚射完精的巨龙从她的花穴中拔出,而是保持着插入的状态将她的美妙女体翻转过来以正常位的姿势又慢慢抽

插起来,然后换了好几个体位在白昼的浴室中展开性战。经历过昨晚彻夜**的杨魏玲花还没有恢复体力,身体既敏感又疲惫,哪里招架得住如此猛攻?真是被干得死去

活来却又欲仙欲死!

  “玲花、不,宝贝!今天起在私下场合,我就这么称呼你,而你则要称呼我为‘老公’。在你丈夫和公众面前,你是守身如玉的贞洁人妻;但在我们独处的时候,你

是我忠实的情人。明白吗?说──‘请老公让我更快乐!’”乘着杨魏玲花沉浸在性乱中失去理智的机会,林俊逸突然停止**动作、在她耳旁发出恶魔般的诱惑。

  临近**时骤然中止**的杨魏玲花在雌性本能的驱使下欲火难耐,羞耻的抽泣声变成娇媚的哀求声,连声请求道:“不、不要停下来啊!我、我好难受!说、我说

!在私下场合,你、你就是我的哥哥,我的老公,我丈夫以外最重要的男人!请老公让我更、更快乐!接、接着干吧!”

  对于杨魏玲花最初的爱奴誓言,林俊逸实在有点哭笑不得。

  “除了丈夫以外最重要的男人?”

  就是说他在杨魏玲花心中的地位仍暂时不能完全取代她的丈夫。不过他也明白,像杨魏玲花这样冰清玉洁的女子,能让她在认识自己不到几天的时间内说出这样的话

已是极其难得。毕竟,他对这位昨晚刚刚初次红杏出墙的美人妻的正式调教才刚开始,不能欲速而不达。一边想着,他又重新**起胯下巨物。

  转眼间,两人在浴室里又大战了好一会,再次同时登上男女交欢的****。此时的杨魏玲花从平时那个守身如玉的纯情人妻少妇变成了一位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

再次同登**后,林俊逸在杨魏玲花的少妻嫩穴中又喷洒了一回滚烫的阳精!

  林俊逸暗中感叹,杨魏玲花实在是个让人欲罢不能的极品尤物,像他这般几乎享用过各类美女的“猎艳大师”也差点产生为她精尽人亡的冲动。从昨晚到现在,他的

shè精总数不下十几次。虽然他天生有着异于常人的旺盛精力,后天又通过武术锻炼有着与斯文外表不符的强壮体魄,但再怎么说也是血肉之躯,经过如此激情的连续**

后不免有些疲惫。于是他把温水灌满浴缸,抱着杨魏玲花疲软的身子在浴缸内泡起鸳鸯浴,一边休息一边考虑下一步调教进程。眼下,他已对她进行过初步的**、乳交

和**等方面的锻炼,以后该轮到肛交的开发课程了。

  “玲花,你现在的身价已经过亿了,为什么还要出来唱歌呢?”

  林俊逸搂抱着杨魏玲花羊脂白玉一般的**鸳鸯戏水软语温存。

  “我不想做家庭主妇,我喜欢唱歌,要不然人家也不会遇到你这个冤家了。”

  杨魏玲花幽幽娇嗔道,“人家跟你才见过2次,被你这个小坏蛋大色狼给欺负了!你让人家半世英名贤淑贞洁毁于一旦,真是恨不得一口咬死你!”

  “宝贝,你唱歌的时候气场十足!非常迷人!”

  杨魏玲花羞赧无比地娇嗔道,“快点放人家起来啦!人家要放水了……”

  刚刚休息了一会,杨魏玲花忽然有了便意。

  林俊逸松开怀抱让她离开浴缸去方便,然后兴致勃勃地欣赏起来。杨魏玲花家的厕所与浴室是同一个房间,人有三急,无奈的杨魏玲花含羞带怨地瞪了林俊逸一眼,

急忙坐在座式抽水马桶上方便起来。

  一阵排泄声和马桶抽水声后,羞红到脖子根的杨魏玲花用草纸擦拭了一下美臀,她居然在男人面前方便!虽然蹲在马桶上没被看清楚,却已让她羞得无地自容,就算

是她的老公也没看过她这么**的行为!可接下来的事,让她更加羞耻。

  “擦一擦怎么能干净呢?还是我帮玲花冲洗一下吧!”

  林俊逸让杨魏玲花四肢着地蹲趴在浴室的瓷砖地面上,随后拿起冲浴的莲蓬头用温水冲洗她刚排泄过的菊花肛穴,温暖的热水直冲进她的直肠,将肛穴内残留的秽物

像浣肠那样清洗出来。之后,林俊逸取来拖把清理干净地面,接着开始用手指玩弄起她雪白的美臀上微微张开的菊肛后庭,边玩边仔细观赏。

  杨魏玲花羞得几乎恨不得一头撞死,她有点生气地抗议道:“林总,求求你住、住手啊!别做这么变态的事!好、好羞啊!为、为什么要弄那个地方啊!”

  满脸羞红的杨魏玲花听说过肛交这回事,从一些性经验丰富的闺中密友那里,她得知肛交能产生不比**逊色的快感,那是因为菊花内的肠壁上有相当多的敏感神经

突触,能在巨龙或器具插后产生快感乃至**。然而出于洁癖,杨魏玲花认为肛交是不洁净的性行为。加上她老公尚未干过她的后庭,所以她的菊肛仍是处女穴。

  “玲花,你可以有两个选择,要么穿上宫装制服套裙丝袜高跟,要么让我开发菊花处女地,你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你所说的话都将作为你的承欢证供!”

  林俊逸坏笑道,右手食指正以杨魏玲花的处子菊穴为中心,画圈般按摩菊花括约肌使肌肉放松,然后慢慢把手指探入里面。他不急于夺走杨魏玲花的后庭处女,未经

训练的情况下强干菊穴,很容易使菊花括约肌裂伤。所以,他小心地连续将手指探入菊穴缓慢转动着,使杨魏玲花逐渐感受到后庭传来阵阵酥麻快感。

  “不要啊!小坏蛋大色狼,就会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来欺负人家,看我不告诉你其他的女人,狠狠告你一状!”

  杨魏玲花娇喘吁吁,嘤咛啐骂娇嗔道。

  “告状由你告状,上访由你上访,现在我看谁能救得了你?哈哈!”

  林俊逸得意洋洋地坏笑道。

  “好了,玲花,趴在床上吧,我再给你擦拭一下身体。”

  林俊逸先扶起杨魏玲花雪白的臀肉,让她跪趴在床上,接着拿起热毛巾,摀住杨魏玲花细緻娇嫩的菊花菊穴,伸出了中指,隔着热毛巾轻揉着。

  “嗯——————……”

  杨魏玲花发出一声既娇又媚的梦呓,疲惫的娇躯依然昏睡着,浑然不知自己另一个劫难将至。

  林俊逸俯身望着身下正娇喘细细、香汗淋漓的杨魏玲花那清丽绝伦、娇羞万千的绝色丽靥和她一丝不挂、滑如凝脂的雪白娇嫩的**玉体。只见杨魏玲花星眸半睁半

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

  林俊逸将杨魏玲花的菊花菊穴热敷之后,菊穴四周的肌肤更加柔软细嫩,愈发显得可爱迷人,看着杨魏玲花的菊花菊穴,林俊逸刚发泄过的粗大的庞然大物又再一次

悄然怒举,接着林俊逸将毛巾往地上一丢,吐了一些口水在手指上,均匀地涂抹在菊花菊穴的四周。

  娇喘吁吁的杨魏玲花乖巧柔顺地跪趴在椅子上,任由林俊逸为所欲为,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臂无力地搁置在**娇躯的两侧,雪白的臀肉高高翘起,涂抹了口水的菊花

菊穴此时在光线的照射之下,反射着淫媚的油亮光泽,说不出的惹火,说不出的诱人。

  林俊逸的手轻抚揉捏着杨魏玲花圆滑又充满弹性的美臀,抚得她连连轻哼,杨魏玲花腻人的声音,听了骨头都快酥了,林俊逸脸上淫荡一笑,将手指上沾满了她的浓

稠滑腻的蜜汁aì液,涂抹在她的肛门的菊花处,每当林俊逸手指触到她的菊花门时,肛门都会收缩一下,连带她那毫无赘肉的纤腰也立即挺动一下,刺激得杨魏玲花不断

的轻哼着,等到她肛门涂满了湿滑的蜜汁aì液之后,林俊逸将她那双雪白浑圆的美腿抬起来往两边分开,自己下身进入她分开的两腿中间,粗大的庞然大物顶端的guī头对

准了杨魏玲花的菊花菊穴,微微用力地向里面顶了进去。

  可是也许是用力不均,也许是杨魏玲花的菊花菊穴太过窄小,林俊逸粗大的庞然大物从杨魏玲花的臀沟滑了出去,林俊逸连忙再次对准,并且用足力道,猛然贯穿…



  “啊————……”

  身体彷彿被撕裂开的痛楚,使得蒙在鼓里的杨魏玲花俏脸惨变,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哀号,感到自己的菊花被粗大的东西顶穿,火辣的剧痛霎时传遍全身。

  “你……你做什么……啊……痛死了……啊……不……不可以啊……啊……求求你了……冤家……不可以的啊……好痛啊……好痛啊……啊……”

  杨魏玲花痛得眼泪夺眶而出,本能地扭动娇躯,拼命挣扎了起来。但是林俊逸却从后面牢牢地抱紧了杨魏玲花纤细的小蛮腰,大喝一声,猛地将粗大的庞然大物完全

捅进了杨魏玲花从未被人开发过的菊花菊穴最深处。

  “呜呜……呜呜……”

  杨魏玲花发出呻吟声,肛门和直肠都快要胀破,真是可怕的感觉。相反的对林俊逸而言是非常美妙的缩紧感。

  林俊逸大jī巴非常冲动,大jī巴根部被括约肌夹紧,其深处则宽松多了,这并不是空洞,直肠黏膜适度的包紧大jī巴,直肠黏腹的表面比较坚硬,和yīn道黏膜的柔软

感不同,**大jī巴时,产生从眼睛冒出金星般的快感。

  杨魏玲花果然痛得受不了,牙关咬紧,双手紧紧抓住地上的衣服,一身香汗淋漓,由于肛门内插入了林俊逸的大大jī巴,撕裂般的痛楚使得杨魏玲花忍不住再次大声

惨叫:“啊……求求你……快拔出来……求求你……唔……”

  “真是美妙的菊花,夹得好紧啊,太爽了。”

  林俊逸发出淫笑,赞不绝口,粗大的庞然大物奋力地**着杨魏玲花最私秘的排泄器官。

  杨魏玲花的菊花菊穴被迫容纳了林俊逸粗大的庞然大物,粉红色菊穴口的皱褶,刹那间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圈惨白,接着裂开四、五道伤口,每道伤口均流出

了鲜红色的血液。

  林俊逸藉助鲜血的润滑作用将又粗又长的庞然大物在两团雪白细嫩的臀肉间,无情地**着,尽情享受着那被直肠嫩肉紧紧包缚住的强烈快感。

  “呜……好痛……啊……啊……求你拔出去……呜……呜……”

  第一次的肛交使得杨魏玲花痛得死去活来,痛苦哀求着,姣美的双手拼命地向后推,想要推开林俊逸的身体,无奈丝毫起不了作用,反而更激起林俊逸征服的**。

  杨魏玲花菊花菊穴里的嫩肉彷彿被一只圆柱型粗大的锉刀在来回地拉扯着,每一下的**,都好像要将直肠撕裂一般,令杨魏玲花不断地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别再哭叫了,多插几次只要习惯就好了,到那时候你就会发现,肛交就跟**一样的爽,将来你一定会爱死这种感觉的。”

  林俊逸一边喘息,一边大笑道。

  虽说杨魏玲花结婚2年,但还是一个观念保守思想传统的女人,她在性生活方面更是非常地保守传统,虽然听过“肛交”这个名词,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在心里

总认为这是变态的行为,自己绝对无法接受这种行为。

  没想到此时此刻竟然在失神的状态下被林俊逸一举得逞,在羞愧欲死的同时,下体竟不由自主的流出了aì液蜜汁,菊花菊穴的撕裂痛楚感,彷彿也减轻了许多,子宫

深处甚至开始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对于自己不争气的**,杨魏玲花内心充满了悲哀。

  “啊……啊……啊……”

  杨魏玲花娇喘吁吁的哭喊着,雪白细嫩的臀肉开始不知不觉地又摇晃了起来,看上去格外的淫荡。

  “太爽了,玲花你的菊花干起来实在太爽了……”

  就在林俊逸兴奋至极的高亢叫声中,杨魏玲花丰满成熟的娇躯不停地颤抖着、哭泣着,迷人的**又一次被林俊逸彻底征服了。

  “啊……不……不要了……呜……”

  杨魏玲花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虚弱而羞苦地哀求着,她已经被林俊逸蹂躏到唇色苍白、发丝凌乱,白皙美丽的娇躯还不时传出无法自主的抽搐与颤栗。

  冷艳御姐的哀嚎,更激起了林俊逸的兽欲,这种刺激的感觉更是让林俊逸兴奋莫名,脸上淫荡的笑容笑得越来越淫荡起来,粗大的庞然大物更是犹如巨杵一般,重重

地捣在杨魏玲花的菊花菊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