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清淡悠扬,或浓郁甜腻,各种花香混合在一起,衬托的林婉晴身子热烈散发出来的气息愈发撩人。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懂得烟视媚行的女子,她总是那样一举一动都透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优雅。

    可是她现在只想和他生一个孩子,他拒绝了她的好意,可是这并不重要,这只是她的一个借口,为了他而做出这样的事情,总比只是自己想着和他做这样的事情,容易让她在脸面上过得去一点。

    他反正也领会了其中的意味,她羞羞的闭上了眸子,任由他的唇舌浅浅啄啄着他细腻的耳垂和脖颈。

    她的肌肤柔嫩如花蕾中最靠近芳蕊的那几片,让人甚至不忍触碰,仿佛生怕稍稍不小心,就会留下一点儿的痕迹。

    林俊逸的舌尖绕着她灵巧的耳蜗,让她抿着嘴唇发出一声低低的腻人轻吟,旋即被她自己的声音羞的紧紧地闭住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栗着,唇瓣儿分开,温香如兰。

    她的脖颈有着远处雪山的优雅,让人攀登其上感动于那份难得的成就感,还有那份纯净,不是玷污,只是惊叹。

    林俊逸的手指拂过她的脖颈,顺着精致的锁骨旁那白皙的肌肤,一片温润如脂,指间流淌着静谧的温情,一点儿一点儿热烈的气息就在两个人轻轻接触的小动作中颤栗起来,拉扯着两个人细细缠绵靠近的心。

    林俊逸的手指靠近她素白长裙三指宽的吊带,她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起来,那眉目间若隐若现的柔媚给了林俊逸屏住呼吸后继续的动力。

    眼前的人儿太美,身下的**太诱人,心中的情愫太热烈,曾经的记忆太深邃,纠缠在一起,化作一团淅淅沥沥的雨,给阳光制造彩虹,一边儿连着他的心,一边儿连着她的情。

    “姐姐,我要脱下你的裙子了。”

    林俊逸的手指有些颤抖,不是没有看过她的身子,可是这一次显然有些不同,这是他一直敬重的亲姐姐,可是现在要让她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玷污她那纯净温润的身子,让一个这样的女子和任何一个普通的女人,寻觅生命中最美好的感觉。

    林婉晴的身子柔软如棉,在他的指尖下颤抖着,纤柔的手指无力地抓着他的手,嗔怪地怨责,“随你,不要和我说话。”

    “我可以不和你说话,但你得配合我啊,你这样硬绷着身子像木偶一样,我怎么脱啊?”

    林俊逸按捺住那份血脉喷张的情绪,他的手指拨开她的吊带,可是她的手一动不动,他也没有办法脱下来,眼见着那半抹酥白乍现,却无法一窥真颜,让林俊逸有些无奈。

    “坏弟弟,你笑话我!”

    在这种时刻,女孩子最是需要沉醉在温柔和浪漫中,一点点的揶揄和戏谑,都会让她们羞涩而窘迫,林婉晴本就紧张,还被他笑话,一把推开他,佯作生气要跑开了。

    林俊逸却没有拦她,等到她站了起来,才一把抱住她,紧紧地抱住她,重重地吻住了她。

    林婉晴抬起拳头,重重地砸着他的肩膀,这个坏弟弟,人家女孩子好不容易放下矜持,这么主动,他还笑话别人是木偶,他难道不知道女孩子很忌讳别人说她不解风情,不识得情趣吗?

    林俊逸由得她砸,不依不饶地吻着她,她的拳头渐渐无力地垂了下来,林俊逸在她耳畔轻声说道“姐姐,服侍你的男人脱衣吧。”

    “不会。”

    林婉晴咬着嘴唇不答应,她的脑子一点儿也不好使了,那个梦里边,自己和他都已经是光着身子的了,好像没有脱衣服这样的步骤,现在才知道,这才是最为难的一步,要让两个衣冠整齐的人**相对,可不是那么轻松自然就能做到的。

    “搂着我的脖子,继续吻我,我自己来。”

    林俊逸不勉强她,她和陈雪薇,她和顾清都不一样,她不需要太多试探和犹豫,他和她,可以像正常的成年男女一样,情到浓处,自然相依相偎。

    林婉晴勉勉强强地抬起手臂,放在他的肩膀上就一动不动了,原来她下定决心了,可是她也只是下定决心,做了一些简单的准备而已,她理所当然地认为,这种事情应该是他来做主导,他来领着她完成的,要让她来配合,她真的不会。

    拥着心爱弟弟的强壮身子,好闻的,熟悉的气息让她情不自禁地沉醉在吻中,身子柔柔顺顺地软了下去,不知不觉地就感觉身子有些微微发凉,猛地睁开眼睛,本能地将双手遮挡在胸前,一抹特韦德山谷落日映照水光的颜色蒸腾氤氲而出。

    “谁让你穿的是长裙?”

    穿长裙子的女子总是更加矜持一些,女子总是更容易将短裙,短上衣脱去的动作在床榻上用极其细微的动作也摇曳的妖娆多姿,可是长裙就不一样了,林婉晴要是保持着自己平常的心境,她的动作自然有着无可挑剔的优雅,但是要林俊逸主导,让她来配合,那就难说了,她刚才僵硬着的身子十分笨拙。

    林俊逸可不想自己的仙子姐姐,在他和她的第一次中,真的表现的傻乎乎的。

    她应该是无可挑剔的,无论何时,都是美到极致。

    所以他抱着她,让她的裙子顺着她如水的肌肤流淌而下,宣泄一地优雅,再在不经意间解掉她的胸衣。

    一具雪白柔嫩,冰清玉洁的完美女性玉体暴露在林俊逸灼热的视线下,入眼的是一件绣着牡丹花的白色亵衣。

    林俊逸艰难的滚动了一下喉结,灼热的目光落在亵衣上,仿佛要将它洞穿一样。

    如今,他不再是一个需要姐姐照顾的,她不是一个还需要保持矜持和身份的姐姐,他和她,只是一对普通的男女情人,就应该这般自然地,成熟地做成熟的事情。

    林婉晴偷偷瞄了一眼,眼眸子微微闪动着,瞧着自己只剩下最后遮羞的地方,瞧着他看着自己吟吟浅笑,那份紧张,突然悄然消失了,然后她再次闭上了美眸。

    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这样的情景,她并不陌生,在梦里边都是这样,有些熟悉,一切都那么自然,她知道接下来会是怎么样了,刚才的紧张,只是因为两个人都还穿着衣服而已,怎么样进入下一个阶段,却是她梦里边没有的。

    林俊逸将姐姐横抱起来,把她小心翼翼地放在花瓣上,她那柔润白瓷般的**绽放在清爽带着山风花香的空气中,及臀的发丝如月光披散下来蔓藤婆娑的影,她看着他,眼神软软的,有着一种寻觅着自己想要的幸福的嫣然微笑,轻轻地晃动着自己婀娜的身姿迎合着他热烈的身体。

    林俊逸仔仔细细地欣赏着,在这薄薄的风中,清淡的阳光,透过窗,披散在他和她的肌肤上,浓烈的,细腻的色泽,撩拨着他和她的心,他和她都知道,这是最后一层薄纱,揭开之后,他和她,再也没有被人阻碍着的理由。

    羞涩的闭着美眸的林婉晴,见林俊逸久久没有动作,忍不住再次偷偷睁眼瞥了他一眼,当看见林俊逸正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的酥胸看个不停时,俏脸瞬间“唰”的一下红了个透,赶紧又闭上美眸不敢看他,同时侧过臻首,芳心娇羞欲绝。

    “姐姐,不要害怕。”

    林俊逸微笑着伸手搂着她柔嫩的双肩,在她羞红的俏脸吻了一下,笑道“弟弟会很温柔的。”

    林婉晴香唇微启,低哼了一声,以林俊逸如今的修为也没听清她到底说的是什么。

    林俊逸双手如珍似宝的,轻轻捧着林婉晴的光润的玉颊,使她正面对着自己,不能逃避自己饱含爱慕的灼热目光。

    看着她美眸紧闭的娇羞模样,林俊逸心中柔情顿生,都说铁汉柔情,男人哪有不爱美人的,何况是林俊逸这多情之人。

    林俊逸忍不住再次凑到她润湿而柔软的香唇上啄了一下,然后把她娇俏的身子向后轻轻的推到在舒软的床榻上,细心的取过枕头,垫在她可爱的小脑袋下面。

    感受到林俊逸的温柔动作,林婉晴虽然羞闭着美眸,但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再说她也不是完全没有房事经验的人,除了以往那死死守住的最后一步,她和林俊逸亲亲摸摸,搂搂抱抱,该做的不该做的事都做的差不多了。

    林婉晴的《**心经》已经达到了第二重的巅峰,身上的杂质早已经被祛除,加上她的肌肤本来就是天生丽质,如今林婉晴的**,就像是一块绝世羊脂玉一般,纯净和温润,晶莹剔透,又仿佛一块绝世白瓷,令人不由自主的生出怜惜之情。

    看着眼前这具欺霜赛雪的白腻娇躯,曲线玲珑,凹凸分明,纤臂似藕,**修长。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彷佛吹弹得破。一痕微透,双峰并挺,那一对新剥的鸡头肉被白色亵衣紧紧包裹束缚着,只露出冰山一角,这可不行啊!

    缠裹得这样紧可是会影响正常发育的,林俊逸邪笑着用手指轻轻一点,只见雪白的乳肌立时被镀上了一层娇艳的绯红,涟漪般荡起一阵鸡皮疙