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啊天哪”

    许君茹情不自禁发出长长一声既痛苦难耐又羞耻满足尖叫,猝不及防的深度侵袭赐给了许君茹致命的一击,不知所措的身子使劲往后仰抵御着体内处传来的强烈刺激,为了不使自己身体失去平衡,纤细的胳膊主动勾在了林俊逸的脖子上,头不知是痛苦,还是难耐地左右摇摆着,秀丽的长头发空中飘来飘去,美丽的嘴唇留下自己的牙痕。

    “啊真爽夹的真紧”

    林俊逸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庞然大物被甬道紧裹吮吸快感当中,他的庞然大物没有动作,也不想再动,生怕快感滋味结束,这次他吸取了上回把不住的经验,克制住没。一旦许君茹身体放松,甬道的揉动吮吸停下,他便前后摆动,庞然大物就在中上下滑动,然后再停下来,品尝着甬道的揉动吮吸带来的绝顶刺激,就这样反覆地。

    “停下轻点顶到人家”

    许君茹意识凝地呻吟着,只见她俏眼半斜、娇柔婉转、面红耳赤、香汗淋漓,雪白的上下的晃动,一付娇媚的神态,随着林俊逸反覆地动作,不一会许君茹的小嘴就张得大大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啊我不行了”

    许君茹快酥软似的叫出来,十根纤指狠狠扣住林俊逸肩膀的手,娇羞的脸无力抵在他的肩窝直发抖,许君茹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再动作,难耐的还努力扭动,虽然没说出口,但荡诱人的脸蛋,彷佛是向林俊逸乞讨再一次重击,然而仍不见他行动,睁开迷人的双眸看着林俊逸,流露出乞求的表情。

    “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折磨我”

    许君茹的声音破碎,她难以抑制地哭泣起来。

    “嗯不要我受不了太深了”

    她发出求饶的呻吟。

    “干妈是不是很舒服?你不说我就停下。”

    林俊逸无耻地羞辱着。

    “噢不要啊人家不说啊”

    许君茹身体本能地反应着强烈的,的防线已经在崩溃。

    “干妈,到现在来了你还嘴硬?到底说还是不说?”

    林俊逸继续打击着美艳女警官许君茹的心理防线。

    “舒服好舒服啊”

    许君茹轻柔像是蚊子似的声音,说完连耳根都红了,难为情地把脸深埋在林俊逸的怀里。

    “好乖啊,我的小宝贝,那你我就一起吧。”

    林俊逸调整庞然大物的角度,再度将粗大的庞然大物顶入许君茹的鲜红中,加上她的甬道早已湿润不堪,庞然大物竟然是一插到底,顶在甬道深处喷射出大量乳白色的春水蜜汁,直接灌进最深处的花蕊上。

    “啊太深了老公舒服死了舒服啊你这个狠心的逸儿啊爽死我了啊干妈爽死了啊”

    “啊”

    一声悠扬舒畅的闷叫,许君茹美丽的裸躯激烈颤抖,红晕的**完全绷紧,红晕皮肤的颜色扩展,甬道剧烈地抽搐,难以抑制地一口咬住林俊逸肩膀的肉。

    许君茹又一次了,在这瞬间,许君茹感到自己就像是被人推向无尽的黑暗深渊里,飞快的向的深渊里沉沦,沉沦不可自拔,她知道自己再也逃离不了眼前的林俊逸了。

    林俊逸抱着在自己怀里不断颤抖的美艳女警官,感受着她粘膜的阵阵抽搐和蠕动而传给他的大带来的刺激快感,亲吻着气若游丝的嘴唇,双手在她的光滑如玉的脊背上爱怜地摩挲着

    为了彻底从上征服干妈许君茹,令她永远忘不了自己,林俊逸又抱起干妈软绵绵的身子,他自己则盘腿坐上,让她仰躺在自己的腿上,如平放的古筝般;此时的许君茹紧闭双眼,无力也反抗也不想反抗,她仍然在品味刚才犹如火山爆发似的韵味,朦胧地感觉林俊逸非常亲密,迷乱内心只想永远地这样下去。

    这种伸展的姿势,许君茹的更加往外凸起,更敏感,这时林俊逸一边看着被自己插到的干妈,一边又用双手耐心的施展着他高超的**绝技,一手按住许君茹前端的皮肤往前拉使浮出,另一只手在许君茹花瓣上沾了些乳白色的春水蜜汁轻轻地摩擦,作圆周式轻抚,这致使异常敏感的很轻易地感受到刺激,他要给干妈许君茹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不一会儿,许君茹忽然睁开水雾弥漫的美眸,直楞楞地盯着能给她带来快感的林俊逸的刚毅英俊的脸庞,随即甬道内的粉红又一阵痉挛,她再次达到绝顶,刚才是火山爆发似的快感,这次则是另一种感受,好似翻江倒海般的快感,只见许君茹目光迷离,玉手紧紧的抓在床上的白色被单上,**蹬得笔直,五颗粉红可爱的小脚趾紧紧绷着,蜷缩着像是五片梅花花瓣一样,浑身抽搐,颤抖不已,由于外界的刺激已高高耸立,不可思议地涨大变长,足足有小拇指粗,并且有韵律地跳跃着。

    只听许君茹的口中声嘶力竭地吼出呻吟道“我的天哪怎么会这么舒服啊天啊”

    与此同时,从许君茹甬道中猛地射出乳白色的温热的蜜汁,在空中滑出一道道长长透明的水线,然后仿佛天女散花一般的零散地洒落在床单上,林俊逸的手臂上被她射出的阴乳白色的蜜汁弄得**的,射出的随着她腹部肌肉的痉挛频率,一股股地向外奋力喷射,感到极度的快乐,许君茹又一次泻身了,她数不清今天泻身的次数,不过这次泻身让她尝到一辈子从未享受过的强烈快感的。

    此时此刻的许君茹处于半昏厥的精神恍惚状态,她感觉她的身体好像在云霄中悬浮着、飘浮着,感觉非常舒服非常**,希望永远这样子,不想再回到现实当中。林俊逸一手用力地抱着抖动不已的许君茹,另一只浸满乳白色春水蜜汁的手,配合着她的阵阵颤抖,继续抚摸她凸起的随着一股一股的喷射,许君茹兴奋得虚脱了。

    疾风暴雨渐渐过去,许君茹抽搐频率的减缓,喷射的次数和数量也渐渐变少,肌肤上的红晕也慢慢变淡,粉红的也逐渐萎缩重新回到中,从感中清醒过来的许君茹,望着眼前林俊逸感觉并不再像昨晚那么羞恼和无奈,隐隐约约觉到有股亲近爱怜之感了,许君茹情不自禁地小鸟依人一般地依偎在林俊逸的怀里嚎啕大哭,这是极度喜悦后的哭泣,这是后不经意的诉说,这是从神志凝到意识清醒的忏悔,这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满足感。

    快感渐渐远去,余韵却是绵延不断,林俊逸体内的欲火在酣畅淋漓的疯狂中,完全宣泄一空,只剩下一副疲累的身体,压在许君茹白皙的**娇躯上。

    许君茹半阖的双眸不见平时的水灵柔媚,只见呆滞的眼神,微开的嫣红樱唇细细地娇声喘息着,窈窕妩媚的娇躯瘫软地躺在椅子上,全身一丝不挂展露出完美无瑕的白净,雪白肌肤闪烁着糜的油亮光泽和晶莹汗珠,红肿湿润的里缓缓地流出乳白色浓稠的。

    两人同时魂飞魄散,粉身碎骨,飘向如神仙般的境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