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安以轩被火辣激烫着方才长呼出一口气,僵硬的身体松弛下来,原本清澈秀美的双眼现在无神的望向天花板,泪痕斑斑的绝美玉脸失色苍白,一双修长光滑弹性的美

腿内侧的嫩肉细微的抽搐着,真是一番令人疼惜的暴雨残花景象。

  “怎么了?轩轩,还疼吗?”

  林俊逸靠上前贴着安以轩的后背用手臂环住她,将脸俯下凑到她耳边轻声问。

  “我恨你,林俊逸!”

  安以轩用冷言冷语回报他的温情。

  “宝贝,不管你承不承认,我现在是你的男人了……”

  林俊逸柔声安慰道。

  “像你这样卑鄙无耻的人没有资格成为我的男人,我还要报警抓你,让你坐牢!”

  林俊逸说一句,她回一句,将每个字都再丢回去,身子也不安分地挣动,想要从他胸前离开。

  “既然你不知好歹,那我就不说废话了!干死你!”

  林俊逸粗暴地拉过安以轩,用嘴堵住她说出放肆话语的小嘴。

  别说她与别的男人上床,就连她与别的男人演戏有肢体上的碰触,他都无法接受也无法想像,今后更是绝不允许。

  林俊逸用手捏住安以轩的下颚,强迫她张开嘴接受他舌头的探入。

  他有力的舌深入她的口腔中舔舐她细滑的湿熟,硬是追逐着她不住躲避的软舌,执意攫夺她的甜美。

  被他强吻,安以轩狂乱地用手捶打他的肩膀及手臂,口中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声,却总无法挣脱。

  忿恨的情绪让她不曾多做思考,不顾疼痛的下颚,狠狠地将他探入口中的舌头咬住,意图逼退他的唇舌。

  血腥味顿时充斥在两人的唇舌之间,林俊逸痛哼了声,不顾舌上的痛楚,更加强硬地顶开她的牙齿,固执地在她口中纠缠,强制地要地品尝他舌上的鲜血。

  “唔……”

  安以轩虽然存心伤他,却也被他的骛猛给吓着了,所以挣动得更加激烈。

  安以轩的反抗让他控制不住血液中狂流的征服**,无法用一贯的温柔对待她林俊逸将唇舌从她唇间撒开,双臂一使力,就将她压倒在身后的床上。

  “不要……林俊逸你放开我……我不要……”

  林俊逸的意图清楚得让她手脚并用地抵抗,却逃不开他的手。

  “由不得你不要,刚才你已经开苞了,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没有理由再拒绝我。”

  听到安以轩口口声声的不要及拒绝,林俊逸将心中残存的一丝不舍挥去,执意要攫取她的娇美。“如果你不乐意,你尽管大叫,可是我告诉你,如果被人看到了你在

我房间里赤身**,你很快就会成为明天的新闻头条的!”

  林俊逸跨坐在安以轩**的纤腰之上,用粗壮有力的大腿压住她的身子,制住她的行动让她无法逃开。

  就在他要再去进一步行动时,安以轩逮到了机会,她用尽全身的力量将他推了开,然后随即翻身下床,抓了地下一件外袍意欲朝房门的方向跑去。

  但当她听到被她推倒在床上的林俊逸用不疾下徐的声调说出的话后,她迟疑地停下了脚步,硬是不敢出了那道近在咫尺的门。

  一时不备被安以轩推开的林俊逸,慢条斯理地从床上走下来,“怎么不跑了?我倒还满期待能在星空下与你天为被地为床呢?”

  他一点都不紧张,因为他笃定她不会跑了。

  林俊逸方才威胁,如果安以轩跑出去,那么不论他是在什么地方抓住她,他一定会在那里要了她,就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照做不误。

  林俊逸**裸走了过来,全身健壮的肌肉**愤起,完美的体态及线条蕴含了无限强劲的爆发力。

  踩着沉着的脚步,他接近背对着他站在玻璃桌前的安以轩。

  因为在慌乱之中逃开,安以轩手上的衣服根本来不及套上,只被她拢在胸前,从他的视线看来,她背后一片雪白滑腻展现在眼前,让他下身高昂的ròu棒兴奋得更形肿

胀。

  “轩轩,乖,把衣服放下。”

  林俊逸从后方贴上了安以轩的背,伸手将她手中紧捏着的衣服轻轻扯开,让它随意地飘下地面,在她脚边形成一圈红云。

  他将安以轩推向玻璃桌,让她不得不用双掌撑在玻璃桌面上,然后他用脚顶开她的双腿,将火热的男根滑进她的臀缝间,接着挺腰在她的腿间缓缓抽送,让坚硬的肉

棒抵在她的花穴外面磨赠。

  穴外的两片嫩肉在他的磨蹭间缓缓充血发胀,变得软滑柔绵,让他挺送的男根被搓揉得舒坦不已,“真棒……轩轩,你那儿好软好嫩,弄得我好舒服……”

  林俊逸的大掌向前捧住安以轩胸前两团软乳,配合着下体的摩擦,揉搓着软绵却充满弹性的**,“腰向前弯一点儿……轩轩,听话……”

  被林俊逸的狂狷吓到,安以轩抖着身子不敢反抗地任他挑起她的**,但满心的不愿意还是让她开口试图阻止他,“林……林总,我真的不想要,我求你……放过我

……”

  她说到后来忍不住啜泣了起来,因为话出了口,她才发觉自己说了些什么,安以轩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想将得到自己处子之身的男人推到别的女人怀里。

  听到她欲将他赶到林志玲李嘉欣的房里去,被她的娇美吸引而稍微平息的怒火再度窜升,让林俊逸误会了她啜泣的原因,以为她就这么不愿意让他碰触。

  “你不要?可你已经流出了好多yín水,上面的嘴说不要,可下面的小嘴却早准备好要我插你了……”

  林俊逸忍不住用言语侮辱她,讽刺她身体自然的反应。

  安以轩泪流满面地摇着头,身子扭着试图从玻璃桌及他的身前离开,“呜……”

  她嘤嘤的哭泣就像欢爱时的呻吟让林俊逸欲念高涨,而她的扭动更是直接加强了肉欲的张力,让他本来就炽烈的欲火更加翻腾。

  林俊逸把抓握着右乳的大掌移下掌住安以轩的细腰,稍一使力就将她扭动的身躯固定住了。

  他挺着腰让粗长的ròu棒在她花穴前一阵揉弄,让整根ròu棒通体沾染上她湿滑的汁液,然后压下她的腰,让她的臀部翘起。

  火热的ròu棒前端磨弄了一会儿,就寻到她腿间美妙的凹陷入口,“轩轩,既然我给你开苞破处了,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不论你要不要,就是得为我张开你的腿……”

  林俊逸一说完,腰一挺,臀向前一顶,粗长的ròu棒前端就挤开了穴口湿滑水润的肉瓣,顺着安以轩的滑液撑开了她的紧窄,让热烫硬硕尽根没入安以轩的体内。

  “呃……嗯……”

  刚刚与他欢爱,破身创口还在疼痛,他粗大的ròu棒除了让她敏感的花穴被撑大得有些刺痛之外,强烈的快意也同时袭上了安以轩,让她口中发出既含着痛楚却又感受

到快感的呻吟。

  “轩轩,你离不开我的……永远离不开我……”

  享受着被穴中嫩肉包裹的畅意,林俊逸轻轻呢喃着。

  “呜……不要……不……”

  内心里的不甘,让安以轩眼中不停滑下泪珠,身上流窜着让她浑身颤抖酸麻的欢愉,心里却矛盾地想抗拒他带给她的**享受。

  在安以轩体内抽送的ròu棒不停挑勾出缕缕透明春水,那丰沛的动情湿意,控诉着她对他的生理反应,宣示着她无法真正抗拒他的热情及**。

  安以轩在怨恨他的同时,也不争气地沉醉在他制造的欢爱中。

  用红丝带盘梳而起的及腰长发,早在先前她与他拉扯之时就松动了,现在林俊逸一次次的撞击,更是让松脱的发丝全部披散而下,随着安以轩身躯的摆动在胸前及雪

白的后背上跳跃晃动。

  虽然刚才在安以轩身上确实体会到**的欢快,但他却能完全感觉到她此时此刻还没有完全接受他,还心存着排斥。

  虽然对林俊逸有反应,也能享受到交合的快感,但安以轩却全身紧绷,穴中也不如以往软绵充血,更不用提她红唇中不住逸出的抵抗话语,再都让他无法尽情拥有她



  安以轩胡乱地嚷着,拚命扭过身子用一只手向后推拒他平坦结实的腹下,硬是想阻止他在她臀后不停强悍抽送的ròu棒。

  “嗯……啊嗯……不要……我不要你……”

  而安以轩的阻挠也真的干扰到他在她穴中的抽送,让硬硕的ròu棒只有前面不到一半的长度能插入她穴中,其他的部分则因为她手臂的推拒而无法深入她体内。

  林俊逸想将安以轩的手扯开,却怕会伤了她,在无奈之下,索性将插放在甬道里的前半部ròu棒抽出。

  他转而用双手上下刺激她的敏感部位,上面抓捏她的**,下头揉搓花穴前方突起的圆嫩花核,让它更形圆鼓。

  林俊逸搂住安以轩的腰让她向前倾的身躯直起,毫无间隙地服贴在他身前,满是莹亮水渍的直挺ròu棒却只是抵放在她腿间,暂时不再试着进入穴中,看能不能让她不

再抗拒他的亲近。

  而本来还不安分地与林俊逸拉扯的安以轩,因为刚才开苞破处未久,娇嫩体弱,终究是累了,挫败之余也放弃了挣扎,任由他爱抚亲吻,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反正只要林俊逸坚持,安以轩也对他无可奈何,就算她再不甘心、再不乐意、再难过……又怎样?

  除非她舍得下、放得开开苞破处之人,真的离开这个花花公子林俊逸,否则她不也只能认命,这辈子注定要与众多美女姐姐妹妹分享爱人?

  毕竟自己之前已经对林俊逸产生了好感,可以嫁入豪门有林俊逸这样年轻有为英俊潇洒的爱郎疼爱,而且自己以后的影视事业也可以再上一层楼,转念间,安以轩接

受了刚才始终不肯面对的现实。

  但是在被林俊逸抱回床上时,她脸上止不住的盈盈泪水,就像是夏天的梅雨般,绵绵不绝地从眼中流出。

  林俊逸从上方看着被他放在床上,放弃挣扎却躺在床上无声掉泪的安以轩,她哭成泪人儿的可怜模样让他心疼得不得了,完全能了解她欲独占他的心理,也明白她是

因为太过在乎自己的处子贞洁所以才会反抗他的亲近。

  林俊逸本想顺着她的意,不勉强她接受与他的交欢,但除了腹下急欲在她体内驰骋而尚未纡解的**之外,加上又想起他猎取安以轩是不可改变也无法挽回的事实,

她晚一日接受也是得接受,却只是多为难折磨她自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